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八十七章 施以援手  
   
第一百八十七章 施以援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八十七章施以援手

口諭來的很快,安公公冒著外面的風雪來到了冥王府,在大門口瑟瑟發抖之時,被江朔恭敬地請到了正廳中,可是走在府里的羊腸小道才發現大雪還是厚厚的,沒人掃雪.

他不禁疑惑地"咦"了一聲,江朔立即回頭.

"安公公,怎麼了?"江朔問道.

安公公才笑道:"沒什麼,本來不應該多管閑事的,可是還是忍不住想要問問,為什麼冥王府上積雪這麼厚而不掃雪?"

腳底下踩著厚重的積雪很是不舒服,可是江朔卻習以為常.

"原本是有掃的,只是後來王妃說留著雪在地上會更,更有……意境,所以王爺便吩咐了不掃."江朔看著地上的一片白雪,沒有什麼不妥,放在外人的眼里卻覺得非常怪異.

原是冥王妃要這麼做的,安公公頓時了然于心,從他第一次見到蒼冥絕對蕭長歌的舉動時,他就發現了兩人的相處方式並非和普通的夫妻一般,而是有著自己獨特的方式.

大概也只有蕭長歌這樣容貌這樣有能力的女子,才能配得上冥王爺這樣的男子吧!

"這麼有……意境的雪地也很不錯,若不是宮中為了防滑,我可一定要和皇上提提意見."安公公臉上笑出褶子十分明顯.

他們也沒有再說什麼,來到了正廳中候著蒼冥絕.

偏廳里正暖意融融,早膳是蕭長歌最喜歡的清粥和小菜,一字排開來,外加這個豌豆黃,讓人看的非常有食欲.蕭長歌摸著自己鼓鼓的肚子,笑著看向了蒼冥絕.

"我等會要進宮去,今天就不用出去義診了,等我回來再去."蒼冥絕用手帕擦了擦嘴,他擔心蕭長歌的安危大過任何東西.

他人已經站了起來,旁邊的魅月立即拿著他的披風過來,給他穿上.

"我已經答應了城中的百姓,不能說不去就不去,我既然是個大夫,就要對自己病人和說出去的話負責,放心吧,有魅月在,我不會有事的."蕭長歌信誓旦旦地保證.

"我不在的時候,你不能一個人出去,就這麼簡單,我會吩咐魅月看著你,."蒼冥絕高挑的身影立在木門前,頭也不回地說罷,推開門,走了出去.

總之,他的意思已經非常明顯,就是不讓蕭長歌出府.

蕭長歌立在原地,她似乎知道了一些什麼.不讓她出府,不僅僅是為了擔心她的安危,而是為了防止她在外面見到誰.

這麼簡單的事情她一猜就猜中,沒想到他的心思還停留在這一層面上,原來他也會有不安的情緒.

送完蒼冥絕的魅月依照吩咐匆匆回了偏廳,里面除了一個收拾碗筷的丫鬟之外空無一人,她心里一驚,該不會事情這麼快就發生了吧?

"王妃去哪里了?"魅月急匆匆地問一個收拾碗筷的丫鬟.

那個丫鬟搖搖頭:"不知道,用完膳就出去了."她們哪里敢問王妃要去哪里,少說話,多做事才是她們的處事原則.

想著方才蒼冥絕臨行之前說的話,她的心便提了起來,按照王妃的性格,絕對不會將王爺的話放在心上,這個時候一定偷偷出府為百姓義診了.

她面色焦急地沖了出去,從偏廳的羊腸小道一路穿梭到了正廳外面的九轉回廊上,越想心里就越急,最後來到了府中的門口處,旁邊就是左偏院,她看也不看地就沖到了門口,可是,一聲玩味的聲音突然響起.

"魅月,你這麼急匆匆的,要去哪里啊?"

她的腳步立即頓了下來,刹在門口的兩根紅木柱子邊上.

左偏院的門口倚著一個白色的身影,臉上帶著玩笑般的目光看著魅月,那目光就如同天上最亮的那顆星光一般耀眼,閃閃發亮.

"王妃,您原來在這里,害奴婢好找!"魅月急匆匆地頓住了腳步,氣喘籲籲地走向了蕭長歌的方向.

"找我做什麼?有事嗎?"蕭長歌漫不經心地拍拍手,轉身回了偏院.

里面有一個秋千,是秋天的時候做好的,就是為了冬天做准備,上面的積雪每天都有人掃,為的就是能讓她隨時都是乾淨的.

"額……"魅月在腦海里搜索了半天也搜索不到合適的詞,她趁著蕭長歌回頭之時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她的嘴還能再笨一點嗎?

"王妃,我來推你吧!"魅月走到蕭長歌的身後,握住已經包裹上了布料的秋千鐵鏈,緩緩地推動了秋千.

越來越快的速度讓蕭長歌有種要飛起來的感覺,她閉上眼感受著這一切,很多畫面不斷地從她的腦海中閃過,就像是幻燈片一樣重播著她來到古代的每個場景.

讓她心情愉悅,時而也有種歎惋之情.

"魅月,你也來試試."蕭長歌頭重腳輕地從秋千上站了起來,方才冷冽的風從她的耳邊刮過,呼呼作響伴隨著如同刀割般的感覺讓她痛苦又快樂著.

要讓蕭長歌來推自己?魅月被自己心底這個可怕的認知嚇了一跳,蕭長歌尊貴的身份怎麼能屈尊來推她?

"不用不用,王妃我來推您就好!"魅月死死地推搡著,就是不肯上秋千,強烈的等級制度在她腦海里根深蒂固,從她出身起就有了尊卑的意識.

"你要是不坐秋千,我就要出府了,你是攔不住我的."蕭長歌露出一個邪邪的笑意,帶有脅迫的笑容讓魅月心里一驚.

可是要讓她坐這個秋千,她是打死也不敢的.

"王妃,您不要為難我了,還是我推您坐吧!"魅月作勢就要握住秋千上已經包裹了布料的鐵鏈,可是,青牆的外面突然傳來一聲尖銳的慘叫聲.

"兒啊!我的兒啊!你這是怎麼了?有沒有人來救救我的孩子啊!求求你們了,為什麼沒有人出來救救我的孩子!"撕心裂肺,一聲又一聲的慘叫聲不斷地盤旋在周圍,從青牆外面傳到蕭長歌和魅月的耳朵里.

這是一個母親多麼絕望的吶喊,這是她對于生的請求,對于親人的愛護.

蕭長歌不可能置之不理.

她抬腿就要往外走.

魅月死死地攔在她的面前,幾乎是請求:"王妃,您不能出去,王爺吩咐了."

她目光一冷,直勾勾地掃在魅月身上,紅唇親啟:"你沒有聽到慘叫聲嗎?我今天一定要出去,不要攔我."

冷冽疏離的聲音讓魅月一震,她已經忘記自己多久沒有聽過蕭長歌用這麼冷漠的聲音和自己說過話了,她隱隱約約知道自己攔不住她了.

"王妃……"魅月祈求道.

她已經抬腿往大門走去,身影決絕又冷漠.

無可奈何,魅月也抬腿追了上去,無論如何都不能讓蕭長歌出什麼事.

從府里的大門走了出去,繞過外面積雪微厚的地面,兩人繞路來到了冥王府的後門偏胡同的地方,見到了一個老母親不斷地拍打著一家藥鋪的大門,可是里面的人卻不接容她.

"你們也太狠心了!沒想到作為一個大夫,竟然見死不救,我,我,你們要是不救我的兒子,我就撞死在這里!"老夫人又繼續道,眼淚鼻涕直流,但是聲音卻堅定萬分.

"滾滾滾,我們這里不收沒錢治病的人,趁早走遠點,要死也別死在我們門口!"里面一個店小二模樣的人手里拿著掃把作勢就要趕她出去,可是掃把剛伸出去一點,就被人握住.

掃把被人猛地一拉,那個店小二一時來不及防范,整個人摔了出去,人在地上滾了兩圈,頭撞到了一邊的牆上,滿身白雪.

"仗著有點權勢就欺負窮人,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人!"魅月將手里奪過來的掃把重新扔到了店小二的身上,砸了他滿懷.

"老夫人,起來."蕭長歌伸手握住那個老婦人的雙手,將她拉了起來,一邊詢問道,"老夫人,您說您家是什麼人出了事?得了什麼病?"

那個老婦人有些錯愕地看著蕭長歌,不一會才回過神來,萬分欣喜地道:"你,你會治病?我兒,我兒從上個月起就一直發燒,躺在床上已有半月,我傾盡家當為他治病,可是一直不見好.如今身無分文,家徒四壁,再也付不起醫藥費,可是我不能讓我的兒子白白病死啊!"

那個婦人說的涕淚四下,蕭長歌聽得心里嘩然,當下就扶著她:"您的兒子在哪里?帶我去看看,我是個大夫,義診的大夫."

"真,真的麼?"老婦人又驚又喜地問道,歡喜之情溢于言表.

"是真的,帶我去吧."蕭長歌點點頭.

從天而降的驚喜落到老婦人的頭上,她慢慢地直起身子,帶著蕭長歌走向了藥鋪外面的胡同口處,魅月見狀,頗有些難受地撫額,立即跟了上去.

一路上,她都緊握著背上的刀劍,跟著那個老婦人穿過了京城的長街,最後出了城門,老婦人一面走,一面有些不好意思地回頭對蕭長歌道:"家中路遠,實在勞煩兩位了,本應該雇輛馬車帶你們前去的,可是實在是窘迫……"

"沒事的,前面應該就是了吧?"蕭長歌指著前面有著炊煙的一戶人家道.

那老婦人啊了一聲,快步地往前跑去,神色驚慌地吼道:"我早上出門時正燒著開水,忘記退火了!"

幾人快步地走進了那家破舊的茅草屋.

上篇:第一百八十六章 挑唆之言     下篇:第一百八十八章 火勢洶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