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六十五章 諜影重重  
   
第一百六十五章 諜影重重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六十五章諜影重重

問及了藥鋪里面的人才知道藥鋪掌櫃去了東陵,那里是個醫藥之鄉,很多的中草藥都是從東陵運到京城來的,草藥曬干了之後保存的時間可以很長,所以運過來之後不會有損壞.

很多離東陵較遠的地方都不會親自去東陵拿藥.

"我家掌櫃的,每逢每月月初都會去東陵一趟,不過並不是去拿藥,而是因為那里會有一場來自世界各地的大夫切磋醫術."店里的小二說道.

蕭長歌眼睛一亮,切磋醫術?

"那你們家掌櫃的有贏嗎?"蕭長歌笑問道.

那店小二笑的如同一朵綻放開的菊花一樣:"我家掌櫃的年年都去,可是年年……都沒有贏過!"說罷,這個店小二卻率先站了起來.

哪里有這麼說自己掌櫃的,他和掌櫃的關系倒也不錯,既然他能這麼嘲笑掌櫃的,一定是篤定掌櫃不會說他.

"不知今天您過來是有什麼事呢?"店小二終于切入了正題,一本正經地問道.

店掌櫃不在可就有些麻煩了,蕭長歌不知道自己該向他請教一些什麼問題了,她這次過來的目的,就是為了研究一下離簫所說的那個病毒是什麼病毒.

蕭長歌看了看身後的魅月,表情有些為難地說道:"既然你們掌櫃的不在,那我們就下次再來吧."

看來今天是注定要白跑一趟了,上次離簫帶她過來的時候為的就是讓她和店鋪里的掌櫃學習藥理,如果他不在,那她只能下次再過來了.

店里的小二恭敬地送她們出了門.

來的時候沒有注意到掌櫃的是不是一直在店鋪里面,所以撲了個空.又讓管家回去了,連馬車都沒有難不成要在這個風雪天徒步走回家嗎?

"王妃,既然藥鋪的掌櫃不在,不如我們去離樓主的府上吧,反正和他一起研究也是一樣的."魅月出聲提議道.

看著外面的風雪下成這樣,兩人也是有些吃驚的,如果讓管家過來的話,兩人也要等上半天.還不如直接尋了個出處去坐坐,免得讓管家跑了一趟.

"離簫的府邸離這里遠嗎?"蕭長歌張望了一下,這附近能看到的瓦頂都已經被白雪掩蓋起來了,根本看不到任何的方向.

"不遠,只要前進拐過那個胡同就是了."魅月指著前面的路說道.

蕭長歌沒有去過,她卻是常常去的.

"臨近申時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從離簫的府邸出來,走到榮和藥鋪的門口,不就行了?"魅月歡欣鼓舞地挑著眉.

好像把一切都安排的妥妥當當的.

這樣子說也不是不可以,蕭長歌點點頭便隨著魅月的腳步去了.

路上還算好走.

魅月是習武之人,走起路來腳底生風,蕭長歌自小生活在南方,沒有見過幾場雪,更別提在雪地里行走了.

"王妃,我扶著你."魅月伸出一只手從蕭長歌的腋下穿過,將她的半邊身子都用自己的力氣吊起來,帶著她小心翼翼地行走著.

兩人很快就穿過了胡同口,一眼便看見了幾個門匾上的字:離府.

門外有兩個看門的小厮瑟縮著身子落在門邊,不過一見到兩人過來,立即挺直了身子.

"魅月姑娘您怎麼來了?"其中一個小厮上趕著問道.

平時來找離簫的人很多,魅月江朔以及魅風前來都是不用通傳的,這是離簫特許的.

"把門打開,我們要進去."魅月攙扶著蕭長歌,臉上被風雪灑的有些朦朧,眼睫毛上全是雪.

"好嘞好嘞,奴才這就給您開門."小厮吃過一次魅月的虧,剛開始過來的時候沒有把她認出來,結果被打的屁股開花,十幾天不能躺著睡覺,從此以後,他便深刻地記住了魅月這個人.

進了離府的門,里面院子里已經沒有曬著草藥了,而是變成了一株株的紅梅,在雪里傲然生姿,白雪之中染上了鮮紅的色彩,增添了一絲亮麗的光景.

問了里面的丫鬟才知道離簫在書房,兩人便前往了書房,里面燈火一片通明,似乎有人在低語說話的聲音.

魅月敲了門,里面很快傳來一聲進來.

可是,里面的一幕卻著實讓兩人震驚.

一個身著淺粉色夾襖冬裝的女子依偎在離簫的懷里,手里端著一個青瓷花邊紋進線碗,巧笑倩兮地一勺一勺地喂著離簫吃東西.

那個人影熟悉萬分,似曾相識.

蕭長歌一步一步地走近,離簫有些慌亂地將身上的人推開,那人嚇得花容失色,無處藏身,猛地將桌子上的一個硯台打碎.

厚重的聲音碎在她的腳下,黑色的墨汁染了她一腳.

蕭長歌的呼吸有些沉重,臉上的表情看不出,只是十分震驚,不過這種情緒很快就被她隱藏起來.

"王妃!"離簫低低叫了一聲.

禦書房的檀香點的有些重,味道繚繞在殿內重複不斷地熏陶著.

比蒼冥絕率先進了禦書房的是太子.

嘉成帝給他的時間已經到了,今天太子上禦書房來彙報四夫人的死因,那群戲班子到底是為了什麼將四夫人殺死,而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不是葉霄蘿.

太子臉上的表情已經不能用蒼白來形容了,而是冷漠蒼涼,沒有任何一絲的感情.

"父皇,兒臣無能,並沒有查出凶手是誰."太子跪在冰冷的大理石上,語氣平靜.

嘉成帝雙眼一沉,和太子有些相像的鼻子微微皺起,聲音沉重如山:"怎麼回事?是因為時間不夠的原因嗎?"

底下的太子一言不發,依舊堅持著自己的那個答案:"兒臣無能,這次的凶手太狡猾了,什麼線索都沒有留下."

"豈有此理!"嘉成帝勃然大怒,"這麼些日子的折騰你給的就是朕這個回答?你把朕把葉國公置于何地了?太子,你枉對朕的一片苦心,枉對朕對你的栽培.來人……"

"父皇."立在一旁的蒼冥絕及時打斷了他的話.

嘉成帝冷冷地看著打斷他說話的蒼冥絕,最近他重用的人除了太子,就是蒼冥絕,可以說他眼前的紅人實實在在的就是蒼冥絕.

"什麼事?"嘉成帝怒氣沖沖地道.

蒼冥絕上前一步:"父皇,兒臣最近在宮外偶然發現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須要彙報給父皇.前幾日,兒臣和長歌在京城中游玩時突然被一群人攻擊,被他們引入了一條巷子,並且用指甲劃破了兒臣手下的一個侍衛的手臂.劃破之後,傷口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爛,兒臣懷疑,這是一種可以在血液中互相傳播的病毒."

他的話音剛落,上座的嘉成帝和下面的太子皆是一震,嘉成帝雙目圓睜,臉上有著驚恐之色,聲音緊張:"你說的可都是真的?那個人現在在哪里?能否帶來給朕看一看?"

十年前的鼠疫帶給眾人的不僅是一場回憶,而是一場沉重的打擊,令所有活下來的人談之色變.

最緊張的人無非就是嘉成帝了,他是一國之君,當初的那一場鼠疫剝奪了無數人的性命,包括他的兒子.如果這一場瘟疫再來一次,不僅他承受不了,就算是全城的老百姓都承受不了.

"父皇,那個侍衛已經被長歌救活,現在沒有什麼大礙了.並且已經確認了這個病毒不是鼠疫,父皇大可放心."蒼冥絕深邃的眼眸里平靜如水,他的一句話瞬間澆熄了嘉成帝眼底里的緊張.

"既然不是鼠疫,那是什麼?"嘉成帝拿起旁邊的一口水喝下.

蒼冥絕冷然道:"還沒有查出來是什麼病毒,長歌正在府里研制解藥和這個病毒.父皇,這件事不能忽略,兒臣曾在暗地里偷偷地追查過,傳染病毒的那些人並不是蒼葉國的人,很有可能是鄰國派來的細作,還請父皇一定要明查."

嘉成帝整個臉色都不是很好,這已經是兩國之間的軍事政治問題了,兩國已經許久都沒有交戰了,很多年都保持著井水不犯河水的狀態,為什麼現在會派人過來?

嘉成帝猛地拍了拍桌子,臉上氣的十分猙獰:"這個晟舟國,很多年前我們就已經劃分過地域,這麼多年都和平相處,這次竟然暗算朕的蒼葉,朕絕對不能輕饒."

底下的太子上前一步,觀察了一下嘉成帝的臉色道:"父皇,這件事情就交給兒臣去查吧,兒臣一定不負父皇所托,將功折罪."

嘉成帝沉思了一會,這件事情交給太子去辦也不是不可以,畢竟他是蒼葉國的太子.

"好,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辦,讓你將功折罪."嘉成帝威嚴肅穆地說道.

"冥王這次做的不錯,朕重重有賞."嘉成帝嘉獎道.

"謝父皇."蒼冥絕接過了那些賞賜.

外面的風雪已經停了,白茫茫的雪灑在階梯上,一眼望去,全是白雪綿延不絕的地盤,白白的色彩讓人看的眼睛有些發麻.

"四弟,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太子的聲音突然從身後傳來,不多時便和他並排走在一起.

"大哥你說的是什麼事情?我知道的事情很多."蒼冥絕絕美的臉上露出笑意,微眯著雙眼看著他.

上篇:第一百六十四章 石頭落地     下篇:第一百六十六章 愛意滿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