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九十九章一丘之貉  
   
第九十九章一丘之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九十九章一丘之貉

夜色漸深,空中濃郁的霧氣蒙蒙飄灑而來,落在紅色的三角尖瓦房頂上,遠遠看去飄渺無依的樣子讓人眼底一片朦朧,滿院隔牆之間燭火的光芒漸漸地散發開來,在這廣闊的牆院之中映出明亮的紅色.

宮牆之間,重重的大門和牆院隔守,一間明亮的房間里面兩個打扮妖嬈地坐在椅子上,手里捧著一杯熱氣騰騰的蜜露桃花羹,一個描繪著精致眉眼的女子紅唇輕啟:"皇後娘娘,皇上近一個月來也算是雨露勻沾,今夜在這個嬪妃,明夜那個嬪妃,如此下去,妹妹擔心皇上會把我們給忘了!"

說話的人正是前幾個月風頭正盛的珍妃,嘉成帝對她不過是一時新鮮,這個勁頭過去了,也就沒有什麼新鮮感了,所以,她的聖寵正在一點一點地消散下去.

而這幾日皇上也沒有常常留宿在哪個嬪妃那里,但是珍妃心里難免會擔憂.

葉皇後倒是沒什麼所謂,以後的新人千千萬萬,想要培養新人也很簡單,只不過珍妃對她的脾胃,人夠聰明也夠聽話,更加不敢有二心,所以她比較看重,況且這後宮里面人生起起伏伏,難免會有榮寵興衰的時候,她也沒有必要說什麼.

"皇上就是這樣,喜新厭舊,新來的秀女這麼多,看的他眼花繚亂,寵不過來一時也是有的,你以後多換點新花樣討皇上開心,皇上心情郁悶時自然也就想到你了."葉皇後淡淡地舀了一湯匙的桃花羹,氣質優雅非凡.

這些珍妃也不是不知道,只不過……她低低地俯在葉皇後的耳邊道:"皇後娘娘,今夜皇上是宿在段貴妃的宮中……"

話到此處便沒有再往下說去,事情怎麼樣兩人倒也清楚,最近葉霄蘿,太子以及溫王之間的事情纏繞在葉皇後的心里,讓她恨透了段貴妃.

果不其然,葉皇後的手一顫,手里的桃花羹輕輕一抖,微微灑落了一點,她眼鋒凌厲地掃到了珍妃的臉上,紅唇微動:"段貴妃……你說,該怎麼辦?"

珍妃美麗的臉龐一動,笑道:"當然是,大大地挫挫她的銳氣."

兩人的目光對視一眼,互相點點頭.

夜色突然間慌亂起來,一陣凌厲的叫聲響徹在宮中,一大堆宮人在宮中的院子,長廊上來回亂跑著,凌亂的腳步將這個甯靜的黑夜踏亂.

一個宮中原本熄滅了燭火,很快便再次點燃了.

"發生什麼事了?"嘉成帝剛從睡夢中醒來,聲音有些被打擾地不滿.

他身邊的段貴妃立即坐了起來,同樣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還沒等她開口,外面的明月十分不滿地走了進來:"回皇上,是珍妃,珍妃派人來報腹痛難忍便請了太醫進宮,還請您,請您過去瞧一瞧."

一聽的明月這樣說,嘉成帝就算再困,一時間也清醒過來,雖說他對珍妃的新鮮感沒有以前那麼高了,但是畢竟是自己曾經寵愛過的女人,怎麼能置之不理呢?

連忙讓明月伺候穿了衣裳,穿了鞋,臨出門之際才轉身對床上的段貴妃道:"愛妃,朕先過去瞧瞧,過幾日再來看你."

說罷,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段貴妃雙手緊緊攥著薄被,心里卻是冷哼一聲.

珍妃突然腹痛難忍,又在深夜大召太醫進宮,將陣仗打的如此之大,無非就是為了把皇上從她這里叫走.段貴妃心里明鏡似的,這件事情是葉皇後謀劃的,兩人都是一丘之貉,共同聯手來對付她.

葉皇後是因為溫王搶了葉霄蘿之事前來報複了,既然如此,那就盡管來吧,她已經准備好接招了.

一個臨王年幼就養在葉皇後身邊,一直不得親近,現在她只求膝下唯一的兒子溫王可以待在自己身邊,同時對他寄予厚望,可惜了自己的對手太過強大,她一不留神,就會被吃的連骨頭都不剩.

看著段貴妃這一副憤恨沉思的樣子,明月以為她是因為方才稟告的事情而生氣,便連聲道:"娘娘,奴婢不是故意的,珍妃的丫鬟當時就在門口,說是奴婢不進來稟告,便要闖了進來,奴婢想著奴婢進來總比她進來要好的多,所以才會……望娘娘不要再傷心了."

良久,段貴妃才抬頭看了一眼明月,揮了揮衣袖讓她退下.

這個夜晚注定就是不平靜的,她能怪誰?

天才蒙蒙亮,一點一點帶著霧氣的明亮才從窗外灑了進來,透過紙糊的窗子打進里面,一個高挑修長的身影在穿衣裳,床上躺著一個白皙婀娜的身軀,只露出了一截白皙嫩滑的手臂和脖頸,睡顏十分安靜.

蒼冥絕穿好了衣裳,忍不住回頭看了看依舊睡的沉穩的蕭長歌,低頭在她的額頭上印下了深深一吻,隨即將薄被一拉,擋住了她身上的無限旖旎.

"不用叫她,等她睡到自然醒再給她盛點清粥小菜,讓她喝完了粥再吃豌豆黃."

魅月驚訝地下巴都快掉下來了,這個還是他們叱詫風云的冥王爺嗎?活脫脫的一個管家!

在他凌厲的眼鋒掃到魅月的身上時,她才閉上因為驚訝而張大的嘴巴,連連點頭:"記下了."

蒼冥絕微微瞥了她一眼,最終什麼都沒說.

日上三竿時蕭長歌才慢慢悠悠地從床上醒過來,渾身就像是被車輪子碾過一樣痛,快要散架了似的.

昨夜的瘋狂一幕幕展現在她的腦袋里,轉個身摸了摸身邊的人,已經不見了,她支著臉頰看著身邊空空如也的位置,頗有些不滿地坐了起來,他倒是神清氣爽地就走了,留下滿身疼痛的她在這里,她的目光里隱隱約約有些憤怒.

魅月聽到里面的動靜才拿了水進去給她洗臉梳妝,看著她一副埋怨頗深的樣子,急忙解釋道:"王妃,王爺一大早就被皇上傳喚進宮了,他起床時還吩咐了不准叫醒您,讓您睡到自然醒."

聽得魅月的解釋,蕭長歌的心情才舒暢了一點,乖乖地讓她梳妝打扮,又喝了粥,才出去走了一走.

最近,她在院子里種了黃芪,當歸,貝母和甘草等藥,前二者都為補氣養血之藥,就算沒有大病也可以燉來喝,有助于身體的保養,而後者就是比較普通常見的草藥,比如一些小的風寒引起的喉嚨不舒服就可以燉來喝.

其實這些都是藥理上非常常見的幾種藥材,之所以會種不僅僅是因為治病救人,而是拓寬蕭長歌的視野.

除了在外科救人領域有成就,更要在中醫配藥上面取得成功,畢竟她現在身在古代,平日里也沒有辦法擁有那麼多的醫療器材和西藥,所以必須學點中藥.

平日里這些藥都有專人過來管理,這些人也是蕭長歌親自挑的,她常常也會過來照看一會.

"王妃,這是您種的藥嗎?真多真好看啊!"身後突然傳來和她頗有些相像的聲音,不過她們倒也有些習慣了,只是魅月的心里更加提防著如酥了.

"是啊!"蕭長歌點點頭.

看著蕭長歌願意和自己說話,如酥更加興奮,立即道:"王妃,奴婢也很喜歡這些花草,不如您收奴婢為徒吧,奴婢一定很認真很認真地學!"

蕭長歌揮了揮衣裙,站了起來,沒有回答如酥的話,只是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鞋面,上面已經沾了泥土,和她乾淨的衣裳好不搭調.

"你還不如做好自己手頭上的事情,我不收徒弟,我也不會."蕭長歌冷漠疏離地開口說罷便回了房間換鞋子.

如酥微微皺著眉,為什麼,蕭長歌對她總有一種刻意疏離的樣子?

正當她郁悶不解時,身後突然被人拍了一下,離簫那張英俊非凡的臉出現在她的面前,一雙桃花眼盯著她看個不停,背著雙手在她面前踱步來去,良久才道:"你想要拜師學藝?"

如酥看著離簫,大眼眨了眨,點點頭:"離樓主好."

離簫冷漠地點點頭,道:"不如拜在我的門下,我的醫術和王妃不相上下."

其實說起來,術業有專攻,離簫的中藥調理會比蕭長歌厲害,畢竟失傳多年的麻沸散不是所有人都能配的起來的,蕭長歌會的東西是現代帶來的科技,若論起誰厲害,兩人在不同領域上都有不同的作為.

不過看著離簫,如酥便迅速地搖了搖頭:"不好意思啊離樓主,奴婢突然想起還有些事情,先回去洗衣了."

說罷,如酥正要快速地跑回浣衣房,身前卻被一只墨綠色的衣袖攔住,離簫的臉色有些難看,一雙桃花眼里怒意頗深:"這就想走?說吧,我有什麼地方比不上王妃的?"

如酥雙手交握在一起,來回撥弄著手指,離簫將她這個動作看在眼里,這樣熟悉的動作,這樣熟悉的人,一點一點地將他吞噬進了深深的回憶里.

"離樓主,您什麼地方都好,只是若是要奴婢做您的徒弟,奴婢怕是什麼都做不好,反而煩擾了您."如酥賠笑道,臉上笑的十分不自然.

她要是做了離簫的徒弟,還怎麼能留在冥王府里窺探蕭長歌和蒼冥絕的事情,怎麼用計謀將他們二人分開,怎麼完成太子交代下來的任務!

所以,她是萬萬不能離開冥王府的,更別提做離簫的徒弟了.

她的話對于離簫來說根本沒用,他目光忽而一沉,緊緊地拽住了她的手腕,冷肅道:"我收你收定了!"

上篇:第九十八章刀鋒     下篇:第一百章絕世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