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不想不願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不想不願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一十九章不想不願

簡而言之,就是段將軍知道了背後想要害他的人是誰,不僅會加強防范,說不定還會金盆洗手,或許還會銷毀那些賬目.

如果他真的銷毀了賬目,再抓到他就很難了.

"王爺,我們費盡千辛萬苦才得到了這本賬本,卻是沒用的!這段將軍又能逍遙法外了."江朔不滿地道.

想著李善在魅月的身上下的狠手,他就想狠狠地把李善踩在腳底下也折磨他,把魅月身上所受的痛苦雙倍地還給他.

這是一個棘手的問題,蒼冥絕目光陰沉地盯著遠處,修長的手指擺弄著大拇指上面的一個扳指,周身散發著冷漠的氣息.

這李善讓他今天這麼多人受傷,他是必擒的,段將軍這個幕後推手,一定會將他繩之以法.

"段將軍聽說了李善的事情之後,一定會有所行動,江朔,你派人在他的府邸里監視他的一舉一動,時時刻刻都不能放過,只要一有動靜,立刻通知我."蒼冥絕冷然道.

江朔應聲立即去了.

"冥絕,本來計劃好好的,為什麼李善會發現我的身份?為什麼會故意把我引到破廟附近?"蕭長歌不解地問道.

從薛大人約她在城外的小樹林見面時,事情就已經脫軌進行了,再到後來的故意引她們到破廟就是一個陰謀了.

蒼冥絕看了她一眼,搖了搖頭:"他們不是故意把你引到破廟附近的,當時我和江朔已經闖進了他的密道下面,故意讓他身邊的一個親信出去報信,所以他才會臨時撤退來到了破廟."

他不能分身到蕭長歌的面前救她,所以只能讓危險遠離她.

蕭長歌有些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如果李善沒有去破廟,恐怕那個時候他們就會發現那個盒子里面裝著的是假的南瑾松柏玉,那麼她和魅月也可能會慘遭敵手.

"可是,在樹林的時候他們就已經起了殺心,難道他們早就知道我是假扮的?"蕭長歌想不通自己是在什麼地方露出了破綻.

蒼冥絕拿過了她手上的那個盒子,木盒里面裝的是一個假的南瑾松柏玉,他輕笑道:"如果我沒猜錯,應該是這個玉的問題,這個玉雖然是個上等的玉,可是它的來曆卻不清白,很少人知道它的來曆,估計薛大人拿到手之後給了李善,他們才會懷疑你不清白,所以想查一查你而已."

原來都是這塊玉搞的烏龍,她皺了皺眉:"這塊玉是離簫給我的,他知道這塊玉的來曆嗎?"

"他應該不知道,因為這玉原是我們府上的東西,那日我見他實在喜歡得緊便送給了他,叮囑他不要讓外人見到,沒想到他竟把這塊給了你讓你去賄賂薛大人."蒼冥絕的目光漸漸地深沉起來,果然這塊玉不是個好東西,估計李善看完之後一定不敢留在身邊.

一塊玉竟然生出了這麼多的事情,作用還真不小,看來那塊南瑾松柏玉還真的是個好玉.

蕭長歌支著下巴,扭頭看了看魅風,他一本正經地坐在椅子上,從方才進門到現在都沒有變化過姿勢.

"長歌,這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以後我不允許你去做危險的事情."蒼冥絕冷聲警告她.

"知道啦,知道啦!"蕭長歌直起身子,聽他這句話聽得耳朵都快長繭了.

現在只從李善的那邊拿到了兩個賬本,上面卻沒有標記段將軍收受賄賂的事情,要抓得話也只能抓獲李善和薛大人.

蒼冥絕次日就把這件事情稟告給了皇上,畢竟李善和段將軍的來往密切,李善被抓之後,段將軍的勢力地慢慢地削弱下來,皇上很久都沒有召見他一次.

雖然沒有將段將軍真正地抓起來,不過也快了,皇上已經冷落了他,朝廷上的人紛紛避他如蛇蠍,生怕沾染上了他的事情也讓皇上不喜歡.

原本他們預料李善被抓之後,段將軍會銷聲匿跡一段時間,可是讓人意外的是,他不僅沒有收斂鋒芒,反而還更加明目張膽.

只是嘉成帝一直苦于沒有證據抓他,只能任由他繼續囂張,在後宮里,他對段貴妃的寵愛日漸下降,甚至好久都不去她的宮里一次.就連段貴妃親自去給他請安,都被他回絕了.

魅月和離簫的傷勢恢複得不錯,畢竟兩人的內力深厚,李善的那個劍氣傷的也不是太重,調養個幾天也就好了.

"天氣又冷了一點,什麼時候可以見到雪天呀?"蕭長歌洗漱之後跑到院子里看著已經脫光了綠葉的大樹,感慨道.

魅月從房間里面追出來,給她披上披風,一面答道:"馬上就要入冬了,到時候冷能冷死人,一點也不好玩,除了大雪就是大雪."

蕭長歌有些驚訝地看了她一眼,很好奇為什麼魅月會這麼說:"你不喜歡下雪天嗎?"

話音剛落,魅月的臉色就暗淡了下來,不是她不喜歡雪天,而是雪天不喜歡她,就在從前的一個隆冬里,那場白茫茫的大雪奪走了她的親人,把她對于"家"的回憶統統掩埋在了皚皚白雪里.

她沒有回答蕭長歌的這個問題,她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很多時候很多事情都不是她們可以說的清,道的明的.

"王妃,我們還是進去吧,王爺馬上就要下朝了,要是看到你在外面吹冷風,會心疼的."魅月轉移話題,扶著蕭長歌回了正廳.

既然她不想說,蕭長歌也沒有多問.

剛剛坐定,只見蒼冥絕的身影便從門外走了進來,高挑修長的身影從門口走了進來,一身暗藍色的朝服將他的氣勢勾勒得十分冷淡清明,他一進門便在蕭長歌的身邊坐下.

"父皇已經定了時辰讓葉霄蘿和太子成親,看來葉家人的速度很快,想用成親一事徹底劃乾淨葉霄蘿和溫王的關系."蒼冥絕說這話時嘴角帶著自信的笑容,傲慢不羈.

"你心里有了想法?"蕭長歌給他倒了杯熱茶放到他的手邊.

這些日子他們忙著對付段將軍,沒有時間去理會葉霄蘿和溫王之間的事情,沒想到這麼快事情就定下來了.

蒼冥絕邪邪一笑:"根本不需要我做什麼,這個親一定成不了."

蕭長歌低低一笑,很同意他的想法,不用說她就知道了他們這三個人之間,葉霄蘿是最不同意這個婚事的,其次是太子,最樂見其成的是葉家人,這個對于他們來說就是一塊大肥肉,是永久的利益.

所以,只要葉霄蘿不同意,這個親就結不成.

"這個世界上最討厭的事情就是三角戀,幸虧沒有發生在我的身上."蕭長歌有些慶幸道.

蒼冥絕有些疑惑地看著她,原本冷淡的臉色漸漸變得有些凝重起來,雙眼直勾勾地盯著她,仿佛要將她看穿.

他的聲音有些咬牙切齒,低沉道:"三角戀?這種事情絕對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我不可能喜歡上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

蕭長歌還是第一次聽到蒼冥絕說著這樣的情話,不過這古代哪個人不是三妻四妾,更別提他這個王爺了,為了傳宗接代不可能只娶一個妻子,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她又會怎麼辦?

"要是皇上逼著你娶誰家的女兒怎麼辦?皇命不可違,難道你要抗旨不成?"

她故意這麼說就是想看看蒼冥絕有什麼反應,她雖然心知他不可能去娶其他女子,可是當一道聖旨下來時,他會怎麼做?

蒼冥絕臉色有些難看,他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他們兩個人的身上,他有些生氣敲了敲她的額頭,怒道:"你整天都在胡思亂想什麼?"

胡思亂想麼?她怎麼不覺得,眼前的葉霄蘿和溫王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蒼冥絕這麼優秀,現在又得了皇上的重用,難免會讓朝中的大臣覬覦,想要強行把女兒塞給他.

蕭長歌的臉色有些陰郁,長長的睫毛低垂,蒼冥絕微微地歎息了一下,摟住她的身子,霸道地在她耳邊道:"我不想做的事情,沒人可以逼我."他的手一點一點地往下移,漸漸地落到她的肚子上,略帶微繭的指腹在她的肚子上畫著圓圈.

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耳邊,空氣中不由浮動著曖昧的因子:"要是這里面有我們的孩子,你是不是就不會想這麼多了?"

他的話讓蕭長歌的臉頰一紅,她猛地拍掉了他的大手:"胡說什麼?"

她轉身就想走,蒼冥絕緊緊地拽住她的手將她整個人都擁在他的懷里,薄唇貼著她的臉頰,輕聲道:"不是我胡說,我是真的很想你有我的孩子,很想很想."

他的話中帶著輕微的懇求,這麼多年來的孤單寂寞,在蕭長歌的來臨之後全部煙消云散,有她的日子里他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開心,是在他的母妃離開以後,他第一次覺得日子有了希望.

蕭長歌想要脫離的手被他緊緊抓住,他懇求的聲音在她耳邊低低道:"說話,好不好?"

在這一刻,她真的很想點頭,可是她終究不是這個時代的人,總有一天她會離開,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里去,她不能那麼自私,讓孩子出生以後沒有母親陪著她一起成長.

良久,她才咬唇搖了搖頭.

"太快了."

她能感覺到身後的那個身軀一震,緊接著緩緩地松開了她的身子,那人的表情有些難以相信,有那麼一絲的無措.

"為什麼?你在想什麼?告訴我!"

上篇:第一百一十八章樹林一戰     下篇:第一百二十章 倔強疼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