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四十五章 悠然轉醒  
   
第一百四十五章 悠然轉醒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四十五章悠然轉醒

夜間的氣溫驟然降低,風雪又緊緊地刮了起來,將窗外的紅梅吹得左搖右擺,冰冷的風卷起了白雪呼呼地吹在半空中,隨即落到地上與千萬積雪相融.

離簫終于調整完了自己體內的內力,神采奕奕地走向了床邊的蕭長歌.

"王妃,你去用膳吧,這里我來."離簫有些不忍地勸道,他在一邊坐了多久,蕭長歌就在這里守了多久,姿勢一成不變.

"離簫,你說冥絕要到什麼時候才能醒過來?"蕭長歌隱隱覺得不對勁,就算是暈倒,也不可能這麼長時間.

"這,王妃,時候到了自然就醒過來了,您還是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才有力氣照顧王爺啊!"離簫含糊帶過,奇的是眼神竟然沒有一絲的閃爍.

蕭長歌總覺得他有那麼一絲的敷衍成分在,心里漸漸地疑惑起來,這離簫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

"能不能給個具體的時間?"

離簫頓了一會:"不好說,不過王爺的體質這麼好,應該很快就能醒過來."

"什麼叫做應該?不好說?離簫,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蕭長歌皺眉瞪他,"冥絕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你不想讓我知道?"

句句的疑惑從她的嘴里問出來,咄咄逼人的神情竟然離簫不自覺地後退了兩步,面對眼前凌厲眼鋒的人,他有些歎息很想逃跑.

"是不是醒不過來了?是不是內力耗盡了?你不要瞞著我,我只是想知道他現在真正的情況而已."

離簫有些手足無措,這是他頭一次面對這麼緊張的蕭長歌,英俊的臉緊緊地皺著.

"王妃,我不是故意瞞你的,王爺他身體里有舊傷,損害得十分厲害,再加上現在又損耗了這麼多的內力,一時請醒不過來也是正常的,只要熬過了這陣子就好了."離簫低低地說著,盡量用自己平穩自信的聲音讓蕭長歌相信現狀.

腦袋里慢慢地消化著他的話,有些不敢相信地坐到了軟塌上,單手支在旁邊的紅木小桌子上,撫額歎惋.

"可,可是……他……現在我該做些什麼?"蕭長歌緊張的有些語無倫次,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過來,她的心就像是吊在高空中七上八下,沒有了著路點.

"王妃,你先照顧好自己,再照顧王爺,你要相信王爺."離簫握住了蕭長歌柔弱的肩膀,言語堅定地道.

是啊,只有照顧好自己,才能照顧蒼冥絕,想讓他好好的,首先自己要好好的.

"我會的."蕭長歌用力地點點頭.

如星辰般明亮的雙眼里充滿了滿滿的堅定,好像裝著無數的希望,光芒四射在離簫的身上,那種憧憬和希望在她的身上熠熠生輝.

離簫對她點點頭,緩緩地走出了大門.

在溫熱的房間里守了一天,葉國公坐的腰脊發麻.

"老爺,這個力度合適嗎?"四夫人一邊巧笑倩兮地揉捏著,一邊討好地問道.

"恩,可以,再用力點!幸虧有你在這里,要不然我哪里坐的住,辛苦你了!"葉國公拍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慰.

"老爺您說什麼呢?能為您效勞是妾身的福氣,這一次老爺您可千萬別再趕妾身走了!"四夫人說到最後鼻子有些酸澀,言語哽咽.

知道了這些年她的苦,葉國公也有些歎惋,如果不是當初大夫人從中作祟,他也不可能把她關在別苑,一關就是兩年.

這兩年來的孤寂落寞,她一定嘗的太多了.

"不會了,不會了!"葉國公堅定道.

兩人的互動看在底下的大夫人眼里,火氣騰騰地往上冒著,這個狐狸精,妖媚子,一出來就勾引老爺,這下府里的地位還不得分給她一份!

當年四夫人寵愛優渥,一人的寵愛就比過了所有人的寵愛,她就是害怕自己的地位不保,所以才找了個借口把四夫人禁足起來,沒想到兩年後,竟然被葉國公放出來了!

真是氣煞她了!

"老爺,這次能發現蘿兒根本沒有死真是太好了,不知道是誰的眼力那麼好,竟然知道蘿兒有呼吸,一定要重賞啊!"四夫人看了看床上的葉霄蘿,疑惑問道,修長細致的手指依舊在他的肩膀上揉捏著.

"是,是一個,丫鬟……"葉國公想起這件事情,貌似自己把一件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

他突然想起了還被他關在柴房里面的葉云廣,不知道他怎麼樣了,現在葉霄蘿也已經醒了過來,證明了他說的沒什麼錯.這雪天寒冷刺骨,冰天凍地的,千萬別把他給凍壞了.

"來人,來人."

一個他身邊的親近小厮應聲而來.

"去把二公子放出來吧!"葉國公頓了頓,又道,"那晚守靈的丫鬟小厮們通通重賞."

小厮怔了怔,他在葉府干了這麼多年,深知葉國公的脾性,他怎麼可能在發生了這麼多事之後還重賞守靈的丫鬟呢?

可是也不敢多問,帶著疑問的神情出了門.

"老爺,你餓了吧?妾身吩咐廚房頓了黨參烏雞湯,不如我們去喝完再過來?您也守了一天了,再這樣下去身子會吃不消的!"大夫人再也按耐不住了,笑盈盈地使出自己的殺手锏.

"恩,這麼說來的確是有點餓了,柔兒,你跟我一起去吧!"葉國公緩緩地起身,拉住四夫人的手,可是還沒有下榻,那雙嫩手就緩緩地從他的手里掙脫開了.

"老爺,妾身還是留在這里照顧蘿兒吧,要是蘿兒醒過來了,也能更快地通知您,您就和大夫人去吧!放心吧!"四夫人善解人意道.

雖然表面上豁達寬容,可是手底下卻迅速地繳著手帕,把一張平鋪柔和的手帕硬生生地搓揉成一團凌亂.

看著她淺顯易懂的吃醋舉動,葉國公不禁歎氣,她雖被禁足兩年,可是兩年後的她依舊如同孩童一般,生氣了不說,只會暗暗折騰自己.這樣的她,他怎麼放心離開呢?

"不了,我還是留下來陪你吧!大夫人,黨參烏雞湯就留著你自己吃吧,或者給琩鉊伓禸迨l,他才從外面回來,應該多陪陪他才是!"葉國公脫了腳上的靴子,重新坐下.

"是,那妾身就去了."

大夫人氣的一口悶氣堵在胸口發不出來,臉上笑的快要猙獰了,虛脫著身子出了這道門,臉上的僵笑霎時間變成了陰毒.

單手扣著外面的梨木大柱,另外一只捂著胸口.

"這狐媚的四夫人!一放出來就和我作對,遲早有一天要她好看!"天知道她是有多麼氣憤,多麼痛苦,只要看著她那張好看的臉,就恨不得在她臉上千刀萬剮!

"夫人,您別為了這種人生氣,氣壞了身子就不值得了!大公子難得回家一趟,夫人也希望多多陪陪他吧!"大夫人身邊的丫鬟素蘭勸道,一面伸手將大夫人扶了起來.

這素蘭向來鬼點子多,很會出主意,當年四夫人那事就是她出的主意,讓葉國公禁足了四夫人整整兩年.這兩年來,大夫人沒有了對手,日子過的逍遙快活無拘無束,全府除了葉國公就數她最大,可是如今局勢就要被人逆轉.

"你說說,這可是你出的主意,當初我就說了吧,這不可能困住她一輩子,你偏偏說什麼時間久了就忘了,現在呢?時間越久感情好像越濃,要是等有一天她爬到我頭上來,你也就等死吧你!"大夫人急得戳著她的額頭.

素蘭捂著額頭,眼淚汪汪地接受著大夫人的怒火,只等她發泄完了才敢說話.

"夫人,辦法是人想的,您是府里的大夫人,量她四夫人再怎麼造次也不敢造次到您頭上來!況且又是一個沒有子嗣的夫人!"素蘭道.

對呀!這四夫人沒有子嗣,要不是她仗著自己年輕妖媚,老爺能這麼寵愛她嗎?

大夫人心滿意足地點點頭,摸了摸臉上細微的皺紋,眼神又狠戾起來:"那這個辦法你還得……"

"三小姐醒了,三小姐醒了……"一聲清脆帶著欣喜的呼喚從房間那邊傳來,緊接著就是急匆匆的腳步聲,在門口來來回回,踏亂了這個雪夜.

大夫人眼睛一亮,直起身子,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平靜一點,邁著筆挺的步子,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房間里面.

房間里面被圍的水泄不通,眾人紛紛都想看看葉霄蘿怎麼樣了,畢竟是個死而複生的人.

素蘭推開了熙熙攘攘的丫鬟小厮,保護著大夫人走到了里面,人群的盡頭就是葉國公和四夫人的身影,以及葉霄蘿蒼白的臉色.

"蘿兒,你醒了?告訴爹爹,成親之前都發生了什麼事?"葉國公放低了聲音,透著濃濃的寵溺.

葉霄蘿腦袋還有些懵懂不清,眼睛的視線也不是特別清晰,只有在他眼前的葉國公和四夫人她看的會比較清楚.

"爹,四娘……我,我怎麼了?成親?還要成親嗎?不,不要……"葉霄蘿捂著腦袋,猛地搖著頭,腦袋里一片亂糟糟的.

上篇:第一百四十四章 內力受損     下篇:第一百四十六章 火熱纏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