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戲子殺手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戲子殺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四十九章戲子殺手

蒼冥絕側耳傾聽了一會,沒錯,就是殺氣!

他劍眉緊皺,雙手握了握蕭長歌的手,扭頭冰冷地看了她一眼,又往後看了看,繼而點點頭.

兩人在一起這麼久,蕭長歌也漸漸地能夠猜透他的心里在想些什麼,雙手竟然冒出了一絲絲的冷汗.

該不會真被她說中了,這葉國公的目的不純,在府里設宴款待只是個借口,真正的目的就是為了除掉他們.

"王爺,你看看,這個桐城的戲曲和咱們京城的就是不一樣:"葉國公看的哈哈大笑.

"是,在我們京城在哪里能看到這麼好看的戲曲."蒼冥絕淡淡道.

他側目看著葉國公的表情,若是裝的,那他絕對是心計太深,若不是裝的,就是台下那些人偽裝的太好,瞞過了所有人.

此時,樂器聲正達到一個最高峰.

那種聲音擾人心智,忽高忽低,忽遠忽近,穿梭在每個人的耳里心里.

唱戲的人漸漸地多起來,那手里的金槍刺的越來越重,葉國公慢慢地拍著手,又對旁邊的丫鬟說了一聲:"賞吧!"

那個丫鬟正看的入迷,聽了葉國公的話立即退了下去.

蒼冥絕目光漸漸地凝聚起來,暗歎著葉國公好定力,到了這個時候還能面不改色地叫賞!

紅色,藍色,黑色三種顏色不斷地在台底下穿梭著,看的人眼花繚亂.突然,一個身著紅裝的人縱身一躍,竟然直直地飛到了這個水榭台上來.

一個唱戲的竟然有如此高深的武功,由此可見定是身手不凡.

"參見葉國公,這是在下獻給葉國公的禮物,請葉國公當場拆開笑納."那個聲音非男非女,若是認真地聽來,還是女子味更重一些.

那個人臉上的胭脂很重,五顏六色的塗在臉頰兩側以及下巴,眼窩下面擦了烏黑濃重的胭脂,似笑非笑.

四夫人指尖已經觸碰到了那個禮物盒,從那戲子的手上接過放到了葉國公的手上:"老爺,你就拆開來看看吧!"

原本葉國公就不想拒絕,一聽四夫人這麼說,就更不想拒絕了,連連點頭,接過了那個戲子手里的禮盒,快要拆開盒子的那一刹那,蒼冥絕目光一冷,劍眉緊攏,猛地抬腿踹開了那個禮盒.

飛上遠處的禮盒翻了幾個跟斗,很快就落到了下面的地面上,砸落到了方才唱戲的那個戲台子上.

突然,"砰"的一聲,爆炸的聲音傳遍在整個香樟水榭台里,葉國公錯愕地看著台底下爆炸的那一幕,心里終于明白了過來.

繼而大喊:"來人啊!有刺客!"

蒼冥絕摟著蕭長歌退到了一邊,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看來這些人不是葉國公派來的,還真是後知後覺.

他先按兵不動,看看是什麼情況.

既然那些人會把炸藥遞給葉國公,那就證明他們的想要殺的人是葉國公,他們是安全的.

"爹,你先離開,他們根本就不是什麼桐城來的戲子,而是別人派來的殺手."葉云廣不知道從哪里拿了一只長劍過來,把葉國公護在自己的身後,拿劍指著那群戲子.

香樟水榭台上頓時混亂一片,小厮丫鬟已經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各個女眷都被男人護在身後,想要撤退也撤退不了,只好待在這個台上.

"老爺,老爺你趕緊先走吧,安全要緊."四夫人跟在葉國公的身後,看著底下下去的那個木制樓梯,一邊拽著他.

葉國公怎麼肯下樓梯,要走他也不會先走,身後就是他好不容易失而複得的女人,他推了四夫人一把:"你先下去."隨即拔了旁邊的一把劍,猛地沖向了那群戲子.

四夫人一怔,葉國公已經沖了上去和葉云廣並肩作戰,兩人分別對峙起來,而一邊的葉云琩ㄙ洶j驚,連忙上去護住了葉國公.

其中的一名戲子聲音尖銳地叫了起來,只輕輕地一呼喊,台下頓時出現了幾個戲子,個個手持長槍來到了香樟水榭台之上.

"今天,我就要你們的命!"其中一個戲子說罷,飛速地旋轉起來,筆挺地沖向了葉國公的方向,快的看不清蹤影,只有一抹紅色的影子凌厲地極速而過.

"老爺,老爺小心!"不知道這個聲音是誰,不過卻滿溢濃濃的擔心.

殺傷力很強,出劍很猛,看起來他們不是一般的殺手,而是訓練有素的殺手,像是專門派來對付他們的.

不到一會,葉國公已經被逼的步步後退,左手臂上還被劃了一刀,雖然傷口不深,可是血卻一直往外流著.

葉霄蘿作勢就要上前幫忙,可是身子卻被人一擋,二夫人帶著她躲到了旁邊一株高聳的植物後面.

"蘿兒,你的病情剛好,不要出去,要去就讓娘去."二夫人說罷,整個人已經沖了出去.

可是,那群戲子的要殺的對象根本就不是葉國公,而是被忽略很久的葉霄蘿.待二夫人一離開,一個身著全黑戲服的男子迅速飛到了葉霄蘿的面前,手里的長槍利落地往她的身上刺去.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蒼冥絕飛起手里的一顆石子,迅速地彈到了那把長槍的上面:"他們的目的是葉霄蘿,葉國公只是一個幌子."蒼冥絕凌厲地道.

"葉霄蘿?"蕭長歌愣怔了一會,還來不及說什麼,旁邊一空,蒼冥絕已經消失不見了.

"冥絕?"蕭長歌四處張望了一下,在混沌雜亂的人影之間搜索到了蒼冥絕的人影.

蕭長歌不能坐以待斃,從自己的腰間拿了幾根毒針便沖到了那些戲子的身後,一根烏黑的銀針下去,不過三秒鍾的時間,那個戲子便垂直倒地,口吐白沫.

"長歌,你過來干什麼?趕緊離開!"蒼冥絕分身兩難,只得怒斥.

這個女人這麼不聽話,若是好好的也就罷了,但凡只要受了一點傷,他定不會饒過這些人.

蕭長歌搖了搖頭,又從布袋里拿出了一根銀針出來,揮舞在手上,旁邊的那些戲子殺手根本不敢上前.可就趁著她不注意之時,猛地抬腿踢了她手上的布袋,那些銀針飛落到了台底下.

"找死!"蒼冥絕冷聲道.

飛身一躍到了殺手戲子的身邊,手里藏著一根銀針猛地刺到了那人身上,雙手一用力便把蕭長歌提到了一邊.

"你給我好好待在這里,不准亂走一步,聽見了沒?"蒼冥絕的語氣頗有急促,那股壓制不住的憤怒又快要滿溢出來.

"剛才情急之下不得不那麼做,他們要的是葉霄蘿的命,又敢明目張膽地混進葉府,來頭一定不簡單."蕭長歌擰著眉毛急匆匆地抓著蒼冥絕的手臂.

"放心,他們既然進的來,就不要有出去的打算."蒼冥絕拍了拍蕭長歌的手以示安慰.

此時葉府的侍衛也到了香樟水榭台上,將那群戲子殺手重重包圍,場面十分混亂,這個不大的亭台被包圍得水泄不通,亂糟糟的一片.

余下的戲子殺手大概有七八人,其他的已經倒地,他們准備來個魚死網破,既然取不到葉霄蘿的命,他們也沒有打算空著手回去交差.

"留下一個活的,其他通通不留."葉國公掃了掃自己衣裳的前襟,上面沾染上了些許的灰塵,頗有氣勢地立在原地.

"是."所有的侍衛一齊應道,拔出手里的劍飛速上前.

場面極度混亂,戲子殺手顯然也不是吃素的,兩方撕打在一起.

大夫人被嚇的坐在一旁喘著粗氣,身子哆哆嗦嗦,捂著眼睛不敢看打斗的場景,突然,一只大手猛地提起了她的肩膀,她驚叫一聲.順手拽起了旁邊的四夫人,拖她下水.

僅僅只是一瞬間,她便掉了下來,那個戲子的手被一箭穿了過去,刺出一個小洞.

"來人,給我放箭!"葉國公急促地大吼道,那群人竟然敢抓他的人,簡直不要活了.

話音剛落,一陣箭雨從天而降,打落在那群殺手的身上,侍衛們匍匐著身子,將他們圍成一個圈,好讓弓箭手更加容易就射到他們身上.

待這一陣的箭雨結束,那群戲子殺手已經奄奄一息,身上如同一只刺猬似的,圓滾滾地趴在地上.

"把有氣的給我拖到地牢去,沒氣的拖去亂葬崗."葉國公怒氣沖沖地道,整個人的臉色都不好.

"是誰請來的這群桐城戲子?"葉國公冰冷冷的聲音回蕩在香樟水榭台上.

良久,沒人回答.

周圍一片寂靜,白雪紛飛的聲音仿佛都能聽得見.

蒼冥絕摸了摸蕭長歌的頭,低沉沙啞的聲音在她耳邊說道:"我們回去."

今天的這個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完全不在防備之中,相信家門差點被屠的葉國公應該不會輕易地善罷甘休.

蕭長歌反握住蒼冥絕的手,隨著他走下了台階.

可是,腳步剛剛邁到台階之上,身後就傳出了一聲淒厲悲哀的叫聲:"柔兒!"

一轉身,只見葉國公匍匐在地上,懷里抱著一個身著暗綠色冬服的女子,那個女子的背後有一個大窟窿,此時正不斷地往外流血.

上篇:第一百四十八章 桐城戲曲     下篇:第一百五十章 不治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