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五十六章 兄親妹愛  
   
第一百五十六章 兄親妹愛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五十六章兄親妹愛

蕭長歌忍不住想捂臉逃走,時代不一樣東廠怎麼能一樣呢!

她猛地搖了搖頭,快步地走進了王府里.

里面的院子紅梅正傲然地綻放著,在這個冬天雪地里顯得傲骨錚錚,為白茫茫的雪地里增添了一絲的美景.

"王妃,王爺你們回來了,有人在正廳里等著你們呢."魅月正好出來吩咐丫鬟上一些茶水進來,正好看到了蕭長歌和蒼冥絕一前一後的走了進來.

"誰呀?"蕭長歌有些累意地道.

"是塢城的太守."魅月笑道.

蒼冥絕劍眉輕輕地一挑:"是董渙和董雅吧!"

魅月點點頭:"是."

看來董渙是已經當上了太守,他看中的人果然沒有錯,從無音樓借了一點手下給他,為的就是讓他爭奪太守之位,把原先董太守寵信的人通通殺下馬來.從而自己爭奪到了太守的位置,在塢城有了一席之地.

蕭長歌眼睛頓時一亮,董渙真的當上了塢城的太守.

挑開正廳的簾櫳,董渙和董雅坐在左側的首座上,兩人一邊低語什麼,又一邊笑著,董渙比第一次見面時清瘦了不少,臉上生出了些許的胡渣,看起來更加滄桑,不過臉上多了一道刀疤.

那條疤不短,從耳際一直延伸到下巴處,看起來有些猙獰,不過卻絲毫影響不了他的外表,看起來反而還有一種威武霸氣的感覺.

"參見王爺王妃."一聽到門外傳來聲音,兩人便立即起身行禮.

"起吧,在我這里不必拘束,你們久等了吧."蒼冥絕一面伸手讓他們起來,一面走向了上座.

"我們也剛來不久,聽說王爺去了葉府便在這里多坐了一會.我此次前來是把當初王爺借我的人還給王爺,只是有的兄弟已經死在了戰場上,董渙有愧啊!"說到最後也漸漸地垂下了頭,聲音有些低沉.

蒼冥絕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對于他來說生死早已很平常,他見慣了太多了生離死別.

"那些人的家人我都會厚待他們的,那些人我也會逐一授予功章,在戰場上逝去的都是真男兒."

"那就多謝王爺了."董渙點點頭,心里的大石頭也落了下來.

董渙說完,眉頭輕挑地看向了旁邊的董雅,深邃的眼眸似乎對她示意著什麼,不一會,董雅便站了起來,有些不甘心地走到了蕭長歌的面前.

"王妃,現在我哥當了太守,了了我爹的心願,我也找到了,找到了自己心愛的人,所以希望以前的事情你不要計較."董雅頗有些認錯的意思,想來是從小到大都沒有認過錯,有些別扭.

像她這種脾性的人道歉難能可貴,想來能讓她乖乖聽話的人只有董渙了.

蕭長歌原就不是小氣的人,伸手拉著她的手就坐了下來,想起當初兩人剛見面時還是因為蒼冥絕而互相不愉快.如今,她也有了自己所愛的人,真是不得不感歎世事無常.

"沒事沒事,過去的事情早就不值一提.不過,你剛才說你找到了你心愛的人,是誰呀?"蕭長歌一雙眼睛亮晶晶的,笑的如同一輪彎月般明亮.

眼前的人笑的很靦腆,繳著手里的手帕遲遲不肯說話,雙頰微微泛紅.

她目光看向了對面的董渙,兩人對視的眼神一目了然.

她心愛的人,該不會是董渙吧?

蕭長歌的嘴巴足以塞下兩個雞蛋,雖然之前就看出來董渙對董雅很好,可是怎麼樣都不會將他們兩人聯想在一起.

"王爺,王妃,其實這件事情我本來不打算瞞你們的,可是當時情況太急,塢城政治混亂,再加上那時我不知道阿雅是不是也喜歡我,所以便沒有說.直到在塢城謀劃奪位之事,我才無意中知道了阿雅也是喜歡我的,只是我們雖是名義上的兄妹,可外界的人一直認為我們是親兄妹,所以,我想要和阿雅成親這件事,有些難!"董渙起身說道,滄桑的臉上露出些許的難色.

他想要給董雅一個真正的,盛大的成親之日,可是礙于他們的身份,卻不能光明正大地把他們的事情公諸于世.

蒼冥絕平緩的點點頭:"那你需要我做些什麼?"

很難想象傲慢不羈冷漠如霜的蒼冥絕能說出這種話,董渙有些受寵若驚,其實他的心里已經准備好了被拒絕的打算,誰知結果卻十分地意外.

董渙萬分欣喜地看著蒼冥絕:"王爺,我們只是想讓您做我們的證婚人,畢竟有您的威勢在,想必別人一定不敢說些什麼."

原來威勢是這樣用的,蒼冥絕好像明白了點什麼.

"既然你們是沒有血緣的兄妹關系,大可告訴所有的人,兩個人彼此相愛最重要,不會因為任何的閑言碎語分開."蒼冥絕手指輕敲著桌面,說這句話時眼神不由得看向了蕭長歌.

"王爺說的是,我明白了,我和董雅已經選好了時間成親,希望王爺和王妃到時能來,不管多晚,我們都會等你們的."董渙堅定地說道,深邃滄桑的目光里充滿了感激.

遇到蒼冥絕是董渙的幸事,他就是自己的貴人,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可能坐到今天的這個位置.

"好,到時本王一定去."蒼冥絕允諾道.

一旁一直沒有說話的蕭長歌終于咽下了這個不容易思考的問題,明白了事情發生的前因後果,這是一個多麼美好的愛情故事啊!

"那你們在京城會待幾天?需不需要我帶你們在京城里到處走走?"蕭長歌問道.

他們才來,應該不會立即就走,況且塢城離這里雖然不遠,但也有一點距離.

可是,卻被董渙拒絕了.

"多謝王妃的美意,不過我和阿雅這次是專程過來感謝王爺王妃照拂之恩的,我剛上任,塢城還有很多事情沒有處理好,我們也沒打算多待,明日就要啟程回去."董渙謙虛道,目光看向了董雅,這一個晚上他的目光一直在董雅的身上來回轉著.

"明日啟程回去,不如今個晚上我們一起在京城里走走吧!也不辜負幾天路程."蕭長歌打了個響指,就這麼辦.

蒼冥絕向來不會反駁她的話,她想要做什麼他都會盡力滿足.

他看了看董渙,兩個人很快就達成共識.

冬天的天氣黑的很快,不過一會天色就已經朦朧地暗淡下來,外面幽暗的光亮緩緩地透了進來.室內已經燃起了滿室的燈火,就連中間的火爐也燒的旺旺的.

幾人在王府里用過了晚膳,趁著時間還不是太晚便出了門.

外面的街道上小攤販已經不多了,不過還是有些叫賣聲傳進幾人的耳里,正街上兩旁古色古香的街道開了很多商鋪的門,董雅拉著蕭長歌的手鑽進了一家珠寶玉飾店.

身後的兩人很無奈地跟了進去.

"慢點,別跑這麼快,地滑."蒼冥絕敲了敲蕭長歌的腦袋,警告地道.

"知道了."蕭長歌頭也不回地道,趴在櫃子上面挑選著里面的珠寶玉飾.

"阿雅,你不要這麼毛燥!說了幾遍了還是不聽!"同樣,董渙無奈地搖了搖頭.

董雅身份尊貴,又是前董太守最疼愛的小女兒,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可是自從塢城出事以後,董太守病危,她兩面倍受夾擊,整日提心吊膽,也沒有太多的時間精力花費在這個上面.

現在生活終于平靜下來,她又恢複了從前的本性.

"王妃,您看這根蝴蝶玉簪是不是很好看?插在我頭上和我身上的衣裳很配吧!"董雅把玉簪放在自己頭發上,雙眼不停地眨著,一臉欣喜地問道.

她身著一件暗色的冬裝,脖子上套著一條白色的絨毛圍領,在全身暗色中發揮了它的閃光點.而那根蝴蝶玉簪的翅膀中間點綴著一個深藍色的寶石,翅膀的兩旁重疊著無數個細小的珍珠,看起來有些複雜但又高貴.

"還不錯,和你的衣裳確實很搭."蕭長歌打量了一會隨即說道.

聽完蕭長歌的話,董雅欣喜非常地點點頭,整個珠寶店里,她看中的只有這根玉簪,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似的.

她把玉簪握在手里上下打量著,可是還沒有拿給董渙看,左側便伸出了一只手迅速地奪走了她手里的那根玉簪.

後面那人將玉簪放在手里上下打量了一會,眼睛微眯不屑地道:"不就是個蝴蝶玉簪麼?也不過如此,看來你的目光還需要長進啊!"

原被人搶走東西的董雅就不是很開心,還聽得如此評價,臉色漸漸地暗下來,一轉身,便看見了一張略顯蒼白的臉上浮著淺淺不屑的笑意.

"喂,你是誰?我挑東西什麼眼光關你什麼事?給我還來!"董雅氣急敗壞地伸手去拿她手里的玉簪,臉色恨恨的,可是身後卻突如其來一只熟悉溫暖的大手環繞住她的身子,將她帶離了那人身邊.

"阿雅,不要沖動."董渙在她耳邊低語,按住她蠢蠢欲動的身子.

上篇:第一百五十五章 江湖西廠     下篇:第一百五十七章 暗影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