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零七章有驚無險  
   
第一百零七章有驚無險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零七章有驚無險

喂了止血藥後,蕭長歌才端了麻沸散給離簫喂下去,大半碗下去,離簫終于慢慢地暈了過去.

看著離簫蒼白的臉色,蕭長歌心知不能要迅速地為他治療,否則一定會因為失血過多而休克.

她動作利落迅速地取了一點點的鹽水沖洗他傷口,將與皮肉粘在脖子上的布條沖洗乾淨,可是脖子上的血還是流個不停,混合著鹽水流了下來,慢慢地布條總算取了下來.

將布條扔到一邊,這才清楚地看到了脖子上的傷口,脖子左側被劃了大約一點五厘米深五厘米長的傷口,雖然其他的傷口長了一點,但唯一慶幸的是傷口不深,沒有傷到大動脈.

可是傷口上面那麼多的血管,每一根的血管都有生命,每一根都在爭先恐後地流血.蕭長歌用棉花團沾了鹽水准備給他做清創手術,可是棉花團還沒有碰到傷口,血突然間便猛地往外流,這種突如其來的情況活生生地把她嚇了一跳.

"王王妃,流血了!現在怎麼辦?"魅月捂著嘴巴驚訝地叫道.

剛才還好好的,突然之間血流不止是怎麼回事?對于魅月來說,她從未見過流了這麼多血還不死的人,這是不是證明離簫……熬不過去了?

離簫和她同在王爺手底下共事,雖然平時接觸的不多,但是在她為了奪取一本古書而被暗害中毒時,是他三天三夜不合眼,才研究出了解藥救她一命.那時的他心高氣傲,除了王爺誰都看不上,她的道謝也被他拂之于耳.

那時的不滿在這一刻通通變成了不舍,在他驟然倒地的那一瞬間,所有的一切都變成了擔憂.

蕭長歌原本平穩的呼吸被打亂,心跳地越來越快.

這應該是他體內的血小板減少,低于正常值,才會導致傷口大出血.

"魅月,快去熬制止血藥!"蕭長歌的聲音有種別樣的尖銳,盡量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

離簫,你千萬不能有事.

蕭長歌手里不停地重複著用棉花團止血的動作,離簫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原本蒼白的臉色漸漸發紫,再抬頭時,他額頭上突然開始冒汗,身體漸漸發冷.她看著這個變化,心里猛地一顫,這是要……休克的節奏!

短短時間內,原本平穩的手術進程中竟然發生了這樣的變化,蕭長歌應對的有些吃力.

魅月很快端著止血藥進來,蕭長歌不停地給他喂止血藥,喝了兩大碗的止血藥後開始做手術.

在大量失血的情況下,離簫已經產生了休克反應,這是蕭長歌無法制止的,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慢慢地失去知覺.

"王妃,離樓主渾身怎麼這麼冰冷?怎麼臉也青紫了?"魅月伸手探了探離簫的呼吸,隨後便猛地收回了手,"啊!怎麼呼吸這麼弱?"

"他已經暫時休克了."蕭長歌聲音里透著疲憊,還有一點的束手無策.

平時進行手術的時候都有離簫在她的身邊幫她,她處理外科,離簫准備中醫,兩人配合地很好.可是現在,離簫自身難保地躺在病床上,而進行手術的人是她,她第一次發現自己很弱,面對命運的攻擊她毫無還手之力.

"休克?什麼是休克?"魅月疑惑不解.

"是因為失血過多才會休克,魅月,你把離簫的頭和軀干抬高一點,下肢抬得比上面稍微低一點,以增加回心血量,一定要保持這個動作."蕭長歌示意了一下,將離簫的身子讓魅月扶起來.

在沒有現代醫療器材的支持下,只能用這種方式來增加回血量,離簫長期練武,身體素質應該不錯,按照這個方法來做,一定可以重新回血.

魅月雖然有些聽不懂,但是只要是蕭長歌讓她做的事情她都會盡力去做,在這一刻,她相信的人只有蕭長歌.

休克一定要快速救治,但是手術也不能落下,蕭長歌在脖子上進行清創手術,只有先將傷口縫合之後,才能止血,才能真正地讓病情平穩下來.

汗不停地從她的額頭上滴落下來,沒有人為她擦汗,只能艱難地側著肩膀擦汗.正當她難受時,一條毛巾敷到了她的額頭上,她驚訝地轉頭一看,蒼冥絕正在她的身後,為她擦汗.

不知為何,看到他的臉,就能起到安定的作用,一會的功夫,蕭長歌原本揪緊的心已經慢慢地放松下來.

清創,還要繼續清創,蕭長歌還在繼續為他處理清創,她不住地在心里提醒自己,要快,要和死神爭分奪秒.

"把針和羊腸線給我."終于到了最後一步,蕭長歌回頭看了一眼,儼然忘記了身後那人是蒼冥絕,這是他第一次見自己手術,怎麼會知道那兩樣東西呢!

"你……"蕭長歌正吐出一個字,蒼冥絕已經從醫藥箱里挑了針和羊腸線出來,她有些錯愕,他是怎麼知道的.

拿了兩樣東西立即給離簫縫合,手法麻利熟練地穿過皮肉,蒼冥絕看著她的手法,心里不由驚歎,原來世上竟真的有如此醫術.

做完這場心驚膽戰的手術,天空已經泛起了魚肚白,天邊一道白色的天際線,越來越明顯地穿過云層,展露光明.

魅月依舊保持著方才的那個動作,竟然一刻也沒歇息.

蕭長歌摸了摸離簫的體溫,複又觀察了下他的臉色,青紫的情況好了不少,體溫也漸漸回升,總算是有驚無險.讓魅月放下他的身體,又加蓋了一床被子後,才退出了濃重血腥味的房間.

"沒事吧?"蒼冥絕的臉色有些難看,尤其是看著蕭長歌微微有些蒼白的臉色後.

"我沒事,江朔,你讓人去打掃一間非常房間出來,每個角落都要非常乾淨,然後再把離簫抬到那個房間去."蕭長歌吩咐道,江朔點點頭,如疾風一樣立即去辦了.

待她說罷,身子忽然一晃,蒼冥絕已經橫抱起了她的身子,大步流星地往房間里去.蕭長歌被他橫抱在手里,一抬頭就能看到他絕美的臉龐,白皙光潔的皮膚讓所有女子都羨慕,她雙手環住他的肩膀,頭抵在他的胸膛上,這個肩膀,只有她能靠.

"先睡一覺."蒼冥絕將她放在床上,伸手拉了被子給她蓋上,霸道不容質疑的語氣命令她,走了這麼久的路,也沒有喘多一口氣.

"恩."蕭長歌環著他的腰沉沉睡去.

時間過去很久,如酥還是坐在原地,夜里的涼風變成了清晨的陽光,灑在她的身上,臉上的淚水變得干涸只殘留一點痕跡.

明明昨晚她可以選擇一個方式了斷殘生,為何離簫會出現替她而死,這世間原本就苦,他的出現讓她覺得更加苦澀.

她沒有辦法背叛太子,卻也不能舍棄離簫,等他醒來,一定要問清楚,如果是一場錯誤,她就把這條命還給他.

"啊!"突然身後出現了一只手,猛地拽住了她的頭發,巨大的力氣讓她無法沖破控制,那人就像是瘋了一樣拽著她的頭發將她拖了起來.

承受不了這種頭發即將與頭皮分裂的痛苦,如酥努力地讓自己的身子站起來,可是坐了一夜的腿腳早已發麻無法正常行走.她就一路被拽著頭發,半行不走地前進著,每走過一段路,都能看到地上已經干涸的血跡,那血跡清清楚楚地提醒她昨夜發生的事.

江碩踢開了房門,大手一用力,猛地將她甩到了床沿邊上.

"他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你就在這里照顧他,直到他醒來."一聲冷漠低啞的聲音響在她的耳邊.

正好,她也想這樣做.

如酥不顧頭皮陣陣發麻的痛苦,緩緩地直起身子看著床上的離簫,取了一杯水,用棉簽輕輕地沾著他干裂的嘴唇.

這是她欠他的,無論他醒來之後要她做什麼,她都會去做.

看著她盡心盡力地照顧著離簫,江朔關了門出去.

離簫跟了蒼冥絕很多年,蒼冥絕很了解他,如果不是對于他來說很重要,他絕不會犧牲自己的性命去救一個人.這個如酥,在他的生命里到底是怎樣的一個角色?

如酥整整在他的床前照顧了三天,蕭長歌天天都有為他換藥,只是不知他為何還不醒,或許是自己不願意醒過來,或許是心里的執念.

麻沸散退效的第三天,離簫才緩緩地睜開眼睛,看到如酥的第一眼,說的竟然是:"懿漾……"兩個字,聲音沙啞的有些別扭.

如酥正在擰毛巾的手一怔,裝作沒聽見似的很快便將毛巾敷到了他的額頭上,可是,手腕卻被他緊緊握住.

"你不是她,你不是懿漾……"他的聲音暗啞低沉,仿佛是被撕裂了一樣,微微有些激動地看著如酥,這張臉和懿漾實在太像了.

如酥這才明白了,原來她一直被人當成了替身,就是因為這張臉才讓她昨晚有幸被離簫救下,正是因為這張臉才會讓離簫想要收她為徒.她心里冰涼一片,她此生最恨被人當成替代品,可是命運卻和她開了這麼多的玩笑.

離簫是這樣,太子也是這樣,她到底是幸還是不幸?

她穩住踉蹌的身子,目光直視離簫,硬聲道:"我不是那個人,我如酥."

果然,離簫的身子輕微地顫抖了一下,良久不語.昨夜是他沖動了,才會把她當成懿漾,奮不顧身地上前為她而死,因為在很多年前,有一個叫做懿漾的女子,用同樣的方式為他而死.

上篇:第一百零六章陰謀敗露     下篇:第一百零八章如酥懿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