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三十五章 逝世歸天  
   
第一百三十五章 逝世歸天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三十五章逝世歸天

這件事很快就傳到了嘉成帝的耳里,上過了早朝,他就指派了宮中三分之二的太醫去了葉府為葉霄蘿治病,皇宮里只留了幾位資曆較老的太醫以備不時之需.

葉府已經亂成一團.

府里的紅燈紅綢緞喜慶熱鬧的布置都來不及拆,府里基本上都看不到一個人影.寂靜空曠的院子里只有白雪孤零零地飄著.

深棕色梨木雕花的雙柱雕刻成的大床,外掛著大紅色錦繡鴛鴦紗綢緞,被兩個金鉤分別勾了起來,同色的床單下蓋著一個修長的身軀,有種詭異的安詳感.葉霄蘿靜靜地躺在床上,青紫蒼白的臉沒有一絲血色,嘴唇上泛著紫黑的顏色,一看就是中毒而死.

"蘿兒,蘿兒,你醒醒,睜開眼睛看看娘啊!為什麼你要這麼早就離開娘,為什麼要讓娘白發人送黑發人?"葉夫人跪在床邊匍匐著哭泣,任由誰拉都拉不起來.

她是府里的二夫人,葉霄蘿是她的親生女兒,作為一名並不是太得寵的小妾來說,能有一個這麼聰穎明慧的女兒是她下半輩子的依靠,只是明明是喜事,現在卻變成了喪事.

"二娘,你別傷心了,三妹她,她也不是真的想離開你的……"葉云廣的聲音有些無力,他不知道怎麼勸慰才是好的.

"我知道,蘿兒這麼乖,都是我的錯……"二夫人悶聲啜泣.

"夠了,別說了,你再說下去人能活過來嗎?"葉國公立在旁邊怒斥道,他濃眉緊鎖著,眼角兩邊生出了細細的皺紋,一瞬間仿佛蒼老了十歲.

老天啊!先皇啊!他葉行之到底做錯了什麼事,要這樣懲罰他?

"你,都怪你要逼著蘿兒嫁給太子,如果你讓她選擇嫁給自己喜歡的人,她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嗎?"二夫人一時生氣口不擇言,怒氣沖沖地猛然轉身對他吼道.

旁邊的太子和葉皇後都有些尷尬,不過只要一看到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葉霄蘿時,心里就什麼想法都沒有了.

被她這麼一吼,葉國公也怔住了.

葉皇後用手帕擦拭著自己臉上的淚痕,輕聲道:"你們不要再吵了,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誰也挽回不了,還是等太醫來了之後再說吧!"

時間靜靜地走著,屋里加上葉國公的妻妾,孩子,一共七八人,葉云廣則是這些人里面最淡定的.

人只有在失去的時候才懂得珍惜,才知道自己曾經做錯過事情,于葉國公來說正是如此,看著床上的葉霄蘿時,他心里想著的是只要她醒過來,他什麼都可以答應她.

門外不知是誰急促地喘著粗氣道:"太醫來了,老爺,太醫來了."

眾人紛紛讓開一條道來,身著同一顏色的深藍色朝服的太醫依次匆匆地從外面跑了進來,手里提著一個正方形的黑色木箱.

他們排成兩排,井然有序地等著前面的禦醫診斷完畢之後下一個再上前,古往今來,除了皇帝以及太後,很少人有過這麼多太醫同時診治的榮譽,葉霄蘿開創了葉家的先河.也讓人知道了他們葉家,在嘉成帝的心里是很有地位的.

"臉色青紫,渾身冰冷,嘴唇紫黑,明顯是吃了毒藥的特征,葉三小姐應該是昨夜的子時喝下的毒藥,時間並不是很長."太醫檢查完畢之後便往回走,等待下一位太醫的診治.

"身體特征已經沒有了,呼吸心跳已經停止,只是好像葉三小姐的意識還存留著,好像是什麼東西牽絆著她."太醫一面把脈,一面觀察著她的臉色,眉頭緊緊地皺著,這是他做太醫這麼多年來遇到的第一件怪事.

"太,太醫,你的意思是,蘿兒還活著?"葉國公靈敏地捕捉著太醫話里的意思,好像捕捉到了一絲生的希望.

太醫捋了捋長長的胡須,帶著驚歎道:"這並不是什麼怪事,或許是真的被意識牽絆著,或許是還有什麼心願未了,只是人死不能複生,葉三小姐的確已經沒有任何的生命特征了.葉大人,還是等其他的太醫診治完了再商討吧!"

他的這一些話,再次重重地打擊著葉國公,原本以為自己看到了希望,不過是浮生一夢.

太子坐在一邊的軟椅上,看著床上的葉霄蘿,心里不知道在琢磨著什麼,溫和的雙眼一下子變得凌厲起來.

"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葉國公有些絕望,聲音里透著疲憊.

年邁的太醫搖了搖頭,退到了一邊.

每個人都繳著心等待著這死亡宣判的一刻,過了一會,太醫們進了內間談論完畢之後,才派了一個宮中資曆較老的太醫出來.

"葉國公大人,葉三小姐是服毒自盡,況且服毒後沒有立即發現,拖延了治療時間,已經沒有了心跳,所以,葉三小姐是逝世了!"太醫有些悲婉地開口.

逝世!這兩個字重重地敲打在在座的每一個人身上,原本還抱著希望的葉國公一下子三魂丟了七魄,整個人一下子癱軟在地上,幸虧葉云廣手疾眼快立即扶住了他,將他拉了起來.

"蘿兒!"二夫人大叫一聲,已經暈了過去.

房間里哭聲不絕于耳,每個人的表情都一樣地悲痛沉重,丫鬟進來將二夫人抬了出去,又讓其中的幾個太醫去為她治療.

沉寂的天色非常陰暗,外面的大雪依舊在飄.良久,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節哀順變."

悲痛沉重的哭聲傳進每個人的耳里,上座的葉皇後看著床上的安詳的葉霄蘿,用手帕拭了拭眼淚,哽咽著聲音道:"蘿兒已經逝世,葉大人,准備後事吧,就以,太子妃的形式安葬,皇上那邊本宮會去求的."

葉皇後擦了擦眼睛,沒有看這里的任何人,任由身邊的玉芝扶著自己一步一步搖搖晃晃地出了房門.

拉開房門的那一瞬間,外面的風猛地灌了進來.

"不,三妹沒有逝世,她只是暫時睡著了,還是有人可以救活她的,爹,三妹沒有死!"一直沒有出聲的葉云廣猛然叫道.

他不能讓葉霄蘿就這樣被人安葬,明明是一個沒有死的人,明明就是一個被封住呼吸的人,他不會讓人把她安葬,更何況還是用太子妃的形式.

此話一出,周圍的人都覺得他有些瘋狂,躺在床上臉色青紫,渾身冰冷的人是葉霄蘿,已經沒有呼吸沒有心跳,怎麼看都是一個已經離世的人.

"云廣,我知道你很疼蘿兒,可是人死不能複生,你也好好地冷靜一下,接受這個事實吧!"葉國公有氣無力地坐在椅子上.

"不是的,爹,蘿兒她真的只是沉睡過去了,我們找個醫術更好的大夫來為蘿兒醫治,我相信蘿兒一定可以好起來的."葉云廣不死心地說著,可是天知道他的話在眾人聽來是有多麼的荒謬.

葉國公搖了搖頭,一度以為葉云廣是已經瘋魔了.

"來人,把府里的紅綢彩帶全部拆下來,一天之內換上白布,再請法福寺的明寂法師過來誦經,三天之後,入葬."葉國公強力地穩住自己的心神:"是."外面為首的丫鬟立即應聲去辦.

但是葉國公是不會讓葉霄蘿以太子妃的形式安葬的,畢竟生前她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嫁給太子,如今人已經亡故,生前做不到的事情,死後一定要幫她做到.

"爹!"葉云廣淒厲的聲音劃過葉國公的耳膜,他雙眼紅紅狠戾地看著周遭的人,咬牙切齒地道,"三妹,沒有死,你們不要把她安葬,我會想辦法,救活她的!"

葉云廣說罷,立即轉身去床上抱起葉霄蘿的尸體,他要帶她離開,他不能讓她就這樣被安葬,如果大家真的以為她死了,那一切就真的沒有回頭的余地了.

"你們還站著干嘛?還不去把二公子拉開!快點!"葉國公怒道.

旁邊的幾個小厮合力一起把葉云廣拉開,把他的身子拖到了一邊,眼看葉霄蘿的身子就要掉了下來,旁邊的丫鬟立即去扶正,心里卻麻的發毛.

"你們,把二公子抬到柴房去,沒有我的命令不准出來!"葉國公說罷,一甩衣袖出了門.

上篇:第一百三十四章 刀俎魚肉     下篇:第一百三十六章 想方設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