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二十八章 齊心協力  
   
第一百二十八章 齊心協力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二十八章齊心協力

這樣一來二去,嘉成帝倒是率先敗下陣來,聽著葉皇後的分析的話,他握著手里的奏折,皺著眉頭思索著這件事應該怎麼辦.

底下的三個人,兩個是自己的兒子,一個是自己的妻子,葉皇後也是以葉家人的身份嫁進來的,當初他和葉皇後有感情嗎?

嘉成帝嚴肅的臉色漸漸平息下來,面不改色地看著幾人:"你們說的朕會好好考慮的,你們先回去吧!"

他的目光觸及到葉皇後的身上,從前他們是沒有感情的,完全是為了遵循祖制,現在事情輪流到自己兒子的頭上,而葉家,他也不可能讓葉家一家獨大.

葉皇後看了看上座的皇上,紅唇輕抿了一下,仿佛有些不忍,低低提醒道:"皇上,最近天冷,您整日都在殿中批閱奏折,記得讓安公公給您多添些火爐."

"恩……"嘉成帝從鼻子里低低地發出一聲,便低著頭繼續看著手里的奏折.

幾個人出了大殿,外面的大雪飄的很多,白雪茫茫一片堆積在長街樓梯上,看上去風景與遠處的紅牆黃瓦交相輝映.

葉皇後被玉芝扶著走在牆根底下,靴子踏在雪上印出半深不淺的印子,發出"吱吱"的聲音.走到了下台階的那里,葉皇後終于開口說話:"冥王,這次謝謝你."

蒼冥絕從雪中回過頭,黑色的披風上落了白白的一片雪花,他狹長的眼眸微眯,輕笑道:"皇後娘娘,若不是你在最後關頭出現,父皇也不會那麼快答應.所以,不必謝我."

這件事情,對三個人都有好處,否則他不可能幫忙,言謝根本沒必要.

太子溫潤一笑,他和蒼冥絕根本就是不同類型的人,可是兩人笑起來的樣子都一樣無害.

"四弟,這次多虧你幫忙,我相信最後的結果一定會是我們期待的."太子信誓旦旦道.

"但願如此."

在結果沒有出來之前,誰都沒有推測的權力,因為沒有一個人猜的中皇上的心里在想些什麼.

看著蒼冥絕離開的背影,太子有些出神,葉皇後拍了拍他的手,畫著精致妝容掩蓋眼角皺紋的她率先向後宮走去,太子緊隨其後.

進了溫熱的房間,兩人解下了外披,葉皇後放下手里的暖籠,一面問道:"冥王怎麼會和你合作的?"

二人落座後,丫鬟奉上熱茶,清香的味道撲面而來.

"這里面有他想要的東西,每個人都一樣,只要有了欲望,做什麼都可以,況且這對他來說不過是小事一樁."太子喝了一口熱茶,整個胃都暖了起來.

葉皇後有些淡淡的歎息:"他的能力太強了,將來一定是你的對手,其他人我都不怕,只是他,我真後悔當時沒有一把火也燒死他."

太子眉頭微挑,有些詫異:"燒死他?母妃,你在說些什麼?"

他只知道從前蒼冥絕的母妃宸妃是因為失火而被燒死在宮中的,年幼的蒼冥絕也避免不了那場無情的大火,可是為什麼母妃會這樣說?難不成那場大火里面有她的手腳?

他有些驚訝錯愕地看著葉皇後,眼神里彌漫著不敢相信.

葉皇後自覺失言,低低地哦了一下,有些尷尬地笑道:"沒有什麼,我是說那場大火把冥王的容貌燒毀了真是非常地可惜,皇上應該很後悔沒有保護好他,現在冥王容貌恢複,又這麼有能力,真是你的一大對手啊!"

當年那場大火所有人都認定是一場意外的火災,可是只有葉皇後知道,那場大火並不是一次意外,而是蓄意的謀殺.

若不是今日不小心在太子的面前脫口而出,說出了真相,根本沒人知道宸妃是被人害死的,而她又將會沉湎在回憶里.

葉皇後蒼白的解釋根本沒有用,憑著太子如今的聰穎程度,十之八九已經猜出了她話中的意思,那場大火一定沒有那麼簡單,里面一定有秘密.

只是太子的臉色一如往常,再沒有提及大火的事情.

"母後,兒臣不怕四弟,他若是有能力治理這個天下,讓與他又有何妨?只要這天底下的百姓能過上好日子,誰來當這個皇帝不是一樣的麼?"太子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誰都知道他這個太子當的多麼的不容易,從小他就體弱多病,蒼葉國自古立賢不立長,父皇原是不想那麼早就立太子,可是葉家一再請求,才勉強立了他為太子,也是有名無實.

只有在他病愈之後,父皇才讓他參與政事,如若不然,他就連那扇禦書房的門都進不了.

葉皇後畫的白皙的臉頰霎時因為怒意變得有些扭曲:"修兒!你說不做就不做?你可知道母後為了讓你當上這個太子耗費了多少的心機和精力嗎?母後為的就是讓你終有一天登上皇位,掌管天下,你這樣說是要氣死你母後嗎?"

葉皇後有些恨鐵不成鋼地拍了拍桌子,戴著沉重玉飾的頭撇向另外一邊,太子看不清她的臉色,可是他卻知道她定是非常憤怒的.

"母後,兒臣知道,兒臣不會辜負您的期望,只是若是四弟真的有這個能力,我們又能如何呢?"太子有氣無力地道,無奈地攤攤手,看如今的這個情形,父皇是非常喜歡蒼冥絕的,他並不是一點機會都沒有的.

葉皇後雙手緊緊地握著桌角,冷漠的雙眼圓睜,恨恨道:"若是冥王真的想和你搶這個皇位,母後就算拼了這條命,也不可能讓他登基!皇位,只能是你的."

聽到葉皇後的這句話,太子的心重重地落回胸腔,他對皇位,權力什麼的並不在乎,他在乎的是人.

如果有一天要讓他在江山和美人之間選擇一個,他一定會選美人.

只要有了美人,全世界都是自己的.

蕭長歌,他要定了!

"母後,四弟最近的風頭很盛,自從他扳倒了段將軍之後,父皇就對他更加信任了,我怕他籠絡朝廷官員,儲存勢力."太子一字一句地猜測著蒼冥絕很有可能會做的事情,這個首當其沖.

葉皇後暗暗思量了一下,一時之間也沒有頭緒.

"母後會想一個對策,總之,母後一定不會讓冥王那個殘廢搶走屬于你的一切."葉皇後信誓旦旦地道.

兩人全然忘記了前一秒他們還在一起合作,只過了沒多久就開始籌劃著計劃要置人于死地.

蒼冥絕在回府的路上一個事都沒有想,一直在馬車上閉目養神,舟車勞頓再加上用腦過度的感覺在他的身上盤旋著,有些疲憊的感覺從大腦傳到了全身.

突然"砰"的聲音響在他的耳邊,馬車似乎是被撞了一下,冬天的天氣一般馬車開的都很慢,並且在車輪子底下綁上了粗麻繩,以防在雪地里滑得太快,以至于馬兒失蹄.

"江朔,怎麼回事?"蒼冥絕睜開了狹長的眼眸,眼神中泛著危險的光.

江朔看了看前方的人山人海,皺眉道:"王爺,前面很多人,堵的很死,馬車根本過不去."

現在並不是正午,也沒有百姓出來買賣,街上的百姓根本不可能把路堵成這樣,就算是前方的馬車發生了什麼事,也知道避行,不可能把路給堵死.

"江朔,你去前面看看."蒼冥絕冷聲道.

江朔得到了命令,應了是,立即跑了上去,撥開人山人海的百姓,終于走到了最前面的那條路,映入眼簾的是一輛豪華的大馬車,外面全部為了透明的紗布綢緞,一眼望去便能模糊地看到里面的人竟然是葉國公.

那輛馬車的四周都圍滿了百姓,一排侍衛手里握著還未拔出鞘的劍攔在他們身上,圍成了一個圓圈.

葉國公身邊站著的兩個丫鬟不斷地從一個金線紋絲的香囊里掏出了銅板混合著碎銀兩,扔向了周圍的百姓.一扔下去,便立即引發了一陣哄搶,又是一陣騷動.

江朔冷漠地看了一會,連忙跑到了馬車的那邊把情況彙報給了蒼冥絕.

蒼冥絕聽後也只是冷冷一笑,這麼迫不及待地就上街發喜錢,到底是為了先發制人,讓這次成親順利進行.還是為了炫耀他們葉家的榮耀,讓他人看看他們得勢的樣子.

"江朔,回府的路還有其他的嗎?"蒼冥絕放下簾櫳,悠悠問道.

江朔點點頭:"有是有,不過這條是正路,比較寬闊好走,另外幾條路不僅窄小,也不是那麼好走."

既然有人要炫耀其事,他也沒有必要擋別人的成就感.

只是難為了外面的那些百姓,漫天飛雪時還要不辭辛苦地搶錢,剛剛坐定,門外就傳來一聲清楚的男聲:"坐轎的人也出來受一份禮吧,沾沾葉家的喜氣."

那人正是葉家的管家,跟著葉國公一起出來派銀兩的,他身後就是葉國公的轎子,沒想到這麼快就派到了這里.

江朔臉色有些難看,聲音冷漠如霜:"不用了,你們到別處去派吧!"

那管家吹胡子瞪眼地看著傲慢無禮的江朔,若是普通人見到有人派喜錢,肯定求之不得,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不要喜錢的人,語氣又這麼傲慢的人.

眼前的這一頂轎子並不怎麼華麗,樣式大小也很普通,一看就很不起眼,若是那管家願意認真一看,就會發現這轎子做工其實是十分精細的,用的木頭也都是上等的.

"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葉國公派的喜錢,不管怎麼說也出來受一下!"

上篇:第一百二十七章聯手對敵     下篇:第一百二十九章 溫王請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