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一十四章 先探薛府  
   
第一百一十四章 先探薛府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一十四章先探薛府

聽蕭長歌這句話,離簫有些詫異,她已經是冥王妃,還有什麼事情會需要自己的幫忙?

"你應該知道王爺最近奉旨要對付段將軍,找出他收受賄賂的證據,可是苦于找不到人做臥底混進那批捐官的人當中,所以我要你幫我混進去."蕭長歌湊近離簫的耳邊,最後一句幾乎聞不了聞.

因為如酥的事情,離簫最近沒有接管這件事情,一直都是由魅風來操辦的,但是要重新接手這件事也不難,只是讓蕭長歌去做臥底,蒼冥絕一定不會同意的.

離簫當下就拒絕了:"王妃不可,王爺怎能讓你去冒險?"

蒼冥絕自然不同意,若是他同意她也不會來讓離簫幫她,事到如今,想要一舉拿下段將軍,得到皇上的重用,只能看這一次了.

"這不是冒險,按照王爺的性子自然不會讓我去,可是我卻非去不可,這關乎能否成功將段將軍的罪證找出來的事."蕭長歌目光注視著離簫,堅定道,"離簫,你跟了王爺那麼多年,你知道他的抱負,知道他內心的苦,知道他這麼多年隱忍的原因,所以我們要站在他的身邊,幫助他."

她澄澈的雙眼看著離簫,明亮透徹地沒有一絲瑕疵,這雙眼睛好像要把人帶入到她的世界中去,一個純淨無邪的世界.

離簫不知不覺地點點頭,想到蒼冥絕這麼多年默默承受的一切,不就是為了如今能夠大展宏圖嗎?既然他可以做到,不管付出什麼也要幫助他.

"王妃,我知道了,我會幫你的."離簫朝她點點頭.

王爺能娶到王妃這樣的女子真是他的幸運,離簫看著蕭長歌撐著傘離開的背影,好似一幅朦朧的畫,美好的感覺躍然心上.

他也該放下心里的事情,做了這麼久縮頭烏龜,是時候在王爺需要他的時候出現了.

蒼冥絕夜里才回,窗外的月光淺淡地灑在他的身上,沐浴過後的清香縈繞在蕭長歌的鼻子邊,她動了動手指卻不想睜開眼睛,身後的人緩緩地伸手環住她的腰身,大手撫摸上她的後背.

"長歌,睜開眼睛."蒼冥絕輕咬她的脖頸,心知她早就醒了也不去戳穿,等把她渾身上下摸了個遍才出言打破她的裝睡.

蕭長歌無奈地動了動,身後那人的大手更緊地摟住她的腰,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耳邊,她被熱氣呵得有些癢,猛地轉身臉卻離他只有一公分的距離.

"把你吵醒了?"蒼冥絕低低道.

這人明知故問,蕭長歌點點頭,有些迷迷糊糊地問道:"什麼時辰了?"

"丑時了,快睡吧."蒼冥絕大手拍著她的後背哄她入睡.

他安然低沉的呼吸聲響在她的耳邊,下巴抵在她的頸窩上,有一下沒一下地輕拍著她的背.蕭長歌就這樣平靜地窩在他的胸膛里,享受著這一刻的靜謐.

良久,蒼冥絕低沉的嗓音又道:"長歌,明天我要出去一趟,我不在的時候你要照顧好自己,不要隨便出去,知道嗎?"

他似是說給蕭長歌聽,又是說給自己聽,沉沉的聲音落在她的耳里,她聽見了,卻不願醒來回應他.

她知道他明天要開始籌劃對付段將軍的事,可是她的心里也有一個計劃,而這個計劃不能讓他知道.

不知道過了多久,困意才緩緩襲來,蕭長歌沉沉地一夜睡到天明.

次日清晨,窗外的陽光低低地照射進房間內,蒼冥絕已經不見了,蕭長歌正在窗台邊上綰發,魅月手腳靈活地攏起所有的頭發紮成一個簡單的發髻,再戴上發冠,往發冠的中間插進一個白玉簪子,又換上了一件藏青色的男裝,宛如一個翩翩少年郎.

"王妃,您不僅女裝打扮好看,男裝也這麼好看!"魅月在一旁不停地誇贊了,那眼神十分癡迷崇拜.

銅鏡中的人有些英氣又柔美,有些微粗的長眉入鬢,筆挺的鼻梁將整個輪廓線變得更加立體,原本自然的紅唇被粉色胭脂蓋上一層,變得淡淡的,拆下了耳邊的耳墜,整個人看起來有些淡漠疏離讓人琢磨不透的氣質.

蕭長歌滿意地看了看鏡中的自己,套上了鹿皮靴子,在靴筒上插進了一把匕首,以備不時之需.

打開門,離簫就候在外面,他偷偷地帶了一隊人守在冥王府的後門,只為了接蕭長歌混進李善的隊伍中.

"王妃,准備好了嗎?"離簫走近她的身側低聲問道.

蕭長歌點點頭:"准備好了,我們可以出發了,王爺沒有懷疑你吧?"

離簫一邊往後門走去,一邊道:"沒有,我和他說來個聲東擊西,里應外合."

蕭長歌放心地點點頭,三人穿過大半個府里,來到了後門處,很順利地就開了門,外面站著一小隊的便裝侍衛,她知道這些都是無音樓的人.

"我們現在去哪里?"蕭長歌壓低了聲音問身邊的離簫.

他們一眾人已經分散開來走路,他們走在最前面,離簫低著頭一路領著人出了城,走到城門口時才回答蕭長歌的問題.

"去捐官,想要直接見到李善不是那麼簡單,他底下還有一層一層的人脈,每一層都有專屬的負責人來審核捐官對象,他們要先調查完捐官者的身份背景才會考慮接不接受,最後還要看你銀子出的多不多,才會把你送到李善的面前.這次我已經幫你安排了一個身份,你就道你是北隍一個錢莊的少主,再用這個賄賂上面的人就成."離簫一字一句清楚地囑咐道.

從腰間掏出一個價值連城的玉飾遞給蕭長歌,又拿出了一個短小的粗紙圓筒,一共有五支,看上去很隨意很簡單.

"這個是煙花棒,要是遇到危險就點燃它朝天空放,我們就會趕來救你,其他的你要隨機應變,一定要注意安全."離簫認真地叮囑道.

握著手里的東西,蕭長歌點點頭,目光銳利地看著前方,這次要去的地方是最底層的接線員,只要過了第一關,接下來的幾關就好走多了.

而另一邊,蒼冥絕混在人群中,目光銳利地在人群中搜尋著那個叫做李善的人,因為魅風的手底下暫時派不出人,所以計劃改變成跟蹤李善,找到接頭地點,當面揭發他和段將軍之間的齷蹉事情.

李善才從府里出來,他正值而立之年,身姿朗朗挺拔,臉上布著顯眼的八字胡,一雙小小的眼睛布滿了精光,他左右巡視了一眼,加快腳步往他手底下一個姓薛的府邸之內走去.

蒼冥絕快步地跟上他,薛府門口安排了很多小厮,來回走動查看著,一旦有面生的臉孔出現在他們十米之內,他們都會一一驅逐乾淨.

這防備得可真夠嚴厲的.

眼看著李善走進了薛府里,蒼冥絕目光一沉,如同鷹般銳利的雙眼瞥了一眼大門後就打算往後院去,可是,那人群中一抹熟悉的身影闖進他的視線,那嬌小的身子正是日夜都伴在他身邊的人.

他心里猛地一緊,百密總有一疏,他竟然忘了蕭長歌曾經說過的話,她要混進李善里面,搜集他和段將軍的罪證!

到底是誰安排她進薛府的?

在他沒有發話的情況下,除了離簫,沒人做的到,很好,竟然敢無視他的命令,讓蕭長歌去參加這麼危險的事情!

看著那一抹女扮男裝的身影和門口的小厮說了幾句話後便進了薛府,他雙眼一冷,依依不舍地從她的身上收回目光,若是現在去叫住她定會打草驚蛇,到時她的處境定會更危險.

蒼冥絕劍眉緊皺著,拂袖轉身離去.

成功地進了薛府,沒想到這個不大的府邸竟然是捐官的第一道門,也是,素來最不起眼的地方內里隱藏的東西就越不可見人,更何況一路進來不斷地都有小厮來來往往,觀察著他們這些准備捐官人的行動.

和她一起來的魅月被人攔在正廳外面,說是隨行的侍從不能進內間,蕭長歌盡量讓自己的心情平息下來,和旁邊的人保持著同一種表情地步伐.

和她一批進府的一共有八個人,都是不同地方的富豪,想要在這京中或者家鄉謀個一官半職的,他們不僅想要得到錢,更想要得到權.

走過九曲十八彎的長廊,終于到了房間的門口,領頭的管家停了下來,目光在眾人身上轉了一圈道:"薛大人就在里面,你們進去吧,記得切勿亂說話."

眾人點頭應了是,爭先恐後地走到了內間,里面點的檀香很濃郁,一進門便香氣撲鼻,室內並不大,只是單獨的一個房間.薛大人坐在紗簾的後面,年紀偏大,胡子有些微微發白,而他身邊還坐著一個微胖的男子,手里握著毛筆和宣紙,應該是在記錄什麼.

"把你們的身家背景,帶的寶貝和要捐什麼官一一說上來."薛大人旁邊的胖子開口道.

包括蕭長歌在內的一共八人一一地按照要求說了,輪到她時,她依舊普通地按照離簫說的介紹自己,然後獻上了玉飾.

那胖子把玉飾掂在手里看了看後頗有些驚奇地放進了薛大人的手里,不知道在他耳邊說了什麼,薛大人臉色突變,拿著玉飾對著光看著,最終點了點頭.

"你是北隍的南下錢莊的少主?這個寶貝是從何而來?"薛大人忽而問道.

蕭長歌見他對自己獻上的寶貝來了興趣,自然不放過這次機會,侃侃道:"正是,這個南瑾松柏玉薛大人若是喜歡,我可獻上一對,只是在下今日來的目的只是為了求個一官半職,好讓錢莊的生意做的越來越大,能夠平靜地度過這一生就行了."

那薛大人眼睛更亮了:"真的有一對?好,那明日你給我送來."

上篇:第一百一十三章 擇日成親     下篇:第一百一十五章 以假亂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