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四十四章 內力受損  
   
第一百四十四章 內力受損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四十四章內力受損

床上的蒼冥絕臉色蒼白如雪,就那樣靜靜地躺在床上什麼表情都沒有,蕭長歌的心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緊緊地拽起來似的,終于明白了提心吊膽的滋味.

"王妃您別急,我先看看王爺的傷勢."離簫安撫道.

他已經伸出手去把脈,閉著眼睛腦海里全是脈絡的走動聲,紊亂,十分紊亂,又虛弱又飄渺,內力好像被什麼掏空了,可是又好像藏在身體里面蓄勢待發.

"王妃,王爺的確是內力受損,我再給他輸送點內力就行,只是王爺的體內好像有被封閉起來的一種力量,只要沖破了那層力量就將會勢不可擋."離簫臉上的笑容十分明顯,就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大陸似的.

"封閉起來的力量?為什麼在內力受損的情況下還能發現封閉起來的力量?這股力量又是什麼?"蕭長歌疑惑地問道.

蒼冥絕的身上有這種能力她一點都不奇怪,他是天之驕子,是高貴的皇子,不論是誰賦予了他這種力量,存留在他的身上都是一種最好的選擇.

離簫收回手,把蒼冥絕的大手放進了被子里,起身在房間內來回踱步.

"就目前這種情況來說,還不知道那股特殊的力量是什麼,我想就連王爺自己都不知道,但是這股力量絕對十分強大,普通人根本駕馭不了."離簫說道後面,竟然深深地歎了一口氣,"不知道是誰竟然往王爺的體內輸送了這份力量,而且還隱藏了這麼多年."

蕭長歌扭頭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好無知覺的蒼冥絕.

"不論是誰藏起來的,離簫,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讓王爺醒過來?"蕭長歌想讓他睜開眼睛,非常想.

收回了臉上詫異的目光,離簫一雙桃花眼漸漸地眯起,全身上下的力量都凝結成一氣,周圍的空氣湧動十分厲害.

"待我為王爺輸送內力便可清醒過來."離簫雙眼一閉,沒過多久複又猛地一睜,踮起腳尖飛到了床上.

把蒼冥絕扶起來之後,四掌相觸,淺白的手指交握在一起,空氣迅速暗湧,只覺得日月星辰轉瞬變化,室內的空氣風起云湧.

冥冥之中,一股濃重的寒流從離簫的體內輸送出去.

蕭長歌震驚之余竟然看到了空氣中充滿了藍色,沒錯,就是淺藍色,白的幾乎發藍的顏色.

她十分訝異這屬于人界的鬼斧神工之作,不對,應該是古代的.現代人根本就練不出來這種能讓空氣瞬間變化的,風起云湧的武功.

就連氣功大師都是混飯吃的,正在她冥思苦想,之時,空氣中的冷氣似乎達到了一個最高點,那種刺骨的冷意比外面飄落的雪花還冷.

最終床上的離簫"砰"一聲摔倒在地,蜷縮著身子,嘴唇似乎是被凍的發白,全身上下都如同寒冬一樣冰冷.在這點了熱炭火爐的房間,他竟然還能冷到這個地步?

"離簫,你怎麼樣了?要不要緊?"蕭長歌迅速利落地從衣櫃里抱出一床被子,緊緊地覆蓋到了離簫的身上.

"我,我……沒事……扶我去,去坐著休息,冷……有點冷……"離簫牙齒都在打架,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蕭長歌被他的表情嚇得幾乎魂飛魄散,連忙扶著他走到了軟椅那邊,可以容納下一個成年人半躺的軟塌非常寬大.所幸離簫自己還能借里走路,一到軟塌上,整個人便抱著手里的被子哆嗦個不停.

"是不是因為內力的問題,是不是你的內力也損傷了?你說,我該怎麼做才能救你?"蕭長歌一時間顧不過來了,一邊是傷勢還未痊愈的蒼冥絕,一邊是正受了重傷的離簫,急得有些慌張.

"不,不是……我沒事,我坐一會就行了,就是內力損耗得太厲害了……王妃,您,您還是去照顧下王爺吧!"離簫說話有些不利索,顫抖著聲音斷斷續續地說著.

見他冷成這樣,蕭長歌又從櫃子里拿出了一床被子蓋在了他的身上,緊緊地把每個方位的角都塞好了,才松一口氣.

"你先抱著被子,緩解一下身上的冷氣."

今天真是虧大了,為了救葉霄蘿,兩個人都損耗了不少的內力,早知如此,就讓葉云廣給她輸送內力了.

用一根銀制的小圓短管伸進火爐里面吹了吹,紅色鮮豔的炭火亮堂堂地飄起一抹青煙,里面的炭火越來越亮,越來越濃時,蕭長歌才將手里的銀制圓管擱置到了一邊.

"離簫,屋里的空氣是不是還是太冷了?我去讓丫鬟再加個火爐進來."蕭長歌點燃了火爐之後,見離簫還是哆嗦個不停,放棄了火爐,匆匆地跑了出去.

踏著被微雪吹拂的長廊,找到了書房門口的魅月,有些急促地道:"魅月,快去讓廚房加點炭火到我房間來!"

"是,我立即去辦."魅月應下,轉身便去了廚房,可是心里卻十分疑惑.

今天王爺和王妃去了葉府,該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吧?

這樣想著,立即加快了速度,帶著一群的小厮丫鬟,抬著熱氣哄哄的炭火卯足了勁往火爐里加炭火,加完之後,又在旁邊新添了一個火爐,重新燒起了一個火爐.

"搬一個到離簫這邊來."蕭長歌指揮著來來去去的小厮.

小厮應了聲,複又抬著火爐到了離簫的旁邊,陣陣暖氣升起直沖離簫的身體,卷著被子的他終于感受到了一絲的暖意.由體內散發而出的冷意也漸漸地被掩蓋下去.

"今天發生的這些事情,你們一個字都不許說出去,知道了嗎?"臨出門之前,蕭長歌冷冰冰地叮囑道.

雖然府里的這些小厮都是當初蒼冥絕親自挑選的,可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叮囑了一下.

"知道了,冥王妃."齊聲說罷,幾人已經走了出去,唯獨魅月留在了房間里面.

"王妃,王爺和離簫他們都怎麼了?看起來似乎是內力受損的緣故."魅月看著兩人的神態舉動,大約能判斷出來.

兩人的武功都是上層,在京城里能讓他們受傷的人少之又少.

"你知道?他們的確是內力受損,魅月,這該怎麼治?"蕭長歌眼睛一亮,魅月也會武功.

"王妃,我給王爺輸送內力試試看."魅月袖子一撩,作勢就要上前.

"等等……"身後突然傳出離簫的叫聲,他漸漸溫暖的身子恢複了一絲力氣,"魅月,你的功力和王爺懸殊太大,若是貿貿然為王爺輸送內力你會受傷的,而王爺也接收不進你的內力,還是等王爺醒來再說吧!"

也是,兩人怎麼沒有想到這一層,蕭長歌的心又重重地垂了下來,"既然這樣,那我們還是等冥絕醒過來再說吧!"

她緩緩地走到了蒼冥絕的面前,擰了一點熱水擦拭著他的額頭.

"王妃,我讓廚房給您送點冰糖燕窩過來吧?這會離晚膳還遠著,您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魅月知道幾人離府的時間,想必是一直在葉府里為葉霄蘿療傷,連午膳也忘了用.

蕭長歌頭也不回,聲音有氣無力道:"不用了,我吃不下."

"王妃,您好歹吃點東西才能照顧王爺啊!要不然連您自己都垮了,誰來照顧王爺呢?"魅月好說歹說地勸道.

蕭長歌她知道魅月是一番好意,可是就算端到了自己面前,她也吃不下.

"魅月,我真的吃不下,等我需要的時候再叫你好嗎?"

魅月知道自己勸不動她,只好悠悠地歎口氣,轉身出了門,候在門外等著.

房間里面靜靜的,熱氣一點一點地往上湧著,就如同到了炎炎夏日一樣,蕭長歌脫了外面的披風掛在一邊的衣架上,身上只余平日穿的貂毛絨毛冬裝,動作方便利落起來.

她一面擦拭著蒼冥絕額頭上冒出來的不知道是熱汗還是冷汗,一面不斷地更換著布條,手里一直不間斷.

而另外一邊的離簫正在運功打坐,方才因為為蒼冥絕輸送內力而渾身冷顫的感覺已經消失不見了,內力也在一點一點凝聚起來,仿佛所有風波都過去了,漂泊無依的船兒找到了避風的港灣.

上篇:第一百四十三章 修煉     下篇:第一百四十五章 悠然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