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六十四章 石頭落地  
   
第一百六十四章 石頭落地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六十四章石頭落地

"你也知道我整日里都忙,是什麼樣的公子需要我去呢?玉清,丹葒她們不行嗎?"錦瑟有些不耐煩地道,身後的幾個丫鬟都低頭沒有說話.

這樓里能向錦瑟一樣給老媽媽臉色瞧的人已經不多了,只是錦瑟現在是太子的人,老媽媽不敢拿她怎麼樣.但是太子又沒有替她贖身,該接的客人還是要接的,只是次數會少些罷了.

"客人點名了要你,我的好錦瑟,你就去下吧!那個客人也算大方,拿了錢,再灌幾杯酒,暈了就出來,也不用伺候,成嗎?"老媽媽難受地撫額,心力交瘁.

錦瑟眼角一挑,老媽媽拉著她的手,悲戚道:"好錦瑟,我求你了,你就去一趟吧!"

這個樓里能讓老媽媽這樣求著的花魁已經不多了,若不是看在太子喜歡她的份上,她哪里有這麼大的臉?

錦瑟依舊面不改色,一雙嫵媚水靈的雙眼夾雜著眼波流轉,纖細修長的雙手不斷摩挲著懷里的暖爐,錦衣披風擋住她的雙手越發顯得她纖弱委婉.

"那位公子什麼來頭啊?值得您為了她求我?"錦瑟話語里有些不屑.

樓里的老媽媽是專管姑娘接客問題的,若是有的姑娘不願意接客,或者被家人賣到這里來的想要逃跑,老媽媽就該上手管了.管法有很多種,或打或罵,也有的就是像錦瑟這種地位的,一般都不會挨罵挨打.

所以樓里的老媽媽權力是很大的,誰人見到她不是點頭哈腰,能巴結就巴結.

唯有錦瑟不同于她人,只有她能讓老媽媽這麼低聲下氣地求情.

"那個公子也沒有什麼來頭,就是方才在我們門前經過的那一位,他荷包里的銀子可沉了.只要他一見到你,那些銀兩全部歸我,到時候拿了銀子分你一點."老媽媽沖她挑眉.

錦瑟嗤笑一聲,顯得尤其刺耳,她雙手背在身後,臉湊到老媽媽的面前微眯著雙眼:"您真是想錢想瘋了."

說罷,一轉身便離開了.

身後的老媽媽愣怔了一會,連忙扭扭屁股追了上去.

一邊追一邊喊著:"錦瑟,你是不是答應了?"

董渙的藥需要一天換一次,他的傷口也沒有感染的痕跡,傷口接受藥物的速度也算快,因此倒讓蕭長歌省了一點心.

換好了藥,董雅接過蕭長歌的動作,在董渙的手臂上打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

"王妃,是不是要換一間房間?這個房間好像不夠乾淨了."董雅直起身子問道.

當初她記得蕭長歌說過,為了避免傷口發生感染現象,她非常小心翼翼地打掃了這個房間,可是住了幾天,還是不夠放心.

蕭長歌看了看四周,其實也沒有很髒,只是越是在意眼睛里就越容不得一粒沙子,她點點頭同意了.

"魅月,讓人去打掃一間房間出來……"蕭長歌話音剛落,很快就被董雅打斷了.

"王妃,不用不用,我來打掃吧!"董雅笑呵呵地卷起了兩邊的衣袖,動作干脆利落地出了門.

"董雅很關心你啊!你生病的這些日子里她一直都在默默地關注你的飲食起居,生活所需,就連你每次換的房間都是她親自打掃的,生怕別人打掃不乾淨."蕭長歌好整以暇地看著床上半倚著的董渙.

董渙用力地點頭:"王妃,我知道."

蕭長歌點點頭,提著醫藥箱出了門,外面的風雪漸大起來,很多的積雪厚厚地堆積在各處地方,踩上去的聲音顯得非常清晰.

才走到書房的門口,就聽見里面傳來兩人的說話聲,時高時低,時起時落.

她推門進去之後,兩人的臉色都不是很好,尤其是蒼冥絕,臉上帶著深不可測的光芒,修長的手指放在唇邊若有所思.

"怎麼了?臉色都這麼不好?"蕭長歌驚訝地緩緩落了坐,疑惑的雙眼不斷地在兩人的身上打著疑問.

離簫英朗的臉上透著擔憂之色.

"王妃,我昨天將那些腐肉帶回去觀察之後,發現這種毒並不是鼠疫."他頓了頓,臉色低沉下來,"而是一種十分罕見的毒,這個到底是什麼毒,目前我還沒有查出來."

蕭長歌剛剛放松下去的心霎時又提了起來,她柳眉皺的厲害:"那這個病毒應該也會傳染吧?"

屋內空氣十分溫暖,可是每個人的心都是沉重冰冷的,他們沒辦法想象十年前的瘟疫再發生一場會變成什麼樣,這個京城是不是要變成瘟疫的廢墟?

離簫道:"既然不是鼠疫,那情況就會好很多,從董渙得了這病的情況來看,這毒是會傳染的.只要兩人的血液一接觸,就會傳染."

和現代的艾滋一樣,不過這個病毒的傳染性是從血液之間互相傳播的,而艾滋的傳播有幾種不同的方法.

"那些人該不會故意將病毒傳染給董渙的吧?難道是故意預謀的?"蕭長歌想著那天晚上的事情,看起來就是故意有人將他們引到那里去的.

蒼冥絕面色沉重地點點頭:"我已經派人查過了,那些人都不是蒼葉國的人,而是從鄰國過來的,他們身上帶的病毒如果不是被鄰國驅逐過來的,就是故意來我們蒼葉傳播病毒的,而對象並不是只針對董渙,而是他們想找一個人做實驗,恰恰董渙進入了他們的視線."

如果是這樣,那事情涉及的不僅僅是普通的仇家厮殺問題,而是兩個國家之間的軍事問題.

蕭長歌皺眉擰著手里的手帕,一臉凝重地看著蒼冥絕:"那現在怎麼辦?"

若是事情傳到了老百姓的耳中,一定會引起人心恐慌,到時候京城大亂,局勢不穩,很容易造成社會動蕩不安,後果不堪設想.

"這件事情不是件小事,我會找個時間把事情彙報給父皇,讓他封鎖全城,把那幾個外來人抓起來.你們就在府中研究解藥,一定要在他們下手之前研究出來."蒼冥絕銳利的雙眼緊緊地盯著窗外那一抹白色,雙手握成拳.

知道了事情的重要性之後,蒼冥絕立即整裝待發去了皇宮,臨行之前特意囑咐了蕭長歌不能做太危險的事情,如果需要出手,一定要帶上離簫.有離簫在她的身邊,蒼冥絕才能松心.

蕭長歌無奈地看著他:"知道了知道了,你趕緊去吧,此事不能再拖了."

外面的白雪飄的很大,蕭長歌撐著一把杏色的油紙傘站在冥王府的門口看他上馬車,整個人有種立在油畫中的感覺,讓蒼冥絕不由得看呆了.

他伸出手揉了揉她的發,發現她真是越發地調皮了.

"為夫走了,大概傍晚時分會回來陪你用晚膳,不准一個人先吃,一定要等我."蒼冥絕叮囑完最後一句,翻身上了馬車.

蕭長歌不滿地看著他,理了理方才被他摸亂的頭發,不禁想到了前幾天傍晚,趁著他去上朝的功夫先把晚膳偷偷給用了,等他回來時便坐在他的身邊看他用膳.

不知道是哪個丫鬟說漏嘴,把她所用的東西如數地告訴了蒼冥絕,害的她吃下去的數個豌豆黃,糖醋排骨,麻油豆腐全都在胃里翻江倒海.

"真啰嗦!"蕭長歌撇嘴看著馬車,欲轉身往回走之時,馬車上的小簾櫳突然被人打開,蒼冥絕那張棱角分明的冷若冰霜的臉出現在她的面前.

"我已經囑咐了魅月,點心可以用一點豌豆黃,超過三個,你想都別想."蒼冥絕冷漠地說罷,放下簾櫳,馬車緩緩地往皇宮方向前進著.

蕭長歌頗有些無奈地撫額,蒼冥絕那張冷酷的撲克臉對她說"點心可以用一點豌豆黃"時有多麼驚悚,多麼不協調.

不多時,魅月便從門口攜著她的醫藥箱大步地走了出來,她身穿著夾襖,在這個冬日里顯得有些圓滾滾的.

"王妃,我們可以出發了."魅月舉了舉手里的醫藥箱,又讓管家去駕了一輛馬車出來.

"東西都帶齊了嗎?沒有漏了什麼吧?"蕭長歌挑眉問道.

"按照您所說的,全都帶齊了."魅月信誓旦旦地點點頭,手里的醫藥箱還真是有點沉.

很快,管家就已經從王府的後門處駕了一輛馬車過來,鐵輪子在雪地里行的"咯咯"作響.

兩人坐在溫暖的馬車里面昏昏欲睡,魅月挑開簾櫳看了看外面的街道,幾乎沒有什麼行人,只有開著的幾個店鋪.白雪皚皚的地面上只有幾條被馬車輪子刮出來的轍痕,在雪白的地上顯得非常清晰.

過了一會,馬車緩緩地靠停在榮和藥鋪的側門邊上.

管家率先下了馬車,緊接著又扶了兩人下馬車.

"王妃,奴才是在門口等您嗎?"管家一面牽住缰繩一面問道.

外面的風雪依舊在飄,一層一層的風雪緊緊地落在地面上,管家也有些年紀了,蕭長歌也不知道自己要進去多久,總不能讓他在外面吹冷風受冷雪.

"不了,你先回去吧,大概申時的時候再來接我們."蕭長歌說罷,擺擺手,很快走了進去.

這個榮和藥鋪是當初離簫有帶著她來過的,因為當初她的中藥藥理不是很精通,所以離簫特意帶著她出來學習,也是在這里遇見了董渙和董雅.說來緣分真是個奇怪的東西.

進了藥鋪里面,陳設還是和上一次來的時候一樣,只不過藥鋪的掌櫃並不在.

上篇:第一百六十三章這就是愛     下篇:第一百六十五章 諜影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