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三十三章 眾人皆傷  
   
第一百三十三章 眾人皆傷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三十三章眾人皆傷

夜間,寒氣很重,所有人都已經沉睡,周圍一片靜謐.

葉霄蘿坐在黑暗的房間里,手里握著一瓶紅色的瓷瓶,梳妝台的銅鏡反射出她漆黑朦朧的五官,而銅鏡的旁邊放著一個棕黑色的小盒子,外表非常漂亮,精致的鎖扣掛著一把玲瓏小巧的鎖.

她握著瓷瓶的雙手不斷地抖著,額頭上不斷地沁出溫熱的汗水,後背已經出了一片的冷汗.

"怎麼還不來,怎麼還不來……"她嘴里念念有詞,心里十分著急地就像是一只手緊緊地拽住她的心髒一樣.

等了一會,窗台那邊終于響起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葉霄蘿心里一松,便聽見葉云廣的聲音:"三妹,你在哪里啊?"

這個房間葉霄蘿熟悉的不行,她背上的冷汗有些微微消散,迅速地走到他的身邊拉他.

"二哥,你怎麼來的這麼慢?我都快急死了."葉霄蘿拉他坐到梳妝台的前面輕聲道.

葉云廣露出一個笑容,白白的牙齒在黑夜里顯得非常清楚:"剛才爹很高興,非得拉著我和大哥喝酒,我把他灌醉之後才趕過來的."

想到葉國公,葉霄蘿的心里就又氣又不忍心,每當想到他對自己婚事的決斷安排,她就非常生氣,可是到了這個時候,她又覺得自己的做法是錯誤的.

看著她垂眉的樣子,葉云廣揉揉她的頭發,低低道:"你要是不想這樣做就更好了,二哥真擔心這個假死藥吃下去會怎麼樣……三妹,要不然你別吃了,我這就去溫王的府里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讓他帶你離開,他要是不敢,我當場就讓他喉斷血流!"

"不要不要,二哥,我已經決定了,就這樣辦,如果娘哭的太傷心,你幫我勸勸,四妹還小,不懂事,你就告訴她我總有一天會回來的."說到最後,葉霄蘿的聲音幾乎有些哽咽.

葉云廣緊緊地握住她的手:"好好好,我都答應你,可是三妹,你真的想好了嗎?如果現在反悔,還是來得及的."

反悔?她還有這個權利嗎?從她遇到溫王的那一天起,她就沒有了反悔這個權利.

"二哥,我已經想好了,我們開始吧."

葉霄蘿拿著那個紅色的瓷瓶遞給葉云廣,複又拿著那個棕黑色的盒子,小心翼翼地拿出里面的那個藥丸,走到了床邊安安靜靜地躺著.

她緩緩地把那個藥丸塞進嘴里,一咽,只覺得喉嚨里火辣辣地疼著,全身的筋脈都開始凍結起來.

"三妹,三妹……"葉云廣不斷地叫著她,握著她的手,一聲聲的呼喚不斷地傳進她的耳里,越來越模糊,越來越模糊……

她的手在葉云廣的手里猛地垂了下來,葉云廣心里一痛,眼眶里紅紅的.

雖然知道葉霄蘿是假死,可是她的這個樣子看在葉云廣的眼里,就好像是真的逝去了一樣.如果每個自己愛的人都要這樣在自己面前隕落,他甯願自己一輩子都看不見.

他把紅色的瓷瓶放進葉霄蘿的手里,咸咸的眼淚大顆大顆地落到她的手上.

安排好了葉霄蘿假死的樣子,他推門出去.

清晨的雪地白茫茫一片,大街上的攤販們沒有等到太陽出現是不會出來擺攤的,除了一些有店面的地方會早早地打開門迎接新的一天.

外面的長街上很安靜,可皇宮的那一頭突然打開了城門,一匹快馬如同疾風一樣跑在雪地里,馬兒的四個蹄子平穩地踏在雪地里,馬背上的那人覺得還不夠快,又揚起了馬鞭,甩在了馬屁股上.

終于到了目的地,葉府.

那人翻身下馬,站在喜慶張燈結彩的葉府朗聲道:"葉國公接旨."

門口的小厮見來人是嘉成帝身邊的安公公,二話不說就領人進去.

葉國公一時不知道嘉成帝想要做什麼,疑惑地領著一家老小在院子里跪接聖旨.

安公公掃了一眼,拔著尖鴨嗓問道:"人可到齊了?"

葉國公抬起頭,知道葉霄蘿還沒有過來,便道:"蘿兒可能正在梳妝打扮,我已派人去叫她了."

"那奴才先宣讀聖旨了."安公公一面說著,一面攤開了手里的聖旨,一字一句清晰地念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先帝念葉氏一族勤勉懇切,寬和有度,特賜葉氏之女嫁與太子,祖制百年,不曾有變,今朕廢除祖制,葉氏子女可自行婚配.葉國公之三女葉霄蘿嫻熟大方,溫良敦厚,品貌出眾,朕躬聞之甚悅.值葉霄蘿待字閨中,與皇六子堪稱天設地造,為成佳人之美,特將汝許配皇六子為王妃.一切禮儀交由禮部與欽天監監正共同操辦,擇良辰完婚.布告中外,咸使聞之,欽此."

待他念完,葉國公雙眼發怔,眼前的一切都模模糊糊看不清楚,若不是身側的葉云廣扶著他,恐怕就要倒在這雪地上.

怎麼會,皇上怎麼會突然間改變主意,把葉霄蘿許配給溫王?還會廢除祖制,這就意味著從今往後,他們葉家沒有了特權?

葉國公眼前一黑,就要暈倒,而他身邊的葉云廣也和他一樣,整個人臉色都變得十分難看,目光怔怔地看著白雪,模糊一片.

"葉大人,接旨吧!"安公公把聖旨遞給葉國公,他雙手緩緩地接過,緊緊地攥在手里.

"啊!不好了不好了,老爺不好了,三小姐,三小姐她,她……嗚嗚……"一個丫鬟大喊大叫地從雪地里跑來,摔了一跤之後很快爬起來,一面哭著一面跑了過來.

"怎麼了,有話好好說!"葉國公怒斥道,本來接到聖旨心情就不悅,可是那丫鬟還一副急匆匆的樣子,更讓他心煩.

那丫鬟終于平息了急促的氣息,可是臉上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抽抽噎噎地道:"三小姐,三小姐服毒自盡了……老爺,您您快去看看吧!"

雪下的很大,葉國公整個人跪在雪地里半天起不來,老天為什麼要這樣懲罰他?為什麼?

而他身邊跪著的幾個夫人紛紛捂面哭了起來,葉霄蘿的親生母親已經暈了過去,全場都十分慌亂,最鎮定的唯有後面的葉云廣.

他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如果他可以勸住葉霄蘿,如果可以再讓她晚一些吃下那藥丸,如今的一切都會不一樣.

"找大夫,找大夫……快快快!"葉國公大喊一聲,跌跌撞撞地跑向了葉霄蘿的房間.

而另一邊的氛圍十分平靜,全然不知葉府發生了什麼事.

蕭長歌和蒼冥絕並排走在一起,兩個人都沒有說一句話,長廊的盡頭有很多的丫鬟來來往往,有的一不小心撞到她,蒼冥絕習慣性地把她緊緊地護在自己的懷里.

他寬廣的胸膛緊緊地護著她,把她摟在自己的懷里.

蕭長歌微微掙紮了一下,蒼冥絕的手握的更緊了.

"別動,小心."蒼冥絕略帶沙啞低沉的聲音道.

蕭長歌正想說話,身後突然傳來一個調侃的聲音:"四哥真是好雅興,我就說怎麼找不到人,原來帶著王妃在這里散步呢!"

溫王已經走到了兩人的身側,在這個狹小的長廊里顯得有些擁擠.

"六弟,你怎麼也過來了?不去和太子他們喝酒嗎?"蒼冥絕淡然而立.

"皇後娘娘剛從皇宮里趕出來,他們都在正廳里,我就不去湊這份熱鬧了,沒想到出來隨便走走也能碰見你們."溫王輕描淡寫地說了隨即目光看向了蕭長歌,"長歌,上次你說要學滑冰,我方才發現這附近有一處很好的冰場,不如等會我們去學如何?"

他一面說著,一面目光炯炯地看著被蒼冥絕摟在懷里的她,蒼冥絕盯著溫王,狹長陰冷的目光里埋著冰冷的寒霜,手里的懷抱又緊了緊.

在蕭長歌開口之前,他率先說道:"六弟,長歌是我的王妃,不用你操心."

溫王臉上露出一絲絲陰冷的笑容:"我們都是兄弟,四哥你就別跟我客氣了,滑冰是我們蒼葉的國俗,長歌若是不會滑冰也不好,你又不太方便,是不是?"

他間接地諷刺著蒼冥絕的腿傷,盡管他已經能站起來,但滑冰這種事情他不一定能夠做得到.

原本以為蒼冥絕聽完這話會生氣,可是他也只是低低一笑:"六弟,我覺得,你還是操心一下你自己."

還沒等溫王反應過來這句話,蒼冥絕已經擁著蕭長歌離開了長廊這邊.

什麼叫做操心自己?溫王怔怔地立在原地,回過神來的時候,只能看到兩人相親相愛而離開的背影,他緊緊地掐著雙手,目光冷冽.

"冥絕,你說的那麼明顯,他該不會察覺出什麼吧?"蕭長歌抬頭,只能看到他的薄唇和略微有些胡渣的下巴.

蒼冥絕不屑一顧:"知道了又怎麼樣."

上篇:第一百三十二章 冷漠如霜     下篇:第一百三十四章 刀俎魚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