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五十七章 暗影追蹤  
   
第一百五十七章 暗影追蹤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五十七章暗影追蹤

王爺和王妃兩人一直都靜靜的沒有說什麼,而那個女子的語氣又是那麼熟唸,他怕幾人會是熟人,所以還是先靜觀其變再說.

蕭長歌越過兩人,澄澈的雙眼微微眯起,似笑非笑地看著葉霄蘿.

"葉三小姐也有這閑情逸致出來逛街啊?看來病是好的差不多了."

葉霄蘿把蝴蝶放在手里慢慢地轉了兩圈,臉色雖也蒼白,可是眼睛里充滿了挑釁.

"還不錯,這得多謝冥王妃了,若不是冥王妃,我哪有今天啊!"

門外慢慢地走進來一個高挑的人影,黑色的大斗篷有種凌厲威肅的感覺,他臉色並不是很高興,那深邃凌厲的目光沒有過多地看在幾人的身上,只是停留在蕭長歌的身上,卻也很快挪開了.

"你來了,我們來看看珠寶,成親的時候要用的."葉霄蘿見了此人,原本囂張跋扈的樣子顯得非常溫和可親,拉著那人走向了內里的一個地方.

那人顯得十分不願,可是還是沒有辦法,卻也不能任由她拖著,語氣冰冷地道:"放手,我自己走."

葉霄蘿被他冰冷的語氣一震,竟然生生地松開了手.

蕭長歌走到蒼冥絕的身邊,他伸手將她緊緊攬住,溫王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她的身上,蒼冥絕尤其討厭別人用這種目光看著屬于自己的東西.

"看來溫王和葉霄蘿是過來挑選珠寶首飾為成親之日准備的."蕭長歌淡淡道,看向了身後的董雅,"不如我們去西邊的樹林橋看看,那邊的風景不錯."

被他們兩人搞得沒有心情的董雅情緒低沉地點點頭,看著內里的溫王和葉霄蘿,恨不得把他們吃進肚子里.

"那我們走吧,反正那個蝴蝶玉簪我也不想要,留給他們好了!"董雅悶悶不樂,地撇嘴.

董渙看她這副可愛的樣子心里歎了口氣,她以前從來不懂得謙讓,不懂得吃虧,如今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她一下子成長了許多.以後他一定會好好地保護她,給她她想要的東西.

"阿雅,你長大了."董渙揉揉她的頭發,在她耳邊低聲呢喃著.

董雅握住他在她頭上肆虐的那只手,緊緊地握在手里,抬起下巴挑戰他:"不對,我已經長大很久了,只是你沒有發現.哥,你放心,以後我不會再給你添麻煩,我也會懂得很多事情."

她懂事的樣子讓董渙心疼,他捏捏她的鼻子佯裝生氣:"都什麼時候了還叫哥,叫我渙!"

從前的董渙不姓董,是被前董太守收為干兒子之後才變成了董渙,他不願和董雅分享同一個姓氏,他不願永遠做她的哥哥,而是愛人

"知道了,渙!"董雅臉色有些微紅.

從她口里說出來的那聲渙十分動聽,董渙很享受她的小女子氣質,雖然有時候也會很刁蠻任性,不過那也是被他寵出來的.

"你看看,他們感情好好啊!"蕭長歌看著兩人走在前方又打又鬧的身影,不禁感歎道.

蒼冥絕的臉色有些不高興:"難道我們的感情就不好嗎?"

"也好也好."蕭長歌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連忙糾正過來.

"快看,煙花!"蕭長歌趁著蒼冥絕還沒有開口說話就已經大聲叫道,天空中霎時綻放出一道美麗的光線.

美麗的煙花不斷地綻放在這個夜晚里,在天空中響徹云霄,五彩繽紛的煙火不斷地下墜墜落,那火花擦過黑暗的半空,點亮了絢麗的美景.

"不要以為這樣我就會饒過你,晚上給我等著……"蒼冥絕緊緊地摟著蕭長歌的肩膀,在她耳邊咬牙切齒地低聲道.

他的聲音混著燦爛的煙花同時響起,雖然有些震耳,不過蕭長歌還是聽到了,她臉色微微泛紅,用手肘頂了蒼冥絕的胸膛一下,心里小鹿亂撞.

"阿雅,我們去那邊……"蕭長歌決定不理會蒼冥絕,轉頭叫董雅去對面的河邊坐坐,可是一轉頭,身後除了看煙花的老百姓,哪里還有董雅和董渙的身影!

"冥絕,董雅和董渙不見了!"蕭長歌急匆匆地扯著蒼冥絕的衣袖,急促地說道.

他們一直以為兩人就在他們的身後,可是回頭一看,什麼人影也無,這麼大的一個地方,他們又人生地不熟的,若是遇到什麼危險也難說.

"可能是自己先走開了,我們去人少的地方看看有沒有."蒼冥絕拉著蕭長歌的手擠出了洶湧的人群.

"恩,他們人生地不熟的說不定走丟了."蕭長歌松一口氣,只要不是被什麼人給綁走就成.

走下了那座拱橋,兩人踏著地上微微積雪走到了長街上,很多人都集中在橋上看煙花,所以這個空曠的長街一目了然沒有兩人的身影.

眼前就是一個比較寬闊的正街,一眼望去就可以看穿整個地方,卻獨獨沒有見到兩人的身影.

兩人正准備再往前走時,突然一個黑色的人影飛快地從他們眼前掠過,穿進了旁邊的一條小巷子里.

"長歌,你在這里等著,我去看看."蒼冥絕攔住蕭長歌的身子,自己腳尖一點,使出輕功飛向了那個黑色人影飛竄的方向.

又是這種事情,蕭長歌心里著急卻沒有辦法,只能立在原地里干等,良久,那條巷子都沒有傳出聲音,她腳步一動,慢慢地往巷子里移去.

站在門口的時候,蕭長歌順手抄了一把旁邊放著的長棍,慢慢地往里面漆黑的巷子里移去,可是還沒邁動腳步,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她猛地一回頭,棍子也順勢掃了過去.

"你在這里干什麼?"那人聲音不帶一絲感情,冷冷地問道.

他半蹲著身子,頭頂上就是蕭長歌的那根木棍,看了一會,用手慢慢地推開,直起身子,高挺的身子有種異樣的壓迫感.

"我還要問你呢,悄無聲息地站在我的身後做什麼?"蕭長歌松了一口氣.

溫王答非所問:"你要進去?"

"是."

溫王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聲音低沉:"這里面是京城的黑巷,里面住著的人魚龍混雜.你要是進去了,難保會出不來."

原來這條巷子還有這麼大的學問,蕭長歌心里一緊,忽然想起蒼冥絕已經進去了,該不會發生什麼事了吧?

她腳步一抬,就要往里面走去,身後的溫王拉住她的手臂,對她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進去,可是她猛地甩開了他的手,直逼小巷.

里面慢慢地散發出一種難聞的味道,就像是死去很久的腐肉的味道,蕭長歌對這種味道並不感冒,不一會就適應了.

腳下邁的雖然很輕,可是白雪堆積卻讓腳步聲放大了兩倍,她扶著一邊的牆壁,可是手卻被溫王打掉.

"不要碰這里的任何東西,因為里面的任何一種東西上面都有致命的毒或者傳染的疾病."溫王警告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嚇得蕭長歌立即用披風擦了擦手.

"你怎麼這麼清楚?"蕭長歌回頭問道.

京城是蒼葉最繁華的地方,為什麼這種地方官府不命人整頓呢?

"當然清楚."溫王藏著掖著不肯完全透露.

蕭長歌無視故作玄虛的他,繼續往前面走去,這一條漆黑的小巷兩旁堆滿了一些廢棄的木頭以及破衣服,前面透出一點淡淡的月光,蕭長歌快速地走了進去,突然里面傳來一聲"砰"的重物落地聲.

她開始疾步地跑起來,終于跑到了盡頭.

一群衣著襤褸的,披頭散發的男子手里舉著木棍把中間的圍的水泄不通,嘴里念叨著什麼,卻聽不清他們的語言.

"你們滾開!通通給我滾開!不許靠近我們!"淒慘凌厲的女聲劃破長空,聲音里透著絕望落寞.

這個聲音是董雅的,蕭長歌聽得一清二楚.

"董雅,是你嗎?"蕭長歌話音剛落,里面的那群人立即回頭看向了她,像是發現了一個新獵物似的,烏黑髒亂的臉上露出一種興奮的笑臉,步步向她逼近.

旁邊的溫王神情並不是很好,他看了蕭長歌一眼,從背上拿出了一把長劍,把他們一一逼退.

"王妃,是你嗎?渙受傷了!"董雅的哭聲在一旁顯得尤其刺耳.

"你讓開,他們不是好惹的,這些人似乎並不是住在這里的,他們身上有一種腐爛的味道,可能來者不善,必須要將他們全部清除乾淨."溫王皺著眉頭說道.

蕭長歌不知道溫王為什麼會幫自己,可是事情迫在眉睫,她率先跑到了董渙的旁邊,他身邊的雪地被鮮紅滴了一路,左側手臂的衣裳別扯爛,露出一塊鮮紅微帶腐爛氣味的肉.

"怎麼會這樣?"蕭長歌大驚,到底是怎麼樣的傷害才能把人的皮膚傷成這樣!

"是他們,他們用他們身上的指甲劃破的,不過一會的時間就變成了這樣."董雅指著對面的那些渾身髒兮兮的人說道.

上篇:第一百五十六章 兄親妹愛     下篇:第一百五十八章 瘟疫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