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零一章重遇故人  
   
第一百零一章重遇故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零一章重遇故人

這榮記藥材鋪的已經夠大了,沒想到這後院更大,數十人在院子里翻曬著草藥,不同的藥材在不同的篩子里翻滾著,一走進去滿滿的都是藥香撲鼻,有已經快曬干的藥材,也有剛剛開始曬的藥材,只要是能想到的,這里就有.

"這里就是曬藥材的地方,可不輕易給別人看的哦!"離簫挑眉道.

順叔看了看離簫的神色,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見得蕭長歌點頭,繼而朝他一笑,他複也笑了笑,再聽離簫道:"順叔,給她介紹一下藥材吧."

順叔這才領著蕭長歌來到了每個篩子的面前,指著白色有溝紋的花道:"這個是白芷,它有祛風解表,散寒止痛,除濕通竅,消腫排膿的作用,如果和白附子和白芨搭配在一起,就有美白的功效,現在很多愛美之人都會來藥鋪買藥讓自己皮膚變好."

蕭長歌點點頭,順手拿起一點來看,將它牢牢地記在心里,回去還要翻醫書看看.

其實她並不是完全不認識中藥,她也有接觸過一點,如今學習,只是為了加固一下心里的知識.

順叔又給她介紹下一種藥材,叫做白花莧,正說著,門外突然匆匆跑進來一個男子,似乎是鋪子里的小二,進來之後便指著門外急道:"掌櫃的,外面有一群人進來鬧事,那些人其中有一人受了重傷已經昏死過去了,德叔把脈時道沒救了,那些人便發了瘋一樣下狠話,說如果治不好,就要砸了我們鋪子."

順叔猶疑了一下,目光忽而看向了身後的離簫,他一改方才懶洋洋的態度,從躺椅上一躍而起,道:"咱們出去看看,到底是什麼人這麼張狂."

挑開簾子剛到外面,便聞到一股濃濃的血腥味,順著地板上看去,一溜的血跡到了休息區那邊,只見一個身著白色長袍,袍子的左側全是血跡,只見他左腹上插著一支箭,原一支箭也沒什麼大問題,只是左腹上烏黑一片,昏迷的這人嘴唇也是烏黑一片.看來是中了毒,蕭長歌看了兩眼,這人好眼熟.

"你們哪個是大夫?快點給我弟弟看病,他若是死了,我要你們鋪子里所有人陪葬!"一個嘶啞絕望的聲音大吼著.

"我從來沒見過求人治病還這麼凶的,這是藥材鋪,不是醫館,閣下看清楚了."離簫一臉淡漠地道,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和他無關.

蕭長歌回頭看了兩眼,目光所及之處的每個人都凶神惡煞地看著她,那人手里握著一把劍,一身黑衣著身,上面隱隱灑滿了血跡,半邊臉也被血灑到,看起來威武不凡.只是兩人都好像有見過,在她的目光看到他臉上時,那人卻一怔神,僅僅是一秒鍾的時間便大步來到了她的身前.

"參見……"那人話還沒說完,手臂就被蕭長歌扶起,她今日不帶身份出來,免得讓人知道了反而拘束.

下跪的人被扶起,神情也頗有幾分懊惱.

"王妃,阿雅受傷了,求王妃派人救救阿雅,董渙願意為王妃當牛做馬."董渙再次撲通一聲跪到了蕭長歌的面前,低聲道.

這人便是董渙了,受傷的那人便是女扮男裝的董雅,她和蒼冥絕出游塢城之際和他們有過一面之緣,所以才這麼眼熟,哪知今日會再次遇上,所謂的緣分就是這樣而來的吧!

周圍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為何方才還凶神惡煞的人會對一個女子下跪,這個女子到底是什麼來曆?

"你先起來,我會盡力的."蕭長歌目光中沒有任何感情,說罷,轉身對身後的離簫點點頭,他雖不知兩人是何關系,卻也欣然接受.

"先把阿雅抬到內室去."蕭長歌對董渙道.

看來他對這個妹妹很是上心,自己親自過去抱了董雅去內室,蕭長歌轉而對一直守在她身後的魅月道:"你去府里拿醫藥箱過來,一定要快."

魅月應了一聲,立即飛奔而去.

蕭長歌和離簫一起進了內室,看著董雅小腹上面的傷口,以及她烏黑的嘴唇,面面相覷,離簫主動上前為她把脈,她的脈搏全亂,氣息不穩,正處于游離狀態,看來下毒的人也並無下致命的毒,若是解毒及時,也就沒什麼大礙.

把完脈搏,離簫看著蕭長歌道:"這個毒叫做萬花毒,容易讓人產生幻覺,卻也沒有什麼致命危險,不過她只剩下三個時辰來解毒,我會在三個時辰之內配制解藥過來."

"快去快回."蕭長歌朝他點點頭,一時間室內只剩下她和董渙,董渙呆滯地立在一旁眼神痛苦地看著董雅,看起來恨不得上前去替她承受這份痛苦.

這董渙原就不是塢城太守的兒子,也不是董雅的親哥哥,卻也能對待董雅就像是對待自己親生妹妹一樣,實屬不易.

"王妃,我現在應該做什麼?"董渙急問道.

毒傷是一部分,箭傷也中要害,可是此時醫藥箱沒到,離簫也去配制解藥了,她能做的也就只能先幫董雅拔箭出來.

上次她就有問過離簫麻沸散的配方,離簫也絲毫不留地告訴了她,她憑著記憶的配方讓董渙去熬制麻沸散.

董渙退下去之前,目光里充滿了疑惑,沒想到竟然是蕭長歌親自為她療傷,如此看來,那麼冥王的臉也是她醫治好的,這醫術到底該有多麼精湛啊!

蕭長歌又讓人去熬了熱水進來,配制了鹽水,現在魅月沒有在她身邊,她只能自己先應對.

用剪刀剪開了董雅的衣裳,露出小腹上面的肌膚,上面的血液已經凝固了,被箭插進的皮膚已經潰爛,皮肉翻了出來,隱約能看到里面的血肉模糊.因為箭上有毒的緣故,里面的血肉已經變成了黑色,還有黑濃從里面流出來,隱隱有著腐肉的酸臭味.

蕭長歌看了看,沒想到這個毒里面竟然還有輕微的腐蝕性,能腐蝕血肉,她猜里面的血肉一定有點腐爛了,這可有些棘手了.

這魅月也麼還沒來,她心里有些著急,正好此時董渙推門進來,看到董雅左腹上的傷口,面色變得十分難看,若不是良好的定力,估計已經暈過去了.

"王妃,阿雅這是怎麼了?怎麼箭傷會變成這樣?"董渙痛苦地問道,一時間也沒有了主意.

蕭長歌喂了昏迷的董雅喝下麻沸散,這張臉雖然因為中毒而變成了深紫色,不過單看五官就能看出她的傾城之資,倒是那個傲慢無禮的女子,如今卻一言不發地躺在她的面前,真是造化弄人.

"箭中的毒帶有腐蝕作用,恐怕已經腐蝕了一小塊的肌膚,現在當務之急就是將箭拔出來."蕭長歌目光也有些急切.

現在魅月還沒有過來,她的很多手術用具都在醫藥箱里面,要是貿貿然拔了箭,不知道會不會大出血.可是現在箭上的毒已經容不得她想那麼多了,必須要拔箭.

"好,王妃要怎麼做?"董渙認真道.

"你去准備止血的湯藥和棉花,一定要快."蕭長歌道,只是她的心里有些恍惚.

董渙立即去了,房間里只剩下她一個人,她看著董雅的臉,雙手漸漸地移到了左腹上面的那支箭,全身的力氣都放在雙手上,雙手一用力,猛地把箭拔了出來.

血霎時間濺了出來,蕭長歌躲閃不及,衣袖上站上了血,側臉也沾了一些,傷口上的血汩汩流了出來,就像是怎麼樣也堵不住的泉水一樣,鮮紅色的血液中隱隱約約還混合著一些的黑色血水,蕭長歌立即扯了一塊紗布蓋住她的傷口,只是不到一會,血便浸染了整塊紗布.

蕭長歌漸漸地感覺到了血的難以止住,額頭上不斷地沁出汗水,臉色越來越難看,她徒手不斷地更換著紗布,若是再不來人,恐怕他們就在這里不斷地換紗布中重複著.

看著這些血,蕭長歌都覺得腦袋一陣陣地發暈,此時,門被人推開,董渙端著止血的湯藥進來,蕭長歌松了一口氣,連忙給董雅喝下.

董渙看著那支已經拔出來的箭和浸滿血的紗布,眼睛就像是被什麼刺痛了一樣疼.

"王妃,阿雅怎麼樣了?不會死吧?怎麼流這麼多血?"董渙看著這一切簡直難以相信,明明她是被自己寵著疼著的小丫頭,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他無法原諒自己.

看著有些微微無法控制的董渙,蕭長歌皺著眉頭猛地一驚,沖著他吼道:"別吵!董渙,她不會死的!你如果不能平靜心情幫助我,你就出去."

本來就已經夠亂的了,他還在這里添亂,蕭長歌用肩頭微微地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怒氣沖沖地看著董渙.

蕭長歌瞥了他一眼,繼續手里的事情,喂完了董雅止血的藥,為傷口止了血,傷口才稍微能看了一點.

董渙也平靜下來:"對不起,是我沖動了."

"你去幫我看下魅月怎麼還沒有回來."蕭長歌秀眉微蹙,說罷便順手拿了身邊的毛巾擦了擦汗.

董渙正要開門之際,魅月就推開門進來,背著一個深棕色的梨木制醫藥箱,手里抓著兩套的防菌服口罩之內的東西,看到她蕭長歌立即走了過去,利落快速地穿上防菌服為董雅治病.

"魅月,先將工具消毒."蕭長歌說罷,只見過魅月動作越發利落地打開了醫藥箱,拿出酒精消毒.

醫藥箱里面一排的銀針器具結結實實地把旁邊的董渙嚇了一跳,他從來沒有見過有人看病要用到這麼多的東西,如果不是因為相信,他肯定會質疑,如今他也只敢在心里揣測而已.

上篇:第一百章絕世神醫     下篇:第一百零二章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