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一十一章 莫大打擊  
   
第一百一十一章 莫大打擊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一十一章莫大打擊

對于一個失了父皇寵愛,又沒有母妃疼愛的皇子,蕭長歌是不以為懼的,憑著她今時今日的地位,根本用不著恐懼臨王.他這樣大動作地帶著侍衛來搶錦瑟,無非就是為了打擊太子,太子因為葉霄蘿的事情心情頹靡,一直都在借用錦瑟療傷,只要他搶走了錦瑟,太子一定會瘋狂.

蕭長歌看著匍匐在地上淚眼婆娑的錦瑟,伸手將她拉了起來,推給了身後的魅月,魅月不滿地瞪了她一眼,讓店內的那個女子將她扶到一邊坐下.

"我怎麼不知道臨王你還有舊情這一說呀!真是令我大吃一驚!臨王,你貴為皇子,竟然在大街上強搶民女,要是傳出去不僅讓皇家的顏面掃地,更是讓天下的百姓笑話,你說皇上要是知道了你的所作所為,還能容得下你嗎?"蕭長歌語氣中帶著一絲的狠辣,雙眼直視著他臉上的變化.

臨王後退兩步,臉色漸漸地變得蒼白,若是皇家容不下他,容不下他……

他有些自嘲地笑著,本來就已經容不下他了,再多一點又有什麼關系?若是能讓父皇知道太子跟一個青樓女子來往很近,估計也會大發雷霆吧!能借此扳倒太子何樂而不為呢?大不了就同歸于盡,他原是什麼都沒有了,他什麼都不在乎了.

"那又怎麼樣?我畢竟是父皇的兒子,他再怎麼樣也不會不認我,反而是你,冥王妃,如果四哥不要你了,你會怎麼樣?今天你要是敢攔我,我就劃花你的臉,看你怎麼自己給自己治傷."臨王飛快地撿起一塊花瓶碎片,一步一步地走到蕭長歌的面前,臉上猙獰的笑容怎麼也擋不住.

蕭長歌心里一驚,看來他真的是要來個魚死網破了.

身後坐定的錦瑟聽到冥王妃這三個字,驚訝地抬起了頭,冥王妃蕭長歌,今日她終于見到了真面目,真是個美麗聰穎的女子.

魅月見臨王馬上就要來到蕭長歌的面前,心里一緊,迅速地抽出了靴子上的彎刀和他對峙著.突然,臨王身子猛地迅速上前一步,魅月手持彎刀刮過他的面前如同一陣風似的兩人立即厮殺在一起,兩人的招術都很複雜,就像是一團龍卷風似的扭打在空中.倏然,臨王不知怎麼持著那塊花瓶碎片掙脫了魅月的招術,筆直地刺向了蕭長歌.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咻"一聲利箭飛行的聲音破門而入,擦著臨王的身子叼住他的衣裳竟然將他整個人拖到了地上.

那只箭力氣巨大,插進了地上幾公分,臨王早就被嚇得說不出話,顫抖著身子看著外面的來人.

門被踢開,那人如同鬼魅一般走了進來,筆挺鏗鏘的步伐沉重如山,一雙紋著金邊花色的短步靴映入臨王的眼簾,來人一襲黑色的長裳將他通神冷漠的氣息發揮的淋漓盡致,他每走一步周身的戾氣便散發在這個店里,讓人手足無措地等待著他的來臨.他緩緩地走到了蕭長歌的面前,一只手猛地將她扶了起來,冷若冰霜的目光掃在她的臉上,而後又斜昵了眼旁邊的錦瑟,狹長的眼眸微眯.

"七弟,你是吃了忠心豹子膽竟然敢對我的王妃動手?"蒼冥絕低沉冷漠如鬼魅一般的聲音漸漸傳進臨王的耳里,他從未發現過世上竟有如此可怕的聲音.

臨王扯著被箭插穿的衣角,猛地站了起來,氣息微喘地看著蒼冥絕,目光有些微閃:"四哥,我最恨多管閑事的人,還請你管好你的王妃,今天我只要錦瑟."

蒼冥絕微微嗤笑:"我的王妃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只要她開心就好,長歌想管你和錦瑟姑娘之間的事情那我定奉陪到底."

臨王被他言詞一堵,臉色突變,一句話說不出來,暗自惱恨看著蒼冥絕,兵力比不過他,父皇最近也常常召見他,無論從哪個角度出發,他都是這場戲的勝者.

"今天看在四哥你的面子上,我就放她一馬."臨王怒氣沖沖地說罷,猛地開了門,卻見門外的來人身子一震,複又怒氣騰騰地走開了.

外面響起陣陣馬蹄聲,凌亂的聲音漸漸遠去,太子從擦過臨王的肩膀,目光淺淡地從他臉上落下,里面的場景可算是凌亂不堪,小心翼翼地越過那些雜亂的碎片,他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蕭長歌的面前.瞬間,他淡然的目光變得複雜起來,雙手有些不受控制地想要握上她的肩膀,蒼冥絕冷漠地將她拉開.

太子身子一震,眼睛里閃著受傷的光芒.

方才,他的小厮上街買藥路過這成衣店時看到里面發生的事情,立即跑了回去告訴他.他過來不是因為錦瑟,而是因為蕭長歌,他很久都沒有見過她了,這次過來,只是為了見她一面而已,卻不曾想蒼冥絕竟然也在這里.

"太子,太子我好害怕啊!剛才真是嚇壞我了!"錦瑟眼力極好,見他和蒼冥絕之間的氣場不對,連忙沖過去抱住了他.

太子有些錯愕地看著沖到他懷里的錦瑟,目光里有那麼幾絲的無措,立即看向了蕭長歌,她正被蒼冥絕霸道地摟在懷里,他雙手緩緩地想要推開錦瑟,可是錦瑟卻越抱越緊.蕭長歌的目光一點一點地從他的身上移開.

"回去再收拾你."蒼冥絕在她的耳邊低聲道,這個音量正好能傳進太子的耳里,太子身子一震,猛地將懷里的錦瑟推開.

"冥王妃,謝謝你."錦瑟對蕭長歌低低一笑,眼睛彎成月牙狀臉頰邊出現淺淺的酒窩,這一句話恰好讓她不那麼尷尬.

"不用謝,換作別人我也會這樣做的."蕭長歌客氣疏離地撇清了她和錦瑟過多的親密關系.

室內的空氣有些壓抑,店老板縮在角落里一直不敢出聲,他的這家店時而也會幫皇家人做點衣裳,可是從來沒有見過一下子會出現三個皇子光臨他的店內,更沒想到全是因為一個青樓女子而生的事.

等著蕭長歌說完,蒼冥絕宣告性地摟住她的肩膀,將她帶離了這里.

太子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雙眼緊緊地跟隨在蕭長歌的身上.

"太子……"錦瑟看著他失神的臉色,輕輕地叫道.

"回去吧."太子揮開她的手,自顧自地出了大門,失魂落魄地往府里走去.

他身後的錦瑟目光一沉,望著他離開的方向久久不曾離開.

"我今天是和魅月出來取衣裳的,沒想到就碰見臨王在非禮錦瑟姑娘,他命根已斷為何還會這樣做?這背後一定有陰謀,所以我便想出手打亂他的計劃,結果他就發飆了……"蕭長歌弱弱地解釋道,馬車車輪滑過地面的聲音悠悠的十分清晰.

蒼冥絕一路閉著眼睛,可沉穩的睡容依舊擋不住他滿身的戾氣,聽著蕭長歌的解釋,他這才緩緩地睜開了雙眼看著她:"那太子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太子怎麼會來,事情發生得突然,說不定一傳十十傳百把太子給傳來了."蕭長歌弱聲道.

錦瑟是太子的人,她在大街上被人非禮,太子不來才怪,總之這次她和太子沒有什麼糾葛,光明正大也不怕蒼冥絕說什麼.

"你呀!"蒼冥絕頗有無奈地歎息了一口氣,"衣裳拿到了嗎?"

"還沒呢!正准備去拿的時候就看到臨王非禮錦瑟,我就多看了兩眼."蕭長歌突然發現蒼冥絕吃軟不吃硬,每次他生氣時只要她柔聲細語,他的怒火就通通消散.

蒼冥絕低頭湊近她的脖頸,溫熱的唇輕吻上她的脖頸,在上面輕輕地留下一個印子之後才朗聲道:"罷了,拿你沒辦法,臨王在大庭廣眾之下打著他王爺的招牌非禮一個青樓女子,一定是想讓父皇知道這件事,好讓他和太子來個魚死網破,左右我們不會受牽連,隨他們去吧!"

微微濕潤的感覺從脖頸散發到全身,這體貼舒適的感覺讓蕭長歌渾身一顫,她聽著蒼冥絕的話原來他早就猜到了臨王到底想要做什麼.

可是,蕭長歌疑惑道:"你怎麼知道我在那里?又那麼恰巧地趕來?"

想起今天擦著臨王身體而過的那支箭,蕭長歌心里就暗暗驚恐,若不是算好了距離,根本不可能恰巧地和臨王擦身而過.

別說是他的箭術不好,原本是想射臨王的,結果射不到,蒼冥絕的箭術在眾多皇子中是拔尖的,因為他的腿不好,所以只能在手上下功夫.

蒼冥絕看著蕭長歌猜忌的眼神,目光中略微有些生氣,曲起手指不輕不重地在她的腦袋上敲了一下:"這是個秘密,以後不准懷疑我,無論我做什麼,都不會傷害你."

蕭長歌揉了揉發疼的腦袋,癟著嘴看著蒼冥絕,眼睛里滿滿的都是他的身影.

那種身不由己的感覺直沖上腦,每次她用這種嬌嗔的目光盯著自己時,他總是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她.

反正現在她已經是自己的人了,蒼冥絕猛地將她摟住,猛烈而迅速地吻住了她的溫唇,重重地吮吸著她的兩片唇瓣,輕輕地探出舌頭過去勾著她的小舌,這種親密的接吻方式他們嘗試過好多次,可是沒有一次是這樣地炙熱.

蕭長歌感覺自己肺里的空氣要被吸光了,有一下沒一下地拍打著他的背部.

"啊!"魅月的驚叫聲傳進兩人的耳里.

上篇:第一百一十章調戲民女     下篇:第一百一十二章 痛苦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