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五十五章 江湖西廠  
   
第一百五十五章 江湖西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五十五章江湖西廠

他的氣勢冷冽,周身的散發出的氣息讓人覺得恐懼,尤其是那雙駭人的雙眼,讓人不敢接近.明明是那麼好看的一張臉,為何那雙眼睛透出的凶狠冷酷是那樣無情.

那群黑衣人捂著胸口再也站不起來,就是剛才那樣的一種內力侵蝕已經把他們的內力打散,一時半會不可能再出手.

這樣高強的武功並不是誰都擁有的,幾個靈敏的人看著蒼冥絕的氣勢就知道他一般人,連滾帶爬地跑開了.

"原來這就是大哥要做的事情,真是讓我開了眼界了."蒼冥絕踏著腳下厚重的積雪,走到了他的面前,眼神有些不屑.

那雙眼睛里的鄙夷十分明顯,太子捂著胸口從地上站了起來,身子並不是很穩當.

"多謝四弟了."太子悶聲道.

蒼冥絕擺擺手:"不過舉手之勞而已,只是大哥你怎麼會惹上西廠的人?"

太子強撐著身子冷笑了一聲.

"若非這些人要帶錦瑟走,我也不至于和他們對打出手,從他們的出手方式來看,應該是西廠的人.錦瑟,你是怎麼認識這些人的?"太子側頭問道.

若不是這些人,他怎麼可能會在這擁香樓的門口和西廠的人大打出手,還讓蒼冥絕出來救陣!

"太子,奴家不認識這些人,西廠是什麼奴家不知道."錦瑟低低地說道,垂頭看著太子手上的傷口,想伸手握住替他包紮,卻猛地被他甩開.

"不認識他們會來擁香樓專門找你?你會說有時間去找他們的莊主?錦瑟,你到底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太子的樣子像是忍耐到了極限,不能再忍耐下去了.

錦瑟左右為難,一張姣好美麗的容顏糾結地像是一張包子,她想告訴太子,卻礙于蒼冥絕在這里不好說.

"太子,總之您要相信奴家,無論奴家做了什麼,都是為了您好啊!"錦瑟寥寥數語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算了,你既然不肯說,我也不會逼你."

太子看了蕭長歌一眼,捂著胸口轉身就要獨自離開,可是錦瑟擔心他的傷勢,腳步不知道為什麼便沖到了他的面前攔住他.

"太子,您隨奴家來,您身上還有傷,不要亂走動,等到了擁香樓里面,奴家一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您."錦瑟咬著下唇,這個是她最後的讓步了.

她不可能當著蒼冥絕的面把她和西廠的關系說出來,只是方才太子為了她和西廠的人打斗不止,最後到了受傷的地步.

她不可能讓太子就這樣離開,這就意味著太子不再相信自己.

單獨邀約了太子,絲毫忘記了真正幫他們解決了危險的蒼冥絕.

蒼冥絕冷冷嗤笑一聲,兩人之間的事情竟然還有什麼不能公之于眾的,反正他方才出手也不是為了救錦瑟.

"錦瑟姑娘,你該不會這西廠和你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系,需要和太子到擁香樓里面去說吧?況且,一個是朝廷太子,一個是煙花女子,這談起事情很容易談出感情來啊!"蕭長歌在一旁冷冷地煽風點火,銳利的目光中充滿了挑釁.

錦瑟臉色一變,妖嬈的目光中顯得有幾分銳利驚懼.

早就聽聞冥王妃不是個好對付的主,不僅醫術了得,就連說話全身上下透著一股濃濃的征服力.

"冥王妃,我和西廠沒有一點關系,告訴你也無妨,你也知道我是個煙花女子,這西廠的人偶爾來擁香樓找我談天論地也不是不可能的."錦瑟低低地笑著,嫵媚多情.

她的意思是這男人和女人之間的關系就是這麼微妙,擁香樓坐落在京城最繁華的街道上,就該有它自己的作用.

可是此話一出,蕭長歌眼底的笑意就更加濃重了,這種冷笑看在錦瑟的眼里無疑就是一種挑釁.

"錦瑟姑娘,看來西廠的人和你關系頗深啊!那這樣你把太子置于何地呢?"蕭長歌笑道,眼神頗有些悲哀地看著太子.

錦瑟臉色一冷,攏在衣袖中的手緊緊地攥在一起,修長的指甲扣在肉里,如此也絲毫不覺得疼痛.

"太子,太子……"她斷斷續續地說不出話來,臉上青一陣白一陣,很是難看.

太子眼神冷漠地盯著錦瑟,他原本就不大喜歡這個女子,只是因為在她的身上他得到了蕭長歌的感覺,在蕭長歌那里得不到的溫暖可以在錦瑟的身上找回來.

"夠了!"太子怒斥地一拂袖,眼神里都是氣憤和冷漠的光芒.

錦瑟被他怒斥的聲音嚇了一跳,緊緊地繳著手里的手帕.

"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為止,錦瑟,不管你和西廠的人怎麼樣,都和我沒有關系,你回去吧."太子神情十分冷漠,仿佛他和錦瑟已經形同陌路.

錦瑟眼眶有些濕潤.

這蕭長歌到底有多大的魅力,竟然用三言兩語就讓太子的態度有了這麼大的轉變,她突然想起那天太子來擁香樓郁悶地喝酒時,嘴里叫著的名字是蕭長歌!

"太子,太子……你聽我說,事情不是這樣的……"錦瑟疾步地追上前去,還未走兩步腳下就一歪,整個人匍匐在雪地上,淚水順著她的臉頰滑落.

而前方的太子不曾回頭一步,決絕地越走越快,仿佛要將身後的一切都拋棄.

錦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傷心,為什麼會心痛,她只是覺得眼前的這個人不能讓他離開.

蕭長歌立在原地,眉眼微皺地看著地上的錦瑟,摸了摸鼻子,或許她做錯了,她不應該利用太子對自己的感情去刺激錦瑟.

"你喜歡上太子了."蕭長歌看著趴在雪地里哭泣的錦瑟篤定地道.

錦瑟哭的顫抖的身子慢慢地平緩下來,緊緊地抓著地上的一團雪猛地砸向了蕭長歌,蒼冥絕迅速利落地伸出了寬大的衣袍一擋,那雪球便砸在他的披風上.

"關你什麼事?笑話看夠了就給我滾!"錦瑟恨恨地道,眼眶紅紅的一圈,像是恨極了的樣子,凌亂的頭發顯得非常滑稽.

她的這個樣子絲毫沒有了擁香樓頭牌的樣子,身上華麗的衣裳可能是在混亂的打斗中被撕破,豔麗的衣裳被劃開了幾道口子.

她只是一介風塵女子,怎麼能嫁給太子,更別提太子妃了.她的身份就是她心上的一道傷口,永遠都治愈不了的傷口.

"冥絕,我們走吧."蕭長歌摟住了蒼冥絕的手臂.

一高一矮的身影慢慢地遠離了錦瑟的視線,踏過皚皚白雪的地面,留下深淺不一的幾個腳印,仿佛就要走過天長地久一般.

蒼冥絕帶著她繞過比較難行的路,他緊了緊握住蕭長歌的那只手,帶著她穿過人潮洶湧的正街.

"你是怎麼知道錦瑟喜歡太子的?"蒼冥絕轉頭問道.

"直覺."蕭長歌挑眉,"女人的直覺是很准的,女人天生就有第六感."

第六感?蒼冥絕劍眉皺的更緊了.

"什麼意思?"

"就是……"蕭長歌摸了摸下巴,簡單地解釋道,"就是我猜的,女人想要猜出一個女人的心思還難啊?"

"那你能不能猜出我的心思?"蒼冥絕心里其實有些緊張.

蕭長歌送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有些無奈地道:"不能."

蒼冥絕臉色陰沉下來,不爽的情緒從他的心口蔓延到全身,他看著她的眼神就能猜出她想要做什麼,她竟然不知道自己的想法!

蕭長歌顯然沒有發現他臉上微變的表情,依舊心情不錯地走著.

"剛才他們說的西廠到底是什麼?"蕭長歌在電視劇里只聽過東廠,這西廠到底是什麼?

"西廠原是江湖上的一個小門派,自從因為選拔武林盟主之事,江湖上曾一場大亂之後,西廠就換了廠主.這數年來不斷地崛起,並且吞並了許多的小門派,他們不僅手底下還有許多的賭場錢莊,京城絕大多數的酒樓都是他們的.但是從未有人見過他們的廠主,因為神神秘秘的原因也要這個廠主傳的十分出神."蒼冥絕緩緩說道.

蕭長歌哦了一聲,這不就是個黑道大佬嗎?還是一個神秘的黑道大佬.

"那東廠又是什麼?"蕭長歌再次問道,該不會真的是電視上演的那樣吧?

蒼冥絕握著她的手拐過了一條小巷,轉身就通向了冥王府的門口.

"東廠?這里沒有東廠,只有一個江湖上的西廠."蒼冥絕有些不解地看著她,忍住笑意,"長歌,你該不會是以為東西南北四個廠都有吧?"

上篇:第一百五十四章 擁香樓外     下篇:第一百五十六章 兄親妹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