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五十二章 人情世故  
   
第一百五十二章 人情世故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五十二章人情世故

自從蒼冥絕的腿傷好了之後,嘉成帝更加看重的反而變成了他,太子在他的心目中辦事能力還差強人意.

這次能得到偵查戲班子刺殺事件的查案權,就意味著他已經被嘉成帝看重.

"四弟,這次你的想法可真是錯了,我們皇家威嚴不可侵犯,如果每個人都把我們當成了想殺就殺的人,那豈不是太過愚昧了?"太子挑眉看著蒼冥絕.

"大哥,你說的沒錯,賊是要抓的,但是既然葉國公覺得沒有必要再追查下去,又想要回去看看葉四夫人,也不是不可以."蒼冥絕反問道.

外面的雪漫天飄灑,兩人的長靴踩在厚重的雪里,發出"吱吱"的聲音,太子的一聲嗤笑淹沒在這走路的聲音里.

平日陰狠毒辣,足智多謀的蒼冥絕竟然也會說出這種話來,真是讓他不屑一顧.

"四弟,你果真這樣認為?"太子冷冷一笑,只是那雙桃花眼里的冷光似乎要與這雪爭鋒.

"是,我認為還是不要繼續追查得好,我們應該尊重葉國公的心情."蒼冥絕依舊保持著方才自己的言論.

太子仰頭看了一眼天空,陰沉灰黑的天色顯得尤其朦朧,一大片的冰冷雪花不斷地降落下來,灑滿了兩人的身上.

太子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冷笑.

兩人已經走到了宮門口.

屬于皇子的馬車一律不得進入皇宮的正宮之處,只能停在二層外宮後面,就連隨身的侍衛都只能隨著馬車等在外面.

江朔此時已經牽好了馬,一見到蒼冥絕的身影出來就立即迎上前去.

兩人的心思各有不同,就連想要的目的也是不同的,唯有一樣東西是相同的,可是這樣東西恰巧是最不能讓人分享的東西.

"江朔,我們回府."

江朔應了是,駕了馬車,緩緩地離開了皇宮.

馬車顛簸得很厲害,蒼冥絕靠在馬車上閉目養神,腦海里全部都是太子方才說的話,嘴角輕揚起一陣弧度.

太子冰冷的目光掃在他的馬車上,眼神陰惻.

蒼冥絕,遲早有一天你會是我的手下敗將,你且等著看.

這次就是最好的證明.

天色漸漸地陰沉下來,蕭長歌看了看外面陰沉的天色,蒼冥絕還沒有回來,該不會發生什麼事了吧?

"王妃,不要擔心,王爺馬上就會回來了."魅月看著她來回走動的身影忍不住在她的身後說道.

蕭長歌正在長廊上無聊地把玩著欄杆上的雪花,忽聽魅月這麼說雙眼有些驚訝地看著她:"你怎麼知道?"

魅月捂著嘴緩緩地笑了起來,有些故作神秘地道:"因為,每當王爺這個時候都會回來啊!"

這個時候?蕭長歌看了看外面陰沉的天色,現在是黃昏時候,每當這個時候蒼冥絕都會回來?

她在腦海里不斷地回憶著蒼冥絕回來的時辰,好像只要他出去,每天晚膳之前都會回來.

"魅月,你觀察得可真仔細……"蕭長歌想了想也是,猛地轉頭才發現蒼冥絕不知道什麼時候立在了她的身後.

他身上的暗紫色披風已經沾染上了白白的雪花,絕美的臉龐上出現了紅潤的顏色,他身材挺拔,亭亭玉立地站在不遠處,看了一會才慢慢地走近了蕭長歌的面前,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頭發.

"什麼觀察得很仔細?"蒼冥絕低沉沙啞的嗓音出現在她的耳邊.

"沒什麼,魅月這丫頭跑的可真快,皇上和你說了什麼?"蕭長歌摟住蒼冥絕的手臂搖晃著.

蒼冥絕低下頭就能看到她的頭頂,挽起來的秀發隱約可見輕微的雪花痕跡,他伸手將那雪跡掃走,攬著她往正廳走去.

"不過是說那天晚上的事,葉國公並沒有打算追究出凶手,而是選擇息事甯人."蒼冥絕把這一點反常列在心里,暗自思索著.

"息事甯人?"蕭長歌面上十分驚訝,"我們去葉府的時候看得出來四夫人是非常受葉國公的寵愛,為什麼葉國公不找出凶手反而要息事甯人呢?"

蒼冥絕攬著她進了正廳,里面的爐火燒的正旺,霎時間熱氣往上湧,讓兩個人都身心舒暢.

"不願意追究的原因可能就是那群殺手讓他忌憚,或者是他知道了幕後主使人是誰,而不願意去追究.總之,這件事情一定有貓膩,不管是葉國公還是那群殺手."蒼冥絕步步清楚地分析著.

和這件事情掛鉤的不僅僅只有那群戲班子,更多的是幕後的那人.

蕭長歌柳眉微皺,咬著下唇思索了一會:"那幕後主使人是我們之間的人?你已經猜到了?"

嚇……到底是誰敢正大光明地在葉府里面刺殺,竟然不顧葉府和皇上的關系刺殺了一個人,而且那人還是葉國公最愛的一個小妾.

蒼冥絕眼神漸漸地凝聚起來,狹長的眼眸充斥著冷漠銳利,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就是他沒錯.

"這還不好說,不過這件事情我不會去參與,我已經把事情推給了太子,一面是不願意追究的葉國公,一面是什麼都不說的溫王,看他怎麼在兩人之間周旋."蒼冥絕聲音里透著一股濃濃的冷意,冰冷刺骨.

"那皇上豈不是會更加信任太子了?"蕭長歌目光中有些擔憂,本來他們得到嘉成帝的重用就已經很難,如今這件事情再交給太子去辦……

看著她癟嘴憂思的樣子,蒼冥絕不禁伸出手在她的額頭上彈了一下,她立即用手捂住了額頭,語氣里頗有些嬌嗔:"你干什麼?痛!"

"你這腦袋里都在想些什麼?這是一塊難啃的骨頭,太子若是辦好了也就罷了,若是辦不好有的他受的."蒼冥絕重新環住了她的身子.

他眼神銳利非常,可那張臉卻絕美得有些妖嬈,蕭長歌非常驚歎那時候拆了紗布之後的他,那臉簡直美的無與倫比.

"這幾天在府里是不是很悶?想不想出去走走?"蒼冥絕低低的嗓音在她耳邊詢問道.

蕭長歌忽而抬起了頭,正好看到他有些微微胡渣的下巴.

"還好還好,你最近比較忙,重得皇上的重用並不是很容易,一定要好好地把握這個機會,等手上閑下來的時候我們再去好好玩玩."蕭長歌知道他最近的事情很多,但是他又不想忽略了自己.

"長歌,等這件事情忙過之後,我定帶你游曆大江南北,走遍整個蒼葉,再去鄰國走走.以後我們會一直在一起,一起走到老."蒼冥絕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從他的充滿了光芒的雙眼里就可以看出他的期待.

他真的很想跟自己白頭到老,自己的心情也是一樣的,只是上天會讓他們如意嗎?

"好,我等著."蕭長歌堅定地點點頭.

外面的天色漸漸地昏暗下來,冬日的夜晚總是來的特別快,每家每戶早早地就燃上了蠟燭,點燃了一室溫馨.

只是遠遠地看去,只有一個門窗里面暗淡無光,什麼都沒有,似乎點燃一根蠟燭對于她來說都是一種驚恐.

"大夫人?大夫人您在里面嗎?老爺請您用膳了."金玉敲了敲門,沒有聽見里面有什麼動靜,耳朵湊到了門上,還是沒有聲音.

從昨天晚上四夫人被刺殺了開始,她就把自己關在里面,一個人待了一個晚上,什麼都沒用,任憑金玉怎麼叫都沒人搭理.如今已經是第二天的黃昏,再不出來用膳就算是鐵人也受不了.

金玉又重新敲了敲門,把剛才的話複述了一遍,可是里面依舊沒有任何的聲音,她有些憂心地來回轉動著.

不知道該不該找人來把這扇門給踢開,金玉急得團團轉,可是她又不敢私自闖進去,生怕驚擾了大夫人會受到懲罰.

金玉有些疑惑地張望了兩下,正打算離開的時候,里面突然傳來了大夫人的聲音:"進來."

那聲音就像是冬日里的寒冰一樣.

推開門,一陣冰冷的空氣吹來.

里面很暗,火爐蠟燭都沒有點燃,金玉邁著緩慢的腳步一步步地走到了里面,那冰冷的空氣讓她有些微微瑟縮.

"大夫人,您在哪里?"金玉的聲音放的很輕,腳步特意放得很輕,由于看不見東西,她摸著木柱來到了桌子邊上.

"我在床上,不要點蠟燭,走過來."大夫人的聲音有些低靡,在這個冰冷的黑夜顯得有些可怕.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讓點蠟燭,但是金玉也不敢拒絕,應了是,慢慢地走到了床邊.

"大,大夫人您是在這里嗎?"金玉的聲音有些微弱的顫抖,雙手漸漸地摸到了床邊.

可是她的手一碰到床邊的絲綢幔帳,就猛地被人抓住.

"大夫人,大夫人你怎麼了?"金玉的聲音里有些哭腔,畢竟她只是個年紀不大的丫鬟,也是頭一次遇到這種事情.

上篇:第一百五十一章 太子得用     下篇:第一百五十三章入葬祖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