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二十三章 相互牽制  
   
第一百二十三章 相互牽制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二十三章相互牽制

三人的相處模式有些怪異.

蕭長歌有些如坐針氈,蒼冥絕周邊氣壓低沉生人勿近,而太子平靜得如同一潭死水,波瀾不驚.

"四弟,我今天過來找你是有要事相商,我就不賣關子了,你也知道父皇已經選了良辰吉時要讓葉三小姐下嫁于我,可是葉三小姐的心里只有六弟,我也不想娶一個心不在自己身上的女子,即使是祖宗傳下來的規矩."太子和盤托出,毫無隱瞞,話至此處,他故意頓住,等蒼冥絕接話.

蒼冥絕冷哼一聲:"太子你也知道這是祖宗定下來的規矩,沒人能改,所謂日久生情,葉三小姐一定能看到你的真心的."

太子似乎壓根沒想到蒼冥絕會這麼說,他來之前心里的勝算很大,葉霄蘿喜歡六弟的事情眾所周知,只要除掉葉家女兒必須嫁給太子的祖制,就能狠狠地打擊溫王.這對于他和蒼冥絕來說都百利而無一害.

他臉色有些難看,不過還是保持著自己原有的風度:"四弟,你也知道,女人的心如果不在自己身上,娶回家也沒什麼意思.我倒是十分羨慕你和弟妹的感情,你們的眼里心里只有對方,從無他人."

蕭長歌躺著也中槍,明明一句話沒說,還是被拉下水,看著蒼冥絕又沉一分的臉色連忙道:"太子說笑了,我和冥絕不過是遵從了本心,感情不為外界的因素所撼動而已,也就是說沒人沒什麼事可以改變我們的心."

她勾勒得精致細長的眉眼看了看蒼冥絕,沉靜溫和的嗓音一字一句地傳進他的耳里,有了她這些話,比什麼都來的珍貴.

他們的感情從來不為外界的因素所撼動,沒人能改變他們的心.

蒼冥絕身上的冷意一點一點地消散,而太子臉色卻沉了幾分,雙手攏在衣袖里緊緊地拽著.

他們之間的感情已經深到這個地步了嗎?外界的一切都撼動不了他們的感情!

他來晚了,如果他能先蒼冥絕一步認識她該有多好,那她就是屬于他的.

他干笑兩聲,盡量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也是,四弟和四弟妹的感情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的."

沒人知道他從牙縫里憋出這句話有多麼艱難.

"四弟,雖然我和葉三小姐成親是祖宗傳下來的,可這個制度已經存在了這麼多年,是時候該瓦解了.你想想,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你的身上,你是不是也會這麼做?"太子繼續道,他終于知道了蒼冥絕的軟肋在哪里.

果不其然,蒼冥絕目光收縮了一下,不自覺地看向了蕭長歌.

太子是想用蕭長歌來迷惑自己,他知道了蕭長歌在自己心中的地位,知道了怎麼做會讓自己妥協.

這個認知很可怕,可是這個就是事實,只要有關蕭長歌的事情,他都無法逃避.

"太子,你要知道一點,這件事情永遠不會發生在我的身上."蒼冥絕臉上的傲氣凜然,繼而勾勾唇角,"不過這個制度存在的確實挺久了,不知道太子有什麼好的辦法嗎?"

終于等到了這句話,太子今天來這里的目的也算達到了一半.

太子笑道:"從前父皇忌憚段將軍的勢力,現在段將軍已經被關進天牢,聽候發落,朝中的勢力暫時平衡下來,不足為懼.但是葉家一族卻日漸強大,雖未何朝中官員有勾結,可父皇已經已經知道了葉云廣和李善有關系,表面上沒說什麼,心里難免會忌憚,若是能趁著這次機會大大地削弱葉家的勢力,何樂而不為呢?"

他剖析得很有道理,蕭長歌若有所思地看著他,從前是她低估太子了,

若是兩人較起勁來,勝負恐怕很難分.

"所以我已經和母妃商定好擇日便聯名上書讓父皇毀了這個制度,但僅憑我和母妃的兩人父皇不會同意,才會想到讓四弟幫忙一起上書."太子肅然道.

蒼冥絕端起眼前的熱茶輕抿了一口,眼鋒凌厲地看著太子,似乎要將他看穿.

太子的想法和他如出一轍,都是為了打倒葉家,雖然兩人的目的完全不同,但需要的過程是一樣的.

只是他為什麼這麼篤定自己會和他合作,朝中那麼多的皇子公主,偏偏找上了自己?

"好,我會上書給父皇的,至于能不能成功,還得看父皇的本意,現在天色已晚,夜路難行,太子還是快些回吧."蒼冥絕同意合作之後,冷颼颼地下了逐客令.

既然目的達成,太子也沒有想多待,畢竟只要看到蕭長歌和蒼冥絕兩人默契十足的眼神,他的心里就陣陣發疼.

出了冥王府,夜路很甯靜,他卻一點不覺得開心,心里很雜亂.他今天來冥王府就是為了見她一面,其次才是那該死的聯手!

可是,他好不容易見到了她,她似乎比以前更漂亮了,舉手投足間多了幾分精致的氣息,讓人想要捕捉卻捕捉不到的感覺.

"王爺,回府的路在左邊."他身邊的侍衛看著他走向了右邊的路,出聲提醒道.

太子頭也不回地繼續往右邊的路走去,那個侍衛見他一言不發,憑著他對太子的熟悉度,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

難不成,太子要去擁香樓?

嚇……最近太子天天往那個地方去,都說女人是紅顏禍水,果然不錯,更別說是個煙花女子了!

果不其然,兩人這還沒到擁香樓的門口,一個老媽媽就立即迎了上來.

"我今天是來喝酒的,單獨安排一個房間給我,誰都不要進來."太子淡漠道,隨即走上了二樓.

那老媽媽看著他的背影,心里的疑惑更重了,該不會發生什麼事了?今天怎麼連錦瑟都不叫自己一個人喝悶酒呢?

二樓的紅綢彩帶邊上的雕花欄杆邊上倚著一群身著輕紗彩衣的女子,見到太子的身影往二樓走來,都紛紛恭賀身邊那個相貌尤其出眾的女子:"錦瑟姐姐,你的魅力可真大呀!您看看蒼公子又來了,我們幾個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有你這麼好的福氣."

錦瑟理了理身上的著裝,淡然道:"你們也總會有這麼一天的,經曆的多了,就知道怎麼把男人牢牢攥在手心."

往太子的房間走去.

手還沒有握到門把,手臂就被一個人握住,轉頭一看,竟是老媽媽.

"錦瑟,今天太子的心情好像不好,只是一個人過來喝悶酒的,你先不要進去,看看再說."老媽媽對她使了個眼色,讓她退到一邊.

身後跟著上菜的人走了進去,錦瑟從門框的縫里看到太子的身影,有些孤單落寞,他獨自一人喝著悶酒,臉上的愁容揮之不去.

很快,上菜的人就退了出來,門被重重地掩上.

老媽媽對錦瑟使了個眼色,把她拉到一邊,附在她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便離開了.

這酒的很烈,味道很辣,每喝一杯喉嚨里都火辣辣的,太子握著酒杯就像是握住了滿手的愁緒一樣,連帶著這憂愁也喝了下去.

"為什麼偏偏是他!為什麼是他!為什麼是他……"酒斷愁腸,太子喝的迷迷糊糊的,胡言亂語.

"蒼公子說的是誰?我是錦瑟呀!"錦瑟輕輕推開了門走了進來,便聽得他在一邊胡言亂語.

她的雙手輕輕地按住他正端著酒杯的手,撫摸上了他的額頭,貼心地揉按著.

太子猛地握住錦瑟的手,兩個身影交疊在他的眼前,很像很像.

"你終于肯來看我了,每次你在他的身邊我就恨不得把你們分開,可是我沒有那個權利,你不是屬于我的……"太子低聲不清地含糊道.

錦瑟聽得云里霧里:"我是錦瑟,我是屬于你的……"

"真的?你願意放棄他做我的王妃嗎?什麼都不要了,我只要你……我們遠走高飛好嗎?他就是一個殘廢,就算治好了也是個殘廢,我,我會給你最好的!"

上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功虧一簣     下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真情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