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零四章達成共識  
   
第一百零四章達成共識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零四章達成共識

自從接到了嘉成帝的命令,要將溫王找出來之後,蒼冥絕首先就把溫王府邸查了個翻天覆地,把溫王的幾房侍妾嚇得魂飛魄散,最後沒有探聽出溫王的下落,也不了了之.

眾人都不解為何蒼冥絕要這樣做,蕭長歌心里暗暗猜測,或許是為了讓溫王知道府邸大亂的事情,憤怒而歸,可是溫王未免太沉得住氣了,不僅不回來,更是沒有一點音訊.

"王爺,全京城都找遍了,就是沒有溫王的下落,他很有可能已經出城了."離簫手上拿著無音樓的飛鴿傳書,正坐在書房的一等座上,利落迅速地將那張字條遞給了蒼冥絕.

蒼冥絕負手立在上面,高挑修長的身影透著高貴的王者之風.他展開紙張看了看,面無表情地將紙條放在蠟燭的火光中一燃而盡.

"一個故意躲起來的人是怎麼也找不到的,除非有辦法讓他自己出現."蒼冥絕的聲音里透著非比尋常的冷漠,修長的指尖在梨木雕花台面上輕點著,目光掃向了下座的離簫.

離簫沉思一會,眼中冷光一閃而逝:"王爺,我知道該怎麼做."

跟了蒼冥絕這麼久,離簫自然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麼,蕭長歌有些疑惑地看著離簫臉上胸有成竹的表情,不知道他們在謀劃著什麼.

還沒有退出去,管家就匆匆地從門口跑了進來,打斷了幾人的談話,直挺挺地立在蒼冥絕的身前,有些急切地道:"王爺,門外來了一對奇怪的男女說要見您,那個男子背上背著一捆荊條,說是負荊請罪,而那個女子身子不大好,一直捂著左腹,還說如果王爺不見他們,就把這個給王爺看."

管家說罷,把董渙寫給他的字條呈給了蒼冥絕.

要求見的兩人一定是董渙和董雅了,蕭長歌目光看了一眼離簫,他神情淡淡的,仿佛不多關心.董渙既然會負荊請罪,那他一定知道了是他誤傷了自己,虧的她在蒼冥絕的面前隱瞞起來,這下要曝光了.

蒼冥絕拆開字條一看,上面的字只有簡短的一行,直中他的要害.

"離簫,你先別去了,管家,讓他們進來."蒼冥絕將字條放在一邊,吩咐道.

這董雅和董渙是他和蕭長歌出游塢城時誤打誤撞認識的,沒想到今日竟然還能再見.

蕭長歌緊了緊脖子上的紗巾,一直沒有看蒼冥絕的臉色,慢慢地端著茶杯喝茶.

不一會,門口就傳來幾聲腳步聲,門被人推開,董渙率先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他一襲黑衣長袍,背上背著一捆荊條,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直挺挺地走進了書房.而他的身後跟著心不甘情不願的董雅,進門後她一直盯著地面,沒有看任何人一眼.

"參見冥王,冥王妃."董渙單膝跪地,順手拽了一拽身後不情願的董雅,兩人一並跪在了蒼冥絕的面前.

董渙更是驚奇,上一次在塢城見的時候蒼冥絕還只能靠著輪椅行走,再見竟然可以站起來了,外界傳聞他的腳筋斷了約莫十年,尋遍天下大夫都沒有辦法救治,可現在就是活生生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蒼冥絕看了看他們兩人一眼,除了那次在塢城見過,他們之間並沒有淵源,他烏黑如墨般的目光掃向了董渙,淺聲道:"董公子,你這樣本王可受不起."

董渙低頭望著光滑的地面,上面倒映著兩個模糊的身影,他有心思索了一下,難道蒼冥絕是故意這麼問的?還是說他真的不知道?

心里權衡了兩下,雖然不知道他會不會同意,還是道:"王爺,可否和您單獨說兩句話?"

蒼冥絕點點頭,一揮衣袖,所有人便退了下去,卻讓蕭長歌留了下來,他沒有什麼會瞞著她,也沒有必要瞞著她.

待所有人都出去之後,室內霎時間安靜下來,空氣中漂浮一種詭異的氣息,董渙也被叫了起來,他關切地扶著身後的董雅見她沒有什麼事後才道:"王爺,昨日確實是我不對,我不該質疑王妃的醫術,更不應該動手,所以今日來負荊請罪."

蒼冥絕有些似懂非懂,狹長的眼眸轉向了蕭長歌那邊,昨日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她故意瞞著不說,如果不是今日董渙找上門來,他可能一直都要被蒙在鼓里.

"長歌,你來說."

既然話都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蕭長歌也沒有再隱瞞下去的道理:"昨日離簫帶我去城中的榮記藥材鋪學習,結果遇上了董渙和重傷的董雅,我見曾經有過一面之緣,便出手相救,可是董渙不懂得我治病的路數,以為我要殺了董雅,便動手傷了我,其實也沒什麼大礙."

說到最後兩句,蒼冥絕的目光驟然收縮了兩下,看著董渙的目光瞬間變得冷漠恐懼,他竟然敢傷蕭長歌!

蒼冥絕上下打量了蕭長歌一眼,他緩緩地走到了蕭長歌的面前,猛地摘下了她的紗巾,果然上面有一道快要淡化的紅痕,他心里的怒火不斷升起,冰冷的眼鋒掃到了兩人的身上,正要發作,蕭長歌的手便緊緊地握住了他的手.

"滾出去,冥王府不接待外人."蒼冥絕冷若冰霜的聲音傳進兩人的耳里,他極力地克制住身上想要置兩人于死地的想法,若不是看在蕭長歌的面子上,他不知道自己會對他們做出什麼.

"王爺!我知道我錯了,但是我知道溫王的下落,只是塢城最近大亂,希望王爺能派兵壓制."董渙急道,雙目懇求地望著蒼冥絕.

他們好不容易探聽到溫王的所在之處,好不容易從塢城跋山涉水來到了京城,路上躲避了數次仇人的追殺,經曆千辛萬苦,甚至不顧重傷來到了冥王府,只為了用手中的秘密換蒼冥絕手下的一部分兵力來救塢城,救太守!

可是,蒼冥絕的一句話卻打破了他連日來的希望:"溫王的下落,本王也可以查的到,你的籌碼對于我來說並沒有什麼作用."

董渙心里一涼,大滴大滴的汗珠從額頭上落下來,他不經意之間揮手抹去,如果得不到冥王的救援,後果不堪設想,他努力地讓自己平靜下來,嘴角緩緩地勾出一抹冰涼的笑意.

"王爺,您無非是加派人手去各城尋找,或者用溫王在乎的東西威脅他出來,且不說溫王有沒有在乎的東西,就算是有,他也未必會出現."董渙分析著事情的利弊,摸透著溫王的心理.

蒼冥絕臉上的表情一點一點消失地無影無蹤,一字一句地道:"那又如何?本王若是不想做的事情,誰也沒有那個能耐讓我妥協."

如果不是他傷害了蕭長歌,或許以董渙的聰明睿智,兩人之間很有可能合作.

董雅見自己的哥哥一而再再而三地吃癟,心里以為蒼冥絕不想幫他們,只是故意羞辱他們,拖著董渙的手臂就要將他拉出大門,可是,董渙卻不想放過這個機會,猛地跪了下來.

"王爺,如今只有您能幫我了,很早之前我還是個太守身邊的侍衛時就聽過您的名號,雖然很早之前您身體上有缺陷,可是行事作風卻讓江湖上的人聞風喪膽,我從那時起就對您十分佩服.現在我父親病危,而塢城一干將領又打著太守這個主意,要置阿雅于死地,我不得已才從塢城跋涉而來,就是希望王爺您能幫我們一把!"董渙說的情急,話中的情感表露無疑.

而董雅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董渙,無論什麼時候,董渙在她面前都是一副威風凜凜,威嚴肅穆的樣子,他能夠使喚城軍,讓人所有人都服從他的命令,雖然時而嚴厲,但是卻對她寵愛有加,包容她的蠻橫任性.這次父親病危,城中的幾個將領蠢蠢欲動,為了壓制他們,只好來求蒼冥絕.

可是蒼冥絕如此冷漠無情的一個人,怎麼會幫助他們?

"哥,起來,我們走,天底下那麼多人,為什麼我們偏偏要求他?"董雅伸手去拉地上的董渙,卻被他猛地甩開.

"走開,婦道人家懂什麼!"董渙急得眼眶發紅,依舊跪在地上.

蕭長歌在一邊一句話沒說,只等著蒼冥絕做決定,不過她倒是很有把握他會把他們留下來,畢竟,百利而無一害.

可是,董雅卻像發了瘋似的,目光凶狠地看著蕭長歌,全然忘記了昨天是誰救了她一命,拔下頭上的簪子就要沖到蕭長歌的面前刺進她的骨血.

蒼冥絕目光狠戾地看著有此動作的董雅,簡直是找死,正當他要上前制止的時候,卻聽見一聲尖針刺進肉里的聲音.不知什麼時候,董渙已經擋到了蕭長歌的面前,那根簪子直挺挺地插進了他的肩頭.

鮮紅的血液順著董雅的手滴落到地上,所幸她的力氣不大,用的只是簪子,董渙只是呼吸紊亂,神志依舊清醒的他再次筆挺地跪了下去.

"求王爺幫我們一把!"

不是為了蒼冥絕的幫助得到太守之位,也不是為了要置那些害他的人于死地,而是為了自己心底的信念,為了他曾經答應過的誓言.

上篇:第一百零三章得以重用     下篇:第一百零五章天山雪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