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三十章 咄咄逼人  
   
第一百三十章 咄咄逼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三十章咄咄逼人

下午的時候天空上微微出現了一點淡淡的陽光,外面的積雪有一點融化的痕跡,不過一眼望去還是白茫茫的一片.

坐在馬車上,蕭長歌就能想象出那個東明長殿里面的場景,白花花的一層冰,這古代人穿著鐵鞋利落飛快地在上面飛來舞去,大紅色的長裳就如同傲雪紅梅一樣亮眼.

不過,她突然想起一件事,自己不會滑冰!

"冥絕……"她突然開口,蒼冥絕轉頭恩了一聲,狹長的眼眸異常溫柔地看著她.

"我不會滑冰……"

蒼冥絕被她嚴肅的表情嚇了一跳,還以為什麼大事要發生,卻是這一句無關緊要的話.

"放心,慢慢學,誰都是從不會到會的."蒼冥絕遞給她一個放心的笑容.

馬車漸漸地開到了東明長殿的里面,那里是一個大院子,很普通的一個家院,外面的侍衛都是溫王親自養的,他們只認貼不認人.

"冥王,溫王他們在北偏店休息."侍衛好心地指引.

在蕭長歌看來,這個地方就好像現代的高級娛樂場所,除了裝扮,環境有些不同,還真像是現代的感覺.

踏著厚厚的積雪,兩人來到了北偏殿的門口,有丫鬟幫他們推開一扇紫檀木雕花的大門,挑起了厚重的簾櫳,里面火爐溫熱的氣息一下撲面而來.

兩人走到了里面,太子身著一襲明晃晃的騎裝,見到他們時雙眼一亮,很快又平靜下來.

坐在左側的是溫王,他的右手邊坐的是葉霄蘿,再下來是葉云廣,他們正對面還有許久未謀面的臨王,以及其他的幾位皇子.

太子從他們一進門,目光就一直停留在蕭長歌的身上,這次他沒有那麼過分,時間掐的剛剛好,在能令別人懷疑的時間里轉過頭笑道:"四弟,你今個遲了,大家說說該怎麼罰?總不能讓我們大家白白等吧?"

他的話說的恰到好處,如果在外人看來,還真會以為這是個和睦相處的一家兄弟,只可惜,蕭長歌環顧了一下四周,這些皇子的心里或許只有那一把龍椅.

蒼冥絕手牽著蕭長歌不肯放開,聽了太子的話,他也沒有生氣,反而也笑道:"是我遲了,各位兄弟想怎麼罰都行,今天我們出來玩,沒有那麼多的身份束縛!"

他的笑臉看上去有幾分邪魅,溫王緊緊地盯著他的這張臉,絕美的臉孔還真是好看的刺眼,目光落在他身邊的蕭長歌身上,難不成她是因為這張臉才喜歡上蒼冥絕的嗎?

"也是,大家都隨意一點,一如往常吧!"太子笑道.

蒼冥絕點點頭,面無表情地帶著蕭長歌坐到了右側的位子上,他毫不在意地為蕭長歌暖手倒水,這種親密的舉動落在眾人眼里,真是一副刺痛雙眼的畫面.

尤其是溫王,他的雙眼粘在蕭長歌的身上,無論怎麼樣都落不下來.

葉霄蘿氣憤地看著溫王的眼神,心里就像是堵了一塊大石頭似的,好不容易溫王的請帖派到了府上,說是隨行者也有太子,葉國公才讓她出來,並且給她配備了一名保鏢葉云廣.

她出來只為了看溫王一眼,可是他呢?卻一直盯著其她的女人看個不停!

"看什麼看?見到蕭長歌眼睛就不會轉了?再怎麼看人家也是冥王妃,不可能嫁給你."葉霄蘿憤怒地偷偷伸出手在溫王的背上擰了一下.

溫王吃痛,總算目光沒有再停留在蕭長歌的身上,眉頭微蹙有些嫌棄地看著葉霄蘿,低聲怒斥:"你干什麼?"

葉霄蘿正想發飆,可是那邊已經傳出了臨王的聲音:"四哥,要不然這樣吧,你等會在滑冰場上表演一下給我們看就成,小時候你的滑冰術可是我們中間最好的!"

他挑著英朗的眉毛,有些挑釁地看著蒼冥絕,臉上露著有些孩子氣的得意.

誰都知道蒼冥絕自小腳筋就被人挑斷,之後的數十年里都在輪椅上生活,如今貿貿然地讓他滑冰,這怎麼可能?

在場的人有的是以一種看戲的態度看著兩人,有的則是欲勸不敢勸,而太子一眾人也是隔岸觀火.

蒼冥絕的臉上冰冷的沒有一絲感情:"事隔多年,七弟還記得這麼清楚,記得七弟你小時候的技術也是數一數二的."

蒼冥絕兩三下就把皮球踢到了臨王的身上.

臨王一時氣惱,卻也沒有臉面給大家表演,正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時候,葉霄蘿眼珠一轉,眼睛里露著精明的光,在蕭長歌的身上轉了轉.

"臨王,既然冥王不肯表演的話,不如讓冥王妃表演,冥王妃的醫術這麼好,我相信滑冰技術更好."葉霄蘿挑眉抬著下巴,高傲地看著蕭長歌.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場上一時間電光火石噼里啪啦地響個不停,于冰嬉來說,這也不亞于是一場好戲.

葉霄蘿的挑釁看在蕭長歌的眼里就像是一個笑話一般,她不緊不慢地搖晃著手里被蒼冥絕換成了熱牛奶的酒杯,輕笑道:"多謝葉三小姐的相信,不過可能要讓你失望了,我今天是來跟它彼此熟悉的,以目前的狀況看來,我還不能表演給你們看."

此話正中葉霄蘿的下懷,她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只要蕭長歌不會,不僅能嗤笑她,還能讓自己出盡風頭.

葉霄蘿率先捂嘴笑了起來,臉上的表情十分張揚.

"冥王妃,滑冰這種東西和學醫可不一樣,這個是要看天賦和智慧的,我不介意等會教你."葉霄蘿說著便站直了身子,居高臨下地看著蕭長歌.

她高傲的樣子看在蕭長歌的眼里不過是一只挺起胸膛的豢鳥,怎麼飛也飛不出關它的那個鳥籠,蕭長歌冷然道:"好啊,那接下來就期待葉三小姐天賦和智慧的表演,至于我的事情我怕你操不過心,還不如先管好自己."

屋內點著旺盛的火爐,可是從蕭長歌嘴里說出來的話時卻顯得非常冰冷,那雙冷漠的眼神就和蒼冥絕一模一樣,根本不需要刻意地去模仿就能看出兩人之間的相似之處.

葉霄蘿還想再說話,可是葉云廣卻輕咳了一聲:"三妹,我們還是先去滑冰吧!"

他的目光所及之處的人臉上都有種不愉快的冷意,尤其是太子和冥王,原是面色溫和的太子,不知怎麼臉色竟然變得十分陰沉,還有冥王的目光向來是能殺人的.

"二哥,我正說著話呢!你拽我干什麼?"葉霄蘿不滿反抗的聲音出現在這房間里,隨著簾櫳的一挑一關,兩人的身影已經離開了.

太子有些驚訝地打量著蕭長歌,沒想到她竟然不會冰嬉,這個在蒼葉人人都會的東西,她卻不會!

溫王只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斜倚在座位上饒有興致地看著葉霄蘿咄咄逼人,待她離開之後,目光又停留在太子的身上.

"太子,葉三小姐明日就要和你成婚,看來之後的日子是多姿多彩啊!"溫王笑道.

上座的太子雙眼微眯,目光溫和地看向了溫王,淡淡道:"但願如此."稍頓了頓才道,"大家都別坐在這兒了,去滑冰吧!今個也就是我們兄弟幾個熱鬧熱鬧."

待所有人都走出去之後,蒼冥絕站了起來,握住蕭長歌的手,低眉順眼地道:"我們也走吧,我教你滑冰."

被他溫熱的大手緊緊地扣著,好似方才那一場無聲的戰爭統統都融化在這一刻里,蕭長歌慢慢地直起身子,心里不禁歎惋,她上輩子是不是拯救了銀河系,這輩子才會遇到這麼好的他.

門外的大雪已經停了,蒼冥絕帶著她穿過了北偏院的長廊,外面漆棕色的矮欄杆已經被厚重的積雪堆積成了一片白皚皚的,宛若一條雪路直通盡頭.

穿過了那條九轉長廊,盡頭就是一個假山疊水的小拱門,走到這里時依稀就能看見前面他們的身影,這個院子里面的一泊小湖已經被寒冷的天氣凍成了冰池,旁邊干枯的柳樹低低地垂下了頭,投在光滑的冰上.

兩人走在"吱吱"作響的雪上,走的並不是很快.穿過了這個拱形門就能看到外面紅梅栽種的一大片冰場.

"沒想到這個別苑竟然藏著這樣的地方,真是巧奪天工啊!"蕭長歌贊歎道,拽著蒼冥絕的手快步地走到了外面的冰嬉場地.

蒼冥絕任由她拽著,看著她高興欣喜的樣子,不由問道:"你喜歡?"

蕭長歌點點頭:"喜歡!"

大約一千多平的場地都結了冰,冰場的周圍栽種著一排的紅梅,最前方是一排的座位,太子已經坐到了正位上,待他們坐定之後,場上就有宮娥丫鬟一行人穿著鐵鞋在冰上起舞.

每人的手上都握著一株紅梅,身著紅色的衣裙,宛若一朵朵正在綻放移動的紅梅,這舞簡直要讓蕭長歌看醉了.

上篇:第一百二十九章 溫王請帖     下篇:第一百三十一章 冰上做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