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七十三章 計中有計  
   
第一百七十三章 計中有計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七十三章計中有計

巍峨壯觀的皇宮中一排整齊的宮女太監走過,一路行走在正殿外的階梯上,外面的積雪在他們的腳下不斷地踩出幾朵花兒般慢慢地綻放開來.

蒼冥絕一路從宮門口上了階梯,在禦書房門口時,正欲進去卻被門口的一個小太監攔了下來.

"冥王爺,皇上正在召見太子,您稍等,容奴才替您稟告."太監稍稍行了個禮,轉要就要進去,在邁步時被蒼冥絕叫住.

"不用稟告了,我等一會就好."蒼冥絕淡淡道,目光看向了別處,想了想又問道,"里面只有太子一人嗎?"

太監點點頭:"回王爺,是."

表面上雖然沒有什麼反應,可是心里卻萬分疑惑,太子除了上次和自己一起被召見之後和他一樣也再沒有被召見,可是為什麼現在會單獨來見父皇.

那個太監在禦前伺候少說也有十幾年了,見慣了前朝多少風云變幻,心知肚明朝廷現今的情況.雖然蒼冥絕自小就身體殘缺沒有受寵,但太子自小也體弱多病,太子之位也只是表面現象,如今,兩人受得重用的程度不相上下,他自然不會厚此薄彼.

"王爺,您坐著等吧,估計太子不會那麼快出來,免得身體受累."太監讓兩個小太監搬來了一張椅子之後,恭敬道.

"好."蒼冥絕對那個太監笑笑,點點頭.

這個太監是禦前伺候的,資曆也不比安公公少,雖然比不得安公公在禦前得寵,卻也靈敏通得不少,蒼冥絕心里略微思索了一下,緩緩站起身.

"公公,你可知父皇召見太子所謂何事?若是太重要的事情我就不便再等下去了."蒼冥絕已然起身,神色不變地道.

那個太監思考一會,很快便道:"奴才也不是很清楚,左不過是因為一些朝廷上的事情,不過方才奴才進去奉茶的時候,倒是聽得太子說什麼城外有疫情的事情,似乎是已經抓到了凶手."那個太監看了一眼蒼冥絕的臉色,繼續道,"多的奴才也沒聽見,大致就是這些,王爺覺得重要與否?"

聽完那個太監的話,蒼冥絕的心里疑惑起來,太子前幾日被父皇派去追查疫情的事情,而那些凶手又在昨日通通伏法,怎的太子還能抓到凶手?

若是真的也就罷了,若是假的,只需要他帶著證據面見父皇,便能拆穿他的謊言.

可是只聽這個奴才的片面之詞,也太過草率,若是他在敷衍自己,亦或是太子的人,那自己便得不償失了.

思慮再三,蒼冥絕終是沒有任何動作,悄無聲息地從自己的衣袖中拿出了一錠銀子,路過太監身邊的悄悄遞給了他.

那個太監動作也倒快,一個擦肩而過的瞬間便伸手接過了那錠銀子.

腳步匆匆地回了府,還沒有喘氣的功夫,帶上江朔,便去了早前的那個小巷子.

從巷子里外面看去,里面髒兮兮一片,一如他們早先來時一樣,雪地上落在的滴滴鮮紅的顏色已經被後來居上的白雪沖刷的一干二淨.絲毫看不出曾經有人來過這里,並且打了一場激烈的斗爭.

"王爺,這里還有什麼問題嗎?"江朔疑惑不已地問道.

那些人不都已經被他們解決了嗎?就連最後的那個人,都是他們親眼看著被溫王一劍刺死的.

"今天我去了皇宮,父皇在召見太子,並且說的是已經找到了疫情發生的始作俑者,我懷疑那天那些人根本就沒有被我們殺死,反而被救了出去?"蒼冥絕抬腿,用鹿皮靴子踢開了那個曾經滴血的位置,前面的血跡早就已經消失不見,留下的是淡淡的融進白雪的顏色.

那天,那人就被溫王斬殺在這個位置,血從那人的心口不斷流出,濕了整個雪地.

可是現在卻一點血跡都沒有,就算是過了一天,雪下的再厚再深,也不可能將那麼明顯厚重的血跡沖刷的干乾淨淨.

"王爺,血跡都沒有了,會不會是已經化成雪被雨水重刷乾淨了?"江朔踢了兩腳之後道.

蒼冥絕眉頭皺的微深,眉心擰成一團,涼聲道:"也許,但也並不一定,這里面一定有陷阱."

他的目光一重一重地掃過雪地上的痕跡,用手在那些淺粉的白雪上面拂過,白雪沾在他的手指上,他疑惑地淺嘗了一口,眉頭擰的更深了.

"不是血的味道!"他吐出雪水,厲聲道,"江朔,找出那天溫王扔掉的那把劍,上面一定有貓膩."

殺完那人之後,溫王便將劍扔到了一邊.

應了聲是,急匆匆地幫著溫王找劍的下落.

可惜這條巷子的周圍不是破爛框子,就是一些不用的,髒兮兮的破布,很多東西里面都沒有劍.

兩人分頭找了一會,都沒有發現那把劍的下落.

"王爺,會不會他們把劍帶走了?"江朔突然道.

"若是帶走了,我們就什麼線索都沒了."蒼冥絕話里的意思很明顯,就是一定要找下去.

江朔再沒有說任何的話,只要蒼冥絕一句話,他便和他一起走到底,就算下面的路是個無底的深淵,他也走定了.

順著落難了雪花的青牆一路摸過去,底下的破籃子也沒有去摸,幾乎是一望無際的白茫茫的雪花,其實若是沒有線索,根本就找不到什麼.

突然,前面的青牆上凸出一塊,旁邊的縫隙也沒有任何的造型,松松垮垮地鑲嵌在上面,就像是被人挖出來再壓進去似的.這個跟外面的牆體根本一點都不同,只能說手段實在拙劣.

江朔從自己的背上拿出一把長劍,正打算從旁邊的牆縫劃下去之時,身後突然出現一聲低沉的嗓音:"慢著,不能用劍."

說著,蒼冥絕的身影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壓住他蠢蠢欲動的長劍.

"這個是個機關,又是個暗道.不知道的人就會以為這里只是個被動過手腳的地方,其實不然,我們要從旁邊的牆上找到機關才能開啟,否則里面定會出現無數的箭雨,將我們射的如同刺猬."蒼冥絕哂然一笑,這些機關術根本難不倒他.

江朔心驚地收回劍,就差一點點就碰到了那個青牆,被打成馬蜂窩,他心有余悸地退到了一邊,跟在蒼冥絕的身後看著他一點一點地摸索著牆邊的機關.

蒼冥絕面不改色地伸手摸索著牆上的機關,在觸摸到另外一邊的青牆邊緣時,一塊青牆不知不覺地陷了下去,伴隨著一聲輕飄飄的磚石聲音,兩邊的青牆凹陷下去,中間的那個青牆原地不動.

看著這變化,江朔的心猛地抽了抽,幸虧他方才沒有任何那塊青牆,原來根本就是碰不動的.

"王爺,這下面應該是個暗道,容屬下下去看看."江朔以手擋面,另一只手從背後拔出了長劍,緩緩地抵到了暗道下面.

"去吧,小心點."蒼冥絕十分信任地點點頭,江朔是他的人,跟了他這麼久,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他的事情,他的武功不差,謹慎心也夠.

用劍探過地上的暗道深度之後,拿起劍來一看,上面光滑非常,沒有任何泥土的印記.

"王爺,看來是個已經挖掘很久的密道."江朔對蒼冥絕說罷,人已經跳了下去.

下面不過幾米深的距離,江朔撐著劍在密道里來回看了一下,又從自己的腰間拿出了一個火折子,擦亮之後才觀察到了密道里面的環境.

這是一個普通的逃跑密道,除了一人能過的大小,其他東西根本沒有,就算是通道中也沒有設有任何的擺放蠟燭的地方.

"王爺您……"江朔正朝上喊著,突然話音未落,身邊已經迅速地跳下一個人影下來.

"我們繼續往前走,看看這個密道是通向哪里."蒼冥絕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人已經轉身前往密道的出口.

江朔懿言不發地跟著蒼冥絕走著.

密道里面很黑,除了兩人手中微弱的火折子發出弱小的光芒之外,根本沒有任何的光亮.在這個黑暗中,除了水滴聲,便是兩人平穩有序的呼吸聲.

正安靜地走著,蒼冥絕臉色忽而一沉,腳步停了下來,厲聲道:"是誰?出來?"

後面竟然有人?江朔走了這麼久竟然沒有發覺!他猛地拿起劍,對准了身後的一片黑暗.

靜謐無聲的密道中出現了第三個人的呼吸聲.

"是我!跟了這麼久遠才發現,真是太不專業了."蕭長歌哼了一聲,笑意盎然地走到了蒼冥絕的面前.

蒼冥絕在黑暗中將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最後猛地伸出手將她摟住,語氣中頗有怒火:"你怎麼來了?不在府里好好待著?"

蕭長歌低著頭看著地面,想著自己方才一路跟過來的情景,沒有一個人發現她的蹤影就覺得一陣開心.

"你回府一趟,帶上江朔就走了,我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就跟過來看看."蕭長歌挑眉道.

上篇:第一百七十二章 一波三折     下篇:第一百七十四章 解藥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