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四十三章 修煉  
   
第一百四十三章 修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四十三章修煉

這古代人的內力是怎麼修煉而成的蕭長歌不知道,或許真的是像電視里面演的背心法口訣,武功秘籍之類的東西,只是這內力的作用是很大的,需要損耗人的精力,這一點她清楚.

蕭長歌有些緊張地看著正在運功的離簫,雖看不見,可她卻能感受到這個房間里面的溫度漸漸地降低,空氣中似乎流動著似有若無的強勁氣體,讓人覺得神清氣爽.

"離簫在這樣下去該不會傷害到自己吧?這個內力用多了也不好吧?"蕭長歌臉色表露出擔憂之色.

離簫的臉色已經不太好,空氣中的溫度越來越低,只覺得幾股寒流穿身而過,陣陣不絕.

"離簫在用氣明心法,用這個心法的人必須將自己的內力全部釋放出來,然後與空氣相結合,達到一定的威力時再用心法將它們輸送到葉霄蘿的體內,待它們打通葉霄蘿身上所有的機能時,再慢慢地散發開來.不過,如果內力不高的人,用這一招很容易走火入魔."蒼冥絕解釋著這個心法的作用,目光一直停留在離簫的身上,似乎在看他周圍空氣的變化.

蕭長歌大概聽懂了一些,簡單來說就是用內力來打通葉霄蘿身上所有已經封閉起來的機能,這一招雖危險,可是卻是最好的辦法.

"可是,離簫快要支撐不住了,能不能換種辦法?"焦急的聲音從蕭長歌的口里發出.

"來不及了."蒼冥絕臉色一沉,那邊的能量正在減弱,離簫的臉色越來越蒼白,身體就像是一只輕飄飄的紙片,若是不握住就要飛起來.

"啊?"蕭長歌一震,身邊一抹白色的影子迅速地飛向了床邊,蒼冥絕念了心法,散發出自己體內的內力源源不斷地輸送到離簫的體內.

"王爺……"離簫只覺得一層比自己更加高深莫測的內力滾進了自己的體內,他瞬間又飽滿充實了起來.

沒想到蒼冥絕竟然會用自己的內力給他輸送補充他體內缺失的內力,他真是受寵若驚.

"別說話,聚精會神,不能有一絲疏忽,否則我們兩個都要走火入魔."蒼冥絕冷聲說罷便閉上了眼睛,全心全意地讓自己體內的內力變得純正,繼而輸送到離簫的體內.

而蕭長歌看著兩人源源不斷地輸送內力,心里就像是懸了一個重大的鉛石一樣沉重.

時間越往後推,葉霄蘿臉上的青紫色漸漸變的蒼白起來,嘴唇的一抹紫色消失地很快,僅僅是一會,那種死尸的感覺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王爺,您讓開,我來運功把她體內的假死藥逼出來."離簫撐著身子,聲音有些虛弱,就差最後一步了.

如果現在分開,蒼冥絕就可以成功脫離,時間拖的越久,兩個人的危險性就越大.他的體內還可以再撐一會,大不了這一層的功力就不要了,重新來過,可是蒼冥絕不一樣.

"你的內力太過虛無飄渺,我要是貿然退出,你肯定支撐不住,就差最後一步了,你我齊心."蒼冥絕劍眉一緊,緩緩地收攏了身上散發開的內力,讓它們聚攏在一起,猛地往離簫的身上傳輸而去.

速度很快,蕭長歌根本看不清楚,只覺得一團冷氣迅速地從自己的眼前飛過,繼而消失不見.

就在最後一刻,離簫將從蒼冥絕身上得到的內力輸送到葉霄蘿身上,逼迫她吐出了一口黑血之後,便渾身癱軟下來.

房間里飛速流動的氣息消失不見,蒼冥絕收回掌,劍眉微皺,終于忍不住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嘴唇蒼白冰冷.

"冥絕,你怎麼樣?哪里受傷了?"蕭長歌心髒猛地一收縮,臉上再也平穩不下來,連忙沖到了他的面前,怎麼好端端的會吐血呢?

"王爺!"離簫直起身子跑到了蒼冥絕的面前,兩人合力把他扶著站了起來.

"我沒事,就是身體被內力侵蝕,損傷了一點功力,沒什麼大礙."蒼冥絕擺擺手,話音剛落,又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他的衣裳前襟染上了鮮紅的血色,蕭長歌握著他的手又是一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內力所侵蝕,有這麼簡單麼?

"離簫,你知道你說說是怎麼回事?"蕭長歌急得都快哭了出來,精致的鵝蛋臉上急得沒有一絲顏色.

她真的是在擔心自己,蒼冥絕心里有些欣慰,至少他知道了她還是擔心自己的.

離簫臉色有點不好,按照蒼冥絕的功力來說不可能動這麼點內力就受傷,他伸出手在蒼冥絕的脈絡上把了把脈,氣息很不平穩,體內真氣紊亂,像是舊傷複發的樣子.

"王妃,別急,我們回府再說,目前最要緊的就是把葉三小姐給安頓好,不能讓葉國公發現王爺受傷了."離簫聲音有些虛弱,他的情況會比蒼冥絕好多那麼一點.

"冥絕,撐住!"蕭長歌伸出衣袖擦了擦他嘴角的鮮血,手卻被他握住,眼前就是他虛弱蒼白的臉.

"小事,不要擔心."他安慰道.

"冥王妃,怎麼樣了?蘿兒怎麼樣了?"葉國公的聲音從外面傳來,接連著幾聲急促的敲門聲.

幾人對視一眼,迅速地整理好了自己身上的東西,蕭長歌看著還是坐著的葉霄蘿,把她身子放躺在床上,又急匆匆地從她的鼻子和胸口里拿出了兩種東西放進自己的腰間,深吸了一口氣.

門恰巧此時被猛地撞開,兩個小厮撞開了門之後退到了兩旁,葉國公心急如焚地走了進去.

"葉大人,我不是說過誰也別進來嗎?你知不知道這樣會干擾我的診治過程?若是葉三小姐出了點什麼差錯,我可擔待不起?"蕭長歌扶著梨花木圓柱,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胸口,那里一大片鮮紅的血,神情痛苦而又嚴肅.

這葉國公貿然闖進來無非就是害怕她會對葉霄蘿做出什麼傷害.

看著蕭長歌滿衣襟的鮮血,有些觸目驚心,葉國公震驚了一下,倒有些尷尬起來.

"我在外面等了約莫兩柱香的時辰,見你們還沒出來,所以打算進來看看,見到你們沒事我也就放心了.只是冥王妃,您這是怎麼了?"葉國公率先洗清了自己的想法,又驚訝地問道.

蕭長歌扶住梨木圓柱的手又緊了緊,咳嗽呢兩聲,虛弱地道:"沒什麼,剛才救人的時候氣有些順不過來,就吐了血,沒什麼大礙.葉三小姐已經診治完了,今天晚上,最晚明天就會醒過來,你們大可放心."

旁邊的蒼冥絕還是一貫地慵懶,斜斜地倚在柱子邊上,只是臉色比剛才更白了一點,和蕭長歌一樣,前衣襟沾了鮮紅的血,大概是扶她的時候染上的.他一雙冷漠銳利如同鷹隼般的眼神讓葉國公打了個哆嗦,知道他可能是因為蕭長歌受傷的事情擔心.

而離簫臉色如常地站在一邊,手里拿著醫藥箱,面無表情地看著葉國公.

"冥王,待蘿兒好些之後,我必定親自拜訪貴府,帶上最好的補品去看冥王妃,表達我的謝意!"葉國公連忙說道.

"不用這麼客氣,您有這份心就好了,天色不早了,我們也該回去了.這是給葉三小姐的藥房,直接派人去抓就行了."蕭長歌從醫藥箱里拿出一副早先配好的補血藥方遞給葉國公.

葉國公拿著這千金藥方感激涕零,把藥方寶貝似的收藏進了自己的衣袖里.

"那好,你們慢走,我派人送你們回去."

葉國公剛說完就被蒼冥絕拒絕了:"不用,我們的馬車就等在外面."

蕭長歌腳步有些急促地走到了蒼冥絕的身邊,假意被他扶住,實則她的手在後背拖著他,兩人就這樣走出了房間.

雪已經停了,兩人的腳步踩在厚重的雪地上,發出"吱吱"的響聲,雪景和她融在一起,就像是一幅美麗的油畫.

直到坐上了馬車,蕭長歌才發現蒼冥絕的臉色已經接近蒼白,她秀眉擰的死緊,根本沒有了方才的鎮定,慌亂地捧著那張好看的臉,擔憂又緊張:"別睡別睡,馬上就到府里了,到底怎麼樣才能救你?你說,不要睡……"

幾近請求的聲音響在蒼冥絕的耳畔,越來越模糊,他絕美英俊的臉就算是蒼白了也依舊好看,他很想伸出手擦干她的眼淚,可惜還未碰到她的臉就失去了知覺.

離簫打開馬車門時,蕭長歌眼眶酸澀紅腫地道:"冥絕暈倒了……"

上篇:第一百四十二章 能力凸現     下篇:第一百四十四章 內力受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