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三十九章 無賴詭計  
   
第一百三十九章 無賴詭計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三十九章無賴詭計

夜色深重得十分撩人,風雪不斷地吹著,刮著,明明月份還不是深冬,這風雪就刮的如此之大,看來今年的深冬比以往更加冷漠難熬.

葉府的正堂上掛著白色的綢緞布條,兩旁插了幾十根的白蠟燭,將靈堂照映得亮堂堂的,兩個丫鬟兩個小厮一共四人守在靈堂的兩旁.

外面偶爾會有一兩個丫鬟匆匆而過,腳步飛快地跑過了靈堂.

"金玉姐,快要子時了……他們都說這個時候最,最容易……你怕嗎?"一個丫鬟脆生生地問道,聲音里有些恐懼.

那個被喚作金玉姐的二等丫鬟年紀會偏大一些,是在大夫人手底下做事的,經曆的事情多了也就習慣了,像這種事情經常都是派她來做的.

她瞪了一眼那個丫鬟,硬聲道:"怕什麼?我們這里這麼多人呢!再說了,這個是咱們三小姐,能對咱們做什麼?別自己嚇自己了."

那個丫鬟年紀尚小,又是第一次守靈堂,難免會害怕,可是被金玉斥責了一聲也不敢再吭聲.

那兩個小厮心里也毛毛的,可是聽金玉這麼一說,也不敢再亂想,只能在心里念著阿彌陀佛,菩薩保佑!

夜風越來越大,把門窗吹得呼呼作響,一下子關一下子開,外面很快傳來子時已到的打更聲,不過很快就不見了.

子時已到.

外面的月色漸漸地暗下來,原本還能借著一絲絲的月光看到雪景,現在也看不見了,四人靠著心底堅強的意志守在靈堂兩旁.

安靜了一會,忽而,一聲淒厲的貓叫聲響在眾人耳畔.

那個小丫鬟驚叫了一聲,"啊"了一聲摔進了金玉的懷里,哆哆嗦嗦地道:"金玉姐,有聲音有聲音……"

金玉也被她突如其來的樣子嚇了一跳,極力地穩定下自己的情緒,把她推了起來:"干什麼?哪里來的聲音?"

貓叫聲一下子又消失地無影無蹤,金玉豎耳傾聽了一會,重重地拍了拍那個丫鬟的頭:"不要一驚一乍的,要是驚到了大夫人老爺睡覺,有你好看的!"

安靜了一會,那丫鬟緊緊地捂住自己的嘴巴,雙眼圓睜地在外面看來看去,生怕漏了什麼東西.而門外烏黑一片,除了地上可以看到一些微弱的雪景,什麼也沒有.

霎時間,一個類似于女子啼哭的聲音從遠處緩緩傳到了里面,小丫鬟猛地驚叫起來,另外兩個小厮同樣坐不住了,一起失聲逃跑了.

"你,你們別跑,什麼東西,也沒有啊!"金玉跑到門口,弱弱地道,方才那聲尖銳的女子哭聲她其實也聽到了,只是不為了自己被大夫人罰,抖著雙腿依舊站在靈堂里.

"金玉姐,真的有,里面真的有東西!"丫鬟跑了一會被樹叢絆倒,一面拉扯著自己的腿,一邊弱聲地說道.

她不要再待在那里,里面絕對有東西,過分地讓她害怕……

雪漸漸地停了下來,轉為更加猛烈的風聲,烏黑一片的外面看起來非常可怕,人都走光了,就剩下她一個人,金玉壓著有些發抖的雙腿,一步一步地往靈堂里面走去.

烏黑的棺材躺在里面,看起來嚴肅而又肅穆,安靜沉穩得根本就不像是一個死物.

"咔"一聲,所有的蠟燭霎時間滅掉,一個鋒利的爪子從金玉的耳邊刮過,在她的脖頸下面抓出了重重的抓痕.

她猛地驚叫一聲,方才所有的冷靜沉穩頃刻間變得瘋狂,疾步跑出了靈堂.

風聲漸漸地小了,靈堂里頓時安靜下來,旁邊的一扇屏風後面迅速地跑出一個人影,修長高挑的身影動作很快,一面跑著,一面罵道:"金玉是吧,記住你了!這麼難搞!"

推開沉重的棺材蓋子,葉云廣點燃了火折子,照了照葉霄蘿的臉,本來就難看的臉差點憋成了豬肝色,幸虧他事先讓人在棺材底下鑽了幾個洞,要不然葉霄蘿還沒出來就要活活被悶死.

來不及思考那麼多,葉云廣確定了一下方位之後,把一個小巧玲瓏的紅色東西放進了葉霄蘿的鼻子里,又伸出手把一個東西放進了她的心髒位置.

做完了這一切之後,他才又迅速地跑開了.

靈堂上遺留下他動過手腳之後的痕跡還沒有來得及收拾,不過他也不在意,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只有在靈堂這里有了動靜,葉國公才會相信葉霄蘿並不是真的死了.

匆匆地離開之後,他便重新鑽進了柴房里.

他從自己的腰間拿出了一個鐵鉤似的東西,趁著周圍夜色朦朧沒有什麼人,手勢嫻熟又十分迅速地把鐵鉤穿進了鑰匙里面.

利落地打開鑰匙進了柴房,只見里面躺著一個嬌弱的女子,雙手雙腳都被綁了起來.

葉云廣一拍額頭,自言自語道:"糟了,把這一位給忘了."

他就著外面朦朧的月色,推了推地上躺著的春茗:"喂,醒醒,醒醒!"

春茗正在熟睡中,已經一天沒有吃飯的她努力讓自己進入夢鄉,好讓自己忘記腹空的痛苦,可是還沒有睡多久,就發現有人在自己身上推推搡搡的,打擾她的清夢.

"走開!"春茗迷迷糊糊地拍向了自己肩膀上那只手,翻了個身複又睡了過去.

葉云廣有些無奈地用手戳了戳她的肩膀,發現這招根本不管用,陰沉著一張臉,用力的掐向了她的胳膊,扭了一百八十度之後她終于醒了過來.

"啊!干嘛!痛!"春茗眼淚汪汪地看著葉云廣,搓了搓眼睛,才發現自己眼前的認識誰,懵懵懂懂地叫了聲:"葉二公子?"

葉云廣真沒見過這麼能睡的人,這種地方,這種簡陋的條件,餓著肚子,凍著身子也能睡著.

"對,就是我,你趕緊的給我出去,然後把門鎖上,再告訴我爹把我放出去,要不然我就吊死在這里!"葉云廣惡狠狠地威脅著春茗,一雙桃花眼瞪著她.

春茗性格軟弱,又沒有主張,本來就害怕葉云廣,被他這麼一說,連自己是誰都快忘了,連連點頭應了是才出去.

看著春茗迅速地跑了出去,葉云廣雙腿一翹,悠然自得地卷著被子滾到了一邊閉眼養神.

"夫人,老爺,你們快出來看看,靈堂里面出事了!"一聲蓋過一聲的敲門聲響在大夫人的門外,金玉惶惶失措的聲音響在門外.

這大半夜的敲門是犯了大夫人的禁忌,可是金玉緊張慌亂之時也全然忘記了這些.

"怎麼了?"大夫人披著披風走到了門口,葉國公還在睡覺,被她的起床聲吵醒也跟了出去.

"吵什麼吵,連覺也不讓人睡了?"葉國公怒氣騰騰地看著眼前的金玉,翹著胡子睡眼惺忪地斥聲道.

金玉也不敢說話,只是指著靈堂的方向哆哆嗦嗦地示意他們那邊發生了一些事情.

"老爺,夫人,靈堂那邊出事了,你們快過去看看吧!"

"發生什麼事了?"葉國公一聽是靈堂那邊發生了事,聲音立即變得緊張起來.

本來葉霄蘿的死對于他來說就是一種打擊,如今一聽是靈堂那邊出了事,迫不及待地就跑了過去.

原本她的死對于他來說就是一種沉重的事情,他認為自己對不起她,他也不希望在她死後還出現這些事情.

"不知道,奴婢方才在守夜的時候蠟燭全部熄滅了,又有野貓出沒,還把奴婢的脖頸抓傷了……"金玉說道一半,葉國公就聽不下去了,穿著身上單薄的衣裳就往靈堂的方向走去.

"老爺,老爺……等等我,我穿件衣裳……"大夫人匆匆忙忙的跟著他跑了上去,不顧雪地里的冰滑,甩開了身後金玉的手,踩著厚重的雪就追了上去.

金玉看著兩人,愣怔了一會,也迅速地跟了上去.

靈堂里漆黑一片,幾人站在靈堂的門外顯得有些單薄,恰巧此時身後跟來了幾個小厮,手里拿著幾個火折子走了進去,靈堂里面這才亮了起來.

"我倒要看看,什麼人敢在里面作祟!"葉國公大步坦然地走了進去.

"老爺,小心."大夫人低聲提醒了一句,把手里的披風披到了葉國公的身上.

靈堂里面有很多的貓爪痕跡,就連烏黑的棺材上面都爬滿了貓爪的印子,並且棺材的蓋子也不知道被誰打開了,躺在里面的葉霄蘿臉色青紫的樣子一下子凸現在葉國公的面前.

他低著頭看著棺材里的葉霄蘿,眼淚不自覺地就流出了眼眶,里面躺著的畢竟是他的女兒,這幾天沒有過來看她的原因就是因為壓抑自己的情緒,如今現在看到了她,心里怎能不難受.

"是誰把棺木打開了?守靈的人都在哪里?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葉國公緊緊地握著棺木,雙手青筋暴起,像是在隱忍著什麼.

靈堂里的燭火又亮了起來,明亮的燈光照射在每個人的臉上,葉國公臉色陰沉,冷漠地看了一眼周圍,雙手一點一點地離開棺木,邁著沉重的腳步坐到了正位上.

"到底是誰,敢把貓放出來?又是誰,把蘿兒的棺木推開?我要清清楚楚地知道."葉國公冷聲道.

底下的一干丫鬟看著上座上面面色冷漠的葉國公,抖如篩糠,包括那兩個守靈的小厮,他們在那個時候都跑了出去,全然不知後面發生了什麼事,個個都低著頭不言不語.

上篇:第一百三十八章 煙花拂柳     下篇:第一百四十章 天方夜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