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七十四章 解藥已出  
   
第一百七十四章 解藥已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七十四章解藥已出

在這個有些昏暗的密道里,出現這種出乎意料的腳步聲,確實有些讓人覺得驚悚無比.

路已經走到一半,蒼冥絕不會放棄繼續走下去的機會,但是也不會讓蕭長歌單獨回去,所以即使再不情願,也只能這樣.

"怎麼不早點出現?不知道這里很危險嗎?"蒼冥絕冰冷的眼神中微帶怒意,語氣態度並不是很好,不過手卻攔著蕭長歌的身子不放開.

蕭長歌知道他是已經同意讓自己繼續走下去了,眼神里都是滿滿的笑意:"我本來是想早點出現的,可是我看你們一直在忙著找機關,就不好出現打擾你們.後來要出現的時候,你們就已經跳入了密道中,所以我就緊隨其後."

似乎是已經想到了方才蕭長歌的舉動,蒼冥絕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摟著她繼續向前走.

經曆過了這麼多,他也知道了蕭長歌想要做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無論他怎麼說她也不會改變自己的主意,這一點和他很像.所以,他們認定了一個人,就再也不會改變.

想到這一層,蒼冥絕的心情就漸漸地好起來,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微微側目看著自己身邊的小人,心里不由得泛起一陣又一陣滿足感與成就感.

"這個密道還挺長的,是要通往哪里的?"蕭長歌眼神探究疑惑地問道.

眼前的路越走越黑,道路越來越深邃,身邊的水滴聲也開始變得很重,腳底下潮濕的感覺越發地明顯,讓蕭長歌的心不斷地打著鼓.

"害怕就抱緊我,這里是很安全的,就是不知道通向哪里,不過依照腳下的水聲來看的話,應該是通向河邊."蒼冥絕信誓旦旦地道,他的經驗絕對不會出錯.

可是不知道的是,為何那些人會知道這里有個密道,亦或者說這個密道就是他們打通的,若是這樣,他們的目的就已經十分明確.

"河邊?那我們豈不是要走到河里去?"

盡管這樣說,可是她的心里卻沒有絲毫的懼意,或許是因為有蒼冥絕陪在她的身邊.

"也許是,也許不是,旁邊是河流,密道或許只是打通在河流的旁邊."蒼冥絕淡淡地道.

這件事情定是沒有他想象的那麼簡單,這個密道證明了什麼,他目前一點頭緒也無,不過真正知道的是那個被溫王殺死的人並沒有死,而是從這個密道逃走了.因此他也能肯定,這個密道就是用來逃跑的.

行走了一會,一道明亮的光從密道的那一頭打了過來,在這個黑暗的密道里顯得萬分光明,就像是神聖不可侵犯一般.

"我們到了."蒼冥絕說罷,人已經率先探上了上面的那一層青牆,堅硬無比的石磚鑲嵌在上面,用手根本就摸不動.

"還是機關,出口和進口都有機關."蒼冥絕淡淡道.

又亮了一根火折子,淡淡的火光和明亮的陽光混合在一起照射在每個人的身上,幾人開始順著牆邊的青牆撫摸過去.

機關一般都在這種地方,如若不然,放在其他地方根本不可能擺設,終于,他的手放到一個凸出來的東西上面,緩緩地旋轉了起來.

"開了."蕭長歌看著頭頂上的磚石緩緩移開,不由得感歎古代人的造物能力,在這個時候就有這樣的機關.

"長歌,你先上去."蒼冥絕松了手,堅定地對蕭長歌說道.

他雙手一用力,蕭長歌整個人便被他甩到了半空中,她雙手左右忙亂地抓著旁邊的石壁,身下突然一股力氣支撐住他,將她順利地抬到了地面上.

上面寬闊的地勢不由得讓她一驚,如蒼冥絕所料,這里就是個河邊,並且這個密道的通口就是在河邊已經枯萎的楊柳樹下,周圍是一片廣闊的雪地,誰能想到這種地方的下面竟然有一條密道.

蕭長歌左右看了看,正打算伸出手去拉下面的人,可是蒼冥絕已經和江朔一前一後地飛身而躍,到了地面上.

"果不其然,這里是一條通往晟舟國的密道,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就是城外的分叉路口邊,一條往東的就是去晟舟國的路,另外幾條都是通向蒼葉其他城的路,看來,那天被溫王殺掉的那些人已經跑掉了."蒼冥絕越往下說,聲音就越冷一分.

這樣精密的布局,這樣的逃跑計劃,果然不是其他人能想出來的,溫王,除了他,蒼冥絕還真的想不出來還能有誰,有這樣的本領.

"溫王殺的那些人都是晟舟國的人,為什麼還會讓他們從密道跑出?難道……溫王是他們的內應,故意讓他們逃跑的?"蕭長歌臉上的疑惑越來越重,她怎麼也想不到溫王會做這種事情.

蒼冥絕冷哼一聲,目光緊鎖在底下的密道中,那道門緩緩地關上,除了地面上的白雪沒有堆積上去之外,其他的都如同正常完好的地面一樣.

"事情已經清明,正如我們所看到的這樣,長歌,我們回吧,離簫應該把那些毒解出來了."蒼冥絕收回目光,伸出手摟住了旁邊的蕭長歌,厚重的貂裘將她整個人都裹在自己懷里,攬著她一步步地往府里走去.

外面冰天雪地,府里溫暖一片,進了府邸正廳,立即有丫鬟進來奉茶,蒼冥絕脫下披風,還沒等丫鬟奉完茶,他就已經淡淡地道:"出去."

那丫鬟正在奉茶的手一顫,連忙放下茶杯,匆匆地退了出去.

里面的氣氛頓時有些壓抑,正中間的那盆火爐燒的正旺,不斷地有層層煙霧和熱氣往上冒著,雖然溫暖,可是他們的心里卻十分冷定.

"江朔,你去把離簫叫過來."蒼冥絕終于開口說道.

上午的那些事情不斷地證實了他的猜想,這件事情一定要加快腳步,如若不然,定會讓他大挫一次.

"這麼些天,我們終究還是失于防范了,太子他們心思不純,絕對不會那麼容易就讓我們抓到他們的辮子."蕭長歌的眼眸冷漠如霜.

"今天早晨我進宮時,太子已經在禦書房內面見父皇,雖然不知道他在和父皇說些什麼東西,不過他的目的顯而易見."蒼冥絕幽幽道,坐在上座整個人顯得威嚴端正,完全沒有了平時看蕭長歌時那種慵懶散漫的感覺.

"看來太子這次是想攬了所有的便宜,在父皇面前爭奪政權,我們可千萬不能大意."蕭長歌伸出手握了握他的手,對他點點頭.

"自然是不會的."蒼冥絕對她投以一個放心的笑容.

兩人話正說到一半,門便被人推開,江朔整個人夾雜著一陣微微的風雪走了進來,匆匆來到了蒼冥絕的身前稟告.

"王爺,屬下才剛剛出府,便看見離樓主已經快到我們府上了,他此時已經到了書房."

"好,我現在就過去."蒼冥絕面色冷然地點點頭,很快便起身往書房去.

穿過府中的九轉回廊,踏著微微的積雪,兩人很快便來到了書房里面,離簫已經率先坐在書房里喝了幾杯的熱茶,他的左手邊放著一個金色玉錦布包裝的小盒,還有一疊折起來的宣紙.

"讓你久等了,事情辦的怎麼樣了?"蒼冥絕昂首闊步地邁步進去,深藍色的紋金絲邊花色顯得熠熠生輝,整個人看起來容光煥發,神采飛揚.

"王爺,這幾天我不斷地翻閱古籍醫書,單獨對比那塊腐肉上面的病毒,看這里面的細菌,再加上王妃提供的一些意見,終于發現了上面的變化."離簫風光無限地在眾人面前拿出了旁邊的錦盒.

"結果如何?"蒼冥絕擺正了坐姿,雙眼中透著有些銳利的眼鋒看著底下的錦盒.

"王爺,請看錦盒."離簫將錦盒握在手里,一點一點地打開了上面的鎖匙,等著整個錦盒開啟之時,每個人的心終于由懸在半空中緩緩地落到了地面上.

外面還是金光閃閃一片閃亮的錦盒,就像是開啟了一個寶藏,待他將外面的那層金光褪去,留下的就是里面光華無限的寶貝.

正如大家所看到的一樣,里面呈現出來的,就是上次離簫帶回去的那塊腐肉,如今,已經褪去了當時的惡心,臭味與腐爛,變回了常態.

"這塊肉,就是從董太守身上割下來的一小塊肉,因為中了病毒之後,那塊肉變得腐爛不堪,但是我研究出了克制它的藥物,並且能一干二淨地清除掉它的毒性."離簫獻寶似的拿出了一塊腐肉放在桌子上,一一地解說著他曆經的過程.

那塊肉果真變得非常乾淨,就像是從來都沒有腐爛過似的,除了上面一點淡淡的印記.

"離簫,原本錦盒里面裝著的那幾個藥丸子是什麼藥?"蒼冥絕臉上露出欣喜之色,只不過讓他疑惑的還是這個.

離簫又從身上拿出一塊黑布,里面包裹著的就是那個藥丸.

"這些藥丸不是毒藥也不是解藥,而是和這次病毒根本就沒關系的藥,想來應該是那些人用來掩人耳目的."離簫皺眉道.

雖然他沒有和蒼冥絕一樣有能看穿別人心思的能力,可是如此簡單的事情,他還是能分辯出一二.

"看來那些人真是有備而來,我們要趕在太子拿出解藥之前在城里大肆發放解藥,你今明兩天將解藥所需的藥材一系列出來,後天我們就到大街上派發這些藥,先得人心."蒼冥絕把握十足,淡淡地看著放在他眼前的藥物,心里不斷地盤算著什麼.

離簫點點頭,應下後便立即回了府.

上篇:第一百七十三章 計中有計     下篇:第一百七十五章暗地盤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