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二十一章 翻天覆地  
   
第一百二十一章 翻天覆地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二十一章翻天覆地

看著眼前的桃花酥,葉霄蘿眼淚終于忍不住流了下來,對于她來說這個不是桃花酥,不是她最愛的,是溫暖,是親情,是疼愛.

她大口大口地吃著桃花酥,眼淚落到上面,咸咸的口感有些難受,她猛地一頭栽進葉云廣的懷里,大哭:"二哥,我不想嫁給太子,我不喜歡太子,為什麼他們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犧牲身邊的人?為什麼不顧她人的感受把她人硬逼上路?"

葉云廣能體會她的感受,可是生活沒有那麼簡單,他歎口氣低聲道:"三妹,爹是為了你好,只是他用的方法不對,再說這件事關系到我們葉家的利益,你也不希望我們葉家因為這件事就被滿門抄斬或者流放邊疆什麼的……"

葉霄蘿有些難以相信地看著葉云廣,似乎不相信一直疼愛寵溺著她的二哥會說出這種話,猛地推開了他的擁抱,像是躲避瘟神一樣躲著葉云廣,連連後退著.

"二哥,你怎麼能和爹一樣說出這種話來?"

"不是!"葉云廣伸手去拉她,她一定是誤會自己的意思了,他緊緊地把她的身子拽到自己面前,雙手捧著她的臉頰,鎮定道:"三妹,如果你不想嫁給太子,二哥倒是有一個辦法!"

天氣涼的有些刺骨,可是再涼也涼不過人心,段貴妃用熱水沖洗著雙手,一遍又一遍.

"明月,這水怎麼這麼混濁?去給我換一盆乾淨的水進來."段貴妃連連叫了兩聲,都沒有人回答.

這個明月,大早上的也不知道去哪里玩了,等你這個妮子回來定要懲罰你一頓.段貴妃一面想著,一面用旁邊掛著的白色布巾擦了擦手,捧著書坐到了軟椅上.

突然,門外傳來雜亂的腳步聲,一個身影匆匆忙忙地跑了進來,還沒等段貴妃看清人影,那人已經"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娘娘,不好了不好了,段將軍被皇上下獄了!"明月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每說一句話就大喘一次氣.

段貴妃手里握著的杯子一下子砸落到了地上,"啪嗒"一聲掩蓋住了明月的喘氣聲,她雙眼直勾勾愣怔地看著明月,淡粉胭脂試唇的唇緩緩張合著:"怎麼,怎麼會?哥哥他,皇上為什麼要將哥哥下獄?哥哥犯了什麼事?明月,是不是你聽錯了?"

明月連連搖頭,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連忙把剛才發生的事情一一說了一遍給她聽:"方才奴婢去內務府領這個月的例銀時,卻聽得里面的公公說貴妃娘娘接下來半年的例銀都被皇上扣了,奴婢問及原因時才知道是因為段將軍下獄才牽連到了娘娘!奴婢不敢多待,便去向前朝侍奉的宮女打聽情況,她說聖旨已經下了!"

段貴妃心急如焚,她知道哥哥打了勝戰之後的作風有些驕傲自大,可是每一回皇上都寵著他,也不做懲罰.這次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情才將他下獄的?

"只有哥哥被抓入獄嗎?我爹娘他們有事嗎?"段貴妃急切地問道,人已經下了軟墊,抓著明月的雙肩.

明月搖了搖頭:"皇上念及老爺和夫人年紀大了,不宜走動,所以只關了段將軍一個人,但是卻吩咐了禦林軍把段府重重包圍起來,不讓老爺和夫人出門."

段貴妃重重地閉了閉眼,心狂亂地跳了起來,皇上一定不會莫名其妙地去把哥哥抓起來,就算哥哥曾經有做過什麼偏離本分的事情皇上也不會追究,這次哥哥你到底犯了什麼事?

極力地忍住自己心里的痛苦,就著明月的手跌跌撞撞地就要往門外跑去,她要去見皇上,要問清楚為什麼他要把哥哥下獄.哥哥一輩子都為蒼葉國操心,為蒼葉國打了多場勝戰,憑什麼說關就關!

"娘娘,娘娘,您要去哪里啊?"明月攙扶著段貴妃艱難地走向了禦書房.

來來往往的宮女都看著段貴妃,看著她落魄的身姿,有的資曆比較大的宮女見狀一言不發地離開了,轉身就去回稟了自家主子.

兩人一路走到了禦書房,到了門口外面,卻被安公公攔了下來,他客氣有禮地看著一路奔波而來的段貴妃.

"貴妃娘娘,皇上正和冥王在里面談事情,請您稍等一會."

冥王?冥王怎麼會來到皇宮?原來是她把冥王的腿給忘了,他早就能走路了,這次的事情難道就和冥王有關?該不會是……

她的猜想還沒有結束,無書房里面猛地響起了茶杯被砸碎的聲音,緊接著是嘉成帝暴跳如雷的聲音:"該死,他竟然這麼大膽,敢左右朝廷用人,原來最近新來的那幾位大臣都是他的人,朕真是小看他的能耐了!"

段貴妃心里一緊,難道皇上所說的"他"就是哥哥?哥哥怎麼敢左右朝廷用人,怎麼敢……她咬牙正要推門進去,安公公立即攔住了她,里面的聲音平靜下來.

"父皇,這個就是證據,上次兒臣抓到李善,只得到了一本李善收受賄賂的賬本,兒臣原本以為這段將軍懂得收斂鋒芒,可惜他還是那樣大張旗鼓地收受賄賂,這才會讓兒臣在酒樓抓到他的把柄."蒼冥絕冷漠淡然地呈上了一本厚重的賬本.

若不是因為李善被抓讓段將軍一下子失去了左膀右臂,他也不可能那麼早就抓到段將軍的把柄.

把那幾本賬本呈了上去,嘉成帝一頁一頁地翻閱,這幾本賬本是從五年前就開始記載的,當時段將軍剛剛從戰場上殺敵回來,也因為那一戰而名聲大噪.當時他還是皇上身邊的寵臣,地位不可撼動.

陸陸續續地有人找到他,那時還沒有捐官這一說,還只是很小的一些事情讓他幫忙處理.段將軍那時也是思索很久才幫忙的,自從那時收受了賄賂而沒有人發現之後,他就越來越大膽,嘗到了甜頭的他變得非常肆無忌憚.

後面的幾年,他府里的庫房漸漸地充盈起來,他更加大力地籠絡朝廷中的大臣,為的就是幫助溫王鞏固他的勢力.

沒想到他的大好時光只存在了幾年,就覆滅了.

不是因為是誰故意想要讓他覆滅的,而是他自取滅亡他的勢力范圍覆蓋得太大讓皇上都十分忌憚,這才會選擇鏟除掉他.

嘉成帝翻閱這賬本,越到後面賬本的賬目就越大,他臉色突變,越來越難看.

"好個段千博,這麼多年處心積慮地收受賄賂,一年更比一年多,這朝廷上到底有多少人是他送進來的?到底有多少人是他派來監視朕的?"嘉成帝看著那些賬本臉色一點一點地發黑,怒氣沖沖地道.

"父皇,段將軍畢竟是當年的鎮國大將軍,名號響徹整個蒼葉國,他的地位僅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有人源源不斷地給他送好處也是正常的.只是連兒臣沒想到的是,他這些年收受的賄賂竟然比的上半個國庫那麼多."

其實在三年前,朝廷上突然產生一次官員的大轉變時,蒼冥絕就已經猜到了有人在左右朝廷用人.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朝廷的官員變得都各為其主.

"朝廷中的那些官員也是留不得了,朕會一點一點地鏟除,不會操之過急,絕兒,朕把這件事情也交給你了,要慢慢地把跟段將軍有親密往來的大臣一一查出來."嘉成帝目光冷冽地說道.

"是,兒臣定不負父皇所托!只是,父皇打算怎麼處置段將軍?"

嘉成帝歎息了一聲,捧著茶杯喝了一口熱茶,心里的大石頭終于落地,這麼多年纏繞他的心病終于治好了,他不知道多久有這種酣暢淋漓的痛快感了.

"總之,朕不會處死他,但也不會再讓他踏進京城一步."

這也相當于斷了段將軍一輩子的榮華富貴,他奢求的日子就葬送在今天.其實李善死的那天,他就應該知道了自己的結局.

時間滄桑變化得太快,明日事今日怎能知道?

蒼冥絕推開禦書房的門,正對上段貴妃那雙可怕的眼睛,她好像已經入魔,沖到他的面前緊緊地拽著他的衣領:"是你,是你害了本宮的哥哥……"

她的手勁並不大,蒼冥絕任由她拽著,緊抿著薄唇,一言不發.

旁邊的安公公見狀,立即讓兩個侍衛分開了段貴妃,她的發飾玉珠亂的已經全部掉落,凌亂的頭發披散在臉上,就像是一個瘋子.

"松手,你們都給本宮松手,你們這些太監,竟然敢拽本宮,本宮要你們不得好死!"段貴妃尖細的嗓子響在禦書房的門外.

那幾個太監把她從蒼冥絕的身上拉下來之後,就再也不敢碰她,畢竟在皇上還沒有下命令之前,她還是個貴妃娘娘.

蒼冥絕拍了拍方才被她拽過的衣領,上面有些皺了起來,他伸手去撫平,面不改色地從她的面前走過.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段貴妃幾近昏厥,沒有太多的心思在他的身上,跌跌撞撞地往禦書房里面沖去,可是還沒有跑到書房里面,就被安公公拉住.

"貴妃娘娘,您先回去吧,皇上目前不想見任何人,等皇上想見您時,自然會召見您的."安公公說完,對她旁邊的宮女明月使了一個眼色,示意她把段貴妃帶回宮里去.

明月是何等聰明的宮女,接收到安公公的眼神之後,立即扶起了段貴妃.

"娘娘,我們回去想個辦法,皇上如今是在氣頭上才不想見娘娘,我們等皇上明天氣消了之後再來,皇上一定會見娘娘的."明月在段貴妃的耳邊道.

段貴妃也覺得有道理,她不能在這個時候倒下,她要為了段家的榮耀而戰.

上篇:第一百二十章 倔強疼愛     下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功虧一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