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零八章如酥懿漾  
   
第一百零八章如酥懿漾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零八章如酥懿漾

人生就是這麼狗血,命運就是喜歡開玩笑,將原本在兩條不同的平行線上的人相交,讓原本無關的人狗血地相遇.

蕭長歌愣愣地站在門前不言不語,正要敲門的手怔在半空中,聽著他們的對話不知該進去,還是離開.

身後一只大手環住她的腰身,冰冷的氣息絲絲傳進她的心間,蒼冥絕帶著她離開了這個地方.

"你早就知道離簫把如酥當成了懿漾的替身?"蕭長歌看著蒼冥絕的臉色,如果他不知道,應該會和她一起聽下去.

蒼冥絕將她帶到府里的紫藤花架下,似乎最近這里成了他們常常光臨的地方.

他搖搖頭:"在這之前我並不知道,等離簫病好,一切就揭曉了."

既然離簫是將如酥當成懿漾的替身,那就說明懿漾在他的心里一定很重要,重要到這麼多年他還願意欺騙自己為她而死.

每個人心里都有一個秘密存在,懿漾是離簫的秘密,而自己的秘密,可能說出來也沒人相信吧.蕭長歌的目光停留在遠處,染上了一層迷蒙的霧氣.

"如酥是幸運的,聲音像王妃,長相又像懿漾,才能得到離簫的愛護."江朔不知道什麼也來到了紫藤花架下,身後背著大刀,不苟言笑地談論起了這件事.

當初太子讓如酥刻意接近蒼冥絕的時候是因為她的聲音,想用她的聲音迷惑蒼冥絕,可是蒼冥絕早就知道了他的目的,卻不忍心殺她,就連昨天夜里,也只是想用石子破壞她的喉嚨,讓她不能說話而已.

誰曾想離簫竟然會撲出來救她,並且不假思索地為了她割傷喉嚨.

看來江朔也知道其中的一點內幕,才會這麼說,蕭長歌暗暗地打量著他,難不成他和離簫之間有什麼淵源?

她又看向了蒼冥絕,他早就知道如酥是太子派來的臥底,卻不把她趕走,難道就是因為聲音像自己的緣故?

"離簫和她之間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解決吧,若是如酥還堅決要替太子辦事,我絕不會手下留情."蒼冥絕低沉著聲音,目光沉沉地看著遠處.

若是如酥堅決要替太子辦事,那只能證明她沒有心,不值得離簫為她付出,就算是被人當成替代品,那也是有感情的.

如此複雜的感情,只是如酥是否真的能承受當別人的替代品,是否真的能拋開所謂懿漾的陰影,心無旁騖地對待離簫對她的感情.只是沒有感情的愛情是不長久的,如果換作自己,恐怕不會甘心做別人的替代品.

江朔劍眉微皺,正欲說些什麼,忽然旁邊的竹林微動,他猛地從背後抽出了大刀,目光銳利虎視眈眈地盯著那片竹林,蒼冥絕單手攔在他的面前,不一會,竹林上便竄下來一個身著黑衣,蒙面的男子,正是魅風.

"參見王爺."魅月的嗓音里透著不尋常的低啞.

江朔皺眉收了刀,魅風每次都這麼來無影去無蹤.

"查出什麼了嗎?"蒼冥絕淡漠道.

魅風點點頭,蒙著面的他只能看得見那雙銳利的雙眼,或許是跟著蒼冥絕久了,變得連氣場都有點像他.他和江朔的職責一樣,都是保護蒼冥絕,不過他在暗地里更多的是幫蒼冥絕查事情.

如酥握著水杯的雙手都有些顫抖,面無表情地看著離簫,杏眼里透著一絲的倔強,枉她跟著太子學了無數樣東西,卻唯獨沒有學習到狠心.

明明自己是個替代品,可每當腦袋里出現昨晚離簫割傷脖子那一幕時,她就忍不住地想要對他好,照顧他.

"如酥,我知道你是如酥,多謝你照顧我."離簫發現自己說話十分地費勁,也不能說的太大聲,而且說話時喉嚨里陣陣發疼,聲音也透著不尋常的沙啞.

應該是割傷喉嚨之後的後遺症,不知道還能不能好起來,不過也無所謂.

"不用謝,反正昨晚也是你救了我,我照顧你是應該的."如酥臉上沒有任何一點表情,麻木地進行著手里的動作.

按照昨天蕭長歌告訴她的,離簫因為失血過多所以需要保溫,她先是用手試探了下離簫的額頭,額頭不燙,再是用熱毛巾將他的臉,手臂,腿和肚子都擦了一遍.她一眼都不敢看他的表情,做完了之後便將毛巾丟到了盆里.

又出去端了一碗的豬肝湯進來喂他喝下,順便拿了廚房的一大袋紅棗,不過離簫喉嚨受傷不能吃太硬的東西,她便拿了一個小杵和圓盤,將紅棗放在里面細細地研磨成粉,再用熱水沖泡地濃濃的,隨時都喂給他喝.

離簫有些不適應讓別人喂食,在如酥的湯匙快要碰到他的嘴唇時快速地拿開了湯匙,自己忍著喉嚨的疼痛,喝了幾口之後便不再喝了.

"原來你是太子的人,為什麼要幫太子做事?"離簫在她端著豬肝湯出去之前問道.

如酥很平靜,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為誰做事不都一樣,昨天我沒有求著你救我,我也打算一死了之,是你將我當做你幻想中的人打亂了這一切,我告訴你,我不是那個人,請你以後分清楚來."

她背著身子,烏黑的長發散落在腰上,聲音里透著堅定決絕.

"我知道你不是懿漾,但是你真的很像她,不僅長的像,而且和她一樣天真可愛."離簫仿佛沉浸買深深的回憶里,說這話時,臉上洋溢著濃重的情感.

天真可愛?如酥有些不屑地笑了笑,她從來就不是一個天真可愛的人,在冥王府里那個柔弱的如酥不是真實的她,她也不想假裝成那樣柔弱的女子.

"離樓主,對不起,你要的那個天真可愛的人不是我."如酥冷漠的目光從他的臉上掠過,隨後毫不留情地轉身走出了房門.

離簫的身子有些顫抖,他看著如酥的背影,很想伸手去抓住,可是什麼都抓不到,就看著她一步一步消失在自己眼前.

外面的天空藍的深沉,如酥立在院子里,從兜里拿好了早就寫好的字條,卷成一個小指般大小的圓圈,吹了訓練信鴿的專用口哨.湛藍的天空中一只白色的信鴿撲騰著翅膀飛來,停落在她的手上,她悠悠地歎然,將字條綁在信鴿的腳上,再松手,信鴿便飛上了天空.

這兩只小麻佐是太子養的,自從生下來他們就在一起,關在同一鳥籠里喂養,同一地方訓練,彼此有了深厚的感情,可是其中一只已經死了,只剩下這一只形單影只.

正如如酥一樣,她微眯著雙眼看著它遠去的方向,一回頭,只見蕭長歌站在她的身後.

她身子猛地一顫,不過很快就平複下來,回頭對蕭長歌微微一笑:"你都看見了?"

那只小麻佐飛的很快,沒一會就已經不見了蹤影,這一片湛藍的天空好似一湖平靜無瀾的湖水般清澈,一只鳥兒也無.

"看見了,不過我知道你是不會把這里發生的事情彙報給太子的."蕭長歌信誓旦旦地道,雙眼直視如酥.

如酥眉頭微蹙,細長的柳眉勾勒著那雙杏眼,眼中頗有些疑惑地看著蕭長歌,不過這種情緒很快就收斂起來,反而低低地笑起來,這笑容尤其刺耳:"王妃,你未免也太自信了吧,反正信鴿是已經飛出去了,上面的內容只有太子知道."

蕭長歌背著手緩緩地在院子里來回踱步,一面分析著事情:"事情敗露是瞞不住的,太子已經知道了冥絕發現你的身份,可是你卻遲遲不歸,他會猜測你不是死了就是背叛了他.既然你放信鴿出去,他就知道你還活著,那麼他就會認定你背叛了他,你覺得你還有可能重新回他的身邊嗎?"

原來她方才是故意讓自己將信鴿放出去的,就是為了讓太子知道她還活著卻沒有回去,因此而誤會自己.

她的話句句刺耳,如同無形的針一樣紮進如酥的心口,讓她原本就有些波瀾起伏的心變得更加波瀾,就像是無數只手不停地攪亂著她的心肺.一面是離簫,一面是太子,一個是為了她而死的人,一個是救了她給了她未來的人,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抉擇.如果那天死了,是不是就不會有這麼多難受的選擇?

如酥突然冷笑起來,一聲比一聲尖銳的笑聲出現在這個庭院里:"你們既然什麼都猜到了,已經將什麼都掌握在手里,為什麼還要這樣折磨我?"

蕭長歌搖搖頭:"我們唯一猜不到的就是離簫對你的感情,在離簫沒有肯定是不是將你留在身邊時,我們不會讓你走."

說來說去,還不是被人握在手心里,她就是一只被人豢養起來的鳥,被關在籠子里永遠都不能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翱翔,難不成就是因為這張臉困住了她麼?

如酥緩緩地摸上自己的臉,如果這張臉不再是這樣的,是不是一切都會變好呢?

蕭長歌看著她的舉動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麼,悠悠道:"你要是劃傷這張臉,我會幫你重新治好,你要是再劃傷,我還是會幫你重新治好,你要相信我有這個能力."

萬籟俱寂的院子里只有兩人的聲音,如酥臉色蒼白,毫無血色,她發覺蕭長歌竟然比蒼冥絕還恐怖,不對,兩人都是一丘之貉,殺人不見血的魔鬼.

如酥一言不發,猛地跑開了.

上篇:第一百零七章有驚無險     下篇:第一百零九章 暗處埋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