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五十章 不治身亡  
   
第一百五十章 不治身亡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五十章不治身亡

血流不止.

在這個濃風狂卷的夜晚顯得非常刺眼,葉國公摟著四夫人.

抖如篩糠的手不斷地握著四夫人的手,那雙許久沒有握過的手漸漸地冰冷起來.

"老,老爺,不要哭……這是,是妾身的命……能陪您這兩天,妾身已經很開心了……所,所以不要為了妾身傷心,不,不值得."四夫人忍著痛苦咬牙說下了這些話,而後一口鮮血猛地噴了出來.

葉國公的臉上沾了紅紅的鮮血,看上去非常可怖,再加上他流下的淚水沖洗著臉上的血,變成了血雨.

"你們,快去把大夫給我找來,快去!"葉國公扯著嗓門大吼著,最後的聲音幾近沙啞和絕望.

周圍的人全部都愣怔在原地,直到他的這一聲大吼才慌手忙腳地無頭蒼蠅似的東奔西走,尋找大夫.

眾人都忘了蕭長歌就是絕世神醫,她屏息甯神,抬起腳步緩緩地走向了葉國公,半跪下身子.

"葉大人,您讓一下,先不要移動四夫人,我幫她看看傷口再說."

"好好好,冥王妃那就麻煩你了,一定一定要治好柔兒啊!"葉國公連連讓開了身子.

蕭長歌以專業的姿勢手法利落地查看了一下四夫人背後的傷口,這個傷口是被戲子殺手的金槍捅出來的,金槍貫穿了心髒,又被拔了出來導致血流不止,這一刀非常致命.

她眉頭鎖的很緊.

"先讓人把她抬進房間."蕭長歌看了看葉國公,比劃了一下,"用竹子套上棉布制作簡易的那種擔架有嗎?"

葉國公點點頭,看向了身邊的小厮:"還不快去辦!"

"你們千萬別碰她,傷口一直在流血,恐怕到最後很不妙,你們誰懂得一點醫術的?到外面去抓點止血藥進來."蕭長歌環視了一周,這里面難道就沒有人會一點單薄的醫術嗎?

葉國公急得額頭上全是虛汗,最後葉云痧艇X來:"我會,我出去抓藥吧."

他高挺的身子停留在蕭長歌的身邊,看起來非常有壓迫感,等她點頭之後,他便立即走了出去.

不知道為什麼,在蕭長歌面前他就只有乖乖聽話的份.

明明就是一個嫁為人妻的年輕女孩,為什麼會有這種魄力.

過了一會,小厮終于把擔架抬了出來,放在地上,兩人攜手把四夫人抬到了擔架上,葉國公一直陪在四夫人的身邊.

由于雪地里比較滑,小厮走的很慢,身後又跟著一堆人,每走一步雪地上排出一溜煙的血跡.

"葉大人,您要做好心理准備,四夫人的傷勢非常嚴重."蕭長歌事先給葉國公打個預防針.

葉國公握著四夫人的手,突然,一種腥膩,粘稠的東西沾到了他的手背上,那種感覺慢慢地滑落到了他的手腕,再是手臂.

鮮血十分刺目,四夫人接二連三地從口里吐出血來,蕭長歌知道吐血的後果,再打算面無表情也難了.

"放下,快放下!都別再動了."她聲音有些急促以及沙啞,"葉大人,你有什麼話趕緊和四夫人說吧,再不說以後就沒機會了."

葉國公身子一震,愕然地看著蕭長歌:"什,什麼意思?"

"已經吐血了……四夫人的情況很不好,傷及心髒,沒辦法救治."她歎了一口氣松開了手.

"怎麼會?你不是絕世神醫嗎?你連差點死去的蘿兒都能救活,為什麼不能救出柔兒?冥王妃,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只要你救出柔兒!"葉國公哀求地匍匐在地上,全然沒有了一個國公的形象.

"我是個大夫,我很希望病人能夠在我手里平安活下來,可是四夫人,我真的無能為力."蕭長歌面不改色,可是卻緊緊咬著唇.

活著到底有多難,蕭長歌體會的真真切切.

或許選擇這個職業就要忍受無數次的生離死別,就要意味著她要有比別人強大好幾倍的心理,在面對死亡分別時才能淡然處之.

她半跪著身子,伸手探了探四夫人的鼻子,又按壓了心髒,已經沒有了呼吸與心跳,可以確定死亡.

"四夫人已經逝世了,節哀."蕭長歌低沉著嗓音,任何人都能聽出她聲音里的悲哀與蒼涼.

葉國公腳步踉蹌了一下,所幸身後的葉云廣及時扶住了他,不然便要重重地摔在雪地里.

"怎麼,怎麼會?"葉國公猛地閉了閉眼,渾身顫抖.

這麼多的血,這麼大的一個傷口擺在他的眼前,看起來就很痛,葉國公站的筆挺,任由誰都叫不動他,好像變成了一座石像.

沒人發現在這個現場少了一個人,那人早就已經離開了,尤自躲在房間里瑟瑟發抖.

風雪交加,鵝毛似的從天空中飄落下來,落在四夫人的身上,一大片的白雪將她身上落下來的血跡掩蓋得一干二淨,方才那種恐怖的血又變成了冬日里的雪景.

葉國公跪在雪地里,黑色的大斗篷披風將他整個人都包裹起來,旁邊的人試圖去拉他,被他一手甩開.

"長歌,我們回吧."蒼冥絕拉住她的手,將她整個人攬在自己懷里,溫暖的懷抱怎麼也暖不了她冰冷的身體.

她不是個沒心沒肺的鐵人,雖然見多了生離死別,可是卻從來沒有一次像今天這樣難受.她身為一個大夫,又被授予了絕世神醫的稱號,卻救不活一個人!

"身子怎麼這麼冷?"蒼冥絕目光頓時嚴肅起來,握著她的雙手使勁地搓揉著,再往上,她的身子也一樣地冰冷,並且冒出了涼涼的冷汗.

"我沒事."蕭長歌艱難地道,死死地咬著下唇.

"都這樣了還說沒事?"蒼冥絕語氣不善,心里全是怒氣.

看著這樣強撐的她,蒼冥絕伸手將她橫抱起來,她一怔,雙手緊緊地環上了他的脖頸,他的懷抱很寬大很溫暖,她臉上有些疲憊,躺在他溫和寬廣的懷抱里漸漸沉睡下去.

蒼冥絕知道她是因為救不了四夫人而愧疚,她的外表看似堅強堅硬,可是內心特別火熱.她渴望用自己的醫術救更多的人,所以當自己救不了人的時候,她心里的那道坎就連她自己都過不去.

輕輕地將她放在床上,以為她已經睡著了,可是快離開之時,手腕卻被她抓住,一轉身便看見淚眼朦朧的她.

"四夫人死了."她輕輕地喃喃.

蒼冥絕重新坐下,把她的身子攬進懷里,她的頭緊貼在他的胸膛上,就好像一個剛剛找到家的人.

"是,但是這不關你的事,生死由天不由你,這不是人力可改的.乖,睡上一覺,然後把什麼都忘掉."蒼冥絕輕拍著她的肩膀,低沉的嗓音不斷地盤旋在她耳邊.

"可是,她在我手上的時候還好好地活著,是我動作太慢了才會導致她……"蕭長歌悶著聲音,這是她來到這里的第一個失誤,還沒有下手就死亡的失誤.

"長歌,你聽我說."蒼冥絕扶住她的肩膀,聲音威嚴端肅地道,"這不是你的錯,我們不能決定生死之事,就算你是個大夫也不能,聽清楚了嗎?"

渾潤凌厲的聲音句句充斥在蕭長歌的耳邊,這幾句話打醒了她,她只是個治病的大夫,並不是個救人的大夫.

"我知道了,只是眼睜睜地看著一個生命流逝有些心酸罷了."蕭長歌悠悠道.

她掙脫開他的懷抱,翻個身躺到了床的里面,背對著蒼冥絕,蒼冥絕俊朗的臉容劍眉緊擰著,無可奈何地看著蕭長歌.

"睡吧,睡醒了就好了."他拉了拉被子,蓋住她的肩膀,將她披散的長發撩開,看了幾秒鍾,收回目光.

事情一定不是這麼簡單,明明他們的刺殺對象是葉霄蘿,為什麼最後會變成四夫人?難不成是殺錯人了?

蒼冥絕目光漸漸地凝結起來,冰冷地看著前方,不論是誰,只要傷害到了蕭長歌,他就不會輕易放過.

上篇:第一百四十九章 戲子殺手     下篇:第一百五十一章 太子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