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八十五章 萬眾一心  
   
第一百八十五章 萬眾一心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八十五章萬眾一心

外面的白雪冷颼颼的,不斷地飄落下來的雪花落在她的睫毛上,修長的睫毛只要輕輕一拍動,就像是蝴蝶拍動了翅膀似的,在高空中慢慢地馳騁著.

蕭長歌重新坐了下來,那張桌子上的青花瓷被她毫不客氣地拿在了手里,打開蓋子,鮮香之氣便撲面而來.她拿起湯匙,一勺一勺地往嘴里送著燕窩,讓蒼冥絕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深.

他漸漸地發現一件事情,只要讓蕭長歌做了她不喜歡做的事情,他的成就感就會特別地足,以至于他日日都想看著她不甘願卻又無可奈何對他妥協的樣子.

"若是今天沒有出來,我都不會發現原來冥王和冥王妃如此恩愛,真是羨煞旁人,對吧太子?"錦瑟低低的聲音頗有些婉轉歎息,聽在太子的耳朵里,只覺得如同一根針紮住般得痛苦.

他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最不想看見的事情,卻偏偏讓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看到.

他的手慢慢地攥成拳,額頭上的青筋暴起,雙手沒有了知覺似的用力緊緊地握著,指甲就像是銳利的利器似的插在他的手中,此時什麼都不在乎.

"今天,四弟和四弟妹在外義診,我這個做大哥的卻全然不知,錦瑟,若不是你,我根本不可能來到這里."太子不著邊際地說著.

簾櫳旁邊的一處拐角,站著兩個一高一矮的身影,暗色的衣裳讓他們看起來和青牆融在一塊,根本看不出來還有他們的存在.

錦瑟柳眉一皺,撫摸著青牆的雙手不由得緊緊地抓了青牆的牆壁,所有的發泄和不滿都集中在上面.

細細地品味著他的這句話,什麼叫做若不是自己,他才不會來到這里?

難不成他早就看出了?

她的臉色變了一下,猶疑不定地笑著:"聽說冥王妃是絕世神醫,我也想讓她給我把把脈,最近我總是吃不下,身體常常暈頭轉向的."

話音剛落,她便撫著自己的額頭做難受狀,美豔絕倫的臉上柳眉微皺,似乎有些痛苦的神情讓人看的有些發怔,如此美貌之色,讓人垂涎三尺也不為過.

可是,她身邊的人卻巋然不動.

"你帶我來這里,該不會是想讓我陪你求診吧?"太子忽而道.

錦瑟的雙眼一亮,神情無辜地點點頭:"不是陪我,是我們兩個一起."

她眼睛里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光芒,眼波流轉如同明亮晶瑩的湖水一般.她是故意這麼問的,是故意帶太子來到這里,故意說自己身體不舒服的,她就是想看看太子的反應.

果不其然,太子面色一冷,轉身就走:"沒興趣."

錦瑟眼瞼突然下垂,咬了咬唇,上前追上他的身影:"太子,不去也可,不如你陪我去其他的醫館如何?"

錦瑟只能看到那抹暗紫色的名貴蜀錦披風不斷向前走著,那個背影決絕毫不留情,她不停地踩著腳下厚重的積雪企圖追上他的身影,可是只能看著他不斷地遠行.

她是全京城的人都捧在手心,阿諛奉承的擁香樓頭牌,她容貌天人之資,身段婀娜多姿,要什麼男人只要勾勾手指,他們都爭先恐後地過來.

可是,太子卻顛覆了她所有的生活,奪走她的驕傲,改變她的身份.

追了幾步,他突然停了下來,沒有轉身.

"我要回府,你不用跟著我,要去醫館看病我讓我屬下陪你去."太子冷漠無情地說罷,沒有等她的回答,複又昂首闊步地離開了.

這次,錦瑟沒有再追上去,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上面干澀一片,可是眼眶卻止不住地濕潤起來.

"娘,娘你醒了?感覺怎麼樣?"簾帳里面突然爆發出一個激動欣喜萬分的聲音,急促而又緊張.

整個一條長街的人霎時都站了起來,驚訝地看著簾櫳的方向,等待著里面奇跡的發生.

蕭長歌聞言,看了蒼冥絕一眼,放下手里的湯匙,走向了簾櫳里面.

竹床上的老婦人已經被扶著半坐了起來,臉色雖然不如常人,卻也不再蒼白得可怕.她驚訝奇怪地摸著自己身上的紗布,有些虛弱地問道:"兒啊,這個……這是哪位大夫,救了我?"

那個少年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趴在自己母親身上,天人相隔一方的感覺讓他心痛萬分,如今再度重逢,他竟然啜泣不斷,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是,是冥王妃,絕世神醫,救救了您,如果沒有她,您就就……"少年說到最後,已經泣不成聲.

他不知道沒有了這個唯一的親人該怎麼活下去,是蕭長歌救了他的靈魂.

"果真?"那個老婦人聲音虛弱如蚊,目光漸漸看向了蕭長歌,心里不由得一顫,真是個風姿綽約的女子!

"多謝冥王妃救命之恩!"老婦人還算是得體,拉著自己的兒子撲通一聲就跪到了蕭長歌的面前,遲遲沒有起來.

蕭長歌被他們的舉動一驚,連忙伸手扶了起來:"你們快起來,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不必言謝."

兩人在她的攙扶之下慢慢地站了起來,那個老婦人不斷地用衣袖擦拭著自己的眼睛,破舊的衣裳沾染了無數的灰塵,此時放進眼睛里有些難受,她用力地眨了眨雙眼,已經變成了一片猩紅.

"魅月,你去將老夫人的藥材拿過來,再拿幾匹冬日的布料,男女各兩匹,還有已經制好的成衣拿男女各一套過來,現在就去辦."蕭長歌淡淡吩咐身後的魅月.

她說這句話時能看到兩人的目光中都有些激動的深情一閃而過,尤其是那個少年,雙眼放光地看著旁邊的老婦人,就像是得到了稀世珍寶一樣驚喜.

"冥王妃,我該怎麼感謝您才好?受了您這麼多的恩惠,若不是身上頑疾未愈,也不會接受您這麼多的幫助,唉……"老婦人說道最後,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無可奈何地歎了一口氣.

無奈她什麼都不是,什麼都沒有,如今只是一個病中未愈的廢人而已.

蕭長歌聞言笑了笑,想當初她不過什麼也沒有,靠著自己不斷努力考上了醫學院,又受盡了多少明朝暗諷和白眼進了市醫院,不斷地折磨逼迫自己一定要成功,就這樣一步步地走了下去.

"不必客氣,我幫你們並不是為了聽你們說謝謝,而是在我能力所及的范圍之內幫助你們,這都是我想做的和應該做的事."蕭長歌神情有些微微的歎息.

見到她們,就如同見到了自己在現代所診治過的一些病人,交不起手術費,交不起醫藥費,在那里沒有人同情他們,沒有人可憐他們……

簾帳外面的一個身影微微地動了動,白雪不斷地飄灑在他的身上,他卻渾然不知.腦海里不斷地回想著蕭長歌的那句話,她想做的事和應該做的事?難道就是這些?其他的她全然不在乎,全然不管不顧?

蒼冥絕苦笑了一聲,放下了正欲挑開簾櫳的手,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不多時,魅月已經將蕭長歌吩咐的那些東西拿到了這邊,進進簾櫳之時,蒼冥絕又讓人多放了五十兩銀子在包袱里面,讓她拿進去.

那個包袱遞給了那母子倆,他們欣喜若狂地接過,那個少年攙扶著他走出了簾櫳,當他們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時,所有人都為之震驚.

"你們看你們看,她已經好了,竟然還能走路,真是太神奇了!"

另外一人接口道:"我都說了,冥王妃絕世神醫,一定能將她的病治好的,這算什麼難事?"

只聽另外一人大聲道:"冥王妃是絕世神醫,我要讓她幫我看病,不管花多少代價我都願意!"

此話一出,不知說出了多少人的心聲,他們來到這里,不就是為了讓蕭長歌替他們治病,如今已經見證了一個奇跡,不僅治好了病,又有東西送,天下竟有此等好事!

寂靜的風雪天中,眾人爭先恐後地往蕭長歌的方向擠著,他們都是有病有災之人,斷斷不會放過今天這麼一個大好的機會.

看著那一群人不斷地往前擁擠著,蒼冥絕面色一冷,看向了一邊的江朔,命令他帶人上去將那一群人通通攔下,斷不能讓他們接近蕭長歌.

這些不斷向前擁擠的人震撼了蕭長歌,她不知道在這里竟然能有這麼多人都有一樣的目的,她心里不知是什麼感覺.

"大家都不要擠了!"她抬腿找上了高台,高喊道.

她的聲音洪亮而又清明,雖然不是很大聲,可是所有人都停下來,目光在她的身上流轉.

"今天我出來義診就是為了治好你們身上的病痛,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把你們棄之不顧,每個人都有治病的機會,不要互相用力推搡.否則,誰就將失去治病的機會."蕭長歌目光清冽如同一汪平靜的湖水,整個人就像是從天而降的仙女一般,驚豔四座.

她立在高台上,居高臨下地看著底下的人,余音不斷地繚繞在每個人的耳邊,他們愣怔了一會,臉色緋紅,通通都停下了動作,井然有序地退後.

那些老百姓就像是她的臣民,已經臣服在她的腳底下,把她當成了神一樣的人物,對她的話奉命唯謹.

而一旁的蒼冥絕,凌厲的眼鋒收斂,臉上的表情晦澀難懂,尤其是那雙眼,深不見底.

"我先給大家派發藥材,就算沒有診治的機會,每個人都有病愈的機會,大家排好隊,過來領藥材."蕭長歌最後一句說完,目光看向了一邊的蒼冥絕,置之一笑.

上篇:第一百八十四章 身受病毒     下篇:第一百八十六章 挑唆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