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一十七章 四面楚歌  
   
第一百一十七章 四面楚歌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一十七章四面楚歌

蕭長歌猜的不錯,他身後那人正是李善,他雙眼微眯地盯著她,好像要將她看穿,她以同樣的目光回應他,兩人用眼神暗暗較勁.

"蕭公子,你在干什麼呢?趕快把玉給我呀!"薛大人再次催促道.

蕭長歌收回目光,低低一笑:"薛大人,你急什麼呀?我跟李大人剛見面連話都沒說一句,你至少要讓我和李大人說幾句話吧?"

那李善面不改色地看著她,表面上雖是風平浪靜,不過暗地里卻早已狂風四起,他終于淡淡道:"我聽說你有一對的南瑾松柏玉,正好,我也想要一個,你把手中的玉給我,我就引薦你上去."

合著都是為了那另外一只的南瑾松柏玉,那塊玉本來就是一個幌子,只是為了李善而編出來的謊言,蕭長歌手里的盒子也不過是個贗品,從一開始,她就沒有打算把玉給兩人.

蕭長歌看了看天色,暗自歎了口氣,不接他的話茬,尤自道:"天色這麼晚了,就讓我來這種地方,連一桌的酒席也沒有,我真不知你們是真的薛大人李大人,還是假的."

看似一聲隨意的歎息,對于這兩個貨真價實的大人來說,卻是一個赤裸裸的挑釁,薛大人臉色漲的通紅,看著蕭長歌竟然連一句話都吐不出來.

倒是李善面不改色地道:"蕭公子認為我們是假的那就是假的,若是這筆生意做不成那也就算,段將軍手底下那麼多的官職正好給了有需要的人,薛大人,我們回吧!"

這李善精明得不像話,知道蕭長歌不可能臨陣退縮,假意攜了薛大人就要離開,她絕對不可能放棄這麼大好的機會.

看著兩人已經轉身的背影,蕭長歌雙手緊緊地抓著木盒的邊緣,雕刻著金絲線紋邊的木盒將她的掌心壓出一道印子她也渾然不覺.

要是再讓他們繼續走下去,這場假戲就要成真了,蕭長歌聲音清肅:"等一等,李大人,我要是把東西給你了,你可定要引薦我見段將軍啊!"

那兩人腳步頓住,薛大人急切地先轉身,目光里完全充滿著對木盒里寶物的殷切之情,連連點頭:"若是你把它給了我,我一定帶你去見段將軍."

蕭長歌目光不屑地一瞥,很快又恢複如常,緊了緊手里的盒子,現在它就是她的唯一籌碼.這兩人將她帶到樹林子里也不知道想要干什麼,也不知道他們又這麼急切地離開是因為什麼.

"那好,薛大人,你過來取吧!"蕭長歌揮揮手,狀似漫不經心地說道.

"好好."薛大人根本就沒有主張,就要往蕭長歌的方向走來,可是就在他快要動身的那一刹那,一只大手突然按住他的肩膀,薛大人的肩膀一沉,霎時清醒過來.

他一抬頭便對上那雙精明的雙眼,狠毒之間帶著暴戾,他突然間什麼激動都沒有了,弱弱地退了下來.

李善面色有些不自然,硬聲道:"蕭公子,還是你送過來吧."

果然是個老狐狸,說到底還是不信任她,蕭長歌深吸一口氣,抬頭看了看月光朦朧的天空,輕輕邁動了腳步,目光急切地看著周圍的變化,一步步地走向了李善.

身後的魅月警覺地隨著她走向了李善,她能感受到周圍越來越多的腳步聲向他們逼近,雜亂的聲音不停地擾亂著她的思緒,這兩個老狐狸一定是叫了人在這附近候著,只要一拿到東西,就立即讓人殺了她們.

死在這個荒郊野嶺,不等個十天半個月尸體都不會被人發現,等到那個時候,他們早就已經逍遙法外.

快要靠近李善的時候,蕭長歌的腳步停了下來.

周圍那些雜亂的腳步聲也一樣停了下來,周圍只有微風吹過樹林的聲音,顯得寂靜而又空曠.

蕭長歌一點一點地奉上手里的盒子,就在盒子快要放進李善手里的時候,旁邊的樹叢子里突然間跑出了一個人,直直地沖到了他的面前,附在他的耳邊說了幾句話後他的臉色大變.

李善聽完後轉身就要離開,薛大人錯愕地看著他的身影,叫了兩聲沒有反應,也立即追了上去.

"怎麼回事?"魅月疑惑道.

蕭長歌搖了搖頭:"追上去看看."

兩人尾隨在李善的身後,不知道那人對他說了什麼讓他臉色大變,就連那玉也不要了就離開,這其中一定有貓膩.

他們一行人前行的很快,烏黑的人影壓著樹叢穿過了小樹林,隨著淡淡的月光打在他們身上大約能看得出他們至少有二三十個人.

此時城門已關,就算要進去也不能進去,除非有上面的命令,不過憑著他李善的身份,怎麼可能進不去.只是他們並沒有進城,反而往相反的方向離開.

看這個形勢他們沒有發現她們也跟了上來,蕭長歌還要繼續跟下去,魅月拽住她的手臂,勸道:"王妃,再跟下去很危險,我們還是先去和王爺會合吧!"

蕭長歌反而掙脫開了魅月的手,一臉堅定地道:"我們做個標記,冥絕能找到我們的,要是不跟下去我們就前功盡棄了."

她的態度不容反駁,魅月心知自己拗不過她,只好隨著她繼續往前走去,前面的一隊人馬走的很快,兩人步行的速度跟上他們.穿過那片漆黑的樹林,很快到達了他們的目的地.

原來是一處破廟,想來這個就是他們平日里聚集群眾,收受賄賂的地方了.

可是他們急匆匆地過來是發生了什麼事?

蕭長歌和魅月躲在後面的一棵大樹後面,還未等她們看清楚局勢,一個冷漠不容質疑的聲音就道:"兩位出來吧,跟了這麼久辛苦你們了."

這個聲音是李善的,看來他已經知道她們一直在跟蹤他們.

他們人多勢眾,若是硬拼肯定打不過他們,為今之計只有得到他們的信任,緩一緩時間,看看蒼冥絕能不能來這里.

蕭長歌身子一動,正要出去,身邊的魅月攔住她:"王妃,我去."說罷,人已經沖了出去,一躍身已經來到了李善的跟前.

"蕭公子,出來吧!"

李善親口點名,他早就知道了這一路蕭長歌都一直跟著他.

目光凌厲地掃向了蕭長歌所在的方向,雙手漸漸地抬起來,周圍的風似乎都被他凝聚在一起,似有一個無形的推手在蕭長歌的身後,讓她快要站不住.

蕭長歌雙手擋著眼睛,不讓沙子吹到自己的眼睛里.可是身子卻隨著這風不斷地搖搖晃晃,猛地又是一陣疾風而過,將她眼前的樹"咔"一聲吹斷.

風聲驟然停止.

眼前因為狂風而出現的風沙迷亂還沒有停止,暗黃色的泥沙卷著混亂的空氣,遲到的清晰讓她一點一點地暴露在眾人的眼前,她盡量地平息下自己的心情,讓自己保持平穩.

李善冷哼一聲,怒氣騰騰地道:"蕭公子,你盒子里裝的南瑾松柏玉是假的吧!"

蕭長歌心里一驚,還未來得及開口說話,他便已經伸手掐住了魅月的脖子,將她整個人帶到了自己的面前,魅月一時間來不及反擊,便被他拽的緊緊的,喉嚨里像是一團火在燒.

眼見他對魅月下手,蕭長歌雖然緊張,可是也不知道該怎麼救出魅月.

"李大人,你要什麼我都給你,放了她!"蕭長歌大聲吼道,只能先用緩兵之計了.

李善臉色一點一點地猙獰起來,陰暗的臉色看上去非常恐怖.

"我要你的命!"

話音剛落,周邊的侍衛立即團團將蕭長歌圍住,她終于知道了蒼冥絕的擔心,這些人根本就早就知道了她想混進來.

地下很黑,燭火已經全部熄滅,黑暗的通道散發著潮濕的水味,短靴踏上去散發出陣陣的響聲.

周圍的幾個人被捆綁在一處,嘴巴被堵上,身後就是冰冷的岩牆,不停地有水從他們的身上滴下來,砸到他們的頭上.

一只長腿猛地踩在一個被綁起來的人的臉上,越到後面就重,底下那人悶哼一聲,最終承受不住那麼重的重量,咬牙一聲大叫起來.

"說,賬本在哪里?"蒼冥絕冷漠如霜的聲音傳進他的耳里,就像是地獄來的修羅一般.

"不知道,就算知道我也不會告訴你的."那男人似乎對蒼冥絕很不屑,除了這句話他就再也不說話了.

蒼冥絕目光如同一道凌厲的刀鋒掃在他的臉上,他的腳力又重了一些,腳踝處有些生疼,他像是發泄自己的不滿一樣,重重地踩在他的臉上.

霎時間一聲慘烈的叫聲回蕩在地下室內,僅僅只是一聲,就再也沒有了聲音.

"王爺……"離簫叫道,弄死了這個人他們還怎麼查賬本的下落,這個人就是李善和薛大人之間的聯系人,除了他就再也沒人知道那兩人都干些什麼勾當.

"再去找,李善的手上掌握著一本賬本,這里又是他的窩點,一定能在里面找到."蒼冥絕的聲音充滿了狠戾決絕,終于松開了腳,往旁邊的一個房間走去.

離簫看著旁邊被綁起來的那些人,都是一些進來捐官的人,也算他們倒黴非得在今天來到這里.

舉著火折子進了里面的房間,黑暗的地方,難聞的氣味沖擊進他們的鼻子,沒想到這種地方李善竟然能待的下去!

里面的房間非常簡陋,不過從擺設中就可以看出這里就是李善的房間,因為一張石桌上擺放著一個古董花瓶,在這里除了他能擺這樣的東西,沒人可以.

蒼冥絕隨處看了一下,並沒有在這房間里面找到賬本,離簫沖著他搖了搖頭,這麼重要的東西或許不會放在這里,難道是他們找錯地方了?

上篇:第一百一十六章 暗藏殺機     下篇:第一百一十八章樹林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