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六十八章故意為之  
   
第一百六十八章故意為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六十八章故意為之

想當年,蒼冥絕遇事也才十幾歲,身已殘,容貌盡毀,整日戴著面具不得見人,心性卻是堅如磐石,不顧鼠疫厲害如同狂風過境一般,也和太醫一樣風雨無阻地治病救人,施以援手.

看多了病情,自然能寫出如此深沉的鼠疫症狀出來.

"我明白了,當時確實迫不得已,多少人因為鼠疫之事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半個京城毀于一旦.幸虧你的朋友得的不是鼠疫,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那人歎悠道.

"那我朋友得的那種病情豈不是和這個不同,你能知道我朋友得的是什麼病嗎?"蕭長歌看著那人問道,既不是鼠疫,卻也不知什麼病毒.

那人皺了皺眉,也不敢確定:"能否將你朋友帶來讓我一看?想想辦法."

董渙的病情已經被蕭長歌治好了,此時帶來不僅無用,也會被他誤會為欺騙,蕭長歌有些為難道:"我那朋友身體不適,現在只能躺在床上休息,不能亂動,要不然你開幾副藥給我,我回去給他吃了之後覺得有效,再帶他過來,成嗎?"

那人聽後也沒有懷疑,畢竟沒有一個人會拿自己的朋友生命之事開玩笑,他點點頭:"好,我這就給你開幾副藥試試,若是有效,就證明是我心中所想之病情."

在榮和藥鋪里拿了幾副藥,又得到了一些有用的消息之後,幾人終于出了榮和藥鋪的大門.

可是一出門,蕭長歌便覺得肚子漲的很,捂著小腹難受地看著蒼冥絕,眼睛里仿佛帶著不滿和憤然,引得他又是一陣擔心:"長歌,你怎麼了?哪里不舒服嗎?"

方才坐著並沒有什麼感覺,如今一站起來,再被冷風一吹,越發難受.

她清澈明亮的大眼恨恨地瞪著蒼冥絕,咬牙切齒道:"我,要去,如廁!"

若不是方才他一直給自己倒開水,她能這麼多事嗎?

蒼冥絕忍住笑意,原來如此,他吊起來的心又重新落回胸腔,說來說去還是自己做的不對了,他搖了搖頭對旁邊的魅月道:"你陪長歌去."

幾人的馬車就停在榮和藥鋪的門口,蒼冥絕有些慵懶地靠在馬車旁邊,雙眼微眯,頗有些愜意地享受著這安靜的一刻,他時不時地轉頭看著蕭長歌的身影,安然地等著.

蕭長歌的步伐有些急促,魅月在一旁扶著她,兩人走的頗快,腳步落在雪地里印出幾個深淺不一的腳印.

兩人走了幾道彎,順著榮和藥鋪旁邊的一個小巷子里走了進去,巷子的盡頭就是藥鋪的後門,這里有一處是藥鋪小二們專用的茅廁.雖然很心不甘情不願,可是沒辦法,蕭長歌深吸了一口氣便沖了進去.

"王妃您小心點."魅月在外面急急地叫道.

過了一會,蕭長歌出了門,卻不見魅月的蹤影,她在小巷子里匆匆地尋找了一會,雪地上有幾個凌亂的腳印,順著小巷的盡頭消失在青牆底下.

難不成魅月就這麼被人抓走了?她方才在里面也沒有聽見打斗聲,短短的幾分鍾是誰有那麼大的能耐,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抓走一個武功不低的魅月?

蕭長歌絲毫不猶疑,立即沖了出去,看到蒼冥絕和江朔的那一瞬間心霎時間落了下來.

"怎麼了?跑的這麼急?"蒼冥絕臉色嚴肅起來,雙手扶住她的肩膀,看她這個樣子一定是出了什麼事.

蕭長歌氣喘籲籲地道:"魅月,魅月不見了,一聲不響地就消失了."

一旁的江朔臉色一變,一言不發地朝著小巷子跑了進去,連蒼冥絕也沒有知會一聲.

"我跟上去看看,長歌,你和管家待在原地別動……算了,你還是跟著我吧!"蒼冥絕想了想還是讓蕭長歌待在自己的身邊比較安全,按照以往的經驗來說,她最後還是會隨便亂走,還是帶在身邊比較好.

"就在這里,我剛才看了一下,腳印很凌亂,一個大一個小,到了牆角底下就消失不見了."蕭長歌指著青牆底下的腳印道.

"王爺,我翻過去看看,如果魅月是被那些人給劫走的就糟糕了."江朔臉上已經不是一般地難看了,有些著急地說著.

蒼冥絕點點頭,事發突然,不排除是那些人做的,若是沒有他們快,魅月很有可能成為他們的下一個實驗品.

"我們從那邊繞去,到上次的那個小巷子看看."蒼冥絕看著已經翻身上了牆的江朔,他的武功高強,況且救人之心急切,一定事半功倍.

雪地上沒有幾個人,那些人的目標一定放在了外出的人身上,恰好魅月和蕭長歌去的又是一個沒人的小巷子,很容易成為那些人的目標.他們不達目的不罷休,無論是誰落入他們手中,都有可能染上病毒.

兩人上了馬車,管家快速地駕著馬車,蒼冥絕挑開一邊的小簾子,一面往外面搜尋魅月的痕跡,可是馬車行的都是大街,根本沒有見到魅月的人影,看了一會,只有大街上寥寥小攤販的叫賣聲.

"這里停下就行了."蒼冥絕沉聲道.

旁邊就是上次所來過的那條小巷子,扶著蕭長歌下了馬車,蒼冥絕遞給蕭長歌一把彎刀,面色沉重地道:"若是出了什麼事就用它來保護自己,等會緊緊地跟在我的身後,千萬別離我三步遠."

蕭長歌收起彎刀,反握在自己的手上,另一只手被蒼冥絕握著,手心微微沁出汗水,就這樣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巷子里面.

腐爛的氣味不斷地從里面飄出來,蕭長歌聞了一下,很快止住呼吸,皺著眉頭道:"這腐爛的味道好像比上次更重一些了."

"有病不治,當然更重了."蒼冥絕不屑地冷笑一聲.

霎時,迎面飛來一根長箭,他動作迅速地一擋,那箭就被他攔腰折斷揮在了牆上,箭頭上掛著一些腐肉,若是這些腐肉觸碰到人的肌膚,一定會產生傳染.

"長歌,你沒事吧?"蒼冥絕擔憂地轉身看著蕭長歌,將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我沒事,看來他們是已經知道我們要來了."蕭長歌澄澈的雙眼里透著濃濃的冷意.

"站在我身後."蒼冥絕護住她的身子,目光犀利地盯著正前方,一只手緩緩地放在左邊的石牆上,慢慢地往前走著.

前方一個黑暗的轉彎處頃刻間飛出無數的暗箭,細小尖銳的箭頭上掛著最不堪入目,最令人心驚肉跳的東西,所有人都避之不及.蒼冥絕飛騰起身子,以身子為前墊,手中的長劍擋住了如同大雨一般洪流直下的箭雨.

那些人躲在暗處,不斷地發射著罪惡的源頭,企圖將那些箭播撒到每個人的身上.

密密麻麻的箭不斷地從轉角處飛來,這場早有預謀的箭雨讓人措手不及,蒼冥絕一個縱身飛躍,長劍從側面的青牆上剜出一塊青磚石,內力拍碎,直擊長空往前方的轉角飛去.

"啊!"一聲驚恐的慘叫聲發出.

箭雨稍停,為蒼冥絕爭取了一些時間.

他伸手緊攬住蕭長歌的腰身,將她整個人帶離地面,飛身上了瓦頂,兩人趴在白雪皚皚的瓦頂上,四目直對底下的一群人.

"冥絕,你方才沒受傷吧?"蕭長歌壓低了聲音問道.

方才那陣箭雨來勢洶洶,她怕蒼冥絕抵擋不住.

"我沒事,傷不到我.看來他們是已經做好了防備,把這里當成了秘密基地,只要有人一進入這個地方,就會被他們當成敵人攻擊."蒼冥絕依照形勢分析道.

"那我們豈不是進不去了?"蕭長歌皺眉問道,若是他們進不去,魅月怎麼救?

"這些人集中在一塊對于我們非常有利,我們可以將他們一舉殲滅,只要減少了這些帶有病毒的源頭,就可以解決一部分的事情."蒼冥絕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這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蕭長歌扒拉著被白雪堆積起來的瓦頂,目光觸及不到下面,不過可以想象下面的人此時正在四處搜尋著他們.

"可是我們應該用怎麼樣的辦法將他們殲滅?"蕭長歌支著下巴,很難想象.

"辦法多的是."蒼冥絕冷冷一笑,這抹笑很快隨風消散在風中,轉而嚴肅地看著蕭長歌,"你待在上面,我下去看看魅月有沒有在,聽話."

又要把她一個人丟下,蕭長歌就要爬起來,可是很快卻被他按下,他臉色很嚴肅:"乖,你在上面我才能安心,不然我會分心."

聽到他這樣說,蕭長歌也不再掙紮,畢竟方才經曆過那一幕,才知道了下面的人有多狠毒,她又不會武功,毒針也沒帶出來,就不下去給蒼冥絕添亂了.

"那你去吧,小心點."蕭長歌對他點點頭,表示自己會安心地待在上面.

話音剛落,下面霎時傳來一陣武器長劍對決的聲音,偶爾還有利箭射進牆里的聲音,分外清晰地傳上了屋頂.

"別亂動,我下去看看."蒼冥絕神色自若,一轉身便飛身而下.

下面的場面十分混亂,江朔握著長劍一人對付十幾個人,而那十幾個人被他的劍氣所傷連連後退著,很快又爬起來對付他.

蒼冥絕縱身躍下,劍眉一皺,對江朔道:"去找魅月,我來對付他們."

江朔很驚訝蒼冥絕的出現,方才他一路尾隨一個黑衣人過來,卻被引到了這里,進了之後並沒有發現魅月的蹤影,並且很快就被他們圍攻起來.到了想要脫身之時才發現已經被他們纏住了.

"好,那這里交給您了."江朔點點頭,猛地收回了釋放出去的內力,一縱身人飛出去了.

上篇:第一百六十七章 偶感風寒     下篇:第一百六十九章 殺之而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