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零六章陰謀敗露  
   
第一百零六章陰謀敗露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零六章陰謀敗露

"聽說溫王回京了?皇上有沒有說什麼?"蕭長歌今早就聽魅月說,溫王已經回京,直奔皇宮.

蒼冥絕搖了搖頭,朦朧的黑夜讓他看上去有一種迷離不定的感覺,仿佛在這里面,他已經將一切牢牢的掌控在手里.

"沒說什麼,不過葉霄蘿的事情他一定跑不掉,無論是他們當中的誰被牽扯進去,我們都是其中的受益者."現在就很明顯地體現出來,蒼冥絕銳利的眼神藏著洞悉一切的本領.

得了嘉成帝的重用,對于蒼冥絕來說就是最大的受益,最起碼,他正在一點一點地接觸朝廷上的事,不再是從前那個看來無所事事的殘廢王爺了.

蕭長歌很明白他的用心,只要找到溫王就能先發制人,讓葉家人大亂陣腳,在溫王和太子之間周旋,這里面牽扯到的人和事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而他們便置身事外.

"這樣一來,一竿子能打翻一船人嗎?能削弱溫王和太子的勢力嗎?"蕭長歌關心的是這個,他們兩人在朝中多年,勢力已經有所鞏固,而蒼冥絕後來,再加上又沒有母家的支持,只能一人拼搏向上.

蒼冥絕領她出去,走黑黝黝朦朧的書房,踏上外面的青石板月光淡淡地灑在他們身上,他慢慢地道:"溫王接近葉霄蘿不就是為了借助她身上的特權嗎?如果她失去了這項權利,溫王娶了她就相當于娶了一個普通人,而他也會因為這件事情受到皇後和葉家人的不滿,如此一來,就能大挫他的銳氣."

利用這件事情打壓溫王再好不過了,蕭長歌沒想到自己當初的一個想法竟然有這麼大的作用,只是葉霄蘿還不知道自己可悲的命運即將來臨,還一心沉浸在她葉三小姐的身份里.

蕭長歌點點頭,心里暗歎蒼冥絕的足智多謀,心思縝密,只可惜他的腿傷剛好,剛得重用,否則一定能在朝堂上面翻云覆雨.不過現在也不遲,只要有這個機會,她一定要竭盡所能幫助他.

"以後不要接近董雅知道嗎?雖然我們和董渙合作,但是董雅她心思不純,更加想要害你,如果她再有下次,我一定不會再饒恕她."蒼冥絕拍拍蕭長歌的頭,居高臨下地低眉看她.

這種逼迫的感覺讓蕭長歌心里有些緊張感,不過那董雅還真不是個知恩圖報的人,自己救了她不說,竟然還想用簪子刺傷自己,幸虧董渙及時出現擋住了那一簪,否則她就要自己為自己做手術了!

"知道了,我也不想接近她,在塢城的時候就知道她不是個好人,不過你真的派人給董渙讓他回塢城了嗎?"蕭長歌連連點頭,自從告訴了溫王的下落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董渙.

"恩,塢城太守病重,他手底下那些曾經一手提拔起來的人個個都要造反,不過是因為他膝下無子,董渙又是他收養的兒子,用這個借口鏟除董氏一族罷了."蒼冥絕用寬大的衣袍裹住蕭長歌的身體,將她摟進自己的懷里,不讓夜風吹到她.

被他這樣擁著,有些熱乎乎的,蕭長歌伸手環住他的腰,聲音有些低低的:"那董渙得了你的幫助,他又真的能和那些人抵抗嗎?"

蒼冥絕沒有說話,這也正是他所擔心的,他借出去的那些兵力不過是杯水車薪,若真想要無後顧之憂,那就只能看董渙的計謀有多深.不過他倒是相信自己的眼光,董渙的性格里有很強的堅韌不拔的信念,不到最後一刻不罷休的信念.

夜風徐徐,兩人正欲回房,可假山那邊卻傳來石頭落地的聲音,蒼冥絕目光銳利地一掃,身子一躍已經到了假山的後面.

蕭長歌連忙追上去,便看見假山後面的如酥雙目圓睜,一臉驚懼地看著她們,手里握著一只信鴿,爪子底下綁著一個小竹筒,很顯然是要傳遞什麼消息.

"冥絕,她果然是內奸!"正當蕭長歌說這話時,如酥已經松了手,信鴿撲騰和翅膀飛上了高空,雪白的身子在夜色里尤其突兀.

"是又怎麼樣?消息已經放出去了,來不及了."如酥嘴角上揚著,一只手叉著腰,雙眼里迸發著濃濃的挑釁.

那個信鴿一定是她和太子溝通的信物,她方才一定是聽到了他們的對話,要告訴太子,如果太子知道了,一定會將他們也扯進這件事里面.

蕭長歌有些緊張地看著蒼冥絕,他目光冰冷地停留在那只信鴿的身上,一言不發.

突然,"咻"一聲利箭過耳的聲音,再轉身的功夫筆挺地插進了那只信鴿的身上,一聲淒厲的鴿叫聲響在黑夜里,撲騰了兩下彎成一條弧度落了下來.

如酥臉色突變,驚訝地轉身,只見離簫手里握著弓箭站在橋上,濃濃的夜風將他的長發吹起,不苟言笑的眼神看起來有些凌厲.

他慢慢地走到了信鴿的面前,撿起來掏出了里面的紙條遞給了蒼冥絕:"王爺請看."

蒼冥絕面色如常,似乎他能預料到方才的事情會發生一樣,平靜地接過紙條,看了一眼便攏進袖內,目光陰冷地看著如酥.

"既然為太子做事,就會想到有這一天,不要以為你的聲音像長歌就能消除我對你的疑慮,你自己選個死法吧."

他的聲音就像是來自地獄一樣,他就是個奪命的魔鬼,只要說一句話,沒人可以死里逃生,仿佛讓她選個死法已經是很寬容的一件事了.

好像以前聽別人說冥王怎樣地冷酷無情,嗜血冷漠,都沒什麼感覺,直到現在這一刻,她才真正感覺到了恐懼.

"原來你們早就知道了,先前所做的一切都是故意的吧,我真蠢,竟然沒看出來.自從太子救了我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經把死置之度外了,為了他而死,又有什麼關系?"如酥語氣平靜地道,高抬著下巴看著蒼冥絕,"動手吧."

她看淡一切的表情看起來無所畏懼,如果太子知道有一個深愛他的女人願意為他而死,是怎樣的一種心情.

蒼冥絕目光凌厲地掃在她的臉上,那張絕美的臉看上去有些壓迫讓人心生恐懼的感覺,氣場冰冷的讓周圍的空氣都變得不同尋常,他緩緩抬起了手,可是離簫猛地跪在了蒼冥絕的面前,朗聲道:"王爺,屬下有罪,如酥是屬下的徒弟,是屬下管教不嚴,才會讓她犯下如此逆天大錯,所幸一切還來得及挽救,屬下願替她受罰."

說罷,面無表情地拾了地上的石頭,猛地劃開了自己的喉嚨,一時間血便像開了閘的瀑布一樣流了下來,所幸是石子割的不深,他又用手捂住了脖子,還沒有倒地,只是雙腿一軟支著劍單膝跪地,沾了血的石子落到了地上.

"冥絕!"蕭長歌扯住蒼冥絕的衣袖.

這是為什麼?為什麼離簫會為了如酥傷害自己的性命?

蒼冥絕和她一樣,疑惑不解,眉頭鎖的死緊,朝蕭長歌點點頭,她立即沖了過去,在裙子上面扯下一塊布捂住了他的脖子,不出一會,江朔等人立即將他抬到了房間里面.

外面頓時安靜下來,只有青石板上的血跡示意著剛才發生過什麼.

如酥渾身發抖地坐在一邊,面如土色,簡直不敢相信方才那一幕是因為自己而發生的,她只有被人救過,卻沒有人為她而死,如今,離簫到底是因為什麼?

"你最好祈禱離簫平安無事,否則,我定要你生不如死."蒼冥絕的聲音好像是重重地隱忍著,那種隱忍只要一不小心就會沖破,如酥聽著他鬼魅般的聲音,腦袋一片空白.

如酥努力地咬唇讓自己平靜下來,可是再怎麼壓抑,自己的情緒還是一觸即發,她單薄的身子仿佛只要風一刮就能刮走.

血流不止,還沒到床上,就已經浸染了整件衣裳,蕭長歌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的血,就算是在現代都沒有見過.

她的腦袋有些微微發暈,這是她第一次感覺自己這麼無力,這是割喉,而不是普通的傷口,稍有不慎就會流血而死,況且在這里沒有先進的設備,不知道手術能否成功.

"離簫,別睡,睜開眼睛看看我."為了預防離簫休克過去,蕭長歌一個勁地和他說話,雖然他現在已經沒有力氣再說話,可是目光總是隨著她的走動而轉著.

將離簫扶到床上,蕭長歌率先檢查了他的傷口,剪開了他的衣裳,露出大片被獻血浸染的肌膚,她洗了一遍又一遍的手,才敢輕輕地去拿開給他簡易包紮的布條,上面已經混合了血跡,布條和肉粘在一起.她深吸了一口氣,用剪刀輕輕地剪開了布條,剩下最後一塊是連著傷口粘在肉上面的,如果不用力撕扯開的話,就只能用生理鹽水慢慢地沖了.

"魅月,快去准備鹽水,麻沸散和止血湯藥."蕭長歌舔舔蒼白的嘴唇,聲音的底氣就連自己都覺得有些不足.

魅月二話不說立即沖了出去.

她還沒有救治過脖子被割的患者,一來這種情況是少數,二來如果真正地割傷了大動脈的醫院是不接的,就算接也沒有醫生願意去治,三來普通的割傷也不需要動用到他們這些可以操刀的醫生,所以是少之又少.

她深吸一口氣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她一定會治好離簫,一定.

門被推開,魅月端著東西走了進來,蕭長歌率先給離簫喂止血藥.

"離簫,如果疼痛就不要吞咽,直接讓它滑下去."蕭長歌一面道,一面喂了幾湯匙止血藥下去,離簫的堅忍力很好,喝了大半碗後雖然沒什麼明顯的感覺,不過倒是稍稍安心不少.

上篇:第一百零五章天山雪蓮     下篇:第一百零七章有驚無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