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二十五章前來求藥  
   
第一百二十五章前來求藥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二十五章前來求藥

蕭長歌將現在踢足球的概念偷偷地轉換了一下,變成了扔雪球大作戰,盡管丫鬟們聽得云里霧里,可還是點了點頭,躍躍欲試.

但是礙于她們的對手是蕭長歌,每個人都有些害怕,且不說等會扔雪球時會不會砸到她,就說輸贏這回事,肯定是要面面俱到,更何況古往今來,都沒有丫鬟和主子同在一起游戲的.

"王妃,我們還是別玩了,要不然這樣,我們就坐在亭子里面看著她們玩,您要是想玩了就隨便揉著丟丟人,可千萬別親自……"魅月難受地扶額,可是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蕭長歌打斷.

"魅月,你做守的那一派,場上一共有六個丫鬟,再加上你我就是八個人,你可以選三個人去,我是很民主的,你先選吧!"

不會吧!魅月睜大了雙眼看著院子里兩邊的半弧形,難道真的要玩這個游戲?可是她從來沒有聽過!

"王妃……能不能把游戲規則再說一遍?"魅月哭喪著臉,毫無辦法地隨意點了三個人來到了半弧形的面前,想著等會應該怎麼給蕭長歌放水.

蕭長歌快要絕倒,迅速地把規則重新複述了一遍,雖然魅月還是聽得一頭霧水,可是相比前一次,已經聽懂的太多了.

兩組人開始比拼,剛開始魅月非常忌憚蕭長歌,不敢守得太死,又不敢放的太松,就連她最擅長的輕功都沒有使出來,還是把蕭長歌扔的每個雪球都接住了,因為這對她來說根本就不是什麼難事.

場上的人從開始的拘束到了背後的完全放開,大家玩的忘我,酣暢淋漓的攻擊與防守,早忘了王妃丫鬟之分.

冥王府的外牆底下,兩個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在青牆底下偷偷地扛著一把小巧的梯子,放到牆上時,竟然直到牆體的一半!

"二哥!都怪你,為什麼要拿這麼小的梯子呀?你看看,現在根本就上不去!"葉霄蘿雙手環胸,怒氣沖沖地盯著葉云廣.

這梯子確實短了點,看著差不多還有一半的牆體,葉云廣摩挲著下巴道:"你二哥我可是會輕功的,直接飛進去不就得了!可是你,誰讓你小時候不好好學的,現在慘了吧!"

看著葉云廣嬉皮笑臉,桀驁不馴的樣子,葉霄蘿抬起腿狠狠地踹了他一腳,跺腳抗議:"不管不管!你得帶著我飛進去!"

看著自家三妹又急又氣的樣子,葉云廣有些寵溺地揉了揉她的頭發,每次看到她氣的跳腳,他就覺得全世界都溫和了.

"好好好,飛就飛吧!不管怎麼樣,你二哥我無論什麼時候都是你的墊腳石,你想要往哪里飛,我都會在你的身下助你一力."葉云廣歎息了一聲.

這東側的圍牆是冥王府最矮的一道牆,若是要進去,只能從這里進去,不過他們也不太好攜帶太長的梯子,容易引人注意.能帶上那個小小的梯子過來已經很不容易了.

聽著葉云廣的話,葉霄蘿心里油然而生一種欣喜的感覺,有這個二哥在自己的身邊,她什麼都不怕.

"二哥,你真好,你是全世界最好的哥哥!以後哪家的小姐嫁給你,一定會很幸福的!"葉霄蘿跳上他的背,緊緊地環住他的肩膀,趴在他的耳邊說道.

葉云廣邪邪一笑,露出八顆白牙:"抱緊了,要飛了!"

葉霄蘿緊緊勒住他的脖頸,他往後退了幾步,氣沉丹田,腳步凌亂地在地上劃了劃,一瞬間便踮起腳尖往梯子所在的方向飛了上去.他腳尖重重地點在梯子上,一借力,立馬飛到了青瓦高牆上面.

往下一躍,柔軟的草坪承接著兩人的身體,葉云廣率先摔在了雪地上,葉霄蘿被他接在半空中,穩穩當當地落到了雪地上.

"二哥,你沒事吧?"

葉云廣重重地咳了兩聲,拍了拍頭發上的雪:"沒事沒事,下雪天身體難免有些僵硬……"

話音剛落,"砰"一個雪球正中他的臉頰,冰雪的味道清甜又冰冷.

"是哪個小兔崽子砸到我的?快站出來!連本大爺都砸,眼睛是不是瞎了?"葉云廣怒氣騰騰地拂開臉上的雪,凍的通紅的臉頰看上去宛如紅梅一般.

正中間的那扇門外匆匆地跑進來幾個手里還握著雪球的丫鬟,聽到聲音後愣怔了一會,才驚悚地叫道:"來人啊!有刺客!"

葉霄蘿終于後悔了為什麼要爬牆進來.

那幾個丫鬟叫完,遠處立即傳來幾聲凌亂的腳步聲,想必是府里的侍衛過來了.

葉云廣和葉霄蘿面面相覷,猛地站了起來,率先走到了帶頭的那個丫鬟面前,鉗住她的下巴,冰冷的雙手讓她發顫.

"看清楚了,本大爺是葉家的二公子,不是什麼刺客,我是來找你們王妃的,還不好生招待著?"冰冷的聲音讓丫鬟心生恐懼,可偏偏自己面前的又是這麼好看的一張臉,想恐懼也恐懼不起來.

那丫鬟被嚇的六神無主,眼見馬上就要哭出來,那扇門外面走進來一個身著青翠色絨毛正裝,外披一件同色的絨毛披風的女子,她雙手正搓揉著一個雪球,長長的睫毛上落滿了白色的雪花,看上去就像是雪中精靈一樣.

"兩位擅闖我王府,又出手教訓我的丫鬟,你們是何居心?還不松手."蕭長歌微有蘊怒地道,聲音凌厲嚴肅,竟把葉云廣驚了一下.

葉云廣松開了那個丫鬟,看著蕭長歌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千辛萬苦地躲過了他人的耳目,從葉府溜出來,又不辭辛苦地爬牆上來,只為了偷偷地見蕭長歌,卻沒想到弄成這種場面.

從雪地里緩緩爬起來的葉霄蘿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白雪,走到了蕭長歌的面前,杏眼里微微帶著懇求:"冥王妃,我和二哥今日冒昧翻牆而入沒有其他意思,只是想向你借一樣東西."

蕭長歌聽罷,有些不可置信地笑笑:"葉家是皇親貴胄,不知道葉三小姐還有什麼東西需要向我借的嗎?"

葉霄蘿還想繼續說下去,她身邊久久不語的葉云廣攔住她,低聲道:"冥王妃,此處不宜說話,可否進換個地方?"

鵝毛大雪飄落下來,蕭長歌扔了手里的雪球,雙手已經被凍的通紅,她揉了揉冰冷的雙手,微眯的雙眼里有些不開心,好不容易玩的這麼開心就被人打斷.

吩咐了那些丫鬟繼續玩之後,便和兩人進了正廳,厚重的門簾一推開,里面溫暖的炭火便襲來,融化了方才在外面帶來冰冷的白雪.

坐到溫暖的椅子上,吩咐了魅月讓人上了兩杯熱牛乳和一杯熱茶之後,才悠閑地問道:"葉三小姐想借什麼?"

葉霄蘿雙手緊緊地繳著衣袖,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一樣:"假死藥!我需要假死藥!我知道王妃一定有."

假死藥?蕭長歌有聽離簫說過,假死藥這種東西在現代是沒有的,而在這個時代是有的,她制作不出來,但是離簫有辦法.

這個假死藥顧名思義就是吃下去能讓人看上去像死了一樣,會三天沒有呼吸,臉色也像死人一樣,不過吃了藥的人必須在有空氣有水份的地方,否則就會變成真死.而三天之內,必須讓假死之人服下解藥,才能讓她重新活過來.

"這東西我沒有,你找錯人了."蕭長歌簡潔明了地拒絕.

葉霄蘿急了,一拍桌子站了起來,語氣有些沖:"你是絕世神醫,區區一個假死藥你會沒有?我真的很需要,不然我也不會來找你,你說,你想要什麼東西,或者從我身上得到什麼好處,我都給你."

要不是她和葉云廣找遍全城,沒有一個人有這個東西,她也不會屈尊降貴來找蕭長歌.明明知道會被拒絕或者羞辱,她還是來了.

蕭長歌輕蔑一笑:"葉三小姐,你這話說錯了,你身上能有什麼東西是我需要的?我用的著從你身上撈什麼好處嗎?"

"你!"葉霄蘿氣急敗壞地就要上前,可是還沒走到她的面前,就被人攔下.

葉云廣好看的臉擋在她的面前,眼神示意她不要沖動:"辦法我可以想過一個,不一定要用到假死藥,總之哥哥不會讓你嫁給太子的."

又是因為太子的事情,蕭長歌的柳眉微微皺了皺,該不會是葉霄蘿想吃了這個假死藥讓大家誤以為她死了,好躲過這一場成親之事吧?

若真是如此,那就好玩了.

她悠悠然道:"葉三小姐,假死藥我可以給你,只要你說出一個正當的理由就成,畢竟這假死對自己身邊不知情的親人朋友來說都是一種打擊."

事情有反轉的機會了?

葉霄蘿面前一喜,根本沒有去琢磨蕭長歌為什麼好端端的肯給他們藥,立即在腦海里編了一個理由說服了蕭長歌.

明明知道是假的,可是蕭長歌也沒有戳穿,點點頭,正好魅月上了牛乳和熱茶上來,她讓魅月去找離簫要一顆假死藥.

魅月雖然疑惑蕭長歌要假死藥做什麼,可還是依言去了.

"葉三小姐,喝杯牛乳吧,天冷喝了暖暖胃."

葉霄蘿盯著桌子上那個青邊紋花的杯子,里面盛著白色濃郁的牛乳,疑惑地看了看蕭長歌,還是喝了下去.

魅月去了以後,兩人沒有離開,一直等在正廳里,蕭長歌覺得兩人還真是心急,今天必須要到這假死藥,不過也沒精力陪他們等,便到里間去休息了.

直到要到假死藥之後,兩人才又翻了牆出去.

上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真情流露     下篇:第一百二十六章 微雪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