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一十六章 暗藏殺機  
   
第一百一十六章 暗藏殺機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一十六章暗藏殺機

夜色漸深,蒼冥絕並沒有回房,蕭長歌放下手里的筷子,一點胃口也沒有,讓人進來收了碗筷,斜倚在軟墊上看著朦朧的夜色,腦袋里混亂一團.

"魅月,王爺在哪里?"蕭長歌想了想還是不放心,叫了魅月進來問及蒼冥絕的下落.

"王爺在書房."魅月立即答道,想了想又補充道,"王爺待在書房一直沒出來,連晚膳也沒用."

知道了蒼冥絕因為段將軍一事冷戰,魅月也想讓兩個人重新和好,只有這樣他們的日子才不會過的太壓抑,主子開心了,她們才能開心.

不用晚膳也不出門,每次一生氣的時候就虐待自己的身體,想要用這種方式讓她心軟確實挺俗的,可是她偏偏就吃這一套.

出了房門便往書房走去,外面的天色已深,魅月提著燈籠小心翼翼地跟在她的身後,生怕她看不清路.可是走到一半,蕭長歌猛地回頭,幸虧魅月反應靈敏才沒有撞上去.

"魅月,你去把我的醫藥箱拿過來."蕭長歌有些急切地說道.

方才出門時忘記拿醫藥箱了,蒼冥絕的手受了傷,在這個時候他一定不會讓別人近身,更別提包紮他的傷口了.等著魅月把醫藥箱拿來,才繼續往書房走去.

書房里面燈火通明,明亮的燭火照在窗戶上打出朦朧的影子,從外面幾乎就可以看到里面物體的影子.蕭長歌輕輕推了推門,很輕易地就開了.

正前方的一張原木長桌上很凌亂,各種各樣的紙條被揉成一團肆意地丟在地上,桌子上放著的古董白馬玉此時被隨意地丟在一邊.而蒼冥絕正如同一個孩童般趴在桌上酣睡著,劍眉微皺.

蕭長歌看著這個場景心里有些疼惜,慢慢地走到蒼冥絕的面前,低頭看著他的睡顏,除了那微微皺起的眉頭,看上去就像是一個人畜無害的美男子.她伸手撫平他的眉頭,隨後握住他的手,上面的血跡已經凝固.

她幾乎是細不可聞地歎息了一聲,握著他的手幾乎有些輕微的顫抖,隨後便從醫藥箱里拿出了藥水輕輕地擦拭著他的手背.

沾了鹽水的棉花團只要輕輕地在他手指關節上面一擦,就能擦去上面干涸的血跡,他的手骨十分明顯,越發顯得他很瘦弱.十個手關節上面有被擦傷的痕跡,蕭長歌擦拭完之後便上了一些云南白藥,最後用紗布包紮起來.

處理完了他手上的傷口,抬頭的那一刹那,只見蒼冥絕狹長冷漠的眼眸直勾勾地盯著她,還未等她開口,就猛地將她攬進了他的懷里.

這個擁抱來的突然,蕭長歌默默地承受著雙手慢慢地爬上他的腰身,幾乎要被他抱得喘不過氣來.

"原來你一直都沒睡!"蕭長歌從牙縫里憋出這句話來.

蒼冥絕抱著她不肯松手,下巴壓在她的肩膀上,低沉的嗓音道:"從你進來的時候我就醒了,只不過我不想睜眼而已."

他一直閉著雙眼一直默默地感受著她帶來的溫暖,從那個時候起,他才能感受到她的心里眼里滿滿的全是自己.

蕭長歌推開他的擁抱,明亮澄澈的雙眼巴巴地望著他,她突然想起了離簫說的那句話,如果真的有用,說不定他們就沒有必要再為了混進捐官人里的事情而吵架.

"冥絕,其實我沒有其他想法,我只是希望能幫到你,我不會讓你擔心的."蕭長歌言詞懇求地道.

就知道她過來是為了這件事,蒼冥絕有些無可奈何地揉了揉她的發,寵溺道:"長歌,你想做什麼就做吧,我不會干涉你的自由."

蕭長歌一愣,臉上的欣喜慢慢地綻放開來,她沒想到蒼冥絕竟然這麼快就同意了,她還以為還要磨上一陣呢!

看著她又驚又喜的表情,蒼冥絕覺得自己的這個決定是對的,只要她開心,做什麼都無所謂了.

"但是,怎麼行動必須聽我的,只要一遇到危險就馬上停止,知道嗎?"蒼冥絕目光灼灼地盯著蕭長歌,認真地一字一句道.

他的底線就在這里,讓她去做危險的事情原本就不可能,如今他答應只是為了讓她開心,他知道那些人心狠手辣,若是讓他們知道了她是他的內應……這個結果他想都不敢想.

蕭長歌用力地點點頭,只要他答應就行,只要他們的心是在一起的.

三天後就要去見李善,只要得到了李善的信任就很有可能見到段將軍,只不過她還真不知道這李善喜歡什麼東西.她問及了離簫南瑾松柏玉的來曆,並且告訴了他需要另外一對,離簫很為難地搖了搖頭.

"南瑾松柏玉是很多年前一個一品官員府里被查抄後留下來的東西,我也不知道有沒有一對,也沒人找得到,不過薛大人喜歡玉飾,我們可以送更好的玉飾給他."離簫很為難地道.

這個玉是塊好玉,不過來曆卻不是很好,這次獻給薛大人也是因為他喜愛玉飾的原因,若是有人見過這塊玉就完了.

蕭長歌捏著下巴想了想,她話已經放出去了,這個南瑾松柏玉若是沒有另外一只不知道那個薛大人會不會說她不講信用,無論如何一定要弄出另外一塊玉給他.

"離簫,能不能在三天內做出贗品?"蕭長歌問道,最好的辦法就是這個了.

贗品?離簫也不是沒想過,只是薛大人研究玉飾那麼久,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哪個是真玉哪個是假玉.

"王妃,三天內燒制出贗品可以是可以,只不過薛大人也不是傻子,怎麼可能不知道我們給的是假的?"離簫把自己心里的疑慮說出來.

他擔心的也不無道理,只是除了這個辦法沒有更好的了,蕭長歌細細揣摩了下薛大人的心理,只要吊住他的胃口,這假玉也能變成真玉.

離簫看了看蒼冥絕,他目光冷肅沒有任何波瀾,這個辦法很危險,可是也只能用這個辦法了.

"離簫,你去制玉,再打聽下李善喜歡什麼東西,雖然銀子實在,但若能摸准他的喜好,成功的幾率就會更大些."蒼冥絕吩咐道.

有了蒼冥絕的贊同,離簫立馬付諸行動 .

去薛府的時候離簫有拿了一些煙花棒給蕭長歌,不過考慮到見到李善時難免會搜身,所以把這些東西都排除在外.

但是蕭長歌想出一個辦法,將煙花棒的體積縮小,外表封上銀,形狀制作成和簪子一樣,插在頭上.這樣一來,就算是檢查也檢查不出什麼.

一旦遇到危險就點燃煙花棒,一路尾隨的蒼冥絕就能知道她出事了,不管怎麼樣都會沖進去救人.

蕭長歌摸著頭發上面的玉簪,她一定不會用到這個東西的.

三天的時間很快過去,為了不讓人懷疑,她事發的前一天就去外面的客棧住下了,直到第三天的清晨,她收到了薛大人派人送來的書信,里面的內容很簡單,只說明了時間地點,沒有其他.

她看了看這個時間,是在臨近傍晚的這一時段,而見面的地點是在城外東邊的小樹林內.

不管他們想做些什麼,蕭長歌一定會准時赴約.

打扮成了男兒身,頭發上插進唯一一個玉簪,蕭長歌和魅月前去城外.

陽光漸漸地暗淡下來,只有西邊一點殘留的紅光鋪滿了半片天空,顯得格外美麗.

出了城,蕭長歌往東邊小樹林的方向走去,越走就越安靜,樹林里面除了幾聲鳥叫什麼都沒有.

沿途每走幾步,衣擺處就會不經意間灑下一下一些看似不起眼的粉末,這個是她留給蒼冥絕的信號,只要看著這個就能知道她的方向.

慢慢地走進小樹林的中心,天色漸漸地朦朧下來,天邊最後一抹橘紅色的云霞也漸漸消失不見,樹林里安靜的氣氛有些不正常.

魅月低低地在她耳邊道:"王妃,小心點,這個樹林有些不正常."

眼前的大樹遮擋住了兩人的視線,嫩綠的枝葉亂竄顯得大樹十分雜亂,垂吊下來的幾根樹枝看上去張牙舞爪,仿佛像張開了血盆大口要將人吞噬一樣.

兩人的心里有些打鼓,突然間反應過來為什麼要讓他們獨身來到城外的小樹林,這里不僅不是一個談事情的好地方,而且光線暗淡,這里面一定有什麼陰謀.

此時身後傳來幾聲沉穩的腳步聲,踩著樹枝而過的聲音十分清脆,魅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准備應對隨時可能突發的危險.

突然間,一聲渾厚的哈哈大笑聲傳來:"蕭公子來的真早,東西可帶來了?"

這個聲音是薛大人的,蕭長歌聽的很清楚,尋著聲音的方向望去,不遠處漸漸地出現了幾個身著黑色便衣的人,有些蒼老的男人便是薛大人,而他身後還跟隨著一個大約三十多歲的男人.

蕭長歌穩住心神,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平靜下來:"在下向來遵守約定,薛大人您要的東西我已經帶來了,請問,我可以見到李善李大人了嗎?"

此話一出,那薛大人又是一聲大笑,這小聲有些刺耳,那些腳步聲又近了幾分,不一會,那個身影已經來到了兩人的面前.

上次透著紗簾沒有看清薛大人的臉,此時一看才發現他已經是接近花甲之年的人,而他的身後跟著一個年輕人,氣勢冷峻而磅礴,想來這個年輕的男子就是李善了.

這段將軍還真會選人,這李善一雙眼睛看上去就深藏著心機和狠毒,一定是個心狠手辣的男人.

"蕭公子,這位就是李善李大人,有什麼話就和李大人說吧,先把南瑾松柏玉的另一只給我."薛大人耐不住性子.

上篇:第一百一十五章 以假亂真     下篇:第一百一十七章 四面楚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