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六十三章這就是愛  
   
第一百六十三章這就是愛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六十三章這就是愛

"早就什麼?早就和你成親了是嗎?葉三小姐,你未免太過天真了,你覺得溫王可能喜歡上你和你成親嗎?你用盡手段不惜用假死來欺瞞眾人,結果只換的皇上的一道聖旨,算是了了你的心願,你可曾想過溫王根本就不喜歡你."蕭長歌緩緩地從外面的門邊踏了出來,慢慢地踱步到了兩人的面前.

幾人面面相對,蒼冥絕渾身都透著一種生人勿近的微肅感,周身的白雪都比不上他的氣場冰冷.蕭長歌知道他一定生氣了.

"就算是這樣,那我和溫王也是有過婚約的人,你怎麼能這麼不要臉地和他糾纏不清?為什麼他會為了你拋下我?"葉霄蘿說到這里,眼淚不自覺地流了下來.

只要她一想到那天溫王甩開她的手,獨自走向里面的那一幕,只留給她一個孤零零的背影,她就恨不得沖上去把蕭長歌碎尸萬段.

盡管她給了自己假死藥,讓自己避免和太子成婚的尷尬,但是她妄想和自己爭搶溫王,那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他有什麼地方值得我對他糾纏不清?葉三小姐,請你看看清楚,我是冥王府,我愛的人是冥王,關溫王什麼事?請你不要在半夜打擾我們休息."蕭長歌厲聲說罷,轉身就要挽著蒼冥絕的手離開.

可是當她的手放在他的身上時,才發現他的身體已經僵硬一片,整個人就像是一尊冰冷的石像一般清肅.蕭長歌心里一驚,正欲搖晃他,他便急切地抓住了她的手臂,語氣微微急促.

"長歌,你剛剛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蕭長歌臉色一紅,她終于意識到方才自己說了什麼,怎麼那麼輕易地就將那兩個字說出來了呢!

"什麼什麼?我剛才沒說什麼啊!我們回去吧,我好困啊!"蕭長歌捂著嘴巴打了個呵欠,自顧自地轉身走了進去,絲毫無視了在外面雪地的葉霄蘿.

打算賴皮?蒼冥絕瞬間心里什麼想法都沒有了,急切地追了上去,方才她的那一番話來的突然卻結結實實地打擊到了他的心,原來她是愛自己的.

雖然她從來都沒有說過,但是如何不經意地脫口而出就是最好的證據,證明了其實她心底最深處的想法就是愛的.

"長歌別動."蒼冥絕從她的身後摟住她,在這個白雪紛飛的晚上,兩人的身子都滾燙萬分.

他頗有些急切慌張地將她的身子轉了過來,大手捧著她的臉頰,絕美的臉上帶著焦急之色.

"長歌,長歌,你剛才說的那些話再說一遍,再說一遍?"他用鼻尖碰她的鼻尖,懇切的聲音傳進她的耳里.

感覺到蕭長歌沒有要說的意思,他終于急了,慢慢地吻她:"再說一遍,再說一遍……"

他肆意侵虐的唇瓣不斷地在她的唇舌之間進攻著,蕭長歌的唇瓣酥酥麻麻的,有點忍受不了他的這種親昵,要將她拆骨下腹的親昵.

"好好,我說……"蕭長歌白眼瞟他一眼,無奈地道:"我,愛,你!"

話音剛落,那人的表情又是驚又是喜又是歡脫又是隱忍,原來她的一句話于他來說真的那麼重要?蕭長歌不斷地反問自己,她是不是做錯了?是不是早就該向他說這句話?

"長歌,我也愛你,真的."蒼冥絕緊摟住他的身子,渾身的力量仿佛都集中到了胸腔的那一塊.

他臉上帶著欣喜若狂的表情,這一句話抵得過他打上幾千場的勝戰.

蕭長歌臉上不由自主地綻放開笑臉,原來這就是收獲愛情的滋味,甜到她的心坎中去.

而外面的葉霄蘿趴在冰冷的雪地上,眼淚灼燒著她的皮膚,她畫的妖嬈的眉眼此時被眼淚沖刷乾淨,不斷地滲進她身下的雪地里.

葉霄蘿心肺皆疼,正好趁著這個機會讓自己的眼淚放干,過了今晚,她再也不會流一滴眼淚.

她發誓,她再也不會因為任何人流淚.

過了一會,葉霄蘿艱難地從雪地里爬了起來,搖搖晃晃地立在雪地里,長長的披風散在她的身後,身子的正面沾了一片的白雪.下巴處紅紅的一片,顯然是被冰化成那樣.

"告訴你們王爺王妃,我不會善罷甘休的!"葉霄蘿背著身子,留下這麼一句話便離開了.

只要溫王還喜歡著蕭長歌,她就不會善罷甘休.

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可以謙讓,唯獨愛情不可以,若是有誰想要和她分享同一個男人,那她做出的事情一定沒人能承受得起.

就算毀了自己也沒關系.

一步一步搖搖晃晃地下了台階,整個人深埋進夜色里.

她偷偷地從葉府跑出來,狼狽地再跑回去,她不想那樣,也不想回去,扶著青牆走到了方才來時的那條路,旁邊就是紅燈高掛的擁香樓.

"哎呀,公子公子,快進來進來進來,奴家等您好久了呀!"又是方才那個老媽媽眼尖,出來休息一會的功夫都能讓她看見熟人.

此時葉霄蘿已經將頭上戴的帽子翻了下來,她是一副女扮男裝的打扮,畫了兩條粗眉,不過方才被淚水洗的差不多了,也看不出來什麼.只是眼眶腫得像是兩個核桃似的.

"干什麼?放開我!我也是你能碰的?"葉霄蘿方才的怒火沒地方發泄,此時正好碰見了不要命的老媽媽,怒吼一聲她便連連後退兩步.

"哎呀,公子對不起對不起,奴家不知道您的癖好,不如您先進來,奴家絕對給您安排一個絕世美女伺候您,您看怎麼樣?"老媽媽自然不會放過這麼一個賺錢的機會,擠眉弄眼的樣子像極了台上的小丑.

府里回不去,身上又受了傷,既然自己被人當成男的,不如就這樣繼續錯下去,這個擁香樓看起來也是個不錯的地方.

"好吧,那給我找個房間."

"好嘞,那公子您喜歡什麼樣的姑娘是要清純一些的?還是素雅一些的?還是妖媚一些的?擁香樓上百位姑娘任你挑選."老媽媽趁熱打鐵,腦袋飛速地運轉,嘴里沒停地問道.

雖然胖了一些,不過嘴皮子功夫確實不錯,葉霄蘿看了她兩眼,擺擺手,進了擁香樓.

里面可謂是別有一番滋味,明亮的燭火掛在里面的每個地方,高挑的屋頂聳立成一個鳳狀的高柱,上面盤旋著紅色的綢帶,旁邊准備了數十個金鉤點了無數根蠟燭.每根蠟燭的下面都有非常多的桌子,桌子是用來吃飯的,圍成一圈,而正中央有一個非常大的舞台,鋪著紅毯子,上面有個身姿妖嬈的女子在跳舞.

"來,公子小心,我們上二樓."老媽媽指引著路.

來到二樓上面,葉霄蘿撐著木制欄杆問道:"哎,下面跳舞的人是誰?"

老媽媽順著她的方向看去,萬分得意地道:"這個是我們樓里的頭牌錦瑟姑娘,她很少跳舞的,今個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願意跳舞娛賓."

"錦瑟?"葉霄蘿在嘴里念叨了一下,這個名字不知怎麼好熟悉的感覺.

錦瑟,不就是太子在外面的相好麼?

今個竟然讓她遇上了.

"咳咳,去把錦瑟姑娘給本大爺叫上來,本大爺今晚要她陪我."葉霄蘿聲音不卑不亢地揚聲道.

眼睛是不容拒絕的光芒.

"這……"老媽媽有些為難,"錦瑟姑娘她……"

"我出雙倍的價錢,只讓錦瑟姑娘陪我說說話而已,又不做些什麼,我想您這麼聰明的人,應該不會不知道吧?"葉霄蘿從腰間拿出了一袋銀子在她的眼前晃啊晃,沉重的銀子在老媽媽的眼前就是一個非常具有誘惑力的東西.

她目不轉睛地盯著葉霄蘿手里的那袋銀兩,一面估算著里面的數目,一面想著該怎麼讓錦瑟出面接客,最終心里的如意算盤打的嘩啦啦地響,伸手接過了葉霄蘿的那袋銀子.

"多謝公子,奴家一定讓錦瑟姑娘過來給您作陪."

"哎!"葉霄蘿突然間收回了那只握著錢袋的手,挑著英朗的雙眉,調笑道,"等會,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忽悠我的?先給你一兩銀子,等你把錦瑟姑娘叫來的時候再給你其他的,先去吧!"

葉霄蘿從錢袋里拿出一兩的碎銀遞給了老媽媽,亮閃閃的銀子在燭光之下顯得非常有光澤動人,老媽媽哆嗦著雙手接過,肥胖的臉上笑的幾乎都要抽搐.可是卻不能不同意,只得賠笑將葉霄蘿送進了二樓的雅間.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要不是沖著你那一錢袋的錢,老娘才不干這些事情呢!真是浪費時間浪費精力……"老媽媽將一兩銀子揣進了自己的腰間,眼角不屑地挑著,一路碎碎念,突然,"錦瑟,過來一下,上面有位公子需要你過去一趟."

錦瑟正從舞台上走下來,想去沐浴更衣,此時卻被老媽媽給攔住.

上篇:第一百六十二章 夜闖府邸     下篇:第一百六十四章 石頭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