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太子得用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太子得用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五十一章太子得用

又是一夜難眠.

天色微微地亮了起來,外面朦朧的雪天染白了整個大地,黑色的屋頂瓦片上,院子里栽種的紅梅上,長廊的欄杆上無一不是白雪皚皚.

覆蓋了整片大地,冰凍了千里流水,寒冷了每個人的身體,這個深冬比以往更加難熬,更加寒冷.

蕭長歌淡妝素裹地出了門,外面的冷風夾雜著微雪拂面而來,讓她不禁瑟縮了一下.

"王妃,披上披風吧!"魅月的腳步緊隨其後,手里捧著一件厚重白色絨毛披風,匆匆地追趕上蕭長歌的腳步,把披風披到了她的身上.

頂著兩個黑眼圈的蕭長歌回頭,背上一沉,披風已經披上了她的肩膀,尤其溫暖.

"雪又大了,什麼時候這雪能停?"蕭長歌思緒萬千,伸出手放在外面的雪花上.

"現在是大雪,估計以後的雪會越來越大."魅月答道.

蕭長歌點點頭,正准備往前走去,迎面而來一個身著暗紫色朝服的蒼冥絕,他身披著同色的披風,挺拔而立的身姿讓他看起來冷傲不可侵犯,周身飄散著白雪讓他整個人都融入進了一個冰天雪地里.

"長歌,我要進宮一趟,父皇臨時召見可能是說昨夜葉府的事情,估計要晚一點回來,午膳和晚膳要好好用,我已經吩咐了廚房多做幾樣你愛吃的,閑了就在院子里賞賞花,別到處亂走知道嗎?"蒼冥絕威嚴肅穆地道,見她點點頭才轉身看向了旁邊的魅月,用眼神示意她照顧好蕭長歌.

"乖一點."蒼冥絕輕柔說罷很想再輕輕她光潔的額頭,可是礙于魅月在場也沒有什麼舉動,大步流星地出了正院的門.

"王妃,我們去用膳吧,早膳已經布置好了."魅月攙扶著蕭長歌來到了正廳,里面布置著她一人份量的早膳.

"今天早上葉府有什麼動靜嗎?"蕭長歌坐定之後問道.

魅月端著一盅桂圓紅棗蓮子粥上來,一面答道:"回王妃,他們除了請法師進府之外就沒有什麼動靜了."

她一早就聽說了昨夜有刺客闖進葉府刺殺了四夫人的事,心里一陣後怕,所幸那些刺客沒有傷到蕭長歌.

葉府已經請了法師來誦經,沒想到葉府終究避免不了這一場白事,救回了葉霄蘿,卻讓四夫人命喪黃泉.

蕭長歌壓抑著心里的不痛快,一口一口地往嘴里送著粥.

蒼冥絕進了禦書房,里面如他所料,已經聚集了葉府一家人,溫王和太子,剩下的就是太子.

他們三人之間的淵源頗深,蒼冥絕不覺得自己和他們之間有什麼關系,僅僅只是昨夜留在葉府吃了一頓飯,緊接著遇到了刺客而已.

"兒臣參見父皇."蒼冥絕步履挺拔地走到了正中間,行了一禮.

嘉成帝揮了揮手,示意他起來.

旁邊的溫王恭敬守禮地叫了他一聲四哥,他又和太子以及葉國公打了個招呼.

"你們應該都已經知道了葉府昨夜出了刺客的事情,並且刺殺了四夫人,害的我們皇家的顏面盡失.所以今天是想問問你們的看法."嘉成帝端正肅穆地道.

葉國公一直立在旁邊沒有說話,身上裹著一件白色的厚重披風纏的很緊,瘦弱的骨干看起來就像是經曆了無數的風霜雨雪似的.這次的打擊似乎比葉霄蘿給他的打擊還要大.

"太子,你來說."嘉成帝見沒有人開口說話,點名指向了太子.

太子這幾日一直閉門不出,大家都以為他被葉霄蘿退婚而情緒低靡,不願意出門見人,就連早朝都沒有經常去上.實則,只有他們幾個知道內幕.

"父皇,依兒臣所見,這件事情沒有這麼簡單,這次的刺殺事件一定是有人密謀許久的,否則不可能會假扮成桐城的戲子專門來為葉國公唱戲,從而刺殺了四夫人."太子上前一步道.

"就是說,這件事是有人早就謀劃好要刺殺葉四夫人的?"嘉成帝眉頭擰的很緊,聽著他的分析,這件事情也有了源頭可以尋覓.

溫王前額際烏黑的發絲慢慢地滲出了微微的冷汗,他的雙手攏在衣袖里緊緊攥著雙手.

"如果兒臣沒猜錯應該是的,父皇,當下最好的辦法就是把那些戲子抓起來拷問……"太子話至此處,就被蒼冥絕打斷.

"不,兒臣認為此方法不可行."蒼冥絕上前一步和太子比肩而立,"父皇,每個殺手組織都有他們的方法,他們是不允許任務失敗的人活下來.就算是抓到了他們也拷問不到什麼.並且兒臣認為,他們的目的並不是葉四夫人."

上座的嘉成帝目光更加冷冽起來,聲音渾厚里帶著怒火:"那他們的目的又是誰?"

蒼冥絕點點頭:"事發的當晚我也在葉府,因為長歌救了葉三小姐,所以葉國公在府內設宴酬謝,當晚請的戲班子是桐城來的,這不定這些殺手也是桐城的,說不定只是冒名頂替了桐城的戲班子混進了葉府.而且他們的目的非常明確,刀刀致命,且步步都逼近葉霄蘿的方向."

當時他看的真真切切,也是從那個時候起,他心里面已經大概知道了是誰想要置葉霄蘿于死地.所以他更不能讓他們得逞,否則前面的努力全部白費.

"皇上,這件事微臣不想再提起,不管是誰刺殺了四夫人,微臣都不想去追究,畢竟人死不能複生,微臣只想讓四夫人安安靜靜地離開."許久沒有開口說話的葉國公終于忍不住開口了,他樣子十分低沉.

"葉國公,你要想清楚來,"嘉成帝對于他的舉動十分不解."微臣多謝皇上的好意,微臣現在只想馬上回府送四夫人最後一程."葉國公躬著身子,垂著頭,聲音十分消沉低靡.

"這關乎朕皇家的臉面,朕不可能讓凶手逍遙法外,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朕不可能開這個先河."嘉成帝臉色肅穆地反駁了葉國公的說法.

既然是皇帝發話,就沒有人能夠反駁,蒼冥絕已然率先開了口:"父皇,依兒臣來看,葉大人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回去送葉四夫人一面,至于凶手,都已經被就地正法了,兒臣和葉大人的看法一致."

嘉成帝似乎沒有想到蒼冥絕會這樣說,氣的雙目圓睜.自從蒼冥絕的腿傷恢複之後,就一直是他最得意的皇子,可是如今卻說出這麼一番與他想法相悖的話,實在讓他生氣.

"溫王,你怎麼看?"嘉成帝瞥了一眼站在角落里一言不發的溫王.

一直沒有出聲的溫王正好引起了他的注意,近日來他和葉霄蘿的事情鬧的滿城風雨,人盡皆知.現在又正好把葉霄蘿許配給了他,以後都是一家人了.

溫王似乎沒想到嘉成帝會在這個時候問及他這件事,恍然抬頭,拼盡全力地穩定自己的心情,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前面.

"父皇,兒臣,身子不舒服,這件事兩邊都有道理,兒臣,兒臣覺得都可行."溫王垂頭.如今,葉國公和蒼冥絕意見相同,那麼他可用的人就只有太子了.

"太子,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辦了,十天之內朕要知道那群殺手到底是誰派來的,有什麼目的."嘉成帝吩咐道.

在太子看來,這件事是他得到嘉成帝寵愛非常重要的一步,如果他查到了是誰刺殺了四夫人,那麼他就有可能重拾嘉成帝的寵愛,何樂而不為.

若是失敗了……沒有失敗這一說,這件事情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兒臣領命."太子嚴肅道.

安排完了這一切,最先離開的是葉國公.

而溫王一秒鍾也待不下去,身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冷汗,匆匆告別之後離開了皇宮.

剩下的唯有太子和溫王,兩人並肩走在禦書房外面的路上,大雪緩緩地飄灑在他們的身上,腳下就是厚重的白雪.

"恭喜大哥,這次父皇很看好你啊!"蒼冥絕笑道.

太子笑了笑:"只不過是恰好猜准了父皇的心思而已,哪里是看好,說到這個,父皇最近提起最多的就是四弟你了."

蒼冥絕嘴角拉起一個淺淺的弧度,"大哥謙虛了,我不過是因為腿傷好了才能常常來向父皇請安."

上篇:第一百五十章 不治身亡     下篇:第一百五十二章 人情世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