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七十章 常勝天師  
   
第一百七十章 常勝天師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七十章常勝天師

溫王不可置否地笑了笑,雙手環胸,目光炯炯地盯著兩人.

蒼冥絕的反應讓他很滿意,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就發現了蕭長歌是蒼冥絕的軟肋,也只有她的喜怒哀樂才能讓蒼冥絕情緒產生變化.

"不是,我只是擔心你……"蕭長歌說到最後不想再說什麼,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他們因為這種類似的事情吵過多少次架,與其讓兩人都這麼難受,還不如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我們還是先去看看魅月和江朔怎麼樣了,不知道他們有沒有遇上這種事情."蕭長歌很快轉移了話題,不想在那件事情上面和他們談論太多.

說罷,她很快轉身,也不知道魅月和江朔在哪個方向,隨便選了一個方向走去,她只要離開這里,不和蒼冥絕做無謂的爭論.

因為她知道蒼冥絕一定會跟上來,不管她走到哪里,他都能找到自己.

或許是心中有了這樣篤定的信念,她的腳步才會邁的更加迅速,一刻不停.

很快,身後便傳來幾聲急促沉重的腳步聲,那人和她並肩而走,單手霸道地攬住她的肩膀,將她整個人扭轉了一個方向.

"走錯了,他們應該在這個方向."他冷漠低沉的聲音響在她的耳邊,走向了反方向.

兩人走的很快,沒一會就出了小巷子,外面的雪地白茫茫一片,偶爾才有幾個行人竄過他們的面前,很快地消失不見了.該避風的避風,該避雪的避雪去了.

"他們沒有在這邊,會不會我們走錯了?"蕭長歌心里不禁疑惑,前面的大街確實是空曠一片.

"不會的,剛才我看的一清二楚,他們就是往這個方向跑來了.現在巷子里面的那些人全被殺死,不知道綁架魅月的那些人是不是一伙的."蒼冥絕眼睛微眯,深吸了一口氣道.

"要不然我們找個人問下?"蕭長歌看了看四周,偶爾還有幾個行人.

外面就是空曠的長街,因為傍晚積雪的問題,很多人都不願意出門,再加上此時已經是掌燈時分,每家每戶都吃上了熱飯,沒有幾個人會在此時出行.就算有出行的,也是個匆匆忙忙出來辦事的.

連續問了幾個人都沒有得到回答,蕭長歌鼓著腮幫子有氣無力地搖搖頭:"都不知道,我們還是自己去找吧!"

蒼冥絕聞言,頭也不回地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頭發,目不斜視地盯著雪地上面的腳印:"長歌你看,這里的腳印分散地很開,可是紋路卻很清晰,這四個是你我方才出來時走的,這邊凌亂的幾排匆匆而過,後面又緊接著跟上一個人的腳印.後面這個腳印應該是江朔的,前面的幾個就是魅月和綁架她的人的,只要順著腳印而去,就能找到他們."

順著他的目光看去,果然和他所說如出一轍.蕭長歌不禁感歎,這雪地確實是很好的追蹤神器啊!

"那我們快走吧!"蕭長歌瞬間又燃起了希望,拉著蒼冥絕的衣袖快步地向前走去.

一面走,一面觀察著雪地上的腳印,穿過長街中的一條岔路口,拐上那座小石橋的時候,腳印消失在石橋上.

"到這里就不見了."蕭長歌停下腳步,疑惑地看著石橋上空白平整的雪地,上面光滑得絲毫沒有人踩過一樣.

微微風雪中透著一種不對勁的靜謐,空中飄來的微風夾雜著冰冷的……內功混合起來的雪花,蒼冥絕感受了一會,嘴角微勾,邪笑地看著橋下,伸手將蕭長歌護在自己的身後.

"小心,我已經知道他在哪里了."蒼冥絕威嚴冷肅地道.

目光忽而凌厲起來,掃向了石橋下面,緩緩地舉起了手里的劍,無形中一股微冷的氣流從兩人的身邊環繞而過,注入劍中.一道透明的光芒將天地間的雪花都籠罩起來,長劍即刻飛舞上了天,不知他又用了什麼心法,那把長劍竟然直直地飛到了橋下,靈巧地鑽進了橋洞中.

不過一會的功夫,"砰"一聲巨響,橋底下不知道掉了什麼東西下去,一個人影竟然活生生地飛到了石橋上面.

蕭長歌沒想到只能在電視劇中看到的東西,竟然被她親眼所見,不由得驚歎萬分.

"噗"那人已經一口血噴了出來,一只手壓在自己的胸口上面,艱難地吐氣:"你,你怎麼,知道我在,在下面?"

蒼冥絕收回長劍,凝神屏息,調整自己方才耗費的內力,整個人居高臨下地看著底下的那人,不屑一顧地露出一抹冷笑:"你,不值得我回答."

劍氣凌云,直上九萬里,天際烏云密布,頃刻間散開.

那人不敢置信地看著蒼冥絕,雙眼瞪得如同銅鈴一般大小,沒想到竟然有人練成了沖天訣第九式!方才那一下的烏云侵日讓他此生大為震撼,自從沖天訣之秘法流露在外之後,就沒人可以練到第九式,他見過最高的,也只是第七式.

也罷也罷,枉費他安排如此心力來蒼葉一趟,死在比他武功還更高強的人手上,也算是一種欣慰.

"我們回吧."蒼冥絕收了劍背在身後,坦然地摟著蕭長歌的肩膀正欲離開.

"魅月和江朔還沒有找到……"蕭長歌疑惑地看著他,難道他就想這麼回去了?

"他們應該比我們還更早就回府了,我們也趕緊回去吧,天色已晚,更深露重,小心著涼."蒼冥絕摸了摸蕭長歌的手,果然是涼涼的.

說到這,蕭長歌便不知不覺地打了個噴嚏,她連自己都忘了自己得了風寒.

"你怎麼知道他們回府了?"

"想."一個字眼就想打發自己.

"那你又是怎麼知道那人藏在石橋底下的?"

"看."還是一個冷酷的字眼.

"剛才那個是什麼人?"蕭長歌抬頭看他,若是他再說一個字,她肯定伸手揪他的小辮子.

蒼冥絕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似的,低頭在她的唇上狠狠地印下一個吻,寵溺道:"那個人是晟舟國的天師,武功也是晟舟第一,傳說他打遍天下無敵手,都找不到自己的對手,直到有一天,他請求晟舟國的國王給他一個大將軍的職位,他戰無不勝,所向披靡,便被封為晟舟的常勝天師."

說到這,他頓了頓,目光炯炯有神又帶著點渴求地看著蕭長歌.

不知所以然的蕭長歌懵懂地看著他的薄唇,伸手捏了捏他堅硬的手臂,催促他:"快說!不要看我!"

蒼冥絕臉色臭臭地指了指自己的唇,表達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她要是再不知道,他就不客氣了.

為了繼續聽他說下去,蕭長歌恨恨地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有種吃虧的感覺.

他這才繼續說下去:"我們蒼葉是個大國,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他們自然把主意打到了我們身上來,便派出了常勝天師出征,結果被我們蒼葉打的落花流水,灰溜溜地回了國.以後幾次打戰都一樣,輸的一敗塗地.所以才想出了這麼個方法,企圖用病毒想讓我們蒼葉全城盡毀.可惜,沒幾天便被識破了計謀."

于是,剛才發生的那一切就是後續,常勝天師很不湊巧地死在了蒼冥絕的手上.

"既然那個常勝天師打遍天下無敵手,那又為何會敗在你的手上呢?"蕭長歌眨了眨眼,剛才蒼冥絕也才只出了一招,就把他打死了.

"因為你夫君我比他厲害唄!"蒼冥絕挑了挑眉,很難得地調皮一次.

蕭長歌笑意漸深,再問:"剛才你怎麼知道他藏匿在橋下?"

蒼冥絕眼巴巴地望著蕭長歌,狹長的眼眸里根本絲毫不見冰冷決絕,而是滿滿的賣萌!好像在說:我給你解釋這麼多真的很累,能不能給我個麼麼噠加油鼓勁?

這點伎倆蕭長歌早就見怪不怪了,雙眼一瞥,率先走了出去.

他腳步立即急促起來,飛奔而上,追上了她的腳步,重新攬住她的肩膀.

"剛才腳步斷在橋上,若不是使用輕功,就是藏了起來,而我剛才不經意地往橋下一瞥,已經從下面的冰上看到了那人的倒影,所以很篤定他就在橋下."蒼冥絕一一細致地解釋道.

蕭長歌滿意地點點頭,她早就知道他的腦袋里裝著的絕非常人的思想,沒想到竟然聰穎得超出了她的意外.

夜色漸深,寒露從空氣中四面八方撲面而來,冰冷的空氣讓蕭長歌不斷地打噴嚏.

每當她打一個噴嚏,蒼冥絕的臉就要冷下一分,最終臭的她都不敢輕易說話,生怕她一說話,嚴重的鼻音就會讓他更生氣.

"自己的身體也不顧好來,要是我不在你身邊怎麼辦?還是個大夫呢!"蒼冥絕摟著她進了府,臉色陰沉地指控.

蕭長歌一言不發.

進了溫暖的房間,蒼冥絕忙進忙出的,又是讓人熬了姜湯,熬了藥,又是放熱水澡親手為她沐浴,又是親手喂湯喂藥的,忙的恨不得有三頭六臂.

而蕭長歌被他伺候得舒舒服服躺在床上,喝著他一口一口送過來的姜湯,感動得七葷八素.

只不過期間他面色陰冷如同寒霜過境,蕭長歌悶聲不吭,底下的那些丫鬟更是不敢說話,生怕得罪了他,受罰.

晚上熄燭火睡覺前他終于開口說話了:"躺進去."

"我得了風寒,最好不要一起睡,免得傳染到你!"蕭長歌捂住嘴巴,好言好語地勸道.

只不過他怎麼可能離開,擠著她的身子睡了進去,嗤笑了一聲:"怕什麼?我的身體強壯著,把手放下來."

不甘不願的蕭長歌活生生被他掰下手,他的唇立即湊了過去.

時間緩緩走過,一時間空氣中只有兩人沉重的喘息聲,良久,他終于吻夠了,翻了個身,低聲道:"睡吧!"

果真睡著了.

留下口齒發麻的蕭長歌獨自凌亂.

上篇:第一百六十九章 殺之而快     下篇:第一百七十一章 為情所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