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章絕世神醫  
   
第一百章絕世神醫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章絕世神醫

威嚴沉肅的宮中伴隨著安公公的一聲公鴨嗓長喊,慢慢地從沉肅的狀態中蘇醒過來,金碧輝煌的宮殿內一行人排排地站在龍椅之下,大臣們分別身著深藍色的朝服,而前面的幾位皇子則是有自己的固定朝服.

蒼冥絕緩緩從門外走進來之時,殿上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紛紛倒吸一口涼氣,緊接著便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

"四皇子的腿傷好了!"

"天啊!這怎麼可能,腳筋被挑斷了竟然還能重新站起來,天下第一奇聞啊!"

"到底是什麼大夫那麼厲害?真是天助我蒼葉,有了此人我們蒼葉一定能威揚四海."

誰能想到十年沒有站起來過的蒼冥絕,有朝一日竟然站起來了呢!

蒼冥絕就這樣在眾人的面前慢慢地走到了最前方,和其他的幾位皇子站在一起,太子站在他的對面,臉色不好,溫王不見了,臨王大病初愈,臉上已經沒有精氣神.

他們紛紛都感覺到了蒼冥絕帶給他們的威脅,以前他只是一個殘廢王爺,並沒有得到皇上的重用,如今一切都好了,再重新得到皇上的喜愛也不是不可能.

蒼冥絕一襲的深紫色長袍,腰間束著一條貼近衣裳顏色的玉帶,修長的身材將他襯托得更加貴氣十足,狹長的眼眸中沒有任何的感情,薄唇帶著淡淡的顏色,長發披散在腦後用一根白玉簪子固定起來,整個人如同天空皓月般星辰朗朗,渾身的氣息讓人不敢靠近.

太子站在他的身邊仿佛都弱了一截,再加上太子最近因為葉霄蘿之事心情煩憂,又常常去擁香樓找錦瑟姑娘,臉色並不是很好.

就連龍椅上的嘉成帝見到底下的蒼冥絕,都大為吃驚,竟猛地從龍椅上站了起來,指尖微顫地指著蒼冥絕:"冥王,你的腿是誰治好的?"

蒼冥絕上前一步,雙手抱拳道:"回父皇,兒臣的腿是長歌治好的."

哦?蕭長歌!早就知道她醫術不凡,沒想到竟然真的治好了蒼冥絕的臉,這麼多年過去了,從來沒有一個人能治好蒼冥絕的臉和腿,他曾經一度以為他此生再沒臉見宸妃,沒有保護好他們的兒子.如今,什麼都好了,就算將來有到地下的那一天,他也不會因為這件事而沒臉見她.

"好好好!"嘉成帝連連說了三個好,心情頗有激動道.

"你們可都看到了?全天下的大夫都道冥王的臉傷和腿治不好了,如今,冥王妃只憑一己之力就治好了冥王的傷,朕從今日起要授予冥王妃'絕世神醫’的名號."嘉成帝恢複了以往的帝王之風,威嚴肅穆地看著底下眾人道.

說罷,又讓身邊的安公公去庫房里找了"絕世神醫"專用的印章出來,這個印章是很早之前就讓人雕刻好的,是用中南海的非翡玉打造而成的,它也就比玉璽差上那麼一點,其他的都更勝人間的任何一種玉.

這塊印章是在蒼冥絕受傷之後就已經打造好的,只要是誰能治好他的病,這塊印章就給誰.他曾經以為世界上再沒有人可以得到這塊玉,沒想到神醫竟然就是冥王府!

這下他也就安心了,至少有蕭長歌陪在蒼冥絕的身邊,比誰都好.

"恭喜皇上,恭喜冥王!"大臣們齊聲發出恭賀的聲音,響徹朝堂.

嘉成帝十分開心,雙手大展,明晃晃的龍袍在座上緩緩張開:"大家同喜."

說起來是大家同喜,可是朝中除了各別的忠心耿耿的大臣是真的為他開心之外,其他的大臣都有自己的打算.他們或多或少都和幾位皇子有著勾結,無論是依附在哪個皇子的手下,他們都會因為蒼冥絕病愈的事情而苦惱.

況且朝中多為大臣都是依附在太子的手下,畢竟他是將來的皇位繼承人,但是久不聞政事的蒼冥絕此時也要出來分一杯羹,難免眾人會擔憂.

要論擔憂,誰能憂得過太子.

雖然他是自小就立的太子,可是他自小便深受重傷,沒有參與到朝廷政事中來,就連朝中依附他的大臣都是葉皇後在暗中做的,是蕭長歌將他久病醫好之後他才慢慢地參與朝政.可是原要嫁給他的葉霄蘿此時也不屬意于他,對于他來說這條路就會走的更加艱難.

看著挺拔高挑,氣質高貴的蒼冥絕,他的心忽而就像是被石鼓敲中一樣疼.

散朝之後,嘉成帝唯獨將蒼冥絕召到了禦書房里,就連太子都沒有得召.

蒼冥絕已經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有來過禦書房了,小時候,母妃還在時,常常抱著他來禦書房里,父皇在一邊批奏章,母妃便在一邊研墨,而他就在禦書房的書架邊上來來走走,一個腳步不穩,便摔倒在地,摔一下不要緊,他卻將書架上的那些書都弄翻了.

他原以為父皇會責罰自己,可是他不僅什麼都沒說,還哈哈大笑,最後讓宮女打掃了之後便什麼事也沒有了.

那時候父皇對自己的寵愛就是那樣深,可是自從母妃死後,大火燒掉他的一切,就什麼都變了.父皇不再疼愛自己,就連名字也不願再提及,他知道自己已經變成了一個殘廢,他是天下大帝,自然不會再讓他這個毀了容的人再做皇子.

如今,他大病已好,謀略更勝一籌,只身一人對抗溫王太子,游刃有余,不再是那個無能,殘廢的冥王!

"絕兒,你是不是很恨父皇?恨父皇無法保護你?恨父皇在你受傷之後就對你不聞不問?"嘉成帝略帶悔色地看著蒼冥絕道.

這個孩子自從容貌恢複之後,和宸妃更加相像,陽剛之中略帶著宸妃的傾城國色,更加地絕美無限,他無法想象,如果蒼冥絕是個女孩,該會和宸妃有多麼相像!

"不恨,父皇所做的一切都有自己的道理,兒臣相信父皇是疼愛著兒臣的,這麼多年對兒臣的不理不睬只不過是另外一種保護兒臣的方式."蒼冥絕堅定道,目光中是一種對待自己父親般相信的神情.

只不過他的心里卻是冷漠的,這番話說出口,卻是連他自己都不信的.

嘉成帝根本就沒有想到他會這麼說,感動得淚眼朦朧,心里就更多了幾分的愧疚,這麼多年來無法照顧他的愧疚.

"好好,絕兒你明白就好,朝堂上的勢力眾多,各黨派明爭暗斗,殘忍厮殺,這些朕都看在眼里,可是卻不能去一一解決,朝廷的勢力盤根錯節,一不小心就會引起朝廷動蕩,所以,朕也不能隨意地去對付誰,這麼多年也一直默默地隱忍下來."嘉成帝話到此處,稍稍地頓住了,望著蒼冥絕的目光中更多了一分相信,"如今,朕相信你,朕要你為朕除去……"

那個人的名字嘉成帝悄悄地附在蒼冥絕耳邊說道,只是話音剛落,蒼冥絕的臉色卻突然變得陰沉不可揣摩.

蒼冥絕點點頭,門外卻"砰"一聲被人猛地推開,兩人皆是一震.

"一株,兩株,三株……"蕭長歌伸出手每數了一株的草藥便在哪株的上面澆水,對于這幾株的草藥她十分心疼,怎麼說也是自己千辛萬苦從外面移植回來的.

"王妃,王爺呢?"離簫的聲音從遠處傳來,話音剛落,人已經走到了她的面前.

還沒等蕭長歌開口說話,他便看了看土里種的那些草藥,忍不住笑道:"王妃,您種黃芪,當歸這種普通的藥材干什麼?"

這種藥材大街上一抓一大把,又不是什麼珍稀藥材,也不是大補藥材,只是幾味最普通的藥材而已.

"王爺進宮上朝了."蕭長歌答完,又道,"我對中藥不精通,所以先種些普通的認識一下,才能更好地熟識中藥."

"王妃,不如這樣,我帶你去街上的藥材鋪中認一認藥材,去向藥材鋪中的掌櫃求學豈不是更好?"離簫在街上熟識的藥材鋪有很多,其中不乏和他交情很深的,之所以要帶蕭長歌出去求學,無非是想要完成心底的一個願望.

蕭長歌扔下手里的鋤頭,眨著大眼:"真的?"

"離簫豈敢欺騙王妃?"

"好,那你稍等一會."蕭長歌急匆匆地說完,人像箭一般溜了出去,再回來時已經是換了一身普通的衣裳,懷里還帶了一支筆和紙本.

看來她的求知欲望還挺高的,離簫帶著蕭長歌便去了大街上,熙熙攘攘的大街人來人往,兩人一路避開了小販,直往京城中最大的榮記藥材鋪走去.

這榮記藥材鋪的掌櫃是離簫的朋友,一見離簫進來立刻滿心歡喜地迎了進去,看到蕭長歌時他卻多打量了兩眼,看離簫對她的態度挺恭敬的,又時常為她介紹藥材,心里便明了了蕭長歌的身份,連忙也恭敬地迎了進去.

"小歌,這個是順叔,榮記藥材鋪的掌櫃,這位是我的朋友,小歌."離簫互相介紹了一下兩人認識.

蕭長歌也知道自己身份的尷尬,他沒有說出來是為自己好,可是這小歌怎麼聽怎麼別扭,算了,小歌就小歌吧,她連忙和掌櫃順叔打了個招呼,幾人便走了進去.

"順叔,我的這個朋友要學習藥材,我想著你的鋪子是全京城最大的藥材鋪,便帶她來了你這,反正今天就先認識一下,也別教的太複雜了."離簫淺聲道.

"是,我明白."順叔也算是抹了一把汗.

上篇:第九十九章一丘之貉     下篇:第一百零一章重遇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