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七十八章 殺機初現  
   
第一百七十八章 殺機初現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七十八章殺機初現

早晨的天際最是霧蒙蒙一片,尤其是站在高處往下看去,整個京城都被早晨的霧氣和微小的白雪籠罩在一塊,看上去就如同人間仙境一般.

皇宮禦花園東南角的一處宮殿內,金黃色的簾櫳後面傳來幾聲微弱的說話聲,以及女子的輕笑聲,在這個清晨顯得十分婉轉又張揚.

"貴妃娘娘您的皮膚保養的就是好,一點都不像生過孩子的人,話說,您是怎麼保養的呀?是宮中禦用的太醫開的藥方保養嗎?"葉霄蘿詫異驚訝地歎道,臉上的表情帶著癡迷卻又不浮誇,表演的十分真實.

盡管知道是特意拍的馬屁,但是段貴妃心里就像是被灌了蜜一樣開心,沒想到這葉霄蘿的嘴巴還真甜,她的皮膚真的有這麼好麼?

"哪里有保養?左不過是偶爾吃幾劑保養的藥,平日里吃的都是一些燕窩,金絲棗之類的益氣補血的東西."段貴妃忍不住用手拭了拭自己的臉,彈性光滑,一想到自己的年紀,卻又感歎時光飛逝,韶華彈指間轉瞬而過.

"難怪您的皮膚這麼好,看來我還真是要向您討教下呢!"葉霄蘿欣喜地道,就像是找到了專屬于自己的皮膚護理師一樣高興.

在座的幾人紛紛笑了起來.

簾櫳外面一個腳步停頓在門前,良久不曾向前邁動一步,腳下的雪已經被他踩的有兩個腳印那麼厚.

"溫王您來了?怎麼在這杵著不動呢?進去坐坐呀!"明月正好從遠處端著燕窩和幾杯淳鮮牛奶過來,見到溫王便上前問道.

溫王面色一冷,原本打算轉身回去的他此時已經沒有了退路,再抬頭時,前方已經站著一個嫩黃色的身影,雙眼期待含春地看著他.

"你,你來了!進來呀,貴妃娘娘在等著你呢!"葉霄蘿臉上露出一個淺淺的笑意,雙眼仿佛要將他裝進自己的眼底.

溫王見到她就頭痛,若是平時也就罷了,這次竟然來到了貴妃宮中,巴結上了他的母妃,而且還正大光明地招呼他讓他進去!

他深邃的眼眸閃了閃,用英挺的背影對著葉霄蘿,對旁邊的明月道:"我現在有點事,改天再來向母妃請安."

說罷,人已經轉身就離開了,寬厚筆挺的背影如同一棵松樹一樣挺拔不屈,大步流星,就像是躲避瘟神一樣快步地走出貴妃殿.

葉霄蘿看著他的背影,腳步不由自主地就跟了上去,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有他的地方就是她應該去的地方,就算是再遠再難過,她也要去.

"你跟著我干什麼?你該干什麼干什麼去!"溫王終于忍不住轉頭對她吼道.

兩人站在宮門口,飛雪不斷地從天上落下,飄灑在他們的頭頂上,身上,在葉霄蘿本就冷漠寒心的心里再灑上一層冷氣.

"你要去哪里?我有話跟你說."葉霄蘿憋了半天,能扯出的理由就只有這些了.

溫王抬頭看了眼天空,無奈道:"有什麼話就說吧,說完了我還有事要先離開."

看到他有了想要和自己說下去的想法,葉霄蘿自然不可能放過這個增進兩人感情的機會,她已經忘記了他上一次和自己說話是在什麼時候,更加忘了兩人這樣安靜地對視是在什麼時候.

她淺淺的笑著,有些嬌嗔道:"在這里怎麼說?不如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慢慢說,這些日子都沒有好好地和你說話."

她越說頭就越低,仿佛是不好意思似的,這些日子以來終于能夠見到溫王,自然是有很多的話要對他說的.

良久,也沒有收到他的回應,她猛地抬頭一看,他人已經走出了很遠,在白茫茫一片的天地中變得有些渺小,一抹黑色在她的眼前一閃而逝.

葉霄蘿氣的冷哼一聲,跺了跺腳,臉上精致的妝容扭曲成一片,咬咬牙,正要跟上去時,那抹黑色的人影已經消失不見了.

"喂!氣死我了!"葉霄蘿怒意勃然地看著前方,猛地抬腿踹了踹腳下的白雪,霎時間,地上的白雪如同美麗的煙花一般綻放著,很快又落到了地上.

她摸著自己眼角的那條細微的傷疤,這條因為溫王而受的傷疤她從來不敢記得,她一次又一次地騙自己,他不是故意的,他不願意見自己只是因為真的沒時間.

正如同這次一樣,她甯願繼續欺騙自己,他是有事要先離開.

葉霄蘿依舊堅定地邁出自己的腳步,下一次,下一次她一定會更加努力.

大街上的人影十分稀少,她踩著地上的白雪一步一步,她的心就像是天上落下來的白雪一樣冰冷,沒有溫度.

"葉三小姐?你怎麼下雪了還一個人在外面?天氣這麼冷,小心凍壞了身子,來,跟我來我們樓里坐坐吧."錦瑟打著一把淡粉色的油紙傘放到了葉霄蘿的頭頂上,為她擋風擋雨.

"你是來看笑話的吧?你走開,上次說的話還不夠嗎?"葉霄蘿臉上勾起一抹輕蔑的笑意,目光銳利地瞪著錦瑟.

錦瑟面不改色,緊握著手里的雨傘,笑笑:"我都不知道你怎麼了,我笑話你做什麼?我只是擔心你,冬日風涼,小心著涼了."

話音剛落,葉霄蘿低沉陰霾密布的臉上發生著淡淡的變化,抬頭看著錦瑟臉上的淺笑,仿佛有種任何事情都不和她相關似的,只有眼前的事物入得了她的眼.

"來,跟我來,女兒生來就是用來疼愛的,就算沒有人疼愛自己,我們自己也要學會疼愛自己.這麼大的風雪,不論我們受了什麼傷,都要為自己找塊可以避風擋雨的地方."錦瑟仿佛一個知心大姐姐般循循善誘著葉霄蘿,執起她的手放到了自己的手上,將她帶到了擁香樓.

此刻,葉霄蘿的心升騰起了一股別樣的感覺,仿佛這嚴冬里也有了一絲暖.

白天的擁香樓沒有多少客人,所以很多的女子都圍在樓上說話,偶爾冒出幾聲清晰的笑聲,可是看到樓下的錦瑟和葉霄蘿的時候,全部都鴉雀無聲.

一時間,整個擁香樓都變得十分寂靜,眾人都紛紛看著她們.

"跟我來吧,來我的房間好好地喝杯熱茶."錦瑟不顧他人的眼光,帶著葉霄蘿進了自己的房間.

外面的老媽媽從樓下快速地跑了上來,看著方才進去的葉霄蘿,嘴巴足以塞下一個雞蛋那麼大,揮舞著手里的手帕,迅速地跑到了二樓.

"葉三小姐最近怎麼天天都來我們擁香樓?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一個和老媽媽關系比較好的女子問道.

里面的燈火亮的有些刺眼,老媽媽聽不到里面的一絲絲動靜,轉身低沉地吼道:"不該你們過問的事就別問,該做什麼就去做什麼吧!這里都不關你們的事,走開."

被老媽媽這麼一吼,這些在外面的女子如同受驚的小鳥一樣全部離開了.

二樓頓時變得一干二淨,老媽媽附耳到錦瑟的門口去,卻什麼都沒有聽見.

"錦瑟姑娘,不要這麼客氣,表面功夫都該做完了吧?有什麼話要和我說的趕緊說吧,我還趕著回府呢!"葉霄蘿臉上沒有一絲絲的笑意.

此時的她,和方才在外面雪地里的她截然不同,或許是因為對面的這個女人太過奪目耀眼,才會讓她這樣防備著,若不是錦瑟,可能她一輩子都不回來到這種地方.

似乎是知道了她心里的想法,錦瑟一言不發地看著她,臉上的笑容也漸漸地收攏起來,精致的眉頭微皺,紅唇慢慢地向上彎起一個弧度.

"既然葉三小姐這麼直白,那我就敞開天窗說亮話了.不知道我上次和你說的那個提議你覺得如何?只要我們兩個聯手,就能得到我們想要的,這樣的好機會並不是隨時都有的."錦瑟把玩著手里的一串珍珠寶石,臉上帶著篤定的目光.

回想起上次兩人的談話,並不是十分愉快,那時葉霄蘿女扮男裝從冥王府里出來,心情極度消沉之時遇到了錦瑟.兩人竟然有著同樣的心思,不過他們的意見並沒有一起,導致了很多分歧.

這次,錦瑟再次將自己帶到擁香樓里來,左不過是為了上次的提議再商討.

"錦瑟姑娘,我知道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不過這件事情還要容我多想幾天,."葉霄蘿淡淡地喝了一口水.

"要是再想下去,機會可就沒這麼好把握了,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京城即將大亂……"錦瑟附耳低聲在她的耳邊說著.

葉霄蘿面色一驚,不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意思,還想多追問一下,可是門外卻適時響起了敲門聲:"錦瑟,我是來給你們送茶水的,我進來了."

話音剛落,門便被人推開,老媽媽那張微胖的身影出現在兩人眼前,她的手里端著一個托盤,上面擺放著兩個青瓷杯,還冒著騰騰的熱氣.

"說話說的累了吧?喝點玉米薏仁甜湯,這是我讓廚房特意為你們熬的,僅此一份,別人想要都沒有."老媽媽端著青瓷杯放到了桌子上,笑眯眯地討好著葉霄蘿,也不知道她喜歡吃什麼,便端了這兩樣東西過來.

可惜,葉霄蘿連看也不看就起身准備離開,臨走之前,腳步頓了頓,頭也不回地道:"如果需要的話,我會來找你的."

門被打開,那抹嫩黃色的身影大步流星地出了房門,留下一陣微風從外面吹拂進來.

"錦瑟,你說她怎麼就走了?是不是我說錯什麼了?"老媽媽望著空空如也的座位自言自語.

"不是,玉米薏仁甜湯?真的甜麼?"錦瑟目光微微舒展開來,似乎是自言自語地道,伸手舀了一湯匙送進嘴里,甜味瞬間彌漫開來.

上篇:第一百七十七章先發制人     下篇:第一百七十九章 雪地暗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