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八十一章 探聽口風  
   
第一百八十一章 探聽口風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八十一章探聽口風

場上頓時寂靜無聲,眾人連連後退著.

有些人知道太子的身份,不敢上前造次,他們知道上次也有一次是在外面的商鋪中,相同的人,相同的場景,最後也是太子出手救了錦瑟.區區一個擁香樓的頭牌,竟然輪的到太子再三相救.

眾人不由得有些唏噓.

太子的目光所及之處都有種如冰般寒冷的感覺,他一步一步走向了那個壯漢,目光緊緊地盯著他的雙手,那個壯漢身子竟然不受控制地顫抖起來.

"大俠饒命,大俠饒命,小的不知道錦瑟姑娘是您的人,您就放我一條生路吧!"那個壯漢不住地哭喊告饒,肥胖的身子就像是沒有了支撐似的轟然倒塌.

"來不及了."太子淡淡道,從自己的身後拔出了長劍,對准那個壯漢的手臂,只需手起刀落,那只手臂就會活生生地被他砍下來.

可是,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錦瑟突然拽住了太子的手臂,整個人柔弱地掛到了他的身上,含淚低低道:"太子,我沒事,還是不要惹是生非了,我們走吧!"

她仿佛一個柔弱無骨的翩翩蝴蝶似的依靠在太子的身上,她能感受到太子身上的怒氣一點一點地降低下來,緊握的手臂也漸漸地放松下來,目光也恢複了平常的溫和之感.

"走吧走吧,太子,我最近發現了一種新的茶,不如我們去喝茶."錦瑟緊緊地拖住太子的手臂,慢慢地將他帶出了商鋪.

那個壯漢還在地上不斷地磕頭謝罪.

太子也不想在眾目睽睽之下生出事端,又是為一個青樓女子,若是傳到父皇,文武百官的耳里,又要生起一場無故的風波來.

走出了商鋪,白雪紛飛在他們的身上,太子走了幾步,錦瑟還是緊緊地環著他的手臂,他不動聲色地掙脫開了她纖細的五指,自顧自地向前走去.

"太子,你去哪里?"錦瑟原地不動地問道,單薄纖弱的身子立在白雪中有種讓人心疼的感覺.

"回府,你也回吧!"太子頭也不回地說道.

背後的錦瑟腳步微頓了兩下,沒有再跟著他往前走去,身子在風雪中微微搖晃了兩下,精致的面容全是蒼白之色.

看著他漸行漸遠的身影,錦瑟嘴角勾起一抹苦澀的笑容,在這個寂靜的風雪天中顯得有幾分無奈和可悲.

原路返回,路上再沒有了湊熱鬧的行人,獨有幾絲的風雪微微灑落,飄灑在她烏黑的發絲上,絕世的容貌竟然有些神色游離,不知望向了何處.

她突然有些猜不懂太子的心思,既然他不喜歡自己,為什麼還要沖出來救自己,為什麼每次在她受傷害的時候他總會不顧他人目光以及身份地出來救自己?很多個疑惑不斷地盤旋在錦瑟的腦海里,全是太子的身影.

以至于路過一個拐角時沒有看到兩道肥胖的身影正朝著她走來.

帶頭的那個正是剛才想要非禮她而差點被太子砍斷雙手的那人,他面露凶光,冷颼颼地看著錦瑟:"事情已經辦到了,你答應給我的報酬呢?"

錦瑟猛然一驚,很快回過神來,才發現是他們兩人,心里霎時鎮定下來.

這兩個人是她在大街上隨便找的兩個小混混,為了能以假亂真,成功瞞過太子的眼睛,她找的就是真正的小混混,只有這樣,才能真正測到太子對她的真心.

"十兩是吧?拿去."錦瑟從自己的錢袋里拿出十兩銀子遞給他,柳眉微皺著,企圖快點結束這一場交易.

那個肥胖的男子接過錦瑟給的十兩銀子,開心地左右看了兩眼,又拿起銀子咬了咬,才笑眯眯地賴皮道:"錦瑟姑娘,可不止十兩銀子啊!是二十兩,因為你,我剛才差點被太子爺砍斷了雙手,你說這點是不是要算上來?"

嬉皮笑臉的樣子雖然看起來非常可恨,但是錦瑟也不想再和他們繼續說下去,又從錢袋里掏出了十兩銀子.現在銀子對于她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封口費才是最重要的.

"哎喲,多謝錦瑟姑娘了."那人拿著另外的十兩銀子滿心歡喜地鞠躬搖頭晃腦.

接過銀子的他們轉身就想離開,可是哪里這麼如願,錦瑟突然叫住了他們:"站住,今天這件事情不准說出去,否則,後果自負,知道了嗎?"

狠聲逼迫的聲音讓那兩個人聽起來有些害怕,他們都知道錦瑟的來曆,也不敢太過放肆,再加上她是太子的人,所以這兩人對她的能力心知肚明,若不是毫無辦法,他也不會去碰錦瑟一根毫毛.

錦瑟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臉上冰冷的表情松懈下來,如釋重負地離開了.

從禦書房里出來,幾個宮女正在掃著外面的積雪,他面無表情地從她們的面前走過,長靴踩在微薄的雪地上,將上層的雪分散開來.他高挺的身子走過之後,偶爾有幾個大膽的宮女偷偷地抬頭看他,臉上是少女似的嬌羞.

方才在禦書房里面和嘉成帝說的事情還一字一句地飄蕩在他的腦海里,"太子已經找到了解藥,若是京城中真有病毒出現的話,就有應對的准備了."

太子真的已經找到了解藥,那麼他手中的那份解藥又算什麼?

"參見冥王爺."玉芝帶領著一隊的宮女匆匆地從他的面前走過,對他行了一禮,打斷了他的沉思.

蒼冥絕目光冷然清肅地看著玉芝,突然間想到了她是葉皇後身邊的貼身宮女,很得葉皇後的信任.

玉芝的身影穿過那道高聳凌云的殿門,指揮著一隊宮女進了皇後宮中伺候著.他抬頭看了看,原來不知不覺中竟然走到了這里,正好心里在思索著太子解藥的事情,不妨進去坐坐.

里面的陳設依舊和他小時候看的一樣,只不過宮殿門口的那十幾壇荷花已經挪開了,不再放在院子里面供來欣賞.或許是因為葉皇後不愛荷花了,亦或者是皇上給的恩寵沒那麼足了.

蒼冥絕進了葉皇後的院子,錯愕震驚地看著他.他很少踏進皇後殿,從小就是.

他無視那些宮女的目光,挑開簾櫳進了正廳.

"兒臣給母後請安,願母後身體安康,洪福齊天."蒼冥絕宏亮的聲音響起,讓上座的葉皇後有些震驚.

不知今日是吹了什麼風,竟然將蒼冥絕吹到了自己的宮中,從來不熟悉的皇子,從來暗地里算計的皇子,今日竟然上前拜訪,面上還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平靜如水.

"起來吧,賜座!"葉皇後面容淡淡地開口.

外面的宮女很快就奉了一杯子的茶進來,淡淡的香氣很快彌漫在正廳中,連風雪天都不覺得寒冷.

"冥絕,你好像很久都沒有來過本宮這里了,看看本宮這里的茶水合不合你的胃口,若是合適的話,就帶回府,讓所有人都品嘗一下."葉皇後含笑道,眉眼溫柔大方的真如同一個皇後一樣.

蒼冥絕根本就沒有打算和她正面交鋒,此次來的目的很簡單,只是想要簡單地了解一些信息.若是能寒暄的,就盡量寒暄過去.

"很久沒來向母後請安的確是兒臣的過錯了,兒臣在此特地向母後賠不是了.只是最近忙著外面的事情,如今事情已經被太子解決了一大半,兒臣這心里也就放下了.所以今日進宮得了空,便到這里向母後請安."蒼冥絕臉上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

認真聽起來,話中的意思還真帶著幾分的慵懶神態,葉皇後半信半疑地看著他,不敢相信他說的任何一句話.

"也是,最近的確比較忙,不過休息時間要把握,努力查案之余也要照顧一下自己的身體啊!"葉皇後笑容中帶著微微的銀針,只要動一些小動作,就會波及到蒼冥絕.

"多謝母後關心,兒臣明白,只是兒臣再怎麼努力也比不上太子努力,若是能趕上太子的十分之一,兒臣也定能得父皇的重用."蒼冥絕有些微微歎息地說著.

"哪里,你才是真正有能力的,皇上每次來我這里都要提及你的名字,可見皇上對你才是真的喜歡."葉皇後低低地笑著,聽到對自己兒子的誇贊自然開心,慢慢的卸下了心防.

"母後,今日太子沒來向您請安?"蒼冥絕低低問道,四處環繞了一下,果真沒有見到太子本人.

"太子有事情忙去了,所以我吩咐了他不必日日前來請安,只需有得空便可上來."葉皇後笑說道,言外之意是說太子整日忙于朝政,沒有空過來請安,而蒼冥絕被皇上冷落,所以日日得空.

太子到底是去哪里了,恐怕連你自己都不知道吧,蒼冥絕看著葉皇後極力誇張化的誇大其詞,嘲弄之色溢于言表.

"好,那母後您就好好休息,靜養身體,若是無事就別隨便走動,兒臣先行告退了."葉皇後心里巴不得他走,連忙應聲讓宮女太監送了蒼冥絕出去.

上篇:第一百八十章 形同陌路     下篇:第一百八十二章 長街義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