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八十九章撕心裂肺  
   
第一百八十九章撕心裂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八十九章撕心裂肺

這一次,再也不能蒙混過關.

"兒臣沒有心事,僅僅只是手滑了."蒼冥絕睜著眼睛說瞎話,很明顯,他的腦海中就是有這種非常不好的預感,不知道這個預感是什麼,可是他整個人就是窒息得難受.

"沒有心事怎麼會一連三次打碎了茶杯?若是有什麼心事的話就回去吧,今日我讓你們幾兄弟前來,要說的話也已經說完了."嘉成帝面無表情地說道.

太子,溫王和蒼冥絕,又是他們三個人在禦書房內,嘉成帝要說的話卻是已經說完了,不過就是昨日蒼冥絕在外面義診派發藥材的事情.

這件事對京城的影響頗大,很有利地解決了醫療上面的問題,另外嘉成帝又從國庫撥了兩萬兩的白銀用到藥材上面,確保每個老百姓都能夠免費領到藥材.

"父皇,兒臣確沒有什麼心事,還請父皇繼續."蒼冥絕雙手作揖,恭恭敬敬地說道.

這個世界上能讓他擔心的事情少之又少,唯一能夠牽制他身上所有感官感覺的人就只有一個人,而那個人此時應該正在家里睡美容覺.

"好,沒心事就好."嘉成帝點點頭.

"太子,溫王,你們明天兩個人都去大街上和冥王請教,再看看老百姓得到藥材之後有什麼反應,不要整天只知道待在府里,偶爾也需要體會一下民間百姓的生活."嘉成帝坐在禦書房高椅上座,整個人看上去凌厲生風,那把椅子似乎就是專門為他而設的.

"是,兒臣領命."太子和溫王異口同聲道.

出了禦書房的門,蒼冥絕冷冽狹長的雙眼看著外面鵝毛大雪的天空,狂亂的心跳突然間停止了下來,仿佛從來都沒有跳動過似的.

"四哥,你今天怎麼了?是不是受了老百姓的愛戴,所以變得不一樣了?"溫王從他的身後出現,挺拔的身子壓抑地立在他的身邊.

他們兩人的個子相差不多,可是兩人的氣場卻十分不相同,蒼冥絕冷漠習慣了,無論是對待誰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樣子.而溫王心機太深,那雙深邃的雙眼里不知道藏了多少的心眼和毒辣,只是一時沒有表達出來而已.

"我做什麼,好像不關你的事吧?"蒼冥絕心里煩躁得很,冷冷一曬,根本不想搭理溫王.

這個時候蒼冥絕沒有心思和他打太極.

溫王根本沒有想到蒼冥絕會用這麼冷漠的語氣和自己說話,看來他終究是忍不住了,想要鋒芒相對了.

他略微一思索的功夫,蒼冥絕已經消失在自己眼前了.

"本來就不關我的事."溫王看著他的背影冷冷地低笑了一聲.

將來有一天,你會求我的.

男孩躺在里面,捂著自己的嘴巴咳嗽,蕭長歌透過灰色的煙霧看著他痛苦的神情和動作,想也沒想,作勢就要沖過去.

但是,魅月無論如何也不能讓蕭長歌進去冒險,她腦海中又回蕩著蒼冥絕對她說的話,誓死保護蕭長歌,她不能食言,就算拼上自己的生命,她也不能讓悲劇發生.

"王妃,你先出去,我來救孩子!"魅月一手推開了門,趁著外面的火勢還沒有燒進來,要讓蕭長歌先離開這里.

里面是地獄,外面是天堂,兩種不同的選擇就決定了他們所有人的命運,魅月迅速利落地沖到旁邊的桌子上拿起水壺,把里面剩余的冷開水澆到自己的衣袖上,掩住口鼻,迅速利落地沖到了里面.

那個孩子被繚繞不斷的煙火熏的快要窒息,迷迷糊糊之間朝著魅月伸出手,艱難沙啞地說道:"姐姐……救我……"

在這一刻,魅月覺得自己做什麼都值了,她救了一條小生命.

就在她轉頭的時候,蕭長歌在用旁邊破舊的茶具里面剩余的水澆在不同的手帕上.趁著火勢還沒有蔓延出來,沖到了魅月的身邊,用已經沾濕了的手帕放到她的口鼻之間,又拿了一條放在男孩子的口鼻之下.

"王妃,您怎麼還沒走?"魅月臉上已經被煙火熏染的多出了兩道印記,神色緊張地看著蕭長歌.

外面的火勢漸大,頭頂上已經是滋啦滋啦火燒著木板的聲音,不斷地有燒壞了的黑色的木屑從她的頭頂上落下來,伴隨著黑色的熏煙飄蕩在這個房間的上空.

"我放心不下你們,現在趕緊出去,要不然火勢太大就出不去了!"蕭長歌的臉色也不是太好,匆匆地將那個男孩子的口鼻捂住之後,另外一只手搭在他的背上,半拖著他走出了大門.

"王妃,那你緊跟著我,不要跟丟了!"魅月的右眼皮不斷地跳動著,不知為何,總有一陣不好的預感出現在她的心里.

不過這種情緒很快就被她壓了下去,反正都快要出大門了,不管上面的茅草屋燒的再烈,只要出了這道門,一切就平靜了.

可是,為什麼她的身子卻越來越暈了,腦袋也越來越重,昏昏沉沉頭重腳輕的感覺不斷地出現在她的身上,她搖了搖頭,腳步剛邁出一步,突然,頭頂上的一根木梁猛地落了下來,一下子砸在了她的身後!

"砰"一聲帶著火炭落地的聲音,外面的積雪融化成水,不斷地向前湧動著,只是為什麼外面的水和風雪卻撲滅不了那一陣的大火?

魅月猛地將背上的孩子扔下,整個人發瘋了似的就要沖上前去,不管里面的大火怎麼樣,她都一定要進去.

"王妃!"尖銳的驚叫聲如同洪水出閘一樣爆發出來,在這個火勢蔓延,風雪灑落的天色中搖搖欲墜.

這一聲淒厲的叫聲不知道引起多少人的害怕和驚恐.

眼看著就要邁進里面的房間,就差一步了,突然,她的脖頸上一痛,雙眼一黑,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里面的大火依舊在燒著,天上的風雪絲毫沒有讓這場大火停下來的跡象.

"魅,魅月……"蕭長歌的雙眼不斷地發暈,陣陣發黑,這火中有種濃濃的香氣,她不知道這是什麼香味,聞了讓人非常想睡覺.

門檻被大火燒的一干二淨,屋頂上的房梁不斷地落下來,砸在她的視線前方,熊熊烈火不斷地沖擊著她的視覺,讓她的雙眼越發地迷蒙,外面的眼色漸漸地變得只有黑白灰三種顏色.

她這是要死了嗎?她可以觸摸到死神了?

也好,只是她舍不得蒼冥絕,舍不得魅月,舍不得江朔離簫,那麼多人都曾經在她身邊陪著她一起走過,如今,卻誰也見不到了……

蒼冥絕的身影不斷地徘徊在她的腦海里,她答應了要陪他一起走下去的,現在恐怕要食言了,她不能陪著他一起走下去了.

可是,她確實不是故意的,她也很想很想,如果這一切沒有發生,如果她沒有擅作主張從府里跑出來……

一切沒有如果.

"你是不是想爬起來,是不是很想走出那道門?"一個黑色的人影出現在她的面前,全身上下都包裹著黑色,連一根頭發也見不到,只是她的聲音卻是那樣耳熟,好像在哪里見過,卻又在哪里忘了.

"沒想到你竟然也會有這麼一天,你也體會到身處在地獄中卻沒有人救你的感覺了吧?像你這種人,早就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了,今天,就讓我來了結你吧!"那個聲音不斷地出現在蕭長歌的耳邊,可是她暈乎乎的腦袋里卻什麼也想不起來,根本沒有心思去想.

"你,你是誰……"蕭長歌快要暈過去之時有氣無力地問道.

雖然看不見那人的表情,可是她在迷迷糊糊之間卻聽見她不屑地笑聲.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是由我,親手殺了你!"那個女聲聽起來有幾分的猙獰,又有幾分的可怕,可是最多的是欣喜愉悅之情.

這種詭異的笑聲不斷地徘徊在蕭長歌的耳朵里,笑聲還在繼續,不間斷地盤旋著.

沒什麼比這種笑聲更可怕,那個黑色的人影在熠熠生輝的火光之下顯得那樣明亮,蕭長歌雙手緊緊地掐著自己的大腿,不讓自己睡去.

迷迷糊糊之間,她沒有完全闔上的雙眼看著那個人從她的靴子上面拿出了一把尖銳光滑的匕首,那把匕首不大不小,刀鋒卻非常凌厲,表面上看去幾乎削鐵如泥.

"你,快快受死吧!"女聲猙獰可怕.

黑暗朦朧中,手起刀落,蕭長歌徹底暈了過去,陷入無邊無際的黑暗中.

冥王府里面甯靜一片,蒼冥絕從皇宮里面快馬加鞭趕到冥王府的時候也不過正午十分,若是換作以前,一定不止這麼一點時間.

今天,他的心情真的很不安定.

"管家,王妃呢?"蒼冥絕一面走在府里的羊腸小道上,一面直接問管家.

他也不想自己一一去找,他的目的只是想知道蕭長歌是不是在府內而已.

"王,王爺,王妃她,她不在府里,老奴已經一個上午沒有見著王妃了!"管家低著頭,多余的話通通不敢說,只是低著頭等候蒼冥絕發落.

如他所料,話音剛落,蒼冥絕面色就已經冷的不成樣子了,整個人就像是從地獄里剛走上來一樣,只有地獄的修羅氣質.

"臨走之前,我是怎麼叮囑你的?"蒼冥絕的聲音如同千年寒冰一樣堅硬.

管家一字不落地答道:"叮囑老奴照顧好王妃,在王爺回來之前,不准讓王妃出府一步."

蒼冥絕神情冷漠地看著他,雙手不自覺地掐在了椅子上,冷冷地吩咐,"安排人手,找遍全城,一定要找到王妃,我給你一柱香的時間."蒼冥絕已經沒有了理智,他如果見不到蕭長歌,他就會發瘋.

明明知道蕭長歌的性格,他還是這樣將她一個人丟在府里確實是他沒有思慮周全,他的仇人太多,若是蕭長歌遇見哪一個,他都不敢去想.

從來沒有見過蒼冥絕這樣的管家愣怔了半天,他什麼也不敢說,轉身就走.

蒼冥絕緊緊地攥著椅子上面的扶手,雙手就快要扣出血絲來,他也不管不顧.

不一會,他自己也站了起來,出府尋找.

上篇:第一百八十八章 火勢洶洶     下篇:第一百九十章 葬身火海