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五十四章 擁香樓外  
   
第一百五十四章 擁香樓外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五十四章擁香樓外

蕭長歌趴在他的懷里,很不爭氣地笑出了聲.

"笑什麼?"蒼冥絕聽著她的笑聲疑惑不解,有什麼好笑的?

"沒有什麼,只是想著能被你這樣一輩子抱著也挺不錯的."蕭長歌甜甜的嗓音沁入心脾,聽在蒼冥絕的耳里舒心潤肺.

她很難得才說這麼一兩句煽情的話來,蒼冥絕十分受用,一路上嘴角都掩飾不住笑意,絕美的臉容上透著濃濃的光彩.

路口轉角出去就是京城的正街,兩人已經聽到了大街上小販的叫賣聲不絕于耳,在這個冬日里顯得尤其振奮.

"放我下來."蕭長歌見馬上就到了正街,連忙說道.

蒼冥絕看了她一眼,把她放了下來,兩人一齊走到了外面的正街上.

"你看,冰糖葫蘆."蕭長歌指著那個小攤販抬著的一個稻草似的東西,外面插著很多的冰糖葫蘆,有些興奮地叫道.

上次出來的時候有試過老京城的冰糖葫蘆,味道非常正宗,回府的時候就非常想念,這次終于有機會出來再品嘗一次了.

"那東西不好."蒼冥絕皺著眉頭,"京城有一家酒樓也有做這個的,我們去那里吃.或者讓我們府里的廚子做給你吃."

反正就是不要這個大街上的冰糖葫蘆.

蕭長歌無奈地瞥了他一眼,精致小巧臉蛋皺成一個包子,略過那個賣冰糖葫蘆的小攤販,繼續尋找下一個目標.

"長歌,別亂跑."蒼冥絕看著她筆挺前進的身影有些焦急地跟著她上前.

可是話音剛落,眼前一群身著清一色黑色長裳的男子凶神惡煞地疾步走了過來,兩側在外面的男子猛地推開了馬路中間的行人,怒氣沖沖地道:"都走開點走開點!"

行人被他們用力推搡得東倒西歪的,蕭長歌正好站在行人的中間,順著她們倒下來的力氣匆匆後退了兩步,身後突如其來一只大手迅速地扶住了她.

她一回頭,只見蒼冥絕一臉怒火冷漠地盯著她看,狹長的眼眸里充滿了警告.

"跟著我."蒼冥絕冷著聲音,拉起了她的手跟著那群凶神惡煞的男子走去.

那群人不像是普通的侍衛,而是訓練有素的士兵,可若是國家訓練出來的士兵絕對不可能在大街上推搡老百姓,唯一的可能就是這群訓練有素的人是江湖中的人.

"那些人到底是什麼人?怎麼在大街上這麼凶神惡煞的?"蕭長歌低聲問道.

蒼冥絕挺拔的身子走在前方,不過他的手卻緊了緊,兩人穿過洶湧的人群走到了那群黑衣人的身後,直到他們逼近了擁香樓的門口.

"擁香樓?他們來這里做什麼?"蕭長歌不禁疑惑地問道,擁香樓是個尋花問柳的地方,難不成這群黑衣人也要進去?

"別說話,看看動靜再說."蒼冥絕眉頭微皺,一只手攔在蕭長歌的前面,目光緊盯著外面來來往往的人群.

"你就是這擁香樓的媽媽是吧?去把錦瑟找出來,有人要見她."帶頭的那個黑衣人來者不善地凶狠道.

這人的氣勢倒把老媽媽嚇了一跳,她開這個擁香樓數十年,周圍一片的男人和她的關系都一片好,可是這幾個人倒不像是來尋花問柳的,反而像是來尋仇的.

"各位爺,有事里面請,不知道各位爺找錦瑟姑娘做什麼呢?是想聽小曲?還是尋歡呢?"老媽媽用手里的繡帕捂著嘴歡實地笑了起來.

可是那個為首的黑衣人卻迅速利落地抬起手里的長劍,劍鞘迅速出擊,還未看清楚就已經甩到了那個老媽媽的臉上.

幾乎是一秒鍾的動作,快的如同一道閃電,那個老媽媽臉被打的一歪,忽而低頭吐出一口血水出來,捂著被打的臉,歪歪扭扭地立在原地神色不清.

"去把錦瑟叫出來."那個黑衣人又重申了一次方才說的話,陰冷的臉色就像是地獄來的使者.

"是是是."這次老媽媽沒有猶豫,暈頭轉向了一會立即回頭,匆匆地跑了進去.

一旁的一個矮牆石凳立著兩個一高一矮的身影,目不轉睛地盯著擁香樓門口發生的一切.

蕭長歌氣的牙癢癢:"這些黑衣人到底是哪里的?怎麼這麼凶狠霸道?"

"這些黑衣人一定不是皇宮中的人,很有可能是江湖上派來的人,而這個錦瑟能讓他們這麼大張旗鼓地尋找,身份一定非凡."蒼冥絕說罷,又看向了擁香樓的門口,此時老媽媽已經領著錦瑟出來了.

見到這些人,錦瑟似乎有些害怕地瑟縮起來,連連後退了幾步,妖嬈的臉龐上緊皺著柳眉,看起來楚楚可憐,她用求救的目光看著老媽媽,可是當她看到老媽媽臉上的傷口時,她就放棄了這種念頭.

"錦瑟姑娘,請隨我們走一趟."為首的黑衣人對她倒是沒有惡語相向,恭恭敬敬地說上一句.

"替我轉告你們莊主,我現在沒有時間,等我有了時間我自然會親自上門拜訪的."錦瑟咬咬唇,想出了個理由搪塞他們.

那黑衣人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地看著她,用眼神看了看身後的那群人,示意他們上前.

"錦瑟姑娘,這可由不得你了."那黑衣人惡狠狠地說罷,目光看向了身後的那群人,立馬沖上前緊緊抓住了錦瑟的肩膀.

那老媽媽被這個陣勢嚇得後退了兩步,肥胖的身子抖個不停,方才被打的那張臉隱隱作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群人拽走錦瑟.

"放開我!你們不要命了?要是我告訴你們莊主,有你們苦頭吃的."錦瑟雙手被他們反抓在身後,頭上的珠翠玉飾凌亂不堪.

那群黑衣人不僅不怕她的警告,反而還不屑地嗤笑了一聲,幾人正要合力把她拽到馬車上去.突然,遠處"咻"地飛來一只弓箭正中其中一個黑衣人的手腕,他吃痛,猛地大叫起來,松手放開了錦瑟.

被抬著的錦瑟霎時間腳踩到了地上,正欲逃跑,身子又被人抓住.

"給本宮放開她."一聲渾厚有力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太子怎麼會來?這錦瑟和那群黑衣人又是什麼關系?"蕭長歌看了一會,皺眉輕聲道.

"太子當街為一個風塵女子出頭,又傷了數人,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蒼冥絕嘴角輕揚起一個弧度.

這錦瑟本來就是太子的人,上次臨王在大庭廣眾之下和太子爭奪錦瑟,事情就已經傳到了嘉成帝的耳里,只是因為顧及他的身份,而沒有多加懲罰而已.

如今,太子再一次地發生了這種事情,恐怕嘉成帝不會再那麼輕易地饒過他.

兩人說著話,那邊的太子以一敵十,在擁香樓的門前,打的不可開交之時太子卻猛地被一道劍氣縱橫了出去.

"太子!"錦瑟悲哀地叫了一聲,沖到了太子的面前扶起他,淚眼婆娑.

太子的功力不深,因為自小體弱多病,並沒有像其他的皇子一樣學習各種箭術武術,就連如今的箭術都是年滿十六才練的.不過葉皇後倒是為他找了一位內功師父,專門調整體內真氣.

要說真正的比武,太子自然是比不過那群訓練有素的黑衣人,還沒幾個回合就敗下陣來.

"不就是個太子麼?算什麼?兄弟們,把人帶回去交差."為首的黑衣人道,收回了方才出去的那一劍.

"是."幾個黑衣人得意地點點頭,臉上冷酷暗淡,伸手將地上的錦瑟粗魯地拽了起來.

蒼冥絕見狀不對,劍眉一斂,眼睛看向了旁邊的一棵枯樹,從上面折了一根樹枝下來握在手里.

"長歌,你在這里等著,千萬別出來."蒼冥絕擺弄著手里的樹枝,目光冷冽如同鷹隼般銳利.

腳尖輕輕一點,身子就飛騰起來,從高牆底下一點便到了擁香樓的門口,那根干枯的樹枝凝聚了他身上的內力在光滑潔白的雪地上一掃,霎時間白雪如同霧氣一樣飛騰起來.縱橫交錯在擁香樓的門外,忽而,那些散落在空中的白雪就凝聚成了一團的雪球,猛地砸向了那群黑衣人.

幾乎就是幾秒鍾的事情,那白雪又在那群黑衣人的身上炸開來.

順著雪球的氣勢那群黑衣人飛出了幾十米外,摔的七葷八素,死去活來.

"本王的女人你們也敢撞,真是活的不耐煩了."蒼冥絕暗色的長袍飛揚在這冰天雪地里,整個人氣勢恢宏就如同地獄來的修羅一樣.

他身後的蕭長歌腳步頓在原地,臉頰微微泛紅,原來他出手竟然是為了自己!

剛才在城門樓口的時候這群黑衣人撞了自己,沒想到他竟然尋了這個機會報仇.

蕭長歌不知道是該喜還是該憂.

上篇:第一百五十三章入葬祖陵     下篇:第一百五十五章 江湖西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