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二十七章聯手對敵  
   
第一百二十七章聯手對敵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二十七章聯手對敵

紅光一片的府里很是喜慶,里面的很多東西都換成了吉祥喜慶的紅色,丫鬟們都忙忙碌碌地打理著院子里的一片歡喜,而葉國公也是忙前忙後地和朝廷中的官員打著太極.

整個府里最不操心的就只有西廂院里的那位主子,葉霄蘿聽著外面喜慶熱鬧的聲音,恨不得把耳朵全部堵上.

"吱吱,吱吱……"門外傳來兩聲似乎是老鼠叫的聲音.

躺在床上的葉霄蘿雙眼霎時發亮,立即從床上爬起來,沖到窗戶邊上,打開了這扇窗戶.

一個清秀俊逸的男子出現在窗口邊上,他把手里提著的荷葉和油紙包著的東西給了葉霄蘿,自己順勢翻身而進.

"桃花酥,陽記的豬蹄,鹵水點豆腐,鴨掌,都是你最愛的,趕快吃吧,二哥知道你餓一天了,到了明天你就吃不到這麼好吃的東西了."葉云廣把東西一股腦地要放在了桌子上,一打開便香氣四溢.

餓了一天的葉霄蘿顧不得什麼淑女形象,一手拿著桃花酥,一手拿著豬蹄子便啃了起來.

葉云廣有些心疼地給她倒了一杯水:"慢點慢點,又沒人和你搶."

葉霄蘿費力地吞下一口桃花酥,葉云廣舉著杯子送到了她的嘴邊,她一口吞下,終于有些順了氣.

"二哥,明天你要幫我……"

葉霄蘿正說到一半,門卻被人砰一聲重重地推開,葉國公一臉怒氣地走了進來,有些圓潤的身影的站在兩人的面前,低頭看著桌子上的這些東西,雙眼凌厲地掃在葉云廣的臉上.

"誰准你吃東西的?來人,把東西統統給我收走!"葉國公毫不留情地讓人把東西全都收走,居高臨下地看著葉霄蘿,"明天想逃走是吧?葉云廣,你給我出去,明天你不許踏進這里一步,沒有了你,我看她還怎麼翻浪."

"爹,你不能這麼專斷獨行……"葉云廣氣憤道.

葉國公猛地一拂袖,怒道:"什麼叫做專斷獨行,我做的哪一件事不是為了你們好?蘿兒嫁給太子,就是太子妃,是將來的皇後,你一人就可以為我們葉家光宗耀祖,又可以享盡榮華富貴,這有什麼不好嗎?"

父母之命大于天,更何況上面還有個皇上,這兩人要是不同意,自己就根本沒有力量反駁.

"你就是個老頑固!"葉云廣憤怒地指責他.

葉國公心里一緊,心里升騰起一股火氣,世界上哪有做兒子的指責老爹的?可是還沒來得及開口,他人已經大步流星地出了房門.

"今天晚上就在門口看著,不許任何人進來,也不許她出去."葉國公言罷,一拂袖也出了門,那個逆子非得給他苦頭吃吃不可.

葉霄蘿臉上干干的,心里的委屈已經化不成眼淚流出來了,就這樣干澀地坐在椅子上,雙眼空洞地望著窗戶.

丫鬟見狀,也不敢上前伺候,說了幾句話沒有得到回應之後也緊緊地關上了門.

門剛剛被帶上,里面就傳來一陣乒乒乓乓的響聲,葉霄蘿把所有能砸的東西都砸了,聽得外面沒有動靜之後,終于安靜下來.

葉霄蘿深吸一口氣,從自己的衣袖里翻出了一瓶紅瓷瓶,這個是方才葉云廣進來時給她帶來的毒藥,做戲就要做全套,有了這個毒藥,就能制造成是喝了毒藥的假象.

她低低地笑了起來,能不能脫離這里,就看蕭長歌給的假死藥了.

蕭長歌還沒睜開眼睛就覺得有人在她的身上動來動去的,溫暖的被子一下子被人掀開,手臂被人無情地抬起,好像穿上了一件什麼東西,又被重重地放下.她實在是困,沒有太多的功夫理會,任由那人擺布著.

蒼冥絕穿好靴子之後,看著困意十足的蕭長歌,有些無奈地道:"別給她穿了,讓她繼續睡,什麼時候醒了你們再伺候吧!"

魅月點點頭,把蕭長歌身上穿了一半的里衣脫了下來,幫她蓋上暖呼呼的被子,她一翻身又重新睡去.

蒼冥絕看了一眼睡的正香的蕭長歌,轉身出了門.

"江朔,讓人備馬車,我要進宮."蒼冥絕淡淡地吩咐.

正是清晨之初,天色有些朦朧,天下的雪已經停了下來,有水的地方已經被堅硬的冰所覆蓋.

按照計劃,今日他是不出門的,只等著父皇召見自己,可是主動出擊的勝算會更大些.江朔讓人備了馬車,進來時又道:"王爺,外面有個公公奉了皇上之命宣您進宮."

被他猜對了,這公公來的夠早的.

蒼冥絕點點頭,出了府.

果不其然,一個身著深藍色太監制度的公公正等在門口,等蒼冥絕出來之後立即恭維地上前.

"冥王爺……"那公公拔高了尖鴨嗓正要說話.

還沒說完,蒼冥絕便冷冷地點點頭,打斷了他的話:"我知道,現在就去吧."

蒼冥絕說罷,便上了馬車,那公公很識相地一言不發,也上了馬車.

一路很順暢的進了皇宮,皇上正在禦書房等著,太子已經在里面等著了,正在和皇上商議著什麼,見到蒼冥絕進來,朝他使了個眼色便不再說話.

"兒臣參見父皇."

"起來吧,朕今天召見你們只是為了問及一下你們前日上的奏折,你們為什麼要讓朕廢除祖制?"嘉成帝一臉嚴肅地看著兩人,手里拿著的兩份就是前日他們上的奏折.

蒼冥絕站起來後,挺直了身子,有些驚訝地看著太子:"太子竟然也上了奏折?兒臣沒想到在這件事情上面竟然能和太子想的一樣.父皇,兒臣認為廢除這個制度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嘉成帝對他的說法來了興致,看著他道:"你說說怎麼個百利而無一害法?"

蒼冥絕輕輕一笑,自顧自地說道:"父皇,這葉三小姐喜歡六弟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如果讓她強行嫁給太子,不僅她不願意,太子應該也不會願意的,與其讓兩人勉強在一起,還不如成全了她和六弟.另外葉家女兒嫁給太子這個制度已經實施了上百年,也讓葉家的地位永垂不朽,兒臣聽聞,最近葉國公因為成親的喜事,在到處拉攏官員,三日一小聚,五日一大聚,明面上是為了葉三小姐和太子成親之事下帖,暗地里則是開始籠絡官員."

越說到後面,嘉成帝的眉頭就鎖的越緊,聽著蒼冥絕話,他開始思索著這些日子以來葉國公的動作,倒是和他所說的不錯.

"他果真這麼大膽?"嘉成帝怒道.

蒼冥絕眼角一瞥,旁邊的太子卻道:"父皇,兒臣所知的並不是如此,這葉國公雖然傲慢,可是這麼多年來一直戰戰兢兢,不敢踏進宮廷紛爭,哪里能在葉三小姐和兒臣成親之日開始拉攏官員,這豈不是太過明顯了嗎?"

嘉成帝不語,這葉國公從前倒是真的沒有拉攏官員,一直和官員保持距離.

"太子所言差矣,葉國公之所以等到現在這個時候,完全是想借助葉三小姐和你成親之事抬高自己的身價.太子,你是真的喜歡葉三小姐嗎?"蒼冥絕義正言辭地問道.

太子毫不猶豫地搖了搖頭.

看著蒼冥絕筆挺直立的身軀,他真的很難想象如果蒼冥絕沒有受傷,會是怎麼樣的一個樣子.

憑著他的能力,一定能得到父皇的重用吧!

"冥王,你說的這些都有證據嗎?"嘉成帝問道,若是真如他們所說,那這個親一定不能成.

正待蒼冥絕開口,門便被人推開,一個身著華服滿頭玉飾的女子正一步一步妖嬈多姿地走了進來,看著她的氣勢,仿佛是在門外聽了很久一樣.

"有的事情不需要證據,用心就可以體會的出來."葉皇後走到嘉成帝的面前,一字一句地道,"皇上,臣妾知道自己不應該干政,可是這件事情關乎修兒的終身幸福,臣妾一定要說幾句話,請皇上成全."

葉皇後跪在正前方,她的背影映在兩個人的面前,這是蒼冥絕第一次發現一個女人也可以偉大到如此地步,不顧干政的後果,只為了自己兒子.

如果他的母妃也在這個世界上,一定也會這樣為了他而不顧一切.

"皇後,你身為後宮之首,不顧規矩來到禦書房,朕怎能罔顧法規包庇縱容?"嘉成帝眉頭鎖的很緊,語氣肅目威嚴.

太子聞言,正想幫葉皇後說話,她卻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她做了嘉成帝的女人這麼久,知道怎麼做會讓他心軟,也知道怎麼說會讓他不會懲罰自己.

"皇上,臣妾只說兩句話,說完任憑皇上處置.外界都傳聞蘿兒喜歡溫王,這些也不是空口白編的,外面有歌謠都在傳唱,修兒是太子,怎麼能和自己的兄弟搶女人?說出去會讓人怎麼看?所以,臣妾以為讓蘿兒嫁給溫王再合適不過了."葉皇後平靜道,眼神里沒有一絲的恐懼感.

顧及到皇家的臉面,就算是嘉成帝也不敢說什麼,他什麼都考慮周全了,就是沒有考慮到溫王和太子之間的兄弟關系.

上篇:第一百二十六章 微雪美景     下篇:第一百二十八章 齊心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