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零五章天山雪蓮  
   
第一百零五章天山雪蓮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零五章天山雪蓮

刺傷了董渙,仿佛比刺傷自己還要痛苦,從小就嬌生慣養的董雅第一次嘗到了害怕恐懼的滋味,看著自己手里鮮紅的血液,她竟然連哭也哭不出來,抱著董渙一個勁地發抖,這種感覺就是她父親病重的那一刻都不曾有過的.

"哥,哥……"董雅顫抖的聲音帶著從未有過的恐懼.

"阿雅,別怕,我沒事,你的手勁那麼小,練功的時候總是害怕太陽偷偷地躲起來喝冰水,你總是說有我在你身邊就夠了,不用學武功,現在想想還真是挺對的,要不然,我現在一定不能說這麼多的話!"董渙笑著安慰她,根本一點也不在乎身上的傷口,在這個時候他竟然還有心思逗她開心.

蒼冥絕將蕭長歌攬進自己懷里,眼神中一種不知道什麼樣的感情正迸發著,吩咐了江朔將兩人送回客棧並且找了最好的大夫醫治.

"你會幫他的是吧."蕭長歌肯定地道.

"他是塢城太守的養子,太守病危城中大亂,一定有人覬覦太守之位欲殺了他們,他也是個重情重義的人,況且他知道溫王的下落."蒼冥絕握著蕭長歌的肩膀又緊了緊,看著兩人出去的背影,還有一個原因他沒有說.

董渙對董雅的感情,正如他對蕭長歌的感情一樣.

只是董雅,到底是他的心頭所懼,她竟然妄想傷害蕭長歌,如果不是董渙及時地擋住她的一刺,他的一掌必定讓她五髒俱裂,日後必定要多加防著董雅.

很快,董渙便派人告訴了蒼冥絕溫王的下落.

他在塢城的時候有見過溫王一次,因為他知道冥王和溫王素來不和,便在溫王的身上下了迷引香,觀察他的動靜,以便不時之需.沒想到機會很快就來臨,嘉成帝要讓冥王去找溫王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了這個籌碼的重要性.

他在塢城特意馴養了幾只能追尋香味的狗,只要順著迷引香的香味去找,一定能找到溫王的下落.而就在他來京城的時候,已經暗中派人去找,沒想到很快便找到了.

"溫王在天山做什麼?難不成真是為了躲避葉霄蘿才去天山嗎?"蕭長歌悶悶不解,天山在最北方,天氣寒冷潮濕,冰天雪地的地方若不是長久居民肯定無法適應,溫王竟然在那種地方住了這麼久.

蒼冥絕卻冷哼一聲:"他花花腸子多,就算見了他本人也未必知道他去那里做什麼."

將此事稟告嘉成帝後,便派人去了天山,只是溫王像是知道了朝廷會派人找他一樣,提前一天便下了天山,風塵仆仆地策馬直奔皇宮.

很久沒有見過東升西落的太陽,沒有感受過秋風吹拂的感覺,沒有身著薄衣的輕便感,溫王微眯著雙目感受著皇城帶給他的享受,他發誓,從今往後再也不會因為任何人,任何事躲避.

進了皇宮,他並沒有去禦書房,而是去了段貴妃和皇後的宮中分別獻上了兩只天山雪蓮,最後去了禦書房.

"父皇,兒臣知道最近母妃和您的身體不大好,便去了天山,親手挖掘了幾只天山雪蓮獻給母妃,盡兒臣的一點孝心."溫王的聲音里充滿濡慕和思念:"天山是何等地方,兒臣幾次差點活不下來,若不是牽掛父皇母妃,恐怕兒臣早就命喪于那了."

在天山經曆了那麼幾天,北邊的風雪將他的臉刮出了一道道的傷痕,臉頰兩邊泛著紅紅的顏色,嘴唇有些干裂起皮,就連眼神仿佛都有些滄桑與空洞,與之前深邃的眼眸相比,如今更添了些風霜雨雪過後的憔悴.

他的話情真意切,字字泣血,嘉成帝對他多了幾分的信任,沉浸在他的孝心之中,完全忘記了他是為了躲避葉霄蘿之事才離開京城.

"好,皇兒有心了!若無其他事情就早點回去歇息吧,好好地休養下身體."嘉成帝命安公公收下那盒天山雪蓮.

溫王松了一口氣,正打算退出去之時,門口便匆匆地走進來兩個人影,葉云廣沖在前頭,一進門便猛地給了溫王一拳,將他打倒在地.身後的葉國公見他在嘉成帝面前放肆,心里一緊,又氣又急,揪著葉云廣的衣領便把他提到了一邊.

"我讓你來不是來丟人現眼的,給我站到一邊去!"葉國公不愧是葉國公,就算心里再生氣也有一絲的理智存在.

他知道溫王畢竟是皇子,無論犯了什麼樣的過錯都可以避免,而他們除了老祖宗手里握著的那麼一點把柄,其他的也沒有什麼,若是嘉成帝有心定罪,他們根本沒有反駁的權力.

葉國公反而伸手扶起了地上的溫王,拍拍他的衣領,賠笑道:"溫王切勿生氣,小兒脾氣暴躁,回去後老夫必定重重地懲罰他,定讓你解氣."

溫王料到葉國公是為了葉霄蘿之事而來,方才葉云廣打他的那一拳也是為了葉霄蘿.

溫王也明白自己身處水深火熱的境地,連忙笑道:"無妨無妨,葉二公子可能是打錯人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正當他想出門之際,葉國公臉色突變,伸手便拽住了他的衣領,"溫王不妨留下來聽老夫說幾句話再走."

禦書房里面的氣氛有些詭異,一個怒氣沖沖,一個笑里藏刀,一個不屑一顧,嘉成帝卻又怒不敢言,任由葉國公在禦書房里撒潑.

不過,要論起來,還真是他們皇家人上傷了葉家人的心,如果不是溫王刻意接近葉霄蘿的話,也不會把事情逼到這個地步.

"皇上,既然溫王出現了,那微臣就說幾句話.溫王,不管你當初是用什麼手段迷惑蘿兒讓她非你不嫁的,現在我都希望你不要再見她一面,這不僅是為了蘿兒,更是為了你們皇家的清譽.老夫話至此處,希望你能掂量掂量."葉國公氣的吹胡子瞪眼,這幾句話倒是說到了嘉成帝的心坎里去.

畢竟天下百姓都知道這件事,如果他們知道了,一定會議論紛紛,到時候皇家顏面何存啊!

溫王極力地維持好一個溫和的形象,裝作渾然不知的樣子:"葉國公你說什麼?葉三小姐非我不嫁?您是開玩笑了吧,我哪里有那麼大的魅力?葉三小姐是未來的太子妃,應該嫁給太子才對."

話音剛落,一個虎拳再次砸到了他的臉上,在他臉頰的另一邊落下一個青紫的印子,葉云廣就像是一頭暴怒的獅子,若不是葉國公攔著,可能已經騎到了溫王的身上.

溫王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拳打的後退兩步,縱然是裝的再好,承受了這莫名其妙的兩拳之後,什麼笑容也沒了,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匆匆拜別了嘉成帝便離開了禦書房.

這場談判也算是不歡而散.

葉國公猛地朝葉云廣的臉上打了一耳光,怒然道:"你這孽子,你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葉云廣有些委屈地捂住自己被打的臉,悶聲道:"我為三妹出氣,有錯嗎?"

葉國公看了看上座的嘉成帝,他努力地維持著帝王狀態,可還是擋不住臉上的怒氣.

原本這是一場已經策劃好的談判,由嘉成帝做中間人,葉國公做壞人,讓溫王對葉霄蘿死心,可是卻被葉云廣的沖動攪亂全局.

不過也不要緊,他們已經知道了溫王並沒有要娶葉霄蘿的打算,這場風波終于也有了個圓滿的結局.

冥王府的書房內,只有圓柱兩側燃了兩根蠟燭,光線有些昏暗,外面的月光朦朧地灑進來,和燭火交相輝映倒也不負美景.

"王爺,溫王回京一路直奔皇宮,獻了幾只天山雪蓮後便出來了."離簫的聲音低沉地響在書房內.

蒼冥絕點點頭,目光忽而瞥向了窗外,銳利深沉的雙目霎時間變得平靜下來,把玩著桌面上的一只印有絕世神醫的非翡玉,和自己的王璽放在一起.

"溫王的事情不用管了,我要你幫你查一個叫做李善的人,他表面上雖然和段千博段將軍沒有往來,但是他暗地里卻是幫段將軍做事的,你派人嚴密監視他的一舉一動,看看他和段將軍的碰面地點是在哪里."蒼冥絕渾潤低沉的聲音響在離簫的耳畔.

離簫眉心一動,雖然很想問為什麼好端端的要查段將軍,段將軍在朝廷上的勢力盤根錯節,很難扳倒,但是始終沒有問出口,蒼冥絕要做的事不容人質疑.

"是,屬下這就去."離簫朗聲說罷,正要離開,卻聽蒼冥絕悠然道,"聽了這麼久,也該進來了吧!"

他心里一緊,自己和蒼冥絕說這麼久的話,竟然沒有發現門口有人,猛地全身防禦起來,緩緩地拉出了身後的佩劍,門被推開,卻見蕭長歌從門口走了進來.他渾身的肌肉放松下來,也罷,也只有蕭長歌才能在門口聽這麼久.

"你早就發現我了啊?我還以為我隱藏的很深,離簫,你應該沒有發現我吧?"蕭長歌路過離簫身邊時,刻意問他.

離簫臉色憋的青白,一句話不說便出了門.

"他怎麼了?"蕭長歌自言自語地看著離簫離開的背影,走到了蒼冥絕的身邊,伸手握住了桌面上的那只印章,她溫熱的手握在冰涼的印章上,良久也不覺得熱.

今日上午安公公親自來頒發的,在現代她不過是普通的一個拿薪水的醫生,沒想到在這里就成了"絕世神醫"!

"我讓他去查一件事."蒼冥絕淡淡道.

上篇:第一百零四章達成共識     下篇:第一百零六章陰謀敗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