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四十七章 感情外泄  
   
第一百四十七章 感情外泄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四十七章感情外泄

手里冷冰冰的,紅通通的,似乎那團冰雪還在自己的手上,蕭長歌放進棉絨里藏著,溫暖的棉絨一下子消化不了冰冷,感覺整個棉絨里面都是冰冷的.

突然,身後猛地伸出手一只手緊緊地握住了她的手,把那只冰冷的手攥在大手里,放進嘴邊哈氣.

"我跟你說過什麼?不准傷害自己,你把我的話當做耳邊風嗎?"咬牙切齒的聲音緩緩開口.

"不是,我只是開導一下魅月,她好像因為以前的事情特別討厭雪天……"蕭長歌弱弱地解釋,冰冷的雙手漸漸地溫暖起來.

蒼冥絕用力地搓揉著她的雙手,冷冷地開口:"不要把這個當做借口!以後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不能傷害自己,向我保證!"

這件事也不行?魅月可是你之前的貼身侍衛!

蕭長歌撇撇嘴:"好吧,我保證,不過魅月她真的很討厭雪天!"

"我知道."蒼冥絕臉色緩和了一點,把他辛勤暖好的纖纖玉手放進棉絨里.

"你知道為什麼還一直讓她這樣下去?一個人要是把心事藏的太緊,很容易精神崩潰的!"蕭長歌不滿地指責著他.

"事情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你之所以能這麼輕松地說出來是因為你沒有親身經曆過,你永遠體會不到魅月的痛.所以,以後不要再嘗試著挖掘出別人心底的東西,不然,不是你受傷,就是別人受傷."蒼冥絕頗有些語重心長地教育她.

魅月和魅風跟了他這麼久,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兩人心底的事情?只是要把這件事情處理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

"那,那就是說,魅月受傷了?"

蒼冥絕不可置否地點點頭.

"我去看看她……"蕭長歌轉身就走.

蒼冥絕迅速快捷地拽住她的手,對她搖了搖頭:"讓她一個人靜一靜,或許你的話對她來說也是一種解脫的方法."

他說的沒錯,事情沒有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是沒有任何感覺的,只有當事情毫不客氣地降臨到自己頭上時,才會發現痛苦沒有那麼輕易就能解決.

"王爺,王妃,葉府來人了,說是要葉國公在葉府設宴款待王爺王妃,讓您務必要去."管家從假山疊水那邊匆匆跑來,手里握著一張鮮紅的請帖,上面燙金的大字熠熠生輝.

這個請帖就是葉國公差人送來的,不用想也知道了他想做些什麼,蒼冥絕伸手接過那個豔紅色的請帖,里面的內容很簡單就是讓他晚上攜蕭長歌去赴宴.

"要去嗎?"蕭長歌疑惑問道.

蒼冥絕將請帖攏進衣袖中,一只手攬著蕭長歌:"當然要去,這麼好的事情怎麼能不去呢?現在所有人都知道了你救出了一個躺在棺材里的人,你就是名副其實的絕世神醫."

邁步向正廳走去,丫鬟挑開厚重的簾櫳,兩人進了溫暖的內室,坐在軟塌上,丫鬟又倒來了一杯熱氣騰騰的燕窩牛乳給蕭長歌,為蒼冥絕倒了一杯熱茶.

蕭長歌臉色有些不好,雙手握著牛乳杯控訴:"名副其實的絕世神醫是你才對,事實證明,有好的醫術不如有一個聰明的腦袋,不過你的傷勢到底如何?離簫告訴我……"

"我真的沒事,離簫喜歡把事情誇張化,我昏迷的這兩天害你擔心了."蒼冥絕有些隱隱約約的歉意.

"你知道就好,你身上有舊傷,是怎麼來的?"蕭長歌問道,她一直聽離簫提起,是內力受損再加上舊傷複發才會導致這麼嚴重的昏迷.

"舊傷,都是往事了……很久以前的事情我也記得不大清楚了."蒼冥絕沒有什麼表情.

過去的都過去了,就像是他自己說的一樣,蕭長歌不會再去痛挖他的傷口,逼他說出事情真相,這無疑是再補了一刀.

蕭長歌眼眶澀澀的,看著他的時候比以前多了一分心疼,不再追問什麼,等他想說的時候,她一定認真傾聽.

"喂,你怎麼了?躲在這里干什麼?"江朔撿起地上的一個石子,輕盈一丟,便直直地射向了魅月的面前.

王府東院的涼亭此時已經變成了雪亭,天上下的雪非常厚重地堆積在蜿蜒曲折的金頂上,亭子兩旁的長廊也落滿了積雪.

魅月沒有任何舉動便坐在了滿是積雪的欄杆上,神情恍惚.

直到被江朔的石子一丟才緩過勁來,但也只是淺淺地瞥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魅月,你怎麼了?"江朔覺得好奇平時她不是這樣的,叫她怎麼可能不理自己.

邁上了台階,毫無規律地踩著腳底下厚重的積雪,半深不淺地來到了魅月的身後.

一句話還沒有說出來,自己眼前坐著的那一團身影,猛地稀里糊塗地站了起來,張開了衣袖扣住他的身體.

要說下去的話卡在江朔的喉嚨里,他手足無措不知道應該放在哪里.

身上被人緊緊地抱住,冰冷的雪花被壓著,渾身上下霎時間熱氣上湧.

江朔似笑非笑:"魅,魅月,你,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抱抱我……"魅月悶悶不樂的嗓音從他的衣裳之間發出來.

這個聲音就像是沾染上了魔力一樣傳進江朔的耳里,絲絲入扣,讓他欲罷不能,雙手緩緩地纏繞上了她的身體,緊緊用力地將她攬在懷里.

外面再大的風雪都阻擋不了兩人的擁抱,兩具溫熱的身子交纏著,緊緊地擁抱著,任憑風雪怎麼刮都刮不到他們身上.

"是不是誰欺負你了?我去幫你報仇……"江朔低低的聲音突然變得狠戾起來,作勢就要推開魅月的身子去為她報仇.

可是,原本緊緊攬著的身子被他輕輕一推就推開了,魅月低著頭不說話.

突然,她猛地勾住了江朔的脖頸,繞住了他的身體,踮著腳尖吻上了他的薄唇.

冰冷的唇印上另外一個冰冷的唇,霎時點燃了兩人之間火熱的碰撞,江朔瞪大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任由魅月吻著他的薄唇.

他想念了很久,覬覦了很久,喜歡了很久的人親自送上了她的唇,他歡喜鼓舞滿心歡樂,木訥地承受著突然而來的欣喜.他猛地掌握了主動權,扣住她的後腦勺,慢慢地加深了這個吻.

他沒有任何經驗,憑著自己的感覺去走,冰冷的唇瓣在她的唇上點綴出一個又一個的火花.

魅月喘著粗氣,搖著頭分開了江朔的身子,低著頭,一滴淚水從臉頰上滑落下來,嘴唇被他吻的很紅.

"魅月,你到底怎麼了?和我說說好不好?"江朔咬著下唇,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我會對你負責的……"

"對不起,沒有什麼."魅月擦了擦眼淚,嗓音有些沙啞.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對他做出這種事情,幾乎就是情不自禁.

"什麼?"江朔的預感不好.

"對不起江朔,你就當做我喝醉了,把這件事忘了吧!"魅月說罷,轉身背對著他.

江朔身子一怔,幾乎就像是一個錘子重重地敲擊到了自己的心,像是墜落到了一個無邊無際的黑暗海域,一點一點的海水淹沒了他的全身,冷的發抖,冷的發顫.

他伸手去握魅月的手,她一掙脫很快就松開了.

什麼叫做當做喝醉了?他們不是已經確認了互相都喜歡對方嗎?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他的心一點一點地下沉.

昏暗的天際線慢慢地嶄露頭角,綻放在天空中,略顯黑暗的天色已經下了起朦朧小雪,微弱的雪灑在每個人的身上都有一種不同的感覺.

管家已經准備了馬車,蕭長歌見魅月的臉色不是太好,所以把她留在府里.江朔也一樣,一下午的臉色都非常難看,蒼白中透著青白,一直低頭不肯見人,蒼冥絕同樣把他留在府里.

牽著蕭長歌的手出了大門,率先扶她上了馬車之後,蒼冥絕一個大踏步便上了馬車,現在走路于他來說越來越簡單.

"你說葉國公這頓飯是單純地感激之意嗎?"蕭長歌坐直了身子,盡管猜測得出一點,還是忍不住問道.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應該是的,他沒有任何理由要對我們下手.放心吧,你現在是他的恩人!要是在葉府出了什麼事情,父皇第一個就不會放過他."蒼冥絕的話讓她的心放了下來.

她這麼小心翼翼到底是為了誰?

魅月和江朔沒有跟來,她又不會武功,身上雖然帶了毒針,可是也沒有幾根,而蒼冥絕又受了傷,她不可能再讓他受傷.

"總之不論如何,要是葉國公想對我們出手的話,你一定要躲在我的後面."蕭長歌絲毫沒有發覺她話里的不妥,點點頭,沒錯,就是躲在她的後面.

蒼冥絕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那好,我就等著你保護為夫了."

蕭長歌點點頭,表示任務十分艱巨,卻沒有發現話里的調侃意味.

蒼冥絕忍不住在她的頭發上落下一個深吻,揉了揉她的頭發,把她緊緊攬進自己懷里.

馬車緩緩地行駛到了葉府的門口,外面點燃了好幾盞明亮的燈火.

小厮過來幫他們牽馬,並且開了大門.

上篇:第一百四十六章 火熱纏綿     下篇:第一百四十八章 桐城戲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