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八十三章 病毒之源  
   
第一百八十三章 病毒之源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八十三章病毒之源

雪地上已經排滿了老百姓,不論是孤身前來的,亦或者是帶著小孩前來的,都只是為了蕭長歌安排的義診.

榮和藥鋪邊上的一處空地上擺著一張深棕色梨木雕花紋金邊的桌子,兩側都是一盒盒的醫藥箱,蕭長歌的左手邊上擺放著醫藥箱,里面是新配制出來的一些青黴素和葡萄糖水,以及前幾日也讓離簫去辦了一些新的手術刀具.

"冥王妃,咳咳……這幾天一直咳嗽個不停,吃了什麼藥都不見好,可以幫我看看嗎?"一個捂著胸口的老婦人艱難地說著話,每說一句她就忍不住咳嗽著.

"麻煩把舌頭伸出來下."蕭長歌拿著旁邊的一根壓舌板道.

她溫和客氣的語氣讓老婦人覺得很不安穩,畢竟身份有別,蕭長歌是個王妃,不但出來義診,還這麼客氣又彬彬有禮,實在讓她惶恐難安.

老婦人緊繃著身子,臉色僵硬地伸出了舌頭.

蕭長歌用壓舌板放在她的舌頭上,舌尖發紅,舌苔厚且黃,是由于肺熱引起的咳嗽.

"是不是覺得咽喉腫痛,腦袋發熱,口微渴?咳嗽咳出來的痰濃稠?"蕭長歌用毛筆一一寫下症狀,字體行云流水般.

那婦人聽完蕭長歌一字不落完全准確地描繪出她的症狀,驚訝得連連點頭:"是是是!"

"魅月,抓藥.魚腥草兩錢,苦杏仁三錢,款冬花和北沙參和一錢."蕭長歌又在紙上寫出了幾種藥方,遞給了魅月.

抓完了了藥,魅月又從西邊拿過了幾種病毒所需要的藥材一起遞給了那個婦人,解釋道:"這個是平時吃了保證身體的藥方,等你手上的那個藥方吃完之後再服用."

兩包黃油紙包起來的藥材放到了那老婦人的手上,她接過之後寶貝似的抱在懷里,再三道謝之後才高興地離開.

下一位立即走了上來對蕭長歌說了自己的病情.

不斷重複著這個過程直到正午時分,到了午膳時間來問診的病人只增不減,一眼望去只能看到黑壓壓的人頭攢動,如同一條長龍般不斷地蜿蜒前行著.

一旁的蒼冥絕倚靠在椅背上,狹長的眼眸盯著蕭長歌,壓低的雙眉緊緊地斂著,單單是那雙鷹肇般冷漠的雙眼就讓人膽戰心驚.

"該用午膳了,這個看完就回府."已經待了一個上午了,不斷地診治開藥,連一口水都沒喝,光看著就心疼.要是早知道義診會辛苦到這個份上,就不該讓她前來.

"可是後面還排著這麼長的隊,要是現在走了,豈不是讓他們白白久等了?"蕭長歌一面寫著藥方,一面回答著蒼冥絕的話.

蒼冥絕坐直了身子,盯著挪動的隊伍,心里煩躁的感覺不斷升起,不容反駁地道:"我說停就停,下午再來也是一樣的,這麼長的隊伍,就算診治到晚上也診治不完."

大家都是沖著義診和冥王妃而來的,既有免費的診治和藥材可收,又有絕世神醫這塊招牌在這里,人群一下子蜂擁而上,凌亂的隊伍有些快要散亂之感.

蕭長歌開了藥方,暫時停頓下手里的動作,想想也是,這麼長的隊伍診治完也不是半天就能解決的事情,不過只要全城的百姓都拿到病毒的藥方就行了.

"今天上午的義診到這里就休息了,如果有需要的可以在午膳過後再到這里來排隊,我們王爺王妃全天都會在這邊."魅月得了蒼冥絕的眼色,拿起小鐵錘敲了敲旁邊的一個小鍾啰,這是專門用來維持秩序所用的.

此話一出,眾人紛紛交頭接耳起來,卻也無可奈何,說道了一會,有的已經散開回家去了,還有的一些便坐在旁邊的涼亭里等著下午的到來,連午膳也不用了.

"王爺王妃,我們是否要回府去?"魅月問及兩人的意見.

蕭長歌正欲說話,遠處便傳來一聲尖銳的"砰"什麼東西落地的聲音,又是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響過後,一個黑色的人影已經從遠處的雪地里跑了過來.

"神醫神醫……救救我的娘!"一聲沙啞沉重的呼喚傳到蕭長歌的耳里,迫切的聲音讓她正欲離開的動作一震,有些好奇地看著遠處那個黑色的人影.

"什麼人?魅月你去攔下."蒼冥絕複又坐回了椅子上,淡定自若地看著那個身影.

魅月的手指慢慢地摸上了身後背著的那把劍,整個人如同一陣疾風似,沒一會,她粉色的身影便和那抹黑色的身影融在一起,不一會,幾人便一起走了過來.

"王妃,聽說你醫術高明,想讓你幫我娘看看嗎?前幾日我娘還是好好的,可是昨天晚上開始,她全身上下就開始冒出像這樣的白膿包,幾乎是蔓延開來的,找了很多大夫都說沒辦法.我也是抱著最後的希望來找您的,王妃,您一定要救救我娘啊!"一個披著黑色披風的年輕小伙子背著一個人,寬大的披風將他們兩人都裹起來,蕭長歌只能看見他的半張臉.

"你把你娘放下來看看."蕭長歌指了指旁邊專門設立起來的簡易竹床,嚴肅道.

按照他方才所說的病情,很像是病毒,如果確診是的話,那麼那些人一定不止在這個人的身下下了病毒,而是置有一定的病毒源.

那人欣喜若狂地解開了披風,露出一張年幼無辜的稚嫩臉頰,看起來約莫十三,四歲的樣子,他背上的老母親年紀也不大,不過臉色蒼白得有些可怕,嘴唇有發紫的跡象,看上去就是一副中毒的樣子.

待他進竹床的功夫,蕭長歌一副沉思的樣子看向了旁邊的蒼冥絕.

"冥絕,方才那人描述的症狀似乎是病毒,沒想到那些人果真投下了病毒源,若是這樣事情就複雜多了."蕭長歌將自己心里的推測一字一句道來.

誰料蒼冥絕仿佛早就知道了一樣,不可置否地點點頭:"他們的目的不就是這個,你以為他們沒有完成任務敢暴露出自己的身份?只是他們沒有想到我們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配制出解藥罷了."

蕭長歌擔心的並不是解藥的問題,而是他們是怎麼樣把病毒留到現在,還能在不被人發現的情況下,進入人的體內,發揮毒性.

原來他早就推敲出一切了,事情盡在他的掌控之中.

"就算我們配制出的解藥再多再快,也快不過百姓中病毒的速度,如果我們能找到他們將病毒藏在那里,事情不就都解決了?"蕭長歌挑挑眉,若是她沒猜錯,蒼冥絕應該已經派人去查了.

蒼冥絕突然看了她一眼,頗有些贊賞玩味地敲了敲她的腦袋,笑道:"越來越聰明了,不愧是我的王妃."

突如其來的這一句話,再搭配上他的這個舉動,在蕭長歌看來完全是糊弄小孩子的意思,況且,她的頭也不是誰都能碰的!

"我猜的果然不錯,你早就已經將事情摸得一清二楚了."蕭長歌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微眯著雙眼看他.

她已經知道了他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他就是要讓病毒在京城中偶爾爆發出一兩個,再用離簫配制出來的解藥去相救,其次也能試探下太子得到的解藥到底是真還是假的.

"王妃,求求你救救我的娘,求求你了!她是我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你們一定要救救我的娘!"那人一面抹眼淚一面用力地流眼淚,可憐的樣子讓蕭長歌于心不忍.

明明可以避過這一場災難的,明明可以平平安安活到終老,可是有的人為了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不惜傷害別人的性命,天怒人怨的手段實在令人發指.

若不是晟舟國的那一群人將病毒留在京城中,若不是他們需要留下病毒,若不是因為每個人的心里都有野心,天下就不會有那麼多傷害.

蕭長歌深吸一口氣,將地上磕頭的年輕人虛扶了起來,安慰道:"你的娘親我一定會救好的,你不用太擔心,你的母親會平平安安地繼續活下去的."

似乎是蕭長歌的微笑,亦或者是她的雙眼讓那人感覺到不再害怕,那小伙子最終是平靜下來,情緒低落地垂頭立在一邊.

進了里面的竹床,那個老婦人已經被平躺下來,身上穿著一件滿身補丁洗的發薄的衣裳,一層一層地裹了五六層,外面是一件稍厚的外披風,想來就是方才來時披在兩人身上的那件披風了.

"魅月,把我的醫藥箱拿進來,再打一盆熱水進來."

她伸手卷起了老婦人身上所有傷疤的位置,傷口雖然不是很密集,但是卻一塊一塊地集中起來,密密麻麻的就好像是一副非常難看的山河圖一般.

空氣中還散發著微微的腐爛氣味,那些腐爛的傷口中白膿包還沒有被刺破,帶著微微血腥的爛肉,不斷地刺激著蕭長歌的鼻子,直到魅月提著醫藥箱醫藥箱和防菌服進來時,她才松了一口氣.

"王妃,外面的老百姓又重新聚集起來了,說您為她治病,卻不為他們治病,心底不服氣,正在外面叫囂呢!"魅月想著外面的情景就來氣.

他們好心地出來義診,可是現在的情況卻不是單單做好事那麼簡單了,那些百姓把他們的義診當成了必要的東西,一旦出現偏袒,他們的心里就不平衡.

上篇:第一百八十二章 長街義診     下篇:第一百八十四章 身受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