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四十八章 桐城戲曲  
   
第一百四十八章 桐城戲曲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四十八章桐城戲曲

蒼冥絕扶著蕭長歌下了馬車,明亮的燭火照亮在雪地里,兩人雙雙攜手走到了里面.

里面的院子堆滿了白雪,葉府的管家引著兩人走到南院的一個香樟水榭台,高台建在葉府南院的最高點,底下就是假山流水,不過此時正是冬日,流水已經變成了冰塊.

"沒想到這葉府還有這樣的一種地方,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啊!"蕭長歌挽著蒼冥絕的手驚歎地道,又伸出手捏了捏他的手臂,示意他配合自己.

前面的管家聽見蕭長歌這麼說,也覺得自己臉上有光,連著名的絕世神醫都誇獎的府邸,肯定是一座好的府邸.

"這是二公子閑來無事時命人建築的,說是有重要的客人時就帶到這里來設宴款待,自這香樟水榭台建好之後你們可是第一個被帶到這里的貴客!"管家引以為傲地誇誇自談.

蕭長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這管家……

"原來是葉二公子命人修建的,可見是煞費苦心了."她淡淡回應.

身邊的蒼冥絕面無表情,可是嘴角卻是和蕭長歌相同,有些嘲諷的笑意.

管家的吹噓到了香樟水榭台門口停止,推開了門,葉國公一家人正坐在里面眾說紛紜,中間還坐著剛剛痊愈的葉霄蘿.

她身披一件淺紫色的披風,裹得很緊,臉色有些蒼白虛弱,見到兩人神情有些不自然,不過很快就恢複了以往的神情,一臉平靜地和葉國公站起來迎接兩人.

"冥王,冥王妃,你們來了,快快就坐吧!一路辛苦了!"葉國公站起來寒暄地笑道,把他們帶到了自己所坐的旁邊.

他身側的座位就是專門為了接待蒼冥絕而設的,就連大夫人都只能排在兩座之外,他身側分別坐了蒼冥絕和四夫人,蕭長歌坐在蒼冥絕的身邊,大夫人只排在四夫人的身邊.

雖然這種排列座位不符合規矩,可是大夫人敢怒不敢言,只得乖乖接受安排.

"葉大人設宴款待就是再遠也得趕來."蒼冥絕臉上依舊沒有什麼表情,淡漠得好像什麼都不關他的事.

"冥王說笑了,若不是有冥王妃在,蘿兒的性命恐怕就要葬送在哪群庸醫的手上了,蘿兒,還不謝過冥王妃?"葉國公一拂袖,看向了旁邊的葉霄蘿.

葉霄蘿還在病中,神色並不是很好,二夫人輕輕虛扶了她一把,旁邊的葉云廣也同樣皺眉擔憂地看著她.

"謝冥王妃的救命之恩,蘿兒感激不盡."葉霄蘿的感激是發自內心的,不管蕭長歌給她假死藥有什麼目的,只要不嫁給太子就行.

更何況現在皇上已經下令把她許配給了溫王,也算是幫助她達成了一樁心願.

蕭長歌眉梢微挑,澄亮的雙目如同天邊最亮的明月一樣閃亮:"三小姐別客氣,行醫救人本來就是大夫的宗旨,不管是誰我都會救的."

那個假死藥就讓它成為五個人心底最深的秘密,永遠沒有人知道的秘密.

"爹,冥王妃好謙虛啊!女兒都有些自愧不如了."葉霄蘿低頭笑道.

大夫人還來不及說話,葉國公身邊的四夫人早就已經捂著嘴,趁著上風妖嬈地笑了起來:"老爺,您看看蘿兒比之前更害羞了些呢,妾身記得兩年前的蘿兒非常張揚,風風火火得根本就不像是個女孩子.每個月都要打碎幾個您書房里的花瓶,被您追著滿院打,最後還是云廣過來護著她.說起來還是云廣從小就疼蘿兒."

四夫人把二夫人這個娘親該說的話都說了出來,害的二夫人愣愣地坐著不知所以然.

總算是見識到了四夫人的厲害之處,不僅人長的年輕漂亮,就連說話都十分地厲害.這次葉云廣總算沒有選錯人.

"是麼?沒想到你還記得這麼清楚,柔兒,真是難為你了."葉國公疼惜地拍拍四夫人的雙手.

"葉國公一家和和美美,其樂融融,真是羨煞旁人啊!"蕭長歌雖是巧笑倩兮,可臉上明顯失去了耐心.

她到底是過來干什麼的?難不成是過來看他們一家到底是怎樣親密嗎?

"不敢當不敢當."葉國公低咳了一聲,叫了丫鬟過來:"今個不是請了戲班子過來嗎?拿單子讓冥王和冥王妃點戲."

丫鬟立即去辦了.

"說著說著都忘記點戲了,這次的戲班子可是專門從桐城來的,冥王也知道這桐城可是戲曲之鄉,今個可有的大飽眼福了.

葉國公摸了摸短短的胡子,有些得意地道.

正巧說話間丫鬟已經拿著點戲單子走了上來,率先遞給了蒼冥絕.

他翻了幾頁之後眉頭微皺,又將單子遞給了蕭長歌,讓她點戲.

看著兩人之間的互動,葉國公似乎明白了什麼,眼底暗藏著深深的精光,目光一直徘徊在蕭長歌握著點戲單的手.

里面的很多戲曲她都沒有看過,不得不尷尬地撫額,她在現代沒有常常看戲曲,只有看電影.不過這個點戲單里面的很多戲曲她都聽過,唯有那個沒聽過.

"不如就點這個《觀音山獻蓮》吧!"蕭長歌說罷,把點戲單遞給了旁邊的丫鬟.

毫無疑問,蒼冥絕絕對不會否認她的做法,相反,只要是她想做的事,他還會盡量滿足.

"其他的戲都聽膩了,不如就聽這一曲吧!葉大人覺得如何?"蒼冥絕身子往後一仰,慵懶地說道,不是在征求他的意見,而是直接下發了指令.

葉國公自然不會有異議,點點頭笑著說好.

看著蒼冥絕對蕭長歌的態度,葉國公心里隱隱約約明白了什麼,看來這蕭長歌在蒼冥絕心里的地位還真是不一般.

"王爺對王妃可真好."大夫人感歎了一句,纖細修長但已經不再嫩滑的手撩了撩額際落下來的發絲.

不似她已經人老珠黃,沒有了當年年輕時候的風采,才會被人占了地位,才會讓四夫人有機可乘.

"葉大人對您才是真的好,您是府里的大夫人,誰不敢給您薄面啊!您這麼說可真是笑話我了."蕭長歌臉上淡淡的,大夫人想表達的意思她知道,不過是因為蒼冥絕對她的舉動想要以此刺激一下葉國公.

大夫人還想說些什麼,可是蕭長歌已經把頭轉到了另外一邊,看著身側的葉霄蘿.

她的身邊依舊少不了葉云廣,看著兩人之間的舉動,蕭長歌不禁想到了在現代的時候,和她同一科室的一個醫生也對她一樣好,就像是一個大哥哥一樣,盡管後來他的目的不純……不過她依舊忘不了那種有哥哥一樣的人保護的感覺.

"長歌,吃魚."蒼冥絕夾了一塊魚,將刺挑乾淨後放進了她的小碟子里,還沾上了一點兒她最喜歡的醋.

"你也吃."蕭長歌夾了一塊鹵水豆腐到他身邊的小碟子里.

兩人恩愛的舉動看在讓人的眼里顯得十分礙眼,葉國公依舊笑眯眯的,他看了看身邊的四夫人,沒有說什麼.

突然,香樟水榭台下面猛地綻放出了一個五顏六色的煙花,直沖云霄,在半空中灑出一波又一波的五彩煙火光芒,慢慢地又落了下來,一觸碰到地上那亮光立即又黑暗了下去.

這個就是古代的煙花?

蕭長歌看的目不轉睛,不得不承認這古代的造物能力是很強的,在這里,看一場煙花應該是王公貴胄的享受,平常的百姓應該享受不起.

"喜歡煙花?"蒼冥絕低沉沙啞的聲音響在蕭長歌的耳邊,伸手握住了她纖細的手指.

蕭長歌點點頭,又搖了搖頭,不知道她是喜歡還是不喜歡.

不過看著她目不轉睛地盯著煙花,應該是喜歡的.

煙花盛放沒有多久很快就暗淡下去,香樟水榭台下面是一個很大的庭院,假山矗立在院子的兩旁,點燃了無數根明亮的燭火,一個紅漆木柱的亭子立在假山的外面,旁邊一條羊腸小道直痛隔壁的一處院子.這個是桐城戲曲隊伍專門擺出來的一個舞台,甚是與眾不同.

伴隨著一聲絲竹管弦之聲,慢慢地從羊腸小道里出來一個身著紅色長袍,臉上花著五顏六色彩妝的人.那人頭上戴著金絲長線所制成的冠狀絨帽,手里持著一把金紙包裹起來的金槍,後面垂吊著紅色的尾須,他身子一翻,打了幾個跟頭來到了舞台的正中央.

他率先登場,表演得如火如荼,熱火朝天,一個人將氣氛帶到了最高層.

絲竹管弦聲,琴瑟聲,古箏聲緩緩地由上至下漸漸而起,由弱漸強,聽得十分振奮,可是這聲音里卻飽含了一絲濃郁的殺氣.

上篇:第一百四十七章 感情外泄     下篇:第一百四十九章 戲子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