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六十六章 愛意滿滿  
   
第一百六十六章 愛意滿滿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六十六章愛意滿滿

兩人再一次並排踏在雪地里,同樣的身高,不同的氣場.

"四夫人的死因.這件事情你知道的絕對比我還更清楚,並且葉國公也清楚,當初你站到葉國公一個陣營時我就該猜出什麼,到底是我太過自信.只是你查出來的事情,和我查出來的事情到底有什麼不同?"太子毫不避諱,直截了當地把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出來.

蒼冥絕面不改色,步伐沉重瀟灑,黑色的披風留給身後的人一個灑脫的背影.

"大哥你不是已經查出來了麼?問我做什麼?"太子知道他的想法,定是要自己將知道的所有事情說出來,他才願意說.

"當初我奉了父皇之命去追查戲班子的來曆,可是每當我找到一個線索時,不是有人故意將線索擺在那里就是已經被人發掘過,每次都有人先我一步到現場.並且找到最後一條線索時就斷了,沒辦法再查下去,我改變了方法,從葉府著手."

"可是葉府的人什麼都不肯說,直到那天我見到溫王和葉國公在一起,才發現兩人早有密謀.而四弟,我想說的是,在我之前就找到線索的人就是你吧!"太子凌厲的眼鋒一掃,眼睛里全是冰冷的笑意.

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就是這樣,蒼冥絕微眯著雙眼看了看眼前的天空,湛藍一片.

"大哥你說了這麼多還是沒有說出那群戲班子的來曆,到底是誰想要殺害四夫人,而針對的對象到底是不是葉霄蘿."蒼冥絕冷漠狹長的眼眸看了看太子,這雙眼和嘉成帝實在太像了,看的太子尤自心驚.

"既然你我都知道了,又何必說出來呢?"太子對他微微一笑,轉瞬便冷了下來,"我想知道的是,這次,你又下了什麼套讓我上."

太子中了一次蒼冥絕的計謀,就不會再中第二次,這次一定要問清楚來,就算不問清楚,他也不會再貿然行事.

蒼冥絕低低地笑了起來,低沉的嗓音顯得有些磁性:"大哥,這次確實是政治上的問題,晟舟國已經派了人過來傳播病毒,若是不將那些人抓起來,後果一定不堪設想.如此艱巨的任務也就只有大哥能完成了,若是有什麼能幫得上忙的,做弟弟的一定幫助."

說完這句話,蒼冥絕向宮門口先行而去.

高挑修長的黑色身影漸漸地和白茫茫一片的雪地形成兩個景色.

看著他的背影,太子的雙手緊緊地握成拳,眼眶里已經恨意一片.

離府的書房沉靜一片,一根針落在地上的聲音都能聽得見.

八目相對.

"王妃,我本來是想找個機會告訴你和王爺的,可是最近事情不斷發生,也一直沒有找到機會,我不是故意瞞著你們的."離簫護著身後那個纖弱的人影,大半個身子擋住了她.

急切解釋的語氣從他口里說出,仿佛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化為了可能,蕭長歌清澈的雙眼里帶著濃濃的不可思議.

"什麼時候的事?"蕭長歌動了動薄唇,清澈的雙眼帶著微微的笑意.

離簫就像是一個被捉到把柄的孩子一樣,低頭,認錯:"在我趕她走後的第三天."

蕭長歌佯裝生氣地坐到了一邊的椅子上,拿起一個杯子喝水,埋在杯子里的唇笑的狡黠:"事情到底是怎麼發生的,一字一句地說給我聽."

離簫看了看身後的那一抹嬌弱的人影,心里就像是大鼓似的七上八下.好像要把事情怎麼發生的說出來還真是有點難.

他抿抿唇,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來:"王妃,其實這件事情是這樣的,那時候我把如酥趕走是因為在我一直以為我的心里裝著懿漾,後來我才發現如酥和懿漾是不同的,懿漾是我心底的回憶,而如酥是我心里的愛的那個人.我便派人去找如酥的下落."

當初離簫那麼決絕地將如酥趕走,她還以為他不會再找回如酥,原來結果和她想的不同,到底每個人的感情都不是別人能輕易掌握的.

"我明白了,你和如酥也算是緣分,只是……如酥,你還是不是太子的人?"蕭長歌挑眉看著現在更有小女兒姿態的如酥,疑惑地問道.

問及如酥的身份,蕭長歌心里也是有一點底的,畢竟以兩人目前的狀況看來,如酥應該已經完完全全變成了離簫的人,只是她害怕離簫會被愛情蒙蔽了雙眼,看不清現實和纏綿.

"王妃,我早就不是太子的人了,當初太子利用我的聲音和你的相似,讓我接近你們混進冥王府,耍一些手段讓你和冥王的感情破裂,好讓太子有機可乘.可是我進去之後才發現,事情根本就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你和冥王都是聰明人,早就發現了我的目的,並且你們如此恩愛,我根本就一點勝算也無."如酥有些自嘲地說道,眼睛里全是對于蕭長歌滿滿的愧疚.

在她沒有遇見離簫之前,在她沒有懂得什麼是愛之前,她為了錢做了好多的錯事,從這一刻起,她要好好地一點一點地彌補回來.

蕭長歌聽得動容,每個人都會做過一點錯事,如今找到了歸宿也好.

"我了解了,我今天只是因為外面病毒的事情過來找離簫一趟的,結果卻發現了這麼大的秘密,真是來的太巧了."蕭長歌笑道,清澈明亮的眼睛如同天上的星辰一般閃耀.

這是如酥第一次發現蕭長歌笑起來這麼好看,從前她的笑是那麼高高在上,遙不可及,遠遠看去就像是一朵盛放的蓮.如今,她的笑那樣溫暖,觸手可及.

"魅月,你知道這件事情嗎?"蕭長歌回頭看了看身後的魅月,她臉上沒有什麼驚訝的表情.

"王妃,我不知道."不過她也沒有那麼驚訝.

"王妃,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下個月我和如酥就要成親了."離簫突然道.

"下個月就打算成親,為什麼我到現在才知道?是不是今天我沒有突然來,你是不是打算瞞著我到成親之後?"蕭長歌冷哼了一聲,佯裝生氣地道.

這個消息是這些日子接二連三的噩耗中比較開心的事情,可是離簫卻瞞著她,既然她不知道,那蒼冥絕應該也不知道.

她的話讓離簫連連擺手,這是她第一次看到離簫有些緊張的樣子,看來他是真的害怕讓她誤會.

"王妃,我和如酥准備在下個月成親也是前幾天才決定的,我還沒准備好該怎麼告訴你,並不是故意瞞著你和王爺的."離簫解釋道,看向了身邊的如酥,如酥大眼無辜地點點頭.

蕭長歌也沒打算為難兩人,只是驚喜來的有些突然,她想著該怎麼為兩人舉辦一場盛大的婚禮.

"我只是隨口一說,不必這麼認真,不過你真該告訴冥絕,我想他知道了應該也會很高興."蕭長歌沖他點點頭.

"知道什麼?"一聲冰冷帶有一絲絲慵懶的聲音從門口傳來,隨後一個筆挺修長的身影已經走進了書房,夾雜著外面微微的飄雪.

他的步履沉穩,狹長深邃的眼眸盯著蕭長歌,渾身上下都散發著高貴的王者氣息,氣質中又有幾種慵懶的氣息.

如酥的瞳孔收縮了一下,腳步不自覺地往後移動了一步,還沒動,肩膀就被人按住,回頭便對上離簫的平靜的雙眼.

"冥絕,你來了."蕭長歌篤定他是來找自己的,有些微微錯愕.

蒼冥絕狹長的眼眸中有些警告意味,看了她一眼便坐到了她的身邊.

他的目光在離簫的身後微微掃了一眼,見到如酥也沒有多大的驚訝,很快便回了頭,看向了蕭長歌.

"不是讓你乖乖在府里待著麼?單獨跑出來做什麼?"他頗有些生氣地道.

"哪里是單獨跑出來,不是還有魅月在."蕭長歌挑了挑眉,看向了一邊的魅月.

話音剛落,魅月只覺得自己身上被一道銳利的目光掃過,低頭不敢看蒼冥絕.

見他臉色不是很好,繃著一張臉目光銳利地看著魅月,蕭長歌好想撫額,沒想到她隨口說的一句話竟讓魅月這麼害怕,她連忙轉移話題.

"冥絕,你知道嗎離簫下個月就要和如酥成親,沒想到當初兩人那麼決絕地分開,現在還能在一起."蕭長歌嘴角浮現出一抹暖暖的笑意.

蒼冥絕淡然沉默地看著眼前依偎著的兩人,審視的目光讓如酥的心緊緊地糾成一團.她原是太子的人,雖然現在已經不是了,可是她心里清楚,蒼冥絕是令人聞風喪膽的冥王,絕對不會輕易放過自己.

"是嗎?"蒼冥絕薄唇輕吐出這兩個冰冷的話語,可是後腰卻被人重重一擰,那個嬌小的雙手根本沒有多大的力氣,他眉頭微皺,從底下伸出手反握住她那雙肆虐的手.

轉眼便對上蕭長歌澄澈氤氳的目光.

上篇:第一百六十五章 諜影重重     下篇:第一百六十七章 偶感風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