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五十三章入葬祖陵  
   
第一百五十三章入葬祖陵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五十三章入葬祖陵

她的手被大夫人緊緊地握在手里,絲毫沒有松懈.

大夫人的氣息有些急促,就差沒有將她也拖到床上.

"你說,外面怎麼樣了?四夫人她,她在哪里?"大夫人的話有些心驚膽戰.

她急促的聲音在黑夜里顯得非常驚悚,金玉瑟瑟發抖但是不得不強撐著自己的身體,頭搖的撥浪鼓似的:"沒有怎麼樣啊!四夫人已經放進棺木里了,過不了多久就要下葬了.大夫人,您您擔心什麼呀?"

為什麼大夫人這麼擔心四夫人的事情卻不願意出房門?金玉滿心的疑惑,難道是害怕?可是葉三小姐那時候也沒見過她害怕啊!

"下葬?什麼時候下葬?你怎麼知道的?"大夫人的神經有些不對勁,自從那個晚上回來,她就茶飯不思,滿心里只有那個晚上四夫人流血不止的窟窿.

那個窟窿就像是一汪泉眼似的,不斷地從里面流出了血液來,她連滾帶爬地回了房間,把自己鎖在房間里面就是一天一夜.

"奴婢,奴婢知道啊,全府的人都知道啊!"金玉總覺得大夫人和之前不一樣了.

大夫人點點頭,枯槁有些蒼涼的雙手緊緊地抱住了自己懷里的被子:"出去出去,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別人,就說我身子不舒服要在床上休息."

只要下葬就好,下葬就好.

等熬過了這一段的風波,就再也沒有人和她搶葉國公的寵愛了,她便可以一個人獨占鼇頭,在這個葉府里呼風喚雨.

"大夫人,您要不要吃點什麼,您已經一個晚上沒吃東西了,您不餓嗎?"金玉臨出門之前看著神經兮兮的大夫人,還是忍不住多嘴問了一句.

可是里面沒有傳來任何的聲音.

"出去."

金玉不敢再多做停留,步履匆匆地迅速離開了這個略帶怪異的房間.

待她出去之後,大夫人披頭散發地從被子里探出一個頭來,那雙皺紋斑駁密布的眼睛打探著周圍的環境.

突然,一個人影從窗外走過,很快就沒入旁邊的拐角處,只是這一個輕微的人影動作就把她嚇得不輕,連忙從被子里爬了出來,跪在床上磕頭.

"我不是故意要推你出去的,是你自己要站在我的前面,要找人也不要找到我的頭上,快走開走開!"大夫人一邊磕頭一邊念叨著.

不一會,外面的沒有人影走過,一切都恢複了原來的樣子.

三日後,葉四夫人正式發葬.

嘉成帝表示慰問之情讓太子和眾位皇子都去了葉府為葉四夫人送行.

蒼冥絕和蕭長歌身著白色的葬禮衣裳立在葉府正院的兩旁,兩人的臉色都不是很好,尤其是蕭長歌.

原本就因為沒有辦法救出葉四夫人而愧疚的她,此時選擇了不再看正廳里擺放的漆黑的棺木,低著頭一言不發地看著地上的皚皚白雪.

"長歌,看著前面.很多事情或許都沒有那麼如意,但是我們要選擇面對,而不是一味逃避,你不是這樣的人我知道."蒼冥絕從厚重的絨毛衣袖下伸出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

蕭長歌的頭緩緩地抬了起來,清澈澄江的雙眼緊緊地盯著蒼冥絕,她的這雙眼睛就是她全身上下最大的亮點.純潔澄淨的感覺讓人對她生不出一絲的懷疑,並且讓人有了想要保護她的欲望.

這樣一雙眼睛的主人該是一個怎樣的人啊!蒼冥絕心里感歎,不就是自己眼前的這個人嗎?

"長歌,等你學會了怎麼樣控制自己的心情,你就會無所畏懼."蒼冥絕堅定冰涼的聲音不斷地回響在她的耳邊.

她還不夠堅強,內心還不夠堅硬,她還沒有披上一件銳利的所向披靡的鎧甲,不過總有一天,會的.

"我知道."蕭長歌深吸一口氣,那雙澄澈的雙眼終于看向了正廳里的那個黑色的棺木.

而站在她對面的太子顯得越來越意氣風發,雙眼無時不刻都在蕭長歌的臉上來回掃著,那雙眼睛里的光越來越邪魅.

葉霄蘿立在最里面,葉府頻發的事情顯然讓她有些接受不了,她的臉色依舊蒼白,盡管有旁邊的葉云廣一直保護著她,可是她還是高興不起來.

此時,法師的誦經已經結束,伴隨著一聲的葬禮用語高起,已經有人把棺木抬了起來,隨著悲傷鑼鼓的聲音慢慢地走向了大門口.

接下來就是上山入葬,葉府的祖陵墓是在皇陵的旁邊,因為葉家祖先和蒼家祖先的關系才能讓兩家得以連的這麼相近.而葉四夫人是小妾,按理來說是不能葬入祖陵墓的,可是葉國公對她寵愛優過她人,特意向嘉成帝請旨要將她葬入祖陵,嘉成帝二話不說就同意了.

待他們離開以後,前來祭拜的人都在府里隨著剩下來的法師敬香點燭,蒼冥絕不想多待,便擁著蕭長歌出了葉府大門.

"四弟怎麼這麼著急就離開了?"太子的聲音突然響在兩人身後,不過一會便和他們並排站在一起.

"禮已結束,便不想多待,大哥又怎麼出來了呢?"蒼冥絕反問道,一雙劍眉英朗俊逸地上挑著.

兩人劍拔弩張.

"最近一直在追查刺客的這件事,昨夜剛有了一點眉目,現在要趕回去.真羨慕四弟和四弟妹的清閑啊!"太子淺笑安然,臉上的表情絲毫不像是一個忙的徹底羨慕清閑的人.

"人啊就是不能給自己太大壓力,鐵人也需要釋放的放松,太子您小心太過忙碌容易長皺紋哦!"蕭長歌笑彎了眼睛,澄澈明亮的眼睛里有一絲絲的調皮感覺,太子不禁有些看懵了.

白雪微微地飄灑在她的身上,現在的她就如同一個白雪精靈一樣純潔飄渺,好像只要一走動就抓不住似的.

"皺紋?我不怕這種東西……"太子嘴上笑意盎然,還想繼續說下去的時候猛地被蒼冥絕打斷.

"太子既然有事,那我們就不打擾了."蒼冥絕臉色有些陰沉,對他說罷,人已經牽著蕭長歌離開了.

該死的,竟然用那樣的目光看著太子,不知道對面的是一只狼嗎?隨時都有可能把你吞下肚子不吐骨頭.

蕭長歌的手有些微微的痛意,不知道自己又怎麼惹到了他,非得把她的手抓的這麼緊,難道又是因為自己和太子說話嗎?也太小家子氣了吧!

"又忘記我和你說過的話了?"蒼冥絕目光有些陰冷,聲音也是涼颼颼的,不由得讓蕭長歌身上一震.

"不就是說句話而已?"蕭長歌不禁撇嘴.

蒼冥絕的面孔冷峻下來,劍眉微皺,嘴唇抿成一條線,有種蓄勢待發的怒火.

見多了他快要發火的樣子,蕭長歌見勢很快扭轉了乾坤,緊緊地握住了他的手臂,踮起腳尖在他的臉上輕輕地印下一個吻.

蕭長歌能清楚地感覺到他的身子一震,隨即渾身僵硬起來,他的這種反應讓她非常有成就感.

"不生氣了吧?不生氣了吧?"蕭長歌眉毛挑的彎彎的,一雙亮晶晶的眼睛顯得非常美麗,就像是天上的一顆新星.

蒼冥絕的心都快要被融化了,如果不是在葉府的門口,他一定要狠狠地吻她.

"這一次就暫且饒過你,不能再有下一次了."蒼冥絕狠狠地警告道.

他難以想象如果沒有了她,他以後的日子要怎麼繼續下去.

兩人走在雪地里,兩旁的街道上空無一人,顯得十分空曠,高牆上面的白雪皚皚落了下來,鋪蓋在青磚高牆之上.

"這雪好厚啊!"蕭長歌拖著蒼冥絕的手臂,慢慢地踩在雪地上,他們一路走來身後都有他們四個深淺不一的腳步.

"要抱嗎?"蒼冥絕忽而轉頭冷冷地問她.

"什麼?"蕭長歌一時之間聽不清楚,話音剛落,一只大手已經穿過了她的腰身,天旋地轉之間她已經被他橫抱了起來.

原來他說的是要抱嗎?

蕭長歌很想捂面逃走,幸虧這里沒有什麼人.

可是這個懷抱真的很溫暖,她緩緩地環住了他的脖頸,頭緊緊地埋在他的胸膛里面,氣息有些不穩當,臉頰紅紅的.

"別動來動去的."蒼冥絕的氣息平穩,絲毫聽不出來他有什麼的不對勁.

她簡直就是在玩火!

蕭長歌點了一下頭,埋在他的胸膛里一直沒有抬頭,聽著他強勁的呼吸聲覺得十分有安全感.

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猛地抬頭問道:"快快放我下來,你的腿沒什麼事吧?"

原本是一副十分安靜悠然的雪地美景,被她這麼一說,蒼冥絕的臉色頓時黑了下來.

"我的腿好著呢!本王自己的王妃難不成還抱不動."蒼冥絕陰惻惻地說道.

上篇:第一百五十二章 人情世故     下篇:第一百五十四章 擁香樓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